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保生等与戈秀丽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38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焦民一终字第34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任保生。

  委托代理人张海峰,河南河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浩然。

  委托代理人于守艳,焦作市解放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戈秀丽。

  委托代理人崔青叶,河南敬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任保生、王浩然与被上诉人戈秀丽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戈秀丽于2013年1月21日向解放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偿还借款40万元及利息。解放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22日作出(2013)解民一初字第258号民事判决。任保生、王浩然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9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10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任保生的委托代理人张海峰、王浩然的委托代理人于守艳,被上诉人戈秀丽的委托代理人崔青叶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1年5月4日,被告任保生向原告戈秀丽借款40万元,并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内容如下:“今借到戈秀丽现金40万元整,明天归还,逾期按天千分之二罚息”,被告王浩然亦在该借条上签字。之后,原告如约提供了借款,但被告至今未还款。据此,原告诉至本院。

  原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应受法律保护。原告戈秀丽作为出借人如约向被告提供了借款,被告任保生作为借款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向原告返还借款。被告任保生辩称,原告戈秀丽作为洁豪公司焦作分公司的负责人,以其个人名义开展公司业务,诉争的40万元借款实为洁豪公司的钱,故原告诉讼主体资格不适格,并且借款已经通过洁豪公司孟州分公司向原告清偿完毕。但被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原告的借款行为系职务行为,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笔借款已经清偿完毕,故被告任保生的辩解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据有效证据,被告任保生向原告借款40万元,逾期亦未偿还,其拒不还款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因此,原告主张被告任保生返还借款40万元及逾期利息的诉讼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逾期利息应按双方约定的日千分之二的利率计算,但因该约定违反了相关借款利率限制的法律规定,故逾期利息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高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被告王浩然辩称,其只是作为见证人在借条上签名,故不应承担清偿责任。但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和具备一定社会知识的人,应当知道见证人与借款人在法律上所承担的不同责任,如果当时其签字的本意只是作为“见证”,即应在签名前注明“见证人”等字样,但被告未做相应标注,亦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见证人”身份,故被告王浩然的辩解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因此,原告主张被告王浩然对诉争借款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成立,予以支持。

  原审法院判决:一、被告任保生、王浩然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戈秀丽借款4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自2011年5月6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义务之日止);二、驳回原告戈秀丽的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818元,由被告任保生、王浩然承担。暂由原告垫付,待执行时一并给付原告。

  任保生不服原判上诉称,其与戈秀丽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仅是与洁豪投资有限公司之间的借款关系。被上诉人系河南洁豪投资有限公司焦作分公司的负责人,上诉人有急事需向河南洁豪投资有限公司孟州分公司借款40万元,因前去孟州分公司路途较远,其负责人王庆丰安排上诉人到河南洁豪投资有限公司焦作分公司去拿钱,被上诉人根据安排将洁豪投资有限公司焦作分公司的40万元交给上诉人,上诉人给被上诉人出具了借据。2011年5月17日,洁豪投资有限公司孟州分公司将上诉人所借的本金及利息408800元如数还给了洁豪投资有限公司焦作分公司,此后,上诉人自2011年6月3日起陆续将给本金及利息按照洁豪投资有限公司孟州分公司的安排打到其负责人王庆丰的账户上,上诉人已履行完毕了还款义务。应追加洁豪投资有限公司孟州分公司负责人为当事人参加诉讼,才能查清本案事实。另,王浩然在本案中仅起到一个证明人作用,不构成共同借款的事实,原审法院判令王浩然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是错误的。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王浩然上诉称,被上诉人与上诉人之间并不相识,怎能将巨额款项借给上诉人,被上诉人直接将该笔款项借给了任宝生,上诉人并未借款,其仅是起到一个证明人作用,若其是该笔借款的共同行为,那么,就应当在实际借款人签名的下方签名,只有这样才符合借条的形式要件。然而,上诉人仅在该借条的左下端签了个名,根本不符合借条的形式要件,足以证实其是证明人的身份,而并非是借款人,原审法院判令其共同承担该笔借款的还款责任实属错误。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责任。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院确定案件的争议焦点是:任保生与戈秀丽之间是否存在借款关系和王浩然应否承担共同偿还责任,以及原审程序是否违法。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相一致。

  针对二审的焦点,双方的意见分别同上诉理由和答辩意见。

  本院认为,任保生与戈秀丽之间的借款合同符合民间借贷的法律特征,戈秀丽依约将40万元借款如数足额交给了任保生,而任保生作为该笔借款的债务人,借款到期后未予清偿,责任在任保生,故戈秀丽向其主张权利并无不妥。任保生称该笔借款已清偿,但对此主张没有确凿证据予以支持。至于王浩然是否应视为该笔借款的共同借款人,王浩然在该借款条据上有签名,任保生作为实际借款人,否认王浩然是共同借款人,虽王浩然并非系该笔借款的实际使用人,但不能充分证实在该借条上的签名系证明人,且戈秀丽作为债权人亦不认可王浩然在本案中系证明人,故王浩然在本次诉讼中应承担责任。基于上述,原审意见事实和法律所作出的裁决并无不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4818元,由任保生、王浩然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文龙

代审判员 田 亮

代审判员 原小波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永乐


2020010912553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