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东苓与刘士芹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07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临商终字第61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于东苓。

  委托代理人:田宁,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士芹。

  上诉人于东苓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法院(2013)临罗商初字第8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刘士芹诉称,原告曾于1993年7月18日给被告送去396元的板砖,1993年12月17日继续送去720元的板砖,1993年12月5日继续送去300元的板砖,以上三次共计1416元的砖款,被告均未支付(以上陈述事实均有被告开具的清单为证)。后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要欠款,被告均无理由拒绝支付该笔款项,为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砖款1416元及利息。

  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货通知单三份,该三份单据载明红砖数量及价款,并有被告于东苓签字。被告于东苓对该证据不予认可,并申请对笔迹进行鉴定,后又明确表示放弃笔迹鉴定。

  原审被告于东苓辩称,原告起诉的欠款不是我个人欠的,是临沂市罗庄区营盛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营盛实业公司)欠的,数额也不实。1998年7月18日我骑摩托车在路上,原告带着三个人把车抢了去,我因考虑到有砖款纠纷,和刘士芹又是东西庄就没告他,后来原告到法庭起诉我,法庭之后到我们村委调查落实后就算完了。

  原审法院查明,被告于东苓在营盛实业公司工作期间,曾分别于1993年12月17日、18日、25日分三次购买原告刘士芹红砖共计69方,价值1416元,被告于东苓在原告出具的发货通知单上签字确认。后该款经原告催要,被告至今未付,为此成诉。

  另查明,原告曾于1999年3月15日向原审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被告支付货款1416元、装车费283元及利息。1999年9月12日,原告以时间太久、取证困难为由撤回起诉,原审法院裁定予以准许。被告辩称原告起诉的砖款系营盛实业公司使用,但原告提交的证据未加盖公司公章,被告亦未提交证据证实。营盛实业公司于1999年6月25日依法注销。

  上述事实,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发货通知单及庭审调查材料所认定,均已收录在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于东苓购买原告红砖69方,共计价款1416元,事实存在,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该款,理由正当依法应予支持。关于利息损失请求,因被告于东苓怠于付款给原告造成一定的损失,该损失可自原告起诉之日即2013年8月1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被告辩称,原告所送红砖系营盛实业公司使用,该款应由营盛实业公司偿还,因其未提交证据证实,原告提交的发货通知单亦未加盖营盛实业公司公章,对被告的辩解主张,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四)、(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于东苓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刘士芹砖款人民币1416元(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自2013年8月16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于东苓负担。

  上诉人于东苓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原审查明事实错误,证据不足,应依法改判。首先,被上诉人起诉上诉人欠砖款1416元与事实不符。因为该笔砖款发生在1993年度,涉及的红砖是被上诉人直接找到营盛实业公司联系后送过去的,因为我当时在该公司担任收料员,由我经手签字,我在收货后,和同事一起给被上诉人在收料单上签字属履行公司职务行为,并非我个人行为,很明显红砖是被上诉人送给公司用的,当时公司给被上诉人用水泥顶账被上诉人不同意,所以这是公司的债务,我只是代为公司负责收料,签字属履行公司正常的职务行为,至于公司存在或还款与否均与我无关,原审法院未能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判决由我个人承担偿还债务是错误的,应予撤销原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2本案早已超过诉讼时效。被上诉人自认在1999年向法院起诉后又撤诉,就是因为一是超诉讼时效,二是起诉不实。本次开庭期间,对于诉讼时效问题,法院未予主动审查是错误的,应当予以纠正。3本案遗漏了被上诉人抢上诉人摩托车的事实。退一万步讲,即便是上诉人拖欠被上诉人红砖款,但在1998年被上诉人曾将上诉人的摩托车抢走,二者完全可以相互抵销。原审对该部分事实未予查实,显然是错误的。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错误,请求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刘士芹答辩称,1涉案的红砖不是营盛实业公司用的,是公司用不了之后我要拉走时,上诉人说他自己承包盖厕所用,上诉人自己给我钱。2摩托车是我找拖拉机拉我家里的,我说你把钱给我,我就把摩托车给你,但是摩托车不值200块钱,后来第二次起诉罗庄区人民法院盛庄法庭的徐荣海法官开庭调查时让我把摩托车交到法庭,后来我也没有拉走,徐荣海法官让我撤了诉。3因为前后共起诉了三次,这是第四次,所以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发货通知单“孙相红”NO0035029户名“魏三岗砖厂”“93年12月17日”收货单位“营子”品名“红砖”规格“1”单位“方”数量“36”“自运单价2000元装车/1040元”③记账合计“叁拾陆方整”收货员“证明”制票“办公室用于东玲”

  发货通知单NO0035033户名“魏三岗砖厂”“93年12月18日”收货单位“营子营盛实业公司”品名“红砖”规格“1”单位“方”数量“18”单价“2200元”③记账合计“拾捌方整”“装车/1040元”收货员“西院墙用于东玲”制票“魏永强”

  “镇水泥垒院墙用证明邵泽玉”发货通知单NO0036304户名“魏三岗砖厂”“93年12月25日”收货单位“营盛实业公司”加盖“临沂市广告装饰公司”公章品名“红砖”规格“1”单位“方”数量“15”单价“20”金额“30000元”“装车费”②收据合计“叁佰元整”收货员“证明褚光胜”“证明厕所用于东玲”制票“刘士勤”

  证人邵泽玉和褚光胜均系原在营盛实业公司工作过的工作人员,其中邵泽玉原在营盛实业公司从事会计工作,褚光胜原在营盛实业公司从事保卫工作。该二位证人均证实上述第三张号码为NO0036304发货通知单上的证明等签字均为其本人所签,且褚光胜证实上述红砖为营盛实业公司承建镇水泥厂院墙和厕所所用,且后来听公司经理说已用水泥顶了砖款;邵泽玉后来辞职了不知道营盛实业公司是否支付了被上诉人砖款。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发货通知单三份、证人证言及当事人陈述。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和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上诉人在被上诉人提供的发货通知单“收货员”一栏中所签“证明于东玲”等签字确认字样的行为,系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二审中,被上诉人主张该三张发货通知单上红砖系其给营盛实业公司承建镇水泥厂使用后剩余的部分要拉走时,上诉人说他自己承包盖厕所用,上诉人自己给我钱。根据被上诉人的该主张,现作如下分析:

  首先,上诉人在被上诉人提供的三张发货通知单“收货员”一栏中均表明了系建“办公室用”、“西院墙用”及“证明厕所用”的用途,其中第一张通知单上还有营盛实业公司的会计兼收料员孙相红的签名,第二张发货通知单明确载明收货单位“营子营盛实业公司”,第三张通知单上也明确载明收货单位为“营盛实业公司”,且还有二审中出庭作证的二位证人邵泽玉、褚光胜分别所签的“镇水泥垒院墙用证明”、“证明”字样。如被上诉人所述涉案红砖系营盛实业公司用不了的主张成立,则涉案发货通知单上所记载的内容应与供应给营盛实业公司的发货通知单上的内容存在差异,对此被上诉人可以提供其供应给营盛实业公司的发货通知单与涉案发货通知单进行比对,来证实其主张成立,但被上诉人从1999年第一次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至今未提供其供应给营盛实业公司的发货通知单,而1999年第一次起诉后以时间太久、取证困难为由撤诉。

  其次,上诉人与证人邵泽玉、褚光胜均在原营盛实业公司工作,三人均系其工作人员,其中上诉人原在营盛实业公司担任收料员工作,邵泽玉原在营盛实业公司从事会计工作,褚光胜原在营盛实业公司从事保卫工作的事实,以及邵泽玉、褚光胜证言证实本案被上诉人提供的第三张号码为NO0036304发货通知单上的“镇水泥垒院墙用证明”、“证明”等签字均为其本人所签,且褚光胜还证实上述红砖为营盛实业公司承建镇水泥厂盖院墙和厕所所用,且后来听公司经理说已用水泥顶了砖款。从1993年到1999年上诉人第一次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之时,营盛实业公司仍然存在,但在1999年6月25日营盛实业公司依法注销,从1999年撤诉再到提起本次诉讼之时,被上诉人仍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在此长达十五年的时间曾向上诉人主张过权利。

  再次,被上诉人主张该三张发货通知单上的红砖系其给营盛实业公司承建镇水泥厂使用后剩余的部分,其要拉走时,上诉人说他自己承包盖厕所用,上诉人自己给我钱,但其中第一张和第二张均为“记帐”联,而第三张为“收据”联,鉴于被上诉人主张涉案红砖系营盛实业公司承建镇水泥厂使用后剩余的部分,即被上诉人同时给营盛实业公司供应了很多红砖,被上诉人作为其与他人合伙的魏三岗砖厂的厂长及实际控制人掌握有其砖厂的财务会计帐目,本院依法责令被上诉人限期提供其自己保存的给营盛实业公司提供红砖的发货通知单的记帐联,从而得以与涉案发货通知单上包括上诉人作为收料员签字确认的字样、有无加盖公章等内容进行比较,以此较容易得出涉案发货通知单上的红砖是否系供应给营盛实业公司的结论,但被上诉人以找不到了为由未能提供,应承担相应的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及由此导致相应的法律责任。

  最后,如果涉案红砖系销售给上诉人个人的,那就没有必要营盛实业公司的其他人员同时再在发货通知单上进行签字确认。被上诉人于1999年第一次起诉后又以时间太久、取证困难为由撤诉,到提起本次诉讼,被上诉人并没有提供超出1999年第一次诉讼的证据,仍然证据不足。

  综合考虑整个案情,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现有证据,无法认定上诉人的行为系个人行为,而非职务行为。故,上诉人在涉案三张发货通知单上所签“证明”等签字确认行为系履行了职务行为,即其作为营盛实业公司的收料员代其公司签字确认的行为,并非其个人行为。但被上诉人可依法另案向营盛实业公司或其开办者要求偿付上述货款。

  综上,原审法院以上诉人没有提供证据证实砖款应由营盛实业公司偿还以及发货通知单上没有加盖营盛实业公司的公章为由,判决由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砖款,举证责任分配不当,应予纠正。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法院(2013)临罗商初字第896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刘士芹要求上诉人于东苓支付其砖款1416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均由被上诉人刘士芹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杨敬国

审判员  吴 强

审判员  张念国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孙 壹


2020010912550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