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峥与云南新博汽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29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昆民四终字第2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付峥。

  委托代理人王毅,云南治国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云南新博汽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

  住所:昆明市盘龙区穿金路753号。

  法定代表人唐俊

  委托代理人赵月霄、刘涛,系公司工作人员,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付峥因与被上诉人云南新博汽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驾训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2013)盘法民三初字第2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2月3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经双方申请调解扣除审限,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中,驾训公司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判令付峥支付驾训公司为其垫付的学员培训费用人民币47600元(以下均为人民币);二、判令付峥归还2011年6月17日拖欠的学员打卡费用6000元;三、判令付峥支付驾训公司为其保管车辆费用22500元;四、诉讼费用由付峥承担。

  原审法院经审理确认以下事实:2009年12月14日,付峥与驾训公司签订《产权确认书》,明确驾训公司同意付峥用其所购买的发动机号为286904的捷达车一辆以个人购车加盟形式参与驾训公司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工作。同日,付峥、驾训公司签订《带车加盟经营协议书》,对于双方的权利义务均进行了约定。2010年12月14日,双方签订的《带车加盟经营协议书》期限届满之后双方未重新签订新协议。2011年10月,付峥向法院起诉要求驾训公司支付违约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2000元,后经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昆民四终字第79号判决,驳回付峥的诉讼请求。驾训公司于2012年1月19日向付峥发出《律师函》,通知付峥将云A5748学号车转为地方牌照落户,同时将该车领回、自行安置,否则从通知登报之日按照每天50元向付峥收取聘请专人看护车辆的费用。由于双方就该教练车辆发生诉讼纠纷且付峥未取回该教练车辆,为了能够保障已经向付峥缴纳培训费的学员能够正常完成驾驶培训课程,驾训公司为孙琴、马从梅、肖华珍、邹亚芝、魏莱、耿荣骏、杨春红、马康云、李大坤、段亚丽、李宗棠共11名学员向教练员范成家、魏兴、余伟缴纳培训费共计47600元。由于双方就该车辆过户手续的办理及学员培训费用、车辆保管费等问题一直未能达成一致,驾训公司遂以要求付峥支付上述相关费用为由向法院主张权利。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付峥是否应向驾训公司支付相关费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对于驾训公司主张垫付学员培训费用47600元的诉请。本案中,驾训公司提交的证据系证人证言,虽然证人并未出庭作证。但根据驾训公司提交的证人情况说明、收款收据结合付峥自认学员的培训费用产生于车辆被扣之后的陈述,原审法院对于驾训公司提交的学员培训费用的证据均予以采信,对其该项诉请予以支持。关于驾训公司主张的学员打卡费6000元因无证据予以证实,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对于驾训公司主张车辆保管费22500元的诉请,由于驾训公司以每天50元的酬劳聘请人员保管付峥的车辆系单方行为且该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格,考虑到驾训公司确实为付峥的车辆保管产生了一定的费用,原审法院酌情根据昆明市车辆保管的平均费用按照每天15元的标准支持驾训公司主张的450天,即15元/天x450天=6750元。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一、由付峥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驾训公司支付学员培训费47600元;二、由付峥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驾训公司支付车辆保管费人民币6750元;三、驳回驾训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原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03元,由驾训公司承担486元,由付峥承担1217元。

  原审判决宣判后,付峥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一、撤销(2013)盘法民三初字第23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二、改判驳回驾训公司的起诉和全部诉讼请求;三、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驾训公司承担。主要事实及理由:一、原审程序违法。1、在整个案件的庭审过程中,根据驾训公司的证据目录之第6项至16项证据,从形式上来看应为证人证言,但无任何一人出庭作证。2、从上述证据中所附的《授权委托书》来看,驾训公司不具备本案原告的主体资格。3、驾训公司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从未向法庭出示过任何证据原件。以上3点,付峥在庭审中及其书面《代理词》中均己向法庭明确提出,但在整个庭审中和判决书中无任何反映。且《判决书》对出具证人证言的证人未出庭作证的解释违反《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故本案的审理程序违法。二、原判对证据的认定无事实和法律根据。在驾训公司证据第6项至16项,驾训公司欲证明付峥己收到了该11名学员的学费。但是,该11项证据复印件中,仅有“孙琴”第6项中有“苏红斌”签名的收条,且该收条写于2011年11月21日,而该学员“孙琴”的《情况说明》和《个人申请》以及“孙琴”出具的《收据》均写于2011年11月9日,明显是虚假、自相矛盾的证据。而且,其余的第7项至第16项中,均无任何人出具的收条证明收到了该学员学费的收据,而原判居然予以认定,付峥在答辩中明确指出“所以即使学员产生任何费用也是由于驾训公司的原因导致的。”在此是使用了假设的“即使”而不是“认可”或“确认”。对于其余的证据,在整个庭审中均无原件出示。所以,原审判决对驾训公司证据的采信认定无事实和法律根据。

  驾训公司答辩称:11名学员的缴费情况是原审法院结合付峥自认的费用等证据确定的事实。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付峥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维持原判。

  二审中,付峥新提交了以下证据:1、曹霞出具的证明。欲证明苏红斌是驾训公司聘任的教练员。2、苏红斌本人写的证明。欲证明驾训公司提交的单据并非苏红斌本人所签。

  经质证,驾训公司对证据1、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理由是:驾训公司并不认识曹霞,曹霞也并不是驾训公司的副校长。苏红斌是付峥聘请的职工,这点本案中许多证据均可证实。付峥提交的证据与驾训公司提交的证据相矛盾,且驾训公司提交证据的证明力更强。

  二审中,付峥为支持其上诉主张,申请李宗棠作证。欲证明原审中驾训公司提交的李宗棠的情况说明、申请、授权委托书是驾训公司陈述后写的,并不是真实的。

  驾训公司质证认为,对李宗棠证言的真实性认可,李宗棠的证言恰恰证实了驾训公司原审中提交证据的真实性,虽然李宗棠对是否同意委托驾训公司向付峥追讨垫款有不同意见,但其并未撤销委托,授权委托书仍然有效。

  二审中,驾训公司新提交了证据会议记录一份。欲证明苏红斌是付峥聘请的教练,与驾训公司无关。

  经质证,付峥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但是关联性不予认可。虽然该会议纪要中约定苏红斌与云A5748号车辆的关系,但是不能排除苏红斌是驾训公司教练员的事实,两事实不冲突。

  驾训公司为支持其主张,申请孙琴、肖华珍、邹亚芝、李大坤作证。欲证明驾训公司原审中提交的该证人相关的书证均是真实的。

  付峥质证认为,对孙琴、肖华珍、邹亚芝、李大坤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认可孙琴、肖华珍、邹亚芝、李大坤是付峥的学员。证言不能证明付峥收到过学员的培训费。

  本院认为,付峥新提交的证据1、曹霞出具的证明。驾训公司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本案中没有证据可以证实曹霞的身份,另该证明与本案的事实亦相矛盾,故本院对该证据依法不予采信;证据2、苏红斌本人写的证明。驾训公司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本案中没有证据可以相互印证,该证明与本案的事实亦相矛盾,故本院对该证据依法不予采信。对于李宗棠的证言,因双方对其证言内容均认可,本院对李宗棠证言内容予以采信。驾训公司新提交的证据会议记录。付峥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对于孙琴、肖华珍、邹亚芝、李大坤的证言,付峥对证言内容真实性不认可,但对孙琴、肖华珍、邹亚芝、李大坤系付峥学员的身份认可,另证言与原审中驾训公司提交的证据亦能相互印证,故本院依法对孙琴、肖华珍、邹亚芝、李大坤的证言予以采信。

  对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付峥认为:一、原审认定驾训公司已经向教练员缴纳培训费47600元不是事实。因为付峥原审中并未看到该些证据原件。二、原审的庭审笔录系补签,付峥并不认可。三、双方并非就该车辆过户手续的办理及学员培训费用、车辆保管费等问题未能达成一致,而是双方就这些问题形成纠纷。对其他事实付峥无异议。驾训公司对原审判决确认的事实无异议。对原审确认事实中双方无异议的部分,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根据案件事实,并归纳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及理由,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本案的责任如何承担?原审法院审理案件程序以及采纳证据是否违法?

  本院认为:二审中,李宗棠、孙琴、肖华珍、邹亚芝、李大坤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能够证实驾训公司原审提交的证据学员材料真实性。结合驾训公司原审证据学员的收条可以认定驾训公司为11名学员向教练员范成家、魏兴、余伟交付培训费共计47600元。付峥认为其并未收取学员培训费用的陈述与原审陈述矛盾,与本案的证据亦不相符,故本院依法不予采信。付峥陈述其收取费用之后已经将培训费用交给驾训公司,对于该主张,付峥并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力的法律后果。现驾训公司主张付峥返还上述费用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对于付峥认为原审采信证人证言违法、原审中并未出具驾训公司任何证据原件、驾训公司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从而程序违法的主张,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第六十九条“下列证据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五)无正当理由未出庭的证人证言。”之规定,原审法院依据学员提供的可以相互印证的证明材料(含收据、情况说明、申请、授权委托书)结合教练的收条认定的案件事实符合法律规定,依据庭审笔录的记载,原审中双方已经向对方出具证据原件,庭审笔录经付峥签字认可,故付峥的上述主张没有法律以及事实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上诉人付峥的上诉请求及事实理由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03元,由付峥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车林恒

代理审判员  张 锐

代理审判员  古维贤

二〇一四年四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陈媛媛


2020010912552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