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文标与王金波等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04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宁民终字第113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乔文标。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金波。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宏霞。

  以上两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严兆俊,安徽天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乔文标因与被上诉人王金波、吴宏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2013)六沿民初字第2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2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乔文标和王金波原系朋友关系,王金波与吴宏霞系夫妻关系。2011年11月2日,乔文标向王金波的银行账户汇入50万元。

  关于该50万元汇款的性质,双方说法不一。乔文标认为是借给王金波的款项,并出具一张“授权委托书”作为证据。该授权委托书除落款“王金波”三字外,其余文字均由乔文标书写。其上载明:王金波就“对外融资借款事宜现委托乔文标担任委托人的代理人”,授权内容为“1、对外签订借款协议;2、代收、代转借款(以款到委托人账户为准);3、委托人借款利息不超过月息3分(3%);4、借款与乔文标统一结算,由乔文标所在地法院管辖。”王金波认为该授权委托书原为其于2011年委托乔文标代理(2011)天民一初字第915号案件时给乔文标出具的空白委托书,上面仅有王金波的签名,其余内容均为乔文标后补。乔文标则否认其曾为王金波代理过诉讼案件。经法院调阅相关卷宗,(2011)天民初字第915号案卷中的立案审查表上,原告王金波所留的两个联系电话均为乔文标的号码,该案撤诉申请书中代理人一栏为空白,但乔文标承认该申请书由其书写,另辩称自己在该案中只是帮忙而非诉讼代理人。

  王金波对该笔50万元的解释为:乔文标经王金波介绍欲将50万元借给案外人薛卫国,因王金波与乔文标以及薛卫国关系均较好,乔文标遂将50万元汇至王金波账上,由王金波转交给薛卫国。薛卫国先向乔文标出具一张50万元的借条,约定利息为每月8%,并已支付了部分利息,后两人又将本息合计,把借条换成80万元的。因看到薛卫国涉嫌犯罪,还款无望,乔文标才起诉王金波的。王金波为证明该说法向法院提交了2013年4月23日安徽省天长市公安局对薛卫国所做的讯问笔录,原审法院亦曾两次前往安徽省天长市看守所对薛卫国进行调查询问。综合三份调查笔录,薛卫国均陈述:王金波曾借给其50万元,其先出具了50万元的借条;薛卫国前期并未和乔文标直接见面,但知晓50万元是乔文标的,后在南京市五台山体育馆附近和乔文标将借条换成80万元的,借款利息为每月8%。薛卫国的三次陈述中,其对第一次借条打给谁、利息付给谁、换借条的时间和精确地点等细节表述,有前后矛盾或自行修正现象。薛卫国声称王金波系将50万元转账至其账户,但王金波则称是现金交付并提交了2011年11月2日和3日分两次提取现金合计50万元的银行取款记录予以证明。

  另查明,由薛卫国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安徽国贸建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国贸公司)于2011年12月9日代薛卫国付给乔文标4万元。薛卫国称该款项为支付给乔文标的一个月利息,乔文标解释为其曾为薛卫国组织过一次楼盘推介会,该款项系薛卫国支付的佣金。为了佐证这一说法,乔文标提供了国贸公司与江苏金长城律师事务所签订的聘请常年法律顾问协议书,该协议书载明:江苏金长城律师事务所指派律师乔文标、崇斯杰担任国贸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国贸公司每年向该所支付法律顾问费30万元。薛卫国称该协议只是有一次让乔文标代其与无锡某商人洽谈生意,没有其他用途,也并未实际支付过顾问费;薛卫国同时否认乔文标曾为其筹备过楼盘推介会。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询问(讯问)笔录、授权委托书、银行交易明细、记账凭证、(2011)天民初字第915号案卷、聘请常年法律顾问协议书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借款(贷)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对借贷法律关系的确认,一要有借贷合意,二要有借款的交付事实,出借人须对此负有举证义务。乔文标现有证据可证明50万元已交付给王金波。

  关于双方之间的借贷合意,乔文标声称借条已丢失,而提供了“授权委托书”一份。从该委托书行文来看,“委托事项”是王金波就对外融资借款事宜委托乔文标担任代理人,授权内容也主要是代为对外签订借款协议、代收代转借款等,从中难以解读出王金波向乔文标借款的意思表示。对于“授权内容”第4条的含义,乔文标解释为是“(王金波)还款认我”,这又与前三条内容不合。授权委托书是受托人用于向第三人出示表明其代理身份和权限的文件,而不是用于约定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结算关系的文件。乔文标作为律师,理应知道此点,依其解释的条款含义,应由其与王金波在委托合同中另行约定,而非出现在对外出示的授权委托书上,这是授权委托书的不合常理之处。此外,王金波称该委托书原为空白的诉讼委托书,对此,乔文标否认曾为王金波代理过诉讼案件,但(2011)天民初字第915号案件的起诉和撤诉均由乔文标办理,事实上已有诉讼代理行为,这为王金波向其出具空白授权委托书提供可能,加之委托书上主要内容均由乔文标书写,故该委托书的真实性值得质疑。

  王金波主张50万元系薛卫国的借款,其只是从中转手,有薛卫国的证言印证。薛卫国关于经由王金波转手向乔文标借款50万元,并向乔文标出具借条的基本事实与王金波陈述一致。薛卫国关于每月利率8%,并曾向乔文标付过利息的证言,与2011年12月9日的4万元转账记录能够互相印证;而乔文标主张该款为佣金并提供聘请法律顾问协议书予以佐证,因相关顾问费应付至律师事务所账户而非其个人账户,故不能形成合理解释链条。薛卫国虽对一些关于借款细节的陈述出现混乱或错误,但因该借款发生时间较远,且薛卫国本人长期从事借款及放贷业务,往来金额巨大、笔数众多,故难免有记忆不清或存在混乱的状况。

  综上,王金波提出的证据足以让人对乔文标诉称的借款事实产生合理怀疑,而乔文标作为负有举证义务的一方,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与王金波间存在借贷合意,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百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条的规定,判决:驳回乔文标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乔文标不服该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审判决查明事实有误,乔文标与王金波的借款合意有相应的证据能够证实,王金波的抗辩以及理由有重大的漏洞,王金波的抗辩理由是通过王金波借给薛卫国,王金波也向薛卫国交付了50万元,并且50万是现金交付,交付时间是2011年11月2日以后,但是薛卫国本人却强调说他收到的不是现金,而是银行汇款,收到的时间大约是11月2日往前推半年左右,也就是说王金波所交付给薛卫国的50万元根本与本案无关。王金波所主张的本案乔文标交付给王金波的50万元,王金波转借给薛卫国这一事实是缺少证据印证的,是不成立的,一审判决却通过大量主观推定,回避了王金波抗辩的不真实性,并且对乔文标提交的乔文标与王金波有借款合意的授权委托书,以推定的方式不予采信,违背了对书证采信的基本原则。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并支持乔文标的一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王金波辩称,乔文标主要证据是向法院提供了给王金波打款的回证,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借款合意的证据。王金波在一审提交了相关证据,证明王金波仅仅是转交了50万元给实际借款人薛卫国,薛卫国在一审调查中也承认收到了王金波转交的乔文标出借的50万元,也承认向乔文标出具了两次借条。薛卫国在收到款项一个月后,通过其公司账号向乔文标支付过第一月利息4万元。一审案件审理后,王金波查到一个新的证据线索,即在2012年6月15日薛卫国已经从其银行卡中向乔文标支付了50万元借款,可以证明该50万元是薛卫国向乔文标归还涉案的借款。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王金波向本院提交乔文标和薛卫国的银行卡号,证明2012年6月15日,薛卫国通过工商银行卡向乔文标银行卡汇款50万元,故薛卫国已经将涉案的50万元借款给付了乔文标。乔文标认可收到该50万元,但认为该款是乔文标和薛卫国其他的经济往来,与本案无关。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予以证实。

  另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乔文标与王金波是否存在借贷合意。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本案中,乔文标基于借贷关系主张返还借款,故乔文标应当对借贷合意和款项交付等要件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乔文标现有证据可证明50万元已交付给王金波,但未提供借贷合意凭证即借款借条。审理中,王金波以双方不存在借贷关系为抗辩,并提出证据足以对借款关系真实性产生合理怀疑。因此,乔文标作为负有举证义务的一方,就双方是否存在借贷合意进一步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二审审理期间,乔文标未能进一步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与王金波间存在借贷合意,应对此承担不利后果。一审法院据此作出驳回乔文标诉讼请求的判决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本院对乔文标的该项上诉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乔文标的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上诉人乔文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 彬

代理审判员  李筱艳

代理审判员  周家明

二〇一四年五月七日

见习书记员  张 弦


2020010912550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