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犇鑫塑业有限公司与锦宸集团有限公司等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15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泰中商四终字第00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云南犇鑫塑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忠,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甘朝辉,云南诚信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金昌永,该公司法务主管。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锦宸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焕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韦向东,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袁爱民

  上诉人云南犇鑫塑业有限公司(下称犇鑫公司)与被上诉人锦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锦宸集团)、袁爱民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泰州市姜堰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17日作出(2013)泰姜开商初字第0012号民事判决。上诉人犇鑫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锦宸集团向原审法院起诉称:2012年8月6日,锦宸集团与袁爱民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袁爱民将其对犇鑫公司享有的债权44780408万元转让给锦宸集团。袁爱民向犇鑫公司履行了告知义务,犇鑫公司知悉债权转让后,与锦宸集团对账形成了《对账确认函》。锦宸集团认为,袁爱民与锦宸集团的债权转让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债权转让生效条件,锦宸集团享有对犇鑫公司的债权。请求法院判令:1、锦宸集团与袁爱民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生效;2、犇鑫公司支付锦宸集团欠款298万元。

  袁爱民答称:2012年8月,我确与锦宸集团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对犇鑫公司享有的债权转让给锦宸集团。

  犇鑫公司答辩称:我公司不欠袁爱民债务;相反,因李娅芬向我公司转让其对袁爱民享有的债权1100万元,袁爱民反欠我公司款项。锦宸集团与袁爱民的债权转让未得到我公司确认,对我公司无效。

  原审归纳的本案争议焦点:1、锦宸集团与袁爱民的债权转让是否生效?2、李娅芬与犇鑫公司的债权转让生效与否,能否对抗本案债权转让?

  一、关于锦宸集团与袁爱民的债权转让效力问题。

  锦宸集团认为:其与袁爱民债权转让已生效。为证明其主张,锦宸集团提交下列证据:1、犇鑫公司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截止2012年7月31日,犇鑫公司欠袁爱民44780408万元;2、债权转让协议一份,证明袁爱民将其对犇鑫公司享有的债权转让给锦宸集团的事实;3、对账确认函及应付款科目明细账,证明袁爱民对犇鑫公司享有债权,同时证明该部分债权转让给锦宸集团后,犇鑫公司已收到通知,已确认该转让债权,并已进行帐务处理。

  袁爱民述称:因欠锦宸集团款项,于2012年8月6日与锦宸集团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向锦宸集团转让对犇鑫公司的债权44780408万元;该协议为其本人签名,对锦宸集团的证据及主张的事实无异议。

  犇鑫公司质证认为:1、袁爱民与锦宸集团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我公司并未参加,该转让与其无关;债权转让协议签订时袁爱民已被限制人身自由,真实性难以确认;2、对锦宸集团提交的证明、对账确认函及应付款科目明细账的印章真实性有异议,并认为制表人“青薇”不是该公司员工。

  原审认为:犇鑫公司对锦宸集团证据中债权转让协议的真实性、印章的真伪、财务人员的身份提出异议,但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相反证据或申请司法鉴定证明其主张,对其辩称不予采信。原审认为,锦宸集团提交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相关联,应当确认其证明力。从上述证据,可确认以下事实:2012年8月2日,犇鑫公司出具证明,确认截止2012年7月31日,犇鑫公司欠袁爱民往来款44780408万元;2012年8月6日,锦宸集团与袁爱民签订债权转让协议,袁爱民向锦宸集团转让对犇鑫公司的债权44780408万元;2012年8月31日,犇鑫公司与锦宸集团进行帐务核对,载明:经双方会计核对,截止2012年8月31日,犇鑫塑业有限公司欠锦宸集团有限公司往来款共计787233350元,应付款科目明细帐载明“将欠袁爱民款转为欠锦宸集团公司款447804080元”,犇鑫公司在对账确认函及应付款科目明细账上均加盖了方形财务印章。从犇鑫公司与锦宸集团进行会计核对及帐务调整的事实来看,应确认债权转让确已通知到犇鑫公司。根据上述事实,原审认为,锦宸集团与袁爱民之间的债权转让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相关规定,应为合法有效。

  二、关于李娅芬与犇鑫公司的债权转让能否对抗本案债权转让的问题。

  犇鑫公司认为,犇鑫公司不欠袁爱民款,相反,因李娅芬与犇鑫公司的债权转让,袁爱民欠犇鑫公司款。为证明其主张,犇鑫公司提交下列证据:1、2012年12月14日债权转让协议一份,证明李娅芬将其对袁爱民债权1100万元转让给犇鑫公司,犇鑫公司表示同意受让;2、2013年1月22日债权转让通知书及EMS邮件详情单一份,证明李娅芬已通知袁爱民债权转让的事实;3、(2012)昆明四初字第0188、0189号民事判决书各一份,证明生效法律文书已确认袁爱民欠李娅芬1100万元。

  锦宸集团认为,袁爱民2012年8月已退出与犇鑫公司债权债务关系,犇鑫公司对抗锦宸集团的基础已不存在。况且,犇鑫公司提交(2012)昆明四初字第0188、0189号两份民事判决书判决时间分别是2013年1月24日、3月18日,因袁爱民在此期间被限制人身自由,上述判决是否已合法送达袁爱民、判决书是否已生效有待考证;同理,李娅芬以邮寄方式通知袁爱民,债权转让通知是否送达袁爱民亦有待考证。

  原审认为,从时间先后看,袁爱民已于2012年8月将对犇鑫公司44780408万元债权转让给锦宸集团,债权转让生效后,袁爱民与犇鑫公司因上述债权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已消灭,故即便(2012)昆明四初字第0188、0189号民事判决书现已生效,即便李娅芬与犇鑫公司债权转让行为于2013年1月22日之后以邮寄方式通知了袁爱民,仅能表明犇鑫公司因李娅芬转让取得了对袁爱民的债权,犇鑫公司可向袁爱民另行主张,无权在本案中对抗锦宸集团业已取得的债权。

  综上,原审认为,锦宸集团请求确认其与袁爱民的债权转让协议生效,予以支持。犇鑫公司以其与李娅芬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对抗锦宸集团的主张,不予采信。锦宸集团依法享有对犇鑫公司债权44780408万元,锦宸集团要求犇鑫公司支付298万元,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锦宸集团有限公司与袁爱民于2012年8月6日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生效;二、云南犇鑫塑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锦宸集团有限公司欠款298万元。案件受理费30640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35640元,由犇鑫公司负担(锦宸集团同意其预交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由犇鑫公司向其直接支付,法院不再退还,犇鑫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锦宸集团支付)。

  上诉人犇鑫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判决程序违法,依法应发回重审。被告袁爱民从未收到过诉状、传票、举证通知书,一审遗漏重要被告袁爱民。一审认定袁爱民所谓代理人高云峰的代理人身份,是罔顾事实。锦宸集团将同一事实分成两个案件是逃避级别管辖,以袁爱民为被告是逃避地域管辖。2、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审认定袁爱民对上诉人享有44780408万元的债权与事实不符。根据上诉人提交的债权转让协议、通知书及(2012)昆民四初字第188号、189号民事判决,可以确认袁爱民对上诉人不享有任何债权,事实应为上诉人对袁爱民享有1100万元债权。综上,一审适用法律程序错误,认定事实不清。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驳回锦宸集团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锦宸集团答辩称:1、对账确认函及应付款科目明细账证明案涉债权转让已生效,上诉人应偿还锦宸集团欠款44780408万元。2、(2012)昆民四初字第188号、189号民事判决说明李娅芬并未将其对袁爱民享有的债权转让给上诉人,否则李娅芬不可能向昆明中院起诉要求袁爱民还款。3、退一步讲,即使李娅芬已将债权转让给上诉人,其生效时间为2013年1月,而袁爱民转让给锦宸集团的债权已于2012年8月生效,且生效之时袁爱民对上诉人的债权已消除,故上诉人不能以其从李娅芬处受让的新债权对抗锦宸集团从袁爱民处受让的债权,上诉人只能另行向袁爱民主张权利。3、对于给付金钱的债权,法律并未强制性规定一次性起诉要求清偿,当事人分批次向债务人主张并无不妥。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袁爱民未答辩亦未到庭参加诉讼。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无异,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上诉人犇鑫公司提供了2013年9月10日上诉人代理律师甘朝辉与袁爱民所作的询问笔录一份,袁爱民称:“我没有给过高云峰民事委托书。我是在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填写过空白的委托书,具体用在哪里不知道,我只是填写了自己的名字”。用以证明袁爱民并未委托高云峰参加一审诉讼。

  经质证,锦宸集团对其真实性有异议,对其形成过程有异议。因为袁爱民涉及刑事案件,只有他的辩护律师只有才能会见,而甘朝辉并不是袁爱民的辩护律师。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锦宸集团与袁爱民的债权转让对犇鑫公司是否已生效;李娅芬与犇鑫公司的债权转让是否能对抗本案的债权转让效力;高云峰作为袁爱民的委托代理人其代理资格是否真实有效。

  本院认为: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但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的除外。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袁爱民因承包经营欠款及向银行借款、担保等原因对锦宸集团负有债务,2012年8月6日袁爱民与锦宸集团签订债权转让协议,袁爱民将对犇鑫公司的到期债权44780408万元转让给锦宸集团,该转让协议系其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依法成立。转让协议签订后,同年8月31日犇鑫公司与锦宸集团进行账务核对,犇鑫公司确认欠锦宸集团往来款共计787233350元,同日在“其他应付款科目明细账”中亦载明“将欠袁爱民款转为欠锦宸集团有限公司款447804080元”,犇鑫公司均加盖了财务印章,说明犇鑫公司对袁爱民转让给锦宸集团的债权已经确认,锦宸集团、袁爱民已向犇鑫公司履行了通知义务,该转让协议对犇鑫公司已发生效力。犇鑫公司虽认为“对账确认函”、“其他应付款科目明细账”中所加盖的财务印章不是其真实印章,但其未能提供证据佐证该印章存在虚假等情形,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根据犇鑫公司提供的证据,2012年12月14日李娅芬与犇鑫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李娅芬对袁爱民享有的债权1100万元转让给犇鑫公司,并于2013年1月22日邮寄通知了袁爱民,这明显滞后于袁爱民转让给锦宸公司的债权;而根据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昆民四初字第189号、189号民事判决,该两份判决书分别于2013年1月24日、3月18日作出,说明此时李娅芬的债权尚未转让给犇鑫公司,否则李娅芬不可能再起诉向袁爱民主张权利。因此,犇鑫公司以李娅芬已向其转让了对袁爱民的债权,袁爱民对犇鑫公司已不享有债权为由,认为袁爱民转让给锦宸公司的债权不成立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至于高云峰的代理资格问题,虽然袁爱民于本案诉讼前已被采取强制措施,但其依法有权委托代理人参与本案诉讼。一审中高云峰提供的特别授权委托书中委托人处有袁爱民的签名;二审中上诉人提供的2013年9月10日其代理律师甘朝辉与袁爱民所作的询问笔录中,袁爱民虽否认给过高云峰民事委托书,但其亦承认曾在空白委托书上填写过自己的名字,故应当认定袁爱民对一审委托书中的袁爱民签名并无异议,至于该询问笔录中的其余内容,因无证据佐证,且笔录制作时间与一审诉讼相隔一年半之久,不排除袁爱民事后对委托代理事宜因反悔而改口的可能,本院对此不予采信。结合上诉人并未举证证明高云峰具有法律禁止代理民事诉讼的情形,本院对高云峰作为袁爱民的委托代理人资格予以确认。

  综上,上诉人云南犇鑫塑业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一审判决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640元,由上诉人云南犇鑫塑业有限公司负担(已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继 元

代理审判员 刘 春 生

代理审判员 丁 万 志

二○一四年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王 梅


2020010912551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