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香九等与史衍南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13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丹民一终字第00073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于香九。

  委托代理人:毛长山,辽宁仁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史衍南。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傅长荣。

  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华,辽宁方浩律师事务

  所律师。

  原审被告:于继先。

  第三人:于德先。

  第三人:于振先。

  第三人:于绍先。

  第三人:于春先。

  第三人:于淑荣。

  第三人:于淑华。

  上诉人于香九与被上诉人史衍南、傅长荣,原审被告于继先,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辽宁省东港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12日作出(2013)东民初字第421号民事判决。宣判后,上诉人于香九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于香九的委托代理人毛长山,被上诉人史衍南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华,被上诉人傅长荣的委托代理人张华,原审被告于继先,第三人于春先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淑荣、于淑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史衍南、傅长荣(原审原告)在一审共同诉称,二原告系夫妻关系。2011年6月10日,原、被告签订协议,原告购买被告所有的位于东港市孤山镇西街二组桃园胡同x号住宅三间,成交价5万元。协议签订后,原告给付被告5万元,被告将房屋交付给原告。但事过一年半之久,被告以第三人不协助为由拒不协助原告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故原告诉请判令被告及第三人协助原告办理涉案房屋所有权过户手续。

  于继先(原审被告)在一审辩称,于继先和妻子史衍艳于1987年12月与父亲于香九及兄弟姐妹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约定于继先夫妻将父母养老送终,于家三间老房归于继先所有。后于继先按照协议履行,将母亲养老送终,又赡养父亲于香九十几年,故此于继先应享有三间老房的二分之一份额。2000年10月,于继先搬到楼房居住,父亲于香九以年纪大上楼不习惯为由,要于继先出5万元,把三间老房卖给于继先,于香九另找住处,故此于继先与父亲于香九签订了第二份协议,而且于继先的兄弟姐妹也都到场签字,因于继先大哥于德先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故没有在协议上签字,后来于德先知道此事也没提出异议。三间老房作价5万元是当时的市场价,于继先本想给父亲3万元,因于继先已将母亲养老送终,但于继先大姐于淑荣做于继先工作,为了让父亲于香九高兴,于继先就给了5万元,父亲于香九收了钱,写了收据。2000年于继先将三间老房仍以5万元的价格卖给原告史衍南、傅长荣,于继先同意协助二原告办理涉案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

  于香九(原审第三人)在一审述称,涉案房屋属于于香九和郑惠珍夫妻共有财产。l987年于香九和郑惠珍同子女达成赡养协议,约定由被告于继先赡养于香九和郑惠珍,于香九和郑惠珍去世后涉案房屋归被告于继先所有。1988年郑惠珍去世,2000年8月,被告于继先搬到楼房居住,并逼于香九倒出涉案房屋,同年9月,被告于继先换锁将涉案房屋锁死,其他子女见于香九住在被告于继先的仓库里,故将于香九安置在其大女儿于淑荣家,而涉案房屋由被告于继先占用至今。1993年被告于继先因做生意需要,将涉案房屋所有权证拿去抵押,后来于继先说所有权证丢了,2011年于香九在报纸上作了遗失声明。于香九没有把房屋卖给被告于继先,也没有收取被告于继先给付的购房款,被告于继先提供的协议书及收据都是假的。于香九多次想打官司要回房屋,但其他儿女怕于香九生气,不让打官司,但于香九至今没有放弃房屋所有权。郑惠珍去世后,涉案房屋由于香九和儿女共有,被告于继先出售涉案房屋应经我们同意,未经我们同意,合同无效。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于德先(原审第三人)在一审述称,涉案房屋是父亲于香九及母亲郑惠珍共有财产。1987年2月,我们兄弟姐妹立下协议,父母由被告于继先养老送终,涉案房屋归被告于继先所有。l988年母亲去世,父亲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生活一段时间后,因不愿与被告于继先上楼生活,便到了于淑荣家居住。于德先不清楚涉案房屋是由被告于继先使用还是出租,2008年于德先回东港,听父亲于香九说房屋被被告于继先占了,想要回房子。于德先是在原告起诉时才知道2000年10月父亲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立的协议内容是将房屋出售给被告于继先,对此于德先不同意,于德先尊重父亲于香九的意见。

  于绍先(原审第三人)在一审述称,l987年被告于继先和史衍艳赡养父母,我们兄弟姐妹都同意。1988年母亲去世后,父亲于香九和被告于继先又一起生活十多年,后因被告于继先要上楼居住,父亲于香九就搬到于淑荣家居住,并将涉案房屋作价5万元卖给被告于继先,2000年10月4日,父亲于香九与我们签订了协议。当时于绍先打电话问过大哥于德先,于德先也同意将房屋卖给被告于继先,在此后的10余年时间内,于德先也回东港多次,也知道这个情况,但我们也没有想到让他在协议书上签字。于绍先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于振先、于春先、于淑华(原审第三人)在一审述称,涉案房屋为父亲于香九及母亲郑惠珍共同共有。1987年2月,我们兄弟姐妹立下协议,父母由被告于继先养老送终,涉案房屋归被告于继先所有。1988年5月母亲去世,父亲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继续共同生活在涉案房屋内。1994年被告于继先以做生意需要将涉案房屋所有权证从父亲于香九手中骗走。2000年7月,被告于继先搬到楼房居住,父亲于香九因不愿住楼,仍住在涉案房屋内。2009年于继先趁父亲于香九到东港治牙之机将涉案房屋门锁换掉,将父亲赶走,并声称不再赡养父亲。2000年于淑荣到于春先的商店,送来5万元,说这是被告于继先给父亲的钱,父亲不要,让于春先、于振先去说动父亲。但父亲于香九也不听于春先、于振先的劝说,始终不要这5万元,钱一直存放在于春先处。2006年于继先多次找父亲于香九,让其签字卖房、过户,但都被拒绝了。2000年10月4日的协议书是假的,协议书上的“于振先”、“于春先”、“于淑华”均不是我们本人所写,我们也同意出卖涉案房屋,涉案房屋应为父亲于香九养老所用。

  于淑荣(原审第三人)在一审未到庭,但以书面形式向法庭述称,三弟于继先曾经给于淑荣5万元,叫于淑荣交给父亲于香九,父亲不收,于淑荣将5万元给了二弟于振先和五弟于春先。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二原告系夫妻关系。被告于继先、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系第三人于香九与郑惠珍(已故)的子女。第三人于香九与郑惠珍夫妻共同共有房屋三间,位于东港市孤山镇西街二组,所有权登记在第三人于香九名下,所有权证号为东县房执字第03164号。l987年12月27日,第三人于香九及郑惠珍与被告于继先、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签订赡养协议,约定于香九、郑惠珍由被告于继先、史衍艳(夫妻关系)赡养,于香九、郑惠珍去世后,上述房屋归被告于继先夫妇所有。1988年5月,郑惠珍去世,第三人于香九继续由被告于继先赡养。2000年10月,第三人于香九因不愿随被告于继先搬迁至楼房居住,与被告于继先达成协议,约定被告于继先给付第三人于香九5万元,涉案房屋归被告于继先所有,第三人于香九的住处由其本人选择。被告于继先将房屋价款5万元给付第三人于香九后,第三人于香九将时间为2000年10月3日的收条交给被告于继先,收条内容为“收到于继先人民币5万元,系于香九个人房屋变卖款”。2000年10月4日,第三人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补签了书面协议,第三人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也在协议书上签名。随后,被告于继先将涉案房屋作价5万元出售给二原告(原告史衍南系被告于继先妻兄),并将房屋交付给二原告,由二原告居住使用至今。2011年6月10日,原、被告为本案诉讼补签了书面房屋买卖合同及收据。

  第三人于德先居住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l987年至今数次回东港市探望第三人于香九。

  在诉讼过程中,第三人于香九申请对2000年10月3日收条内容及落款处“于香九”三字是否为其本人所写进行鉴定。2013年4月18日,辽宁仁和司法鉴定中心作出(2013)文鉴字第0403号《文检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日期为2000年10月3日的“收条”上内容字迹(“截止一切经济结清。”8个字除外)及落款处“于香九”三字与于香九笔迹样本字迹是同一人所写。第三人于春先、于振先申请对2000年10月4日的协议书落款处“于春先”、“于振先”签名真实性进行鉴定。2013年5月27日,辽宁九州司法鉴定所作出辽宁九州司鉴(2013)文鉴字第0527033号《文书鉴定意见书》,结论为:2000年10月4日的《协议书》中,立协议人处的“于春先”签名字迹与于春先样本字迹是同一人书写;“于振先”签名字迹与于振先样本字迹是同一人书写。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及第三人就涉案房屋发生两次房屋买卖合同关系,第一次是被告于继先与第三人于香九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第二次是原告史衍南、傅长荣与被告于继先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两次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是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涉案房屋原为第三人于香九与郑惠珍的夫妻共同财产,郑惠珍去世后,属郑惠珍享有的份额,依法由第三人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继承,涉案房屋因此成为第三人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及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的共同共有财产。2000年10月,第三人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变更1987年的赡养协议,重新约定为:被告于继先给付第三人于香九5万元,涉案房屋归被告于继先所有,第三人于香九离开被告于继先家,另选住处,第三人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亦在双方签订的书面协议上签字,认可协议内容。由此可见,第三人于香九将涉案房屋以5万元的价格出售给被告于继先,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并已得到房屋共有人即第三人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的同意。第三人于德先系第三人于香九的长子,虽远居哈尔滨,但亦参与制订了l987年的赡养协议,2000年10月,第三人于香九与其他子女对原赡养协议所作的重大变更,第三人于德先在客观上不可能不知晓,且此后十余年时间内,第三人于德先数次回家探望第三人于香九,对第三人于香九将房屋出售给被告于继先一事也未提出反对意见,故应认定第三人于德先知晓并同意第三人于香九将涉案房屋出售给被告于继先。第三人于香九将涉案房屋出售给被告于继先已经其他房屋共有人同意,故第三人于香九与被告于继先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有效。第三人于香九于2000年10月3日出具的收据与第三人于淑荣、于振先、于春先的陈述相结合,能够证实被告于继先已经给付第三人于香九房屋价款5万元的事实,故被告于继先已经履行支付对价的义务,而第三人于香九以其拒绝收取被告于继先给付的房屋价款作为否认合同成立及效力的理由,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第三人于继先自第三人于香九处购买涉案房屋后,又将涉案房屋出售给二原告,其与二原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二原告已付清房屋价款,且居住使用涉案房屋多年,其请求被告于继先协助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合理。因涉案房屋所有权登记在第三人于香九名下,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亦为涉案房屋共有人,故第三人于香九、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均应协助原告办理涉案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原告诉讼请求合理,予以支持。第三人于香九、于振先、于春先、于淑华虽辩称2000年10月3目的收据、2000年10月4日的协议书系虚假的,但均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故对第三人于香九、于振先、于春先、于淑华的上述辩解意见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八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于继先,第三人于香九、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于本判决生效后l0日内协助原告史衍南、傅长荣将位于东港市孤山镇西街的砖瓦房三间(房屋所有权证号东县房执字第03164号)所有权转移登记至原告史衍南、傅长荣名下。案件受理费l050元,由被告于继先负担。第三人于香九预交鉴定费1750元,由第三人于香九负担,第三人于振先、于春先预交鉴定费1750元,由第三人于振先、于春先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于香九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二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其上诉理由是:l、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于香九将涉案房屋卖给于继先,不是上诉人于香九的真实意思表示;2、即使上诉人于香九在协议中签字,以及书写了收款收条,但拒收房屋买卖价款,该房屋的所有权也不能归于继先所有;3、假如上诉人于香九与于继先,于继先与二被上诉人间的两份合同有效,一审判决上诉人于香九及各第三人协助将房屋的所有权直接变更为被上诉人名下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综上,于继先无权处分上诉人的房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

  被上诉人史衍南、傅长荣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得当,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于继先述称,买卖房屋是真实的。同意被上诉人意见。

  第三人于春先述称,房屋买卖不存在,不真实。同意上诉人意见。

  第三人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淑荣、于淑华二审未到庭,未陈述意见。

  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涉案房屋原为上诉人于香九与郑惠珍的夫妻共同财产,因郑惠珍去世,发生继承,故涉案房屋为于香九与于继先、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的共同共有财产。因2000年10月,于香九与于继先变更1987年的赡养协议,重新约定:于继先给付于香九5万元,涉案房屋归于继先所有,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亦在该协议上签字认可,于德先未提出异议。该协议签订后,于继先按约定支付了5万元购房款,于香九给出具了5万元收款收据,并将涉案房屋交付给于继先,故该房屋买卖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且已实际履行多年,应为合法有效。于继先自于香九处购买涉案房屋后,又将涉案房屋出售给史衍南和傅长荣,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且已实际履行,该合同也应合法有效。因涉案房屋所有权登记在于香九名下,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亦为涉案房屋共有人,故原审确认于继先及于香九、于德先、于振先、于绍先、于春先、于淑荣、于淑华协助史衍南和傅长荣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手续并无不当。关于上诉人于香九提出出卖涉案房屋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即使其在协议上签字,书写了收款收据,但其拒收了房屋买卖价款,故该房屋所有权不能归于继先所有,应驳回史衍南和傅长荣的诉讼请求一节,因于香九在一审以于继先提供的协议书及5万元收条是假的为由否认其出卖涉案房屋,但经鉴定部门鉴定确认协议和收条是当事人的签字,于继先已按协议约定给付5万元购房款,于香九给出具了5万元的收条,并将涉案房屋交付多年,足以证明出卖涉案房屋系于香九的真实意思表示,现史衍南、傅长荣诉请办理涉案房屋产权过户手续时,于香九提出其拒收房款,出卖房屋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有违诚实信用原则,且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上诉人于香九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时 磊

审 判 员  任 飞

代理审判员  房春堂

二〇一四年三月五日

书 记 员  王晓宇


2020010912551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