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依接插件模具有限公司等诉上海齐贤风机厂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8/04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136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博依接插件模具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郑立人,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李珊,上海市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郑运乾

  委托代理人郑立人(系郑运乾之父)

  委托代理人李珊,上海市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齐贤制冷设备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杨群群,上海理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齐贤风机厂。

  原审第三人上海市奉贤区土地储备中心。

  上诉人上海博依接插件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依公司)、郑运乾、上海齐贤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贤制冷)因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2)奉民三(民)初字第22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5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齐贤制冷系坐落于上海市奉贤区金汇镇李家村,建筑面积为1,79904平方米房屋所有权人(房地产权证:沪房地奉字(1998)第001625号),上海齐贤风机厂(以下简称齐贤风机)系坐落于上海市奉贤区金汇镇李家村,建筑面积为2,12447平方米房屋所有权人(房地产权证:沪房地奉字(1998)第002053号),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法定代表人均系康吉生,上述两地块相邻。2004年,齐贤制冷与上海三合风机电器有限公司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郑运乾签订《合作经营资产管理协议书》,约定乙方使用甲方营业执照及福利企业应享受政策、待遇等。2009年6月3日,双方再次签订《续约协议》约定原合作期限至2009年6月14日止,现续签协议履行至2017年6月。厂房使用面积(办公按229平方米,大车间960平方米,大车间南599平方米,玻璃钢棚218平方米)。还约定:如遇动拆迁或土地为国家征收、征用等非甲方造成协议无法继续履行的,按国家相关法律条例,甲方应确保乙方依据其经营者地位而取得合法的补偿。上述补偿费用至少应当包括设备搬运安装费用,按照重置价格计算的装修以及不可恢复的设备等其他设施的费用,乙方停产停业的损失(按照每平方米面积400元人民币计算)。如乙方无法充分得到上述三项补偿,则甲方对全额或者差额部分应当补足。上述两协议均由齐贤制冷及康吉生在甲方处签章确认。2007年2月1日,齐贤制冷、齐贤风机作为出租方(甲方)与承租方博依公司(乙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协议》约定,甲方将坐落于上海市奉贤区某某某某某46丘、47丘,面积约2,000平方米的厂用房租赁给乙方作为生产用房,自2007年5月1日起至2012年4月30日止。从本协议签署后自2007年2月10日至4月30日止为乙方的施工装修期,在此期间甲方不向乙方收取租金。还约定:如果甲方提出解除而乙方同意的,甲方仍然应当赔偿乙方因此造成的一切损失。包括但不限于设备搬运安装费用,按照重置价格计算的装修以及不可恢复的设备等其他设施的费用,乙方停产停业的损失(按照每平方米面积400元人民币计算)。如遇动拆迁或土地为国家征收、征用等非甲方造成租赁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按国家相关法律条例,甲方应确保乙方依据其承租人地位而取得合法的补偿,否则无论如何,甲方须按本条所提的标准承担赔偿责任。2009年6月4日,双方再次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赁期限自2007年5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止。关于装修期约定及动拆迁补偿约定同前合同。上述两协议均由齐贤制冷及康吉生在甲方处签章确认。2010年10月,博依公司、郑运乾收到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拟写的《终止协议书》写明,公司坐落在奉贤区金汇镇白沙村李家558号,属于2010年市政府规划用于大型居住处用地。由此引起双方订立的协议及租赁合同属于不可抗力原因而自行终止。该协议由齐贤制冷签章,然博依公司、郑运乾收到后,因对其中条款内容有异议,未签章认可,但其认可双方解除了合同。

  原审另认定,2011年1月11日,上海市奉贤区土地储备中心(以下简称土地储备中心)与齐贤制冷签订了《上海市城市非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坐落于上海市奉贤区金汇镇李家村集体所有的生产厂房建筑面积为5,92759平方米。房地产市场总价为7,790,073元。停产停业损失2,084,91150元,设备迁移费1,398,515元,其他费用1,240,486元。总补偿款为12,513,98550元,其中博依公司、郑运乾停产停业、设备搬迁、装修费等总计为2,286,160元。搬离期限为2011年3月28日前。后因博依公司、郑运乾与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对于停产停业、设备搬迁及装修等费用补偿未达成一致意见,博依公司、郑运乾遂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齐贤制冷向博依公司、郑运乾支付机器设备搬运、安装费等1,294,594元、二次装修费等2,274,628元、停产、停业损失1,602,400元,合计5,171,622元;2、齐贤风机在1,687,105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3、土地储备中心在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应给付款项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原审庭审中,博依公司、郑运乾变更诉讼请求为:1、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支付机器设备搬运、安装费等1,294,594元、二次装修费等2,274,628元、停产、停业损失1,931,776元;2、土地储备中心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和土地储备中心赔偿强制拆迁造成直接损失1,472,531元;4、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及土地储备中心赔偿强制拆迁造成间接损失1,224,78999元。

  原审审理过程中,博依公司、郑运乾、齐贤制冷、齐贤风机确认由于租赁的厂房与合作经营的厂房混同在一起,且动拆迁安置协议也是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处理的,故在此框架下案由由租赁合同变更为房屋拆迁安置协议。

  原审还认定,2013年11月22日,讼争房屋被拆除。除2,286,160元外,其余款项均由土地储备中心支付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所有。

  原审再认定,上海上资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对讼争房屋进行估价,其中房屋及二次装潢价值6,990,655元(房屋与装潢未单列评估)、附属设施价值1,466,620元、机器设备和物资搬迁费1,729,799元。设备物品搬迁估价明细表中,齐贤制冷为435,205元,博依公司为1,294,594元。

  原审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博依公司与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及郑运乾与齐贤制冷就租赁及合作经营期间,双方的合同及合作关系因拆迁遭遇阻断,双方就遇动拆迁补偿问题进行了约定,且内容又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协议为合法、有效,故当事人均应按约恪守履约,博依公司与郑运乾要求齐贤制冷、齐贤风机补偿相应费用的诉讼请求系属合理。现因合作经营使用厂房与租赁厂房混同,且齐贤制冷、齐贤风机与土地储备中心签订动拆迁协议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动迁安置,故本案双方要求在此框架下处理合作经营及租赁合同产生动迁利益分配问题,法院予以认可。对本案争议焦点之一,博依公司与郑运乾所列各项费用计算是否合理,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是否需要支付?法院分项论述如下:一、设备搬运费。博依公司与郑运乾以《设备物品搬迁估价明细表》属于博依公司与郑运乾部分主张,齐贤制冷、齐贤风机虽然辩称其中部分设备属于其所有,并提供固定设备清单,然法院亦注意到属于齐贤制冷、齐贤风机的《设备物品搬迁估价明细表》中亦存在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提交清单所列设备,鉴于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博依公司与郑运乾的机器设备中部分属于其所有,对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此项辩解法院不予采信,故对博依公司与郑运乾诉请要求赔偿设备搬迁费1,294,594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二、二次装修费。双方对于装修项目及何人出资装修均存在相当争议,对于实际装修费用,工程量无其他证据佐证,鉴于目前讼争房屋已经拆除,且评估时对于装修价值及房屋价值未分列评估,根据租赁合同装修期的约定及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庭审中自认博依公司与郑运乾进行了部分装修,对此费用,法院根据双方签订合同期限,实际已经履行的期限及动拆迁时房屋及装潢的评估价格,酌情确定为800,000元。三、停产停业损失。庭审过程中,双方对于停产停业损失按每平方米350元计算达成一致合意,然对于面积计算存在较大争议。鉴于签订合同时,对于合作使用的面积及租赁面积均进行了约定,且博依公司与郑运乾亦按合同约定支付租金,故法院按合同约定面积共计4,006平方米进行计算,为1,402,100元;四、强制拆迁造成直接及间接经济损失。博依公司与郑运乾确认合同于2010年10月解除,对于搬迁理应有所预料及准备,且对于上述损失博依公司与郑运乾提供的证据并不充分,对此法院难以采信。本案争议焦点之二,第三人是否应当承担相应责任。首先,博依公司与郑运乾基于合作经营协议与租赁协议约定主张动迁补偿,博依公司与郑运乾虽未参与房屋评估、拆迁协议的签署,但是其对拆迁范围、补偿标准等不持异议,其有权要求在齐贤制冷、齐贤风机所得的补偿范围内分割自己的利益而土地储备中心并非上述协议相对方。其次,虽未参与房屋评估、拆迁协议的签署,但是其对拆迁范围、补偿标准等不持异议,其有权要求在出租人所得的补偿范围内分割自己的利益。博依公司与郑运乾亦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土地储备中心非法拆迁侵害博依公司与郑运乾权益。故对博依公司与郑运乾要求第三人承担相应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难以支持。

  原审法院审理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于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作出判决:一、齐贤制冷、齐贤风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博依公司与郑运乾机器设备搬运费1,294,594元;二、齐贤制冷、齐贤风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博依公司与郑运乾二次装修费800,000元;三、齐贤制冷、齐贤风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博依公司与郑运乾停产停业损失1,402,100元;四、驳回博依公司与郑运乾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9,188元,由博依公司与郑运乾负担39,678元,由齐贤制冷、齐贤风机负担29,51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由齐贤制冷、齐贤风机负担。

  判决后,博依公司、郑运乾、齐贤制冷均不服,上诉于本院。博依公司、郑运乾诉称:总面积为5,900平方米,齐贤制冷只使用了厂房的东北角,约400多平方米;其装修整个园区,齐贤制冷亦认可搭建物达1,000平方米,原审酌定之装修费明显偏低;原审第三人在没有取得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拆迁房屋,程序不合法,损害其利益;原审已确认其在租赁合同、合作经营协议中的承租人身份,因此,其在安置协议中的承租人身份也应予以恢复,故要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主文第二、三、四项,改判齐贤制冷、齐贤风机给付二次装修费2,274,628元、停产停业损失1,931,776元、土地储备中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土地储备中心赔偿强制拆迁造成的直接损失1,472,531元、间接损失1,224,78999元。

  上诉人齐贤制冷诉称:博依公司、郑运乾实际使用的租赁用房及合作经营用房面积共计2,000平方米;租赁时已有装修,对方出示的装修合同不能证明该装修用于涉讼厂房;房屋已经拆迁,恢复承租人身份的理由不成立,故要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主文第二、三项,改判其支付二次装修费291,566元及停产停业损失700,000元。

  上诉人博依公司、郑运乾与上诉人齐贤制冷互不同意对方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齐贤风机辩称:其几次要求博依公司、郑运乾搬离,然遭拒,故其不同意博依公司、郑运乾的上诉请求,同意齐贤制冷的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土地储备中心述称:涉讼拆迁安置补偿纠纷以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为基础,合同相对方为本案其他当事人,与原审第三人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承租人有权在出租人所得的补偿范围内分割属于自己的利益,原审第三人非利益相对方,故不同意承担连带责任。

  二审中,博依公司、郑运乾出示下列材料:1、租用房屋(场地)协议书,旨在证明为避免经营基础不存在而造成损失,双方重签合同;2、补充协议,旨在证明所有厂房均由博依公司、郑运乾使用。齐贤制冷、齐贤风机确认证据1、2具有真实性,同时认为租用房屋(场地)协议中的3,900平方米包括房屋面积及场地面积。本院确认证据1具有证据效力;证据2具有真实性,但不足以证明所有厂房均由博依公司、郑运乾使用。

  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出示通知及回函各一份,旨在证明其已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内容告知博依公司及郑运乾;博依公司、郑运乾则认为2011年3月20日的通知其并未收到,同时表示其系针对终止协议书而发出回函。本院认为,通知为博依公司、郑运乾所否认,不予确认;回函反映出博依公司已知晓动迁事宜,可予确认。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各方间订立的《合作经营资产管理协议书》、《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协议》等于法无悖,各方均应恪守。协议约定,如遇动拆迁等致协议无法继续履行的,承租人依其承租人地位取得设备搬迁费、装修费、停产停业损失。博依公司、郑运乾及齐贤制冷对于租赁面积存有争议,本院认为,涉讼《合作经营资产管理协议书》、《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协议》对于租赁部位、租赁面积有不同的约定,故齐贤制冷关于两份合同租赁面积重合的上诉理由,显难成立。并且,双方于2009年6月分别签订了《合作经营资产管理协议书》续约协议及房屋租赁合同,如果指向租赁标的一致,则在同一时间点,当事人分别续签两份协议,显与常理不合。齐贤制冷关于因法定代表人文化程度不高而签订两份协议的辩解理由,本院难以采纳。综上而言,齐贤制冷关于博依公司、郑运乾实际使用的租赁用房及合作经营用房面积共计2,000平方米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齐贤制冷坚持按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约定进行补偿,对此本院认为,该补偿协议将租赁房屋作为一个整体处理,博依公司、郑运乾并未参与该协议的商讨与签订,况且,该协议中确定的对博依公司、郑运乾的补偿与估价明细显有出入,故仅依该补偿协议确定博依公司、郑运乾应得的停产停业、装修补偿等,依据不足。本院注意到,齐贤制冷、齐贤风机认可博依公司、郑运乾对涉讼房屋有装修、搭建行为,但双方对于具体装修、搭建的内容、范围各执一词,而二审中,博依公司、郑运乾表示因时间久远,无法提供具体装修凭证。结合考虑合同履行期限、动拆迁时的装潢评估价格,本院认为,原审酌定之装修补偿款,合理妥当,可予维持。本院同时认为,土地储备中心非涉讼租赁关系的当事人,且其动拆迁行为并未侵害博依公司、郑运乾的利益,故博依公司、郑运乾关于土地储备中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此外,博依公司、郑运乾主张强迁时厂房内丢失物品的直接损失,然其未能出示有效证据予以证明,不予支持。博依公司、郑运乾还主张未获得动迁补偿而产生的借贷利息损失、人员工资损失、水电费,本院认为,该些损失与动迁补偿间并无直接因果关系,难以支持。综上而言,博依公司、郑运乾关于撤销原审判决主文第二、三、四项,改判齐贤制冷、齐贤风机给付二次装修费2,274,628元、停产停业损失1,931,776元、土地储备中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齐贤制冷、齐贤风机、土地储备中心赔偿强制拆迁造成的直接损失1,472,531元、间接损失1,224,78999元的上诉请求,齐贤制冷关于撤销原审判决主文第二、三项,改判其支付二次装修费291,566元及停产停业损失700,000元的上诉请求,均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4,412元,由上海博依接插件模具有限公司、郑运乾负担35,31850元,上海齐贤制冷设备有限公司负担9,093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庞闻淙

代理审判员许 京

代理审判员蒋辉霞

二○一四年八月十二日

书 记 员周璐珺


2020010912480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