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万里等诉陈宝民等合伙协议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03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沈中民一终字第75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乔万里。

  委托代理人:张艳(系上诉人乔万里妻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宝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市新民化工厂。

  法定代表人:陈国福,厂长。

  委托代理人:丁继伟,系辽宁高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罗凤兰。

  委托代理人:彭文林。

  原审第三人:梁兴毅。

  上诉人乔万里因与被上诉人陈宝民、沈阳市新民化工厂(以下简称新民化工厂)、罗凤兰、原审第三人梁兴毅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新民市人民法院(2008)新民民三初字35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那卓担任审判长并主审,审判员吕丽、审判员王勇参加评议的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上诉人乔万里的委托代理人张艳,被上诉人陈宝民,被上诉人新民化工厂的委托代理人丁继伟,被上诉人罗凤兰的委托代理人彭文林,原审第三人梁兴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乔万里诉称,我与被告陈宝民、第三人罗凤兰于2004年12月21日签订《协议书》,共同出资租赁凌海糠醛厂。2004年12月23日,由我与被告陈宝民出面与凌海糠醛厂签订租赁协议。后又接收新出资人第三人梁兴毅入伙,又在被告陈宝民的建议下,四位投资人协商一致,于2005年1月13日由梁兴毅作代表与被告陈宝民签订《糠醛生产承包协议书》,把我们四人租赁的凌海糠醛厂的生产经营权承包给被告新民化工厂。事后,被告陈宝民于2005年5月26日主持召开投资人会议,再次追认2005年1月13日签订的协议书,并于2005年5月26日起领导新民化工厂实际进行了生产。2006年5月12日,被告陈宝民与凌海糠醛厂签订协议终止租赁,并约定由被告陈宝民负责债权债务。按被告陈宝民的承诺,其应于2005年7月15日向几位投资人返还投资款。现被告陈宝民只返还第三人梁兴毅10万元,拒不返还我的投资款。被告陈宝民在承包经营期间,将生产的毛醛全部运到新民化工厂加工成纯醛卖掉,将货款占为己有,被告的做法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我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新民化工厂返还我投资款25万元,借款5万元及赔偿金和利息,被告陈宝民承担连带责任;2、判令被告新民化工厂返还第三人罗凤兰投资款25万元,借款91万元,由被告陈宝民承担连带责任,并给付赔偿金和借款利息、案件受理费共计21590元;3、诉讼费用由二被告共同承担。

  被告陈宝民辩称,原告只提出了整个事件经过,而没有说出结果。2005年10月22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协议,确认凌海糠醛厂由原告承包经营,原告在租赁结束前,还清甲方投资,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予以驳回。凌海市糠醛厂于2000年12月27日被锦州市环保局下达了关于污染停产的通知。从2001年1月1日起凌海糠醛厂被实际停产,而原、被告在2004年12月23日与凌海糠醛厂签订租赁合同,存在欺诈行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以欺诈手段签订的合同无效,造成的损失应由过错方承担。因此,本案中原告的损失应由凌海糠醛厂承担,并且我也是受害方,损失也应由凌海糠醛厂承担。原告从协议签订后一直参与生产经营,并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分工明确,且于2005年10月22日,与我及其他投资人签订了明确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由原告给其他投资者返还投资款,由原告独自经营该厂。但该份租赁协议是原、被告单方就该份合同的使用权、经营权、债权债务转移,没有通知凌海糠醛厂,这与法律规定相违悖。原告的合伙人法律地位是从双方及另两位合伙人签订协议之日起确定,并且原告参加了董事会,参加生产经营决策,在该合伙没有散伙前,参加合伙生产经营的行为,只能更加确认原告是合伙人之一的事实。另外,原告及第三人无论是在原审起诉中,还是在原审庭审和二审答辩中,以及另案中,均认为本案系陈宝民、乔万里、梁兴毅、罗凤兰四人合伙纠纷,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沈民(1)终字第108号民事裁定书也认为本案系四人合伙纠纷。因此,本案系四人合伙纠纷,应当按照关于合伙的法律规定处理。四人合伙协议约定,四方均等出资,利益四方均得,亏损四方均摊,自始自终,四方均参与合伙经营。原告要求被告陈宝民一个人承担合伙责任与合伙约定不符。另外,2005年10月22日,原告已签订协议,承担返还陈宝民、梁兴毅、罗凤兰投资款,因此,如果存在返还投资款,也应当是原告返还。本案系乔万里诉被告新民化工厂,乔万里通过本案代表第三人罗凤兰向新民化工厂主张权利没有法律依据,第三人罗凤兰可以自己通过另案主张权利。且第三人罗凤兰在新民市法院曾另案起诉我,要求我返还投资款341万元,已被驳回诉讼请求,本案中又要求被告新民化工厂及我返还投资款,属重复诉讼。

  被告新民化工厂辩称,本案应系陈宝民、乔万里、梁兴毅、罗凤兰四人合伙纠纷,应当按照关于合伙的法律规定处理。新民化工厂即没有与凌海糠醛厂签订过租赁协议,也没有与乔万里、陈宝民、梁兴毅、罗凤兰签订过承包协议。新民化工厂没有参与合伙投资,也没有参与合伙经营,更没有享受过合伙利益,不是本案的合伙人,因此,原告要求新民化工厂承担合伙责任返还投资款没有法律依据。本案系原告乔万里诉新民化工厂、陈宝民返还投资款,乔万里通过本案代表第三人罗凤兰向新民化工厂主张权利没有法律依据,罗凤兰可以自己通过另案主张权利。另外,第三人罗凤兰已另案起诉陈宝民,要求陈宝民返还投资款341万元,且已被驳回诉讼请求,本案中又要求新民化工厂返还投资款,属于重复诉讼。

  第三人梁兴毅述称,我同意原告所述的事实及理由。我请求:1、确认解除合伙关系;2、由被告给付我投资款31万元及利息;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理由是:2005年5月26日以后,被告陈宝民独自实施生产经营,其他合伙人均退出没有参与。2005年10月6日没有全体合伙人会议,我与第三人罗凤兰都不知道,也就是从2005年5月26日起,四合伙人再没有开过会议。所以我们的合伙关系已于2005年5月26日以前清算完毕,将凌海糠醛厂承包给被告新民化工厂的协议有效,请法院判令被告按协议返还投资款。

  第三人罗凤兰述称,我同意原告陈述的事实与理由。我请求:1、确认解除合伙关系;2、由被告返还我投资款341万元及利息;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理由是:我对被告的答辩有意见,其所述不符合事实,我认为本案纠纷系承包合同纠纷,不是个人合伙纠纷,我们四人的合伙早已于2005年3月16日进行清算,清算结果并无纠纷。清算后意见是转租转卖转包,被告新民化工厂于2005年5月26日再次确认继续承包,因为被告新民化工厂承包没有履行所约定的还款义务,因此发生纠纷,所以我认为本案是承包合同纠纷,不是个人合伙协议纠纷。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12月21日,原告乔万里、被告陈宝民与第三人罗凤兰签订协议,约定三方共同出资租赁凌海糠醛厂,进行生产经营,三方均等出资,税后利润三方均得,亏损三方均摊。但此时,凌海糠醛厂已于2000年12月27日因环境污染被实行停产治理,该企业属于被禁止生产经营的企业。2004年12月23日,乔万里、陈宝民共同与凌海糠醛厂签订租赁协议,约定由乔万里、陈宝民租赁糠醛生产车间及正常生产所用的设备,凌海糠醛厂为二人提供营业执照、发票等正常生产经营的手续,租期三年,租金每年50万元。合同签字生效后,于2004年12月25日,二人给付凌海糠醛厂二年租金100万元,第三年开始交租赁费50万元。双方还约定了其他一些权利义务。2004年12月31日,乔万里、陈宝民、罗凤兰三人又与新的入伙人第三人梁兴毅签订了共同出资承租凌海糠醛厂的协议书,四人又重新明确了各自的权利义务。2005年1月13日,梁兴毅与陈宝民签订了糠醛生产承包协议书,协议书中甲方为沈阳市新民化工厂,但无沈阳市新民化工厂的公章,仅有陈宝民的签字。双方在协议中约定了权利义务,其中第三条约定:生产承包到期时,甲方(沈阳市新民化工厂)给付乙方投资124万元(累计数,生产过程中为乙方收玉米芯,甲方随时给付乙方资金),另付乙方11万元。这份协议实际上是梁兴毅代表其他合伙人与陈宝民签订的协议。同日,其他三位合伙人(包括梁兴毅在内)在修订了第三条之后,对协议书进行了追认,并在上面签字。2005年1月16日,四合伙人(罗凤兰由彭文林代理)及张艳召开董事会,研究生产经营承包事宜。2005年2月16日,四合伙人又共同研究去凌海工作人员的工资待遇问题,共同参与生产经营活动。2005年3月16日,由乔万里、陈宝民、彭文林出具收据,返还梁兴毅借款2万元,并在收据上写明“收回凌海糠醛车间借款,经清算剩余款2万元,退还给梁兴毅后无余款,就此结帐”。同日,上述人员再次召开董事会研究经营策略。乔万里于会前出具证明,证明原由梁兴毅代表乔万里、罗凤兰所签订的糠醛生产承包协议书作废。2005年5月26日,四合伙人再次召开董事会,形成董事会纪要(第四次),内容为:1、撤销乔万里、梁兴毅负责人职务,由陈宝民全权直接负责生产经营等一切活动;2、原定沈阳市新民化工厂承包凌海糠醛车间生产经营协议内容不变;3、陈宝民负责承担给投资者最低返回投资本金。2005年6月10日,锦州市环保局允许该厂试生产3个月,陈宝民继续组织生产,期间陈宝民将毛醛18368吨全部运回新民市化工厂加工成纯醛卖掉,货款除按协议偿还梁兴毅10万元外,其余由陈宝民占有支配。2005年9月9日,锦州市环保局下达通知,因该厂污水排放处理不达标而停止该厂的试生产活动。2005年10月6日,四合伙人召开会议,由陈宝民介绍凌海糠醛厂的生产情况,并征询其他合伙的意见。2005年10月11日,乔万里与陈宝民、彭文林召开董事会会议形成纪要,讨论由乔万里继续领导经营凌海糠醛厂,其他股东不参与经营,乔万里在承包期间结束后最低返回投资者成本。当时只有陈宝民、乔万里签字,彭文林代表罗凤兰并未签字。2005年10月22日,陈宝民、乔万里签订协议书,约定从2005年10月22日起双方共同租赁的凌海糠醛厂车间,由乔万里一人租赁,生产经营等由乔万里负责,彭文林代表罗凤兰在协议上签字。当日,陈宝民、乔万里又签订补充协议书,约定对陈宝民承包生产经营所得及费用,双方进行清算,陈宝民的投资经双方确认,乔万里在租赁期结束前还清陈宝民投资款。梁兴毅投资31万元、罗凤兰投资341万元,由乔万里于2006年底各还50%,余款2007年陆续还清。彭文林代表罗凤兰在补充协议上签字。但2005年10月23日,乔万里又向其他合伙人分别发出了“关于我不能单独承租凌海糠醛厂函”,表明自己不能履行其于2005年10月22日所签的协议书和补充协议书。2006年5月12日,陈宝民与凌海糠醛厂签订补充协议终止租赁合同。

  另查,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调取了新民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对陈宝民的讯问笔录,陈宝民在该讯问笔录中陈述的案件事实与本院对其询问结果相同。陈宝民称,其与罗凤兰、梁兴毅、乔万里等人合伙是受新民化工厂委托,实际是由新民化工厂出资、管理并生产,出卖货物所得货款均在新民化工厂账户存放。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协议书、租赁合同、收款收据、糠醛生产承包协议书、工资结算单、董事会纪要、环保局现场会纪要、会议纪录、通知、补充协议书、通知函、证实、终止租赁合同补充协议、情况说明、询问笔录等证据在卷佐证,经庭审举证、质证后,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

  原审法院认为,陈宝民、乔万里、梁兴毅、罗凤兰四人合伙承包经营凌海糠醛厂,因环保问题无法完成合伙协议约定的经营事业,后因财产清算问题而产生纠纷。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合伙财产的清算应当在合伙终止时依法进行。本案中,陈宝民、乔万里、梁兴毅、罗凤兰四人于2004年12月31日共同签订合伙协议后,各合伙人即按协议约定履行各自权利义务。期间四人就企业的经营管理问题多次形成会议纪要和内部承包协议,直至2005年10月22日,陈宝民、乔万里、罗凤兰签订最后一份协议。现原告及二位第三人以四合伙人于2005年5月26日形成的会议纪要主张由二被告返还投资款,但该会议纪要并没有约定终止合伙关系,也没有体现对合伙财产进行了清算。另外,其约定的由被告陈宝民负责返还投资款的约定,属于约定不明的保底条款。事实上,在此之后四合伙人仍然共同对承包企业行使经营决策权。因此原告及第三人主张由二被告返还投资款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根据,不予支持。因第三人梁兴毅已于2012年1月6日向原审法院提出撤诉申请,要求继续审理其诉二被告返还投资款纠纷一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第三人梁兴毅的撤诉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予以准许。

  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乔万里的诉讼请求;驳回第三人罗凤兰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原告乔万里承担。

  宣判后,乔万里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以本案纠纷应为乔万里等四人与新民化工厂之间承包合同纠纷、新民化工厂与陈宝民对此应承担违约责任、返还投资款等为由,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支持其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陈宝民、新民化工厂答辩称:原审法院判决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罗凤兰答辩称:同意上诉人乔万里的上诉意见。

  原审第三人梁兴毅答辩称:同意上诉人乔万里的上诉意见。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依据2004年12月21日陈宝民、乔万里、罗凤兰签订的三人合伙协议、2004年12月31日陈宝民、乔万里、罗凤兰、梁兴毅签订的四人合伙协议,以及之后的会议纪要所反映的当事人生产经营活动,能够认定四人之间系合伙关系,本案案由定为合伙协议纠纷并无不当。上诉人乔万里主张本案纠纷应为乔万里等四人与新民化工厂之间承包合同纠纷,新民化工厂与陈宝民对此承担违约责任,并提供了2005年1月13日的“糠醛生产承包协议书”(以下简称糠醛协议)为证。该糠醛协议与租赁合同(出租方为凌海市糠醛厂),都是四合伙人在合伙期间为生产经营而对外签订的合同,该协议并无新民化工厂盖章,上诉人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糠醛协议已经实际履行,且四合伙人既未解伙,之后也一直有合伙经营行为,本案纠纷应为合伙纠纷,故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本案为合伙纠纷,就应依据当事人签订的相关合伙协议、退伙协议、散伙协议、清算协议等进行审理,分配合伙利润,分摊亏损。现四合伙人并未签订散伙协议、对合伙财产未予清算,上诉人以2005年5月26日会议纪要(由陈宝民负责承担给投资者最低返回投资本金)为由,主张新民化工厂与陈宝民承担返还投资款的责任,因该会议纪要的相关内容违反合伙协议“利润均得、亏损均摊”的约定,且四合伙人既未散伙,之后仍有合伙经营行为,故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乔万里、罗凤兰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上诉人乔万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那卓

审判员  吕丽

审判员  王勇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七日

书记员  华荻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2020010912550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