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延安与刘微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08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牡民终字第2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于延安。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微。

  上诉人于延安因与被上诉人刘微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黑龙江省宁安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宁民初字第1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年6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6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于延安,被上诉人刘微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1969年7月20日,宁安县革命委员会批准种畜场建总场即现在的宁安市畜牧场(以下简称畜牧场),隶属于宁安市畜牧局。1983年9月2日,黑龙江省东京城林业局与宁安县江南乡人民政府签订了001号划拨书,将黑龙江省东京城林业局新城经营所所辖面积98 760亩林地划拨给宁安县江南乡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江南乡)使用。同日,黑龙江省东京城林业局又与宁安县畜牧总站签订了002号划拨书,将黑龙江省东京城林业局新城经营所所辖面积11415亩林地划拨给宁安县畜牧总站使用。1984年2月20日,宁安县人民政府为宁安县江南乡人民政府颁发宁林证字第0040295号林权证,确定总面积为42 990亩。同日,宁安县人民政府为宁安县畜牧总站颁发宁林证字第0040296号林权证,确定总面积为9 930亩。1996年李水石承包了江南乡的林地。2003年江南乡与李水石解除了山林承包合同,约定从2001年1月作废山林承包合同。2003年6月13日,江南乡与黄京隆签订了林地承包合同,承包期限是50年,从1996年11月1日至2046年11月1日。2011年3月4日,黄京隆委托李水石作为代理人,负责处理其承包江南乡林地的对外发包、转让、清理陈欠、收取承包费事宜。2011年3月7日,李水石将黄京隆、李水玉承包的江南乡16033公顷开垦成土地的林业用地转包给了刘微,自2011年开始,转包期限五年,承包价格每公顷每年2000元。宁安市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对被告于延安耕种的土地地块进行GPS卫星定位测量。2013年1月24日,宁安市林业局、宁安市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出具证明,证明于延安耕种的土地位于31林班内,其中面积26842平方米在江南乡施业区31林班内,面积10 663平方米在畜牧场31林班内。2012年刘微在于延安所耕种的土地上,栽植了树苗。

  原审法院认为:刘微与于延安之间争议的林地经宁安市林业局、宁安市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证明,权属明确,于延安耕种的土地其中面积26 842平方米在江南乡施业区31林班内。刘微从2011年开始取得了江南乡施业区31林班的林地承包权,结合刘微的承包价格每公顷2 000元,26842公顷的承包价格应为5 36840元,于延安2011年进行了耕种,应将2011年的26842公顷的承包费5 36840元给付刘微。2012年刘微在于延安耕种的土地上栽植了树苗,事实上已对26842公顷林地进行了经营,故不应向于延安索要2012年土地承包费。于延安认为主体不适格、争议土地属于畜牧场所有的辩解,没有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1于延安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给付刘微2011年26842公顷土地承包费5 36840元;2驳回刘微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0元,由刘微负担100元,由于延安负担50元。

  判后于延安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从未达成的承包土地的合意,故本案案由不应是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上诉人所耕种的土地一直由宁安市畜牧场使用管理,上诉人作为畜牧场的职工在耕种土地时一直向畜牧场交承包费。被上诉人未实际取得争议土地的实际经营权。2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上诉人起诉的是农业承包合同,但未提供土地证,所提供的林权证相互矛盾。《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对于两个单位土地的权属争议需要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原审法院委托宁安市林业局、宁安市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所做的确认不具有证明效力。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被上的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刘微辩称:1被上诉人依法获得该争议土地的经营权,上诉人耕种该土地应向被上诉人交纳费用。2本案争议的土地权属明确,1984年2月20日,宁安市人民政府为江南乡和畜牧场分别颁发的林权证,具体地点、界线皆有附图,二者并不矛盾。3宁安市林业局派员现场勘测,是对争议土地界线坐标的进一步明确,证实该争议土地属于江南乡政府,是其职责的体现,并非权属认定。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根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被上诉人的答辩理由确认本案争议焦点如下:1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是否正确;2宁安市林业调查队出具的证明能否作为确认争议土地归属的证据。

  上诉人为支持其上诉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土地使用权交换协议八份,证明所争议的土地在七十年代就由畜牧场经营管理。此份证据经当庭质证,被上诉人提出异议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与本案争议的土地有关联,且不属于新证据。本院认为,该证据无法证明与本案诉争土地有直接关系,故对该证据不予确认。

  2户口复印件,证明上诉人的农民身份。此份证据经当庭质证,被上诉人对证明的问题提出异议认为,上诉人是畜牧场的职工。本院认为,该证据可以证明上诉人的农民身份,故对此份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确认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被上诉人向上诉人主张的是上诉人种植被上诉人承包经营的林地而应支付的承包费。刘微所举证据可以证实其己取得上诉人耕种林地的承包经营权,上诉人耕种刘微拥有承包经营权的林地,应给付刘微耕种该块林地相应费用。故原审法院依据《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令上诉人支付对应的价款并无不妥。针对宁安市林业调查队出具的证明能否作为确认争议土地归属的证据的问题,本院认为,宁安市林业调查队到现场勘测后出具的证明仅是证明该林地位于江南乡的所辖范围内,并非确认林地权属。刘微提起诉讼也是要求于延安给付承包费,并非要求确认土地权属。刘微提供的林权证及宁安市林业调查队到现场勘测后出具的证明可以证实于延安耕种的土地在江南乡所属林地范围内。于延安认为该林地归畜牧场所有,未向本院提供充分的证据加以证实。综上,上诉人于延安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于延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姜 波

      审 判 员  曲新颖

      代理审判员  李先平

      二O一三年六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 阳



2020010912550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