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中全与曹红玉等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28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245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付中全。

  委托代理人孙文超,上海东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悦,上海东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曹红玉。

  委托代理人季泉,上海钧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曹东。

  上诉人付中全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3)普民一(民)初字第15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曹红玉系曹东之父。2013年2月8日,曹红玉向付中全出具“借条”1张,金额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27,000元,未约定还款期限及利息。而付中全在2013年1月1日向曹红玉出具“收条”1张,金额为50,000元;在2013年2月18日向曹红玉出具“借条”1张,载明其向曹红玉借款30,000元。2013年3月1日,付中全诉至原审法院,称曹东于2012年夏至2013年1月底期间共分四次向其借款277,000元,后经催讨还款50,000元,余款分文未还;2013年曹东之父曹红玉向其出具借条,现请求法院判令曹红玉、曹东共同归还227,000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3年3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而曹红玉则辩称系争借款实为付中全与曹东之间的赌债,因付中全上门逼债滋事,自己被迫还款50,000元,还出具了227,000元的借条,故不同意付中全的诉请。曹东未作答辩。

  在原审法院审理期间,就本案出具借条及借款交付情况,付中全诉称四次借款均以现金方式交付,均未约定还款期限和利息,其中最后一笔180,000元是在2013年1月底分两次交付,先在自己家中交付100,000元,次日在其朋友刘某某家中交付80,000元,曹东在交付80,000元的当天出具了金额为277,000元的借条。在2013年4月16日的庭审中,付中全陈述,“钱我都是交给曹红玉的儿子的。第一次到我家我给了5万元。第二次我给了36万元,这是他欠别人的款子,我帮他还的。第三次11万元是在我家附近沙县小吃店里给的。第四次18万元是分两次给的,一次10万元在我家给的,第二天我又送到我一个朋友家8万元”。而在2013年9月17日的庭审中陈述,“5万元是在我家里交给曹东的┄┄36万元是在靖边路上的沙县小吃里交付给曹东┄┄第三次11万元是在我家里交付曹东┄┄最后一笔18万元,时间是2013年1月底,我在我家给了10万元,第二天在我朋友家给了8万元”。

  付中全提供的证人刘某某在原审出庭作证时陈述,“2013年1月底,曹东在付中全家拿了10万元,第二天曹东在我家给付中全打电话要付中全拿8万元,付中全就把钱拿过来了,当场没有写借条,第三天在我家还是在哪我忘了,曹东写了金额为18万元的借条”。付中全对证人证言无异议,但认为证人对借条金额和时间的记忆有误。曹红玉认为证人证言不属实。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付中全称其与曹东系朋友关系,但对曹东的年龄、职业、收入等情况均不清楚,亦不进行核实,而在曹东未告知第一次借款事由的情况下,付中全即同意出借50,000元并以现金方式交付,且未约定还款期限,此后历次借款则都是在前款未归还的情况下又交付新款,亦均未约定还款期限,这显然与通常的生活经验和交易习惯相悖;付中全在庭审中对于借款事由、交付情况、资金来源等的陈述前后不一,与证人刘某某的证言亦相矛盾,而经法院反复询问,付中全均未作出合理解释。综上,付中全对其主张的借款及交付事实未能充分举证,不能证明其与曹东之间成立合法有效的民间借贷关系。付中全要求曹东、曹红玉共同承担还款及支付利息的责任,但即使按付中全所述,曹红玉也并非实际借款人,其承担义务的前提为付中全与曹东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成立,故付中全的该项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曹东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本案的依法裁判。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对付中全的各项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后付中全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称,其因曹红玉出具借条之后未妥善保管曹东出具的借条,现其已找到借条原件,足以证明本案基础借款事实是真实存在的,请求本院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在原审中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曹红玉辩称: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上诉人在二审中主张的借款事由、交付情况、时间节点等与在原审中的陈述相矛盾,上诉人所主张的借款事实并不成立。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曹东未作答辩。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向本院提供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26日的“借条”一份,载明如下内容:“今收到付中全人民币贰拾伍万捌(¥258,000)”。该借条在借款人处有姓曹及姓陈的模糊签名及加盖红手印。上诉人称该借条系曹东出具,另一借款人大概叫陈敬生。上诉人以此借条证明本案基础借贷关系,即被上诉人曹东及配偶向其借款277,000元,后在出具借条的当天还款19,000元,同时出具了此张借条。被上诉人曹红玉质证意见为对此借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上诉人在原审中陈述交付最后一笔借款的时间为2013年1月,这一时间与该“借条”的落款日期明显不符,故对该“借条”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被上诉人曹东未发表质证意见。

  针对二审期间新提供的借条,上诉人陈述,原先在原审庭审中的陈述可能记忆模糊了,对于具体借款交付的时间还需要重新陈述,借款的金额构成不变。至于具体交付借款的过程,其又陈述为,“第一次5万元是在2012年夏天于靖边路路口现金交付,在场朋友是肖某;第二次36万元大约是在秋天在白玉路附近一家饭店交付的;第三次11万元是在2012年于金鼎路靖边路上交付的现金,有朋友张某某在场;第四次18万元分两次给,一次10万元是在其家中给的,刘某某在场,一次8万元是在朋友家给的,刘某某在场,都是现金交付”。

  二审中,上诉人提供证人吴某某、肖某、张某某出庭作证。证人吴某某陈述:“2012年冬天的晚上,在白兰路和白玉路口一个小饭店里,因为曹东欠我钱,经曹东认可,付中全代曹东还钱36万元现金。有借条,后来还钱之后已经还给曹东了。”证人肖某陈述:“因为曹东借了我5万元,写了借条,拿了别克车做抵押,去年夏天在金鼎路靖边路口,曹东向付中全借了5万元现金,由曹东还给我,用皮筋扎着,我就把车和借条还给曹东了。”证人张某某陈述:“去年秋天,在靖边路金鼎路,因为跟曹东也是朋友,他欠我17万元,他给了我1千元现金,又跟付中全借了11万元,总共还给我12万元。”被上诉人曹红玉认为上诉人已超过了举证期限,故均不予认可,且上述证人陈述的情况与上诉人在原审中的自述相矛盾。被上诉人曹东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付中全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曹红玉、曹东共同承担返还借款及利息的责任,其应负有证明借贷关系成立的举证责任。根据付中全的诉称,本案借贷事实发生在付中全与曹东之间,围绕其与曹东借贷关系的成立,其需证明借贷的合意及借款的交付两节事实。关于借款合意,在一审审理期间,上诉人称曹东曾出具一张金额为277,000元的借条,但却无法提供借条予以证明;在二审期间,上诉人虽称找到借条了,却与其在一审陈述的借条内容不符,金额变为258,000元,借款人也并非曹东一人;且对于出具借条的究竟为何人,仅从该借条的文字,尚难以认定。关于借款的交付,上诉人陈述分四次现金交付,然对于现金交付的事实,除其自己的陈述及其朋友的证言外,无其他客观证据予以印证。而其自己在一、二审中的陈述前后矛盾,与证人的证言也无法统一。纵观上诉人在本案审理中的所有诉称及证据,上诉人对本案借贷关系成立的两个待证事实,均不能予以证明。关于曹红玉出具的借条,双方均认可其二人之间并不存在借贷关系,上诉人主张系债务的加入,那么,在主债务尚未证明成立之时,其诉请曹红玉还款,亦缺乏事实依据。综上,上诉人付中全要求曹红玉、曹东共同还款227,000元及支付该款自2013年3月1日至判决生效日止的利息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705元,由上诉人付中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蒋晓燕

代理审判员  熊 燕

代理审判员  赵德林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奚 懿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2020010912552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