龚志伟与新疆圣凯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追偿权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7/52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乌中民二终字第19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龚志伟。

  委托代理人:王巍,博乐市宏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新疆圣凯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侯德群,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高峰,新疆仕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龚志伟因与被上诉人新疆圣凯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下称圣凯公司)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2014)新民二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4年4月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4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龚志伟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巍、被上诉人圣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高峰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2年4月28日,圣凯公司(卖方)与成都神钢建机融资租赁公司(买方、出租人)、龚志伟(承租人)签订《买卖合同书》,约定:买方向卖方购买神钢牌液压挖掘机,单价1150000元,作为融资租赁合同的租赁物出租给承租人;支付条件:卖方按融资租赁合同中规定为买方向承租人代收初始租金(人民币115000元),该款应于租赁物交接完成日全额充抵标的物的部分买卖货款。标的物买卖货款的剩余部分,买方应当在收到融资租赁合同、买卖合同、租赁物收据、网上银行收款业务服务协议、货款支付请求书及增值税发票后于合同签订日之次月的日历上的5日或20日向卖方指定的银行账号汇款支付。如果该支付日为银行休息日的,则顺延至下一个银行工作日。同时,成都神钢建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租人)与龚志伟(承租人)、圣凯公司(承租人连带保证人)签订《融资租赁合同》一份,约定龚志伟租赁神钢牌液压挖掘机一台,租赁期限三年,初始租金115000元(应于2012年4月28日给付),租金支付日期自2012年5月18日起至2015年4月20日止,支付期数36期,每期租金3284055元。支付方式:账户自动划拨。租赁期限结束后的购买金额:500元。承租人怠于向出租人支付本合同相关租金时,或者出租人垫付费用后承租人怠于偿还该垫付款时,承租人须在该租金及垫付费用的支付期限的最后一日的次日至实际支付日(包括该日)的期间,向出租人支付按中国人民银行在该支付期限最后一日公布的金融机构贷款基准利率×15所计算的逾期支付赔偿金。连带保证人同意保证承租人完全履行本合同并对承租人基于本合同所负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范围为:承租人在本合同项下对出租人的所有债务及出租人所发生的为实现本合同项下债权的费用和其他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申请执行费、律师费、公告费、评估费及拍卖费等。保证期间为承租人所负全部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三年。

  2012年4月28日,甲方:成都神钢建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乙方:龚志伟,丙方:圣凯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乙方应向甲方支付欠款11822598元,自2012年5月18日起支付租金3284055元至2015年4月20日止;乙方若未能按照上述时间和金额付款,应按《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丙方自愿为乙方的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丙方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后有权向乙方追偿。圣凯公司于当日向龚志伟交付了神钢牌液压挖掘机。

  合同签订后,龚志伟向出租人支付二期租金后,未再给付租金,圣凯公司截止2013年9月30日替龚志伟垫付十三期的融资租金及罚息共计43139867元。另,龚志伟未按照约定向圣凯公司给付初始租金115000元。现圣凯公司诉至法院要求龚志伟偿还垫付款及罚金43139867元;给付初始租金115000元;并赔偿为此支出的律师代理费1851016元,圣凯公司实际主张557303元。

  原审法院认为:圣凯公司与龚志伟及出租人成都神钢建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书面《融资租赁合同》,并对龚志伟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该保证合同依法成立,予以确认。龚志伟在履行融资租赁合同期间只缴纳了部分融资租金,圣凯公司依据该保证合同承担了龚志伟对成都神钢建机租赁有限公司的全部债务,履行了担保责任,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圣凯公司有权向龚志伟追偿为其垫付的租金及罚息43139867元及初始租金115000元,且圣凯公司要求龚志伟给付因产生诉讼而发生的律师代理费1851016元,符合合同约定,予以支持,现圣凯公司向龚志伟主张557303元比其实际损失低,该主张对龚志伟并无不利,故对圣凯公司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另,龚志伟未到庭,视为放弃抗辩的权利。

  原审法院判决:一、龚志伟给付新疆圣凯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租金及罚息43139867元;二、龚志伟给付新疆圣凯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初始租金115000元;三、龚志伟给付新疆圣凯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代理费1090433元。

  原审法院宣判后,龚志伟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2013年3月14日,我向圣凯公司支付了2辆SK260LC-8型神钢牌挖掘机首付款各为115000元及2期分期付款6568011元,并缴纳车辆保险近22000元。双方签订《提前提车承诺书》后,将2辆挖掘机提走。2013年3月30日,双方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并非《融资租赁合同》,约定我向圣凯公司购买SK260LC-8型神钢牌挖掘机2台,单价为115万元,合计230万元,付款方式为首付加分期付款。2013年,圣凯公司从我银行卡划账10万元。2012年4月,经圣凯公司同意,双方达成另外一辆车由案外人孙新支付的协议。我已向圣凯公司支付购车首付款、按揭款、保险费等共计30668011元。2012年5月,由于挖掘机出现故障,我要求维修,但圣凯公司未予修理,所以我未支付约定款项。圣凯公司将2台挖掘机系统锁定后,我缴纳了8000元的开锁费及按揭款6568011元。2013年6月20日,圣凯公司未经我的许可,擅自将挖掘机拉走,致使我停工,给我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一审时,由于案外人接到诉讼传票未及时告知我,导致我未按时出庭。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本人不应承担本案的赔付责任。

  被上诉人圣凯公司答辩称:我公司与龚志伟、成都神钢建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三方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并经过公证。由于龚志伟未按合同约定向我公司给付初始租金,也未向成都神钢建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按期支付租金,根据合同约定我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龚志伟追偿代垫款。一审法院工作人员与当地派出所的警官一起向龚志伟送达的开庭传票,龚志伟签的字,并未违反法定程序。故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相同。

  以上事实有《融资租赁合同》、《买卖合同》、《协议书》、神钢租赁公司出具的《代垫融资款项对账单》、法律服务费发票、当事人的陈述、一审及二审庭审笔录等在卷为证。

  本院认为:圣凯公司与龚志伟、成都神钢建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买卖合同》及《协议书》均合法有效,三方均应严格履行。合同签订后,由于龚志伟未按期交纳初始租金及融资租金,圣凯公司已为龚志伟垫付相应的租金及罚息,圣凯公司有权向龚志伟进行追偿,并要求龚志伟承担因诉讼而发生的律师代理费。上诉人龚志伟在二审期间提交一份2012年3月30日与圣凯公司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复印件),龚志伟向新疆天光建设机械有限公司出具的《提前提机承诺书》、欠条、收条各一份(均为复印件),圣凯公司出据的收据6份(复印件),中国农业银行明细查询单2份,以期证实其已支付租金。圣凯公司对上述证据均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因龚志伟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本院对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中国农业银行明细查询单亦无法证实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亦不予认可。原审法院向龚志伟送达开庭传票,并未违反法定程序。综上,龚志伟的上诉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937303元(龚志伟已预交),由龚志伟自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若昱

审判员  陈 霖

审判员  崔 萍

二〇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田 姝


2020010901575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