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伟等诉内蒙古精储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44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呼民再字第0001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任继伟。

  委托代理人:付建设,内蒙古法学会法律论证评估中心法律工作者。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李秀云。

  委托代理人:付建设,内蒙古法学会法律论证评估中心法律工作者。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内蒙古精储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文义,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晓革,内蒙古东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高霞,内蒙古东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于玉花。

  委托代理人:张超。

  一审原告内蒙古精储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精储公司)与一审被告任继伟、李秀云、一审被告于玉花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1月17日作出(2013)赛民初字第131号民事判决,宣判后,任继伟、李秀云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6月9日作出(2013)呼民二终字第300号民事判决。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任继伟、李秀云仍不服,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17日作出(2013)内民申字第1778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任继伟、李秀云的委托代理人付建设,被申请人精储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晓革、高霞、一审被告于玉花的委托代理人张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法院(2013)赛民初字第131号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及判决结果:原告精储公司诉称,2010年9月6日,原告与第一被告于玉花及其丈夫张占禄(已去世)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约定:第一被告于玉花及其丈夫张占禄向原告精储公司借款200万元,借款期间为2010年9月6日至2011年3月5日,利率为月息177%,并约定了逾期还款的违约责任及计算方式。精储公司同时与第二被告任继伟、李秀云夫妇签订了《担保合同》,约定二被告为上述借款承担保证责任,保证范围为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等。后原告精储公司依约贷款200万元。第一被告陆续还款168万元,尚欠本金32万元。原告精储公司就还款事宜多次与三被告协商未果,遂于2013年1月4日诉至法院,要求第一被告于玉花偿还其借款本金32万元及利息、违约金共计66403136元。被告于玉花辩称,对借款及担保事实认可,但由于自己被羁押,且无财产,故没有偿还能力。被告任继伟、李秀云辩称,二被告的保证责任已经免除,因保证合同是在以张超的房子及被告于玉花与张占禄的奔驰车为抵押、质押的前提下才签定的,现原告自愿放弃了房子的抵押及汽车的质押,故保证人对其放弃的范围内不承担保证责任。对借款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对违约金的约定,认为较高,应对违约金过高的部分予以驳回。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9月6日,精储公司与于玉花及其丈夫张占禄(已去世)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约定,于玉花及其丈夫张占禄向精储公司借款200万元,借款时间为2010年9月6日至2011年3月5日,利率为月息177‰,并约定了逾期还款的违约责任及计算方式为在原利率的基础上上浮20%,并将该《借款合同》依法公证。精储公司与任继伟、李秀云夫妇签订了《保证合同》及《保证人承诺书》,约定任继伟、李秀云夫妇为上述借款承担保证责任,保证范围为借款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等。后精储公司依约贷款200万元。于玉花借款后,在约定的还款期内未依约还款,经精储公司多次催要,才陆续还款168万元,该168万元的偿还也产生了违约金,于玉花仍尚欠32万元本金及利息至今未还。由于借款人之一张占禄意外身亡,另一借款人于玉花被羁押,故精储公司就还款事宜与于玉花、任继伟、李秀云多次协商未果,于2013年1月4日诉至该院,要求于玉花偿还其借款本金32万元,利息79296元,违约金26473536元(违约金计算方式依照合同约定,月利率按177‰上浮20%,即2124‰/月计算,再乘以于玉花每次违约还款的时间计算得出为26473536元)以上合计66403136元,并要求将借款利息延续至本金付清时止,同时要求任继伟、李秀云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另查明,就任继伟、李秀云所抗辩的该借款有房子抵押及奔驰车质押的主张,庭审中,任继伟、李秀云仅出具一份精储公司所写的情况说明,并没有房子的抵押登记及合同和汽车的质押登记,且精储公司主张只是有过抵押和质押的意向,因无房产证和汽车行使证,故未作抵押及质押,且未签订合同。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及《保证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双方均予以认可。故该《借款合同》及《保证合同》是合法、真实、有效的。双方应按合同的约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精储公司已依约贷款给于玉花、于玉花应依照合同约定按期足额还款。现于玉花未履行全部还款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任继伟、李秀云主张此借款合同有物的担保(即房屋抵押及汽车质押),因精储公司予以否认,任继伟、李秀云又未提供其他证据证实其主张,故原审对该主张不予认定,其保证责任并未免除,任继伟、李秀云应承担保证责任。任继伟、李秀云提出违约金的约定超出法律规定的主张,与法无据,不予支持。精储公司诉求的本金及利息合法,予以支持。其请求的违约金应按照被告违约的情形依法计算,即按照合同约定在原利率的基础上上浮20%,再乘以其违约天数计算,违约金应为26473536元,该违约金并未超过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原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二百零六条、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于玉花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偿还原告精储公司借款本金320000元,及利息79296元,违约金26473536元,以上款项合计66403136元;二、被告任继伟、李秀云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案件受理费10440元(原告已预交),减半收取,由于玉花负担5220元。保全费3840元(原告已预交),由于玉花负担,共计负担9060元。

  本院(2013)呼民二终字第300号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及判决结果:任继伟、李秀云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本案关于房屋的抵押及汽车的质押合同成立。于玉花之子张超将其位于呼和浩特市东岸国际A区锦苑D座5层1051号,面积18514平方米,价款981243元,首付367000元作为债权的抵押担保。抵押人与抵押权人签订了《抵押担保合同》,且抵押人将《商品房买卖合同》及首付款收据原件交给了抵押权人。另外主债务人张占禄将自己购买尚未上户的奔驰越野汽车及相关手续质押给了债权人,作为对未清偿债务的担保。后在任继伟、李秀云不知情的情况下,债权人将质押的进口车辆及相关手续返还给债务人。张超购买的商品房及张占禄所有的进口小汽车已与精储公司的债权形成抵押担保关系。根据担保法的规定,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对物的担保以外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同一债权上数个担保物并在时,债权人放弃债务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其他担保人在其放弃权利的范围内减轻或者免除担保责任。精储公司放弃的担保折价190多万元,远远超过其主张的债权和利息。因此,应当认定任继伟、李秀云已免除了对精储公司的保证责任。二、一审法院判决于玉花支付精储公司违约金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民间借贷其利率可适当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本案债权人与债务人在《借款合同》中约定的月利率177%,已经是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银行年利率531%/12月×4倍=177%)。因此《借款合同》中约定的“逾期贷款罚息即逾期本金乘以合同约定利率上浮20%,是变相将利息计入本金谋取高利,同时也超出了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虽然在合同中有约定,但因该条约违背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即使按照合同约定的条款,一审关于违约金计算也是错误的。合同约定违约金的计算公式为:罚息利率×逾期本金×逾期天数,罚息率为合同约定的利率上浮20%即(177%﹢177%×20%)×320000元×12月=81561元。而不应当是144768元。三、一审法院程序违法。一审法院未给任继伟、李秀云预留收集证据的时间,致使重要证据未能在一审庭审结束前收集到。其次,本案应追加房屋抵押担保人张超为本案共同被告,一审法院并未履行法定追加程序。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任继伟、李秀云不承担清偿债务责任。精储公司答辩称:一、任继伟、李秀云的上诉请求依法不能成立。关于本案抵押、质押的问题应当优先适用物权法的相关规定。本案所谓的抵押房屋的产权不属于主债务人张占禄,而是案外人张超。根据法律规定,不动产抵押未经登记不发生物权的效力。关于车辆质押,任继伟、李秀云未向法庭举出车辆所有人为主债务人张占禄,车辆系案外人张超开车到精储公司办事时,精储公司采取相应措施将车扣下,并非质押关系。二、任继伟、李秀云主张应当免除保证责任的观点不能成立。根据物权法的规定,只有主债务人的财产设定抵押和质押的,债务人放弃抵押权和质押权,保证人才可在放弃范围内免除担保责任,本案中不能证明房屋和车辆是债务人的,所以任继伟、李秀云主张免除保证责任的请求不能成立。精储公司之所以将车辆退还,是因债务人偿还了168万元债务,2011年6月28日债务人还款140万元,之后陆续还款28万元,精储公司将车辆退还并不属于放弃债务人的抵押或质押。三、关于违约金的计算,精储公司同意任继伟、李秀云在上诉状中表述的方法计算,但逾期天数应为18个月。请求二审法院依法裁判。

  经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同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本院二审认为,一、关于本案《借款合同》及《保证合同》一审法院认定为合法有效,本院亦予确认。于玉花未履行全部还款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基于主债务人违约的事实,保证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任继伟、李秀云上诉称此借款合同存在房屋抵押及汽车质押,因精储公司放弃了物的担保,故其在债权人放弃物保的范围内应当免除保证责任,对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的相关规定,债务人以自己的财产设定抵押或出质的,抵押权人、质权人放弃该抵押权或质权的,其他担保人在抵押权人或质权人丧失优先受偿权益的范围内免除担保责任。该规定适用的前提是抵押物或质物均为主债务人提供物的担保。本案中“房屋抵押”抵押人为案外人张超,而在“车辆质押”中任继伟、李秀云无充分证据证明债务人张占禄为车辆所有权人。因任继伟、李秀云为连带责任保证人,故精储公司可选择物的担保人或保证人承担偿还债务的责任。经任继伟、李秀云申请,本院向内蒙古四子王旗人民法院调取了精储公司2012年4月12日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张占禄所写收据,该证据仅能证实债务人张占禄于2011年6月28日将奔驰越野车从精储公司取走,不能充分证明精储公司与张占禄存在质押法律关系。即使双方存在质押关系,精储公司将该车辆返还张占禄也不能必然得出精储公司的行为属于放弃质权。依精储公司举证证据显示,精储公司同意张占禄将车辆取走是因其已履行偿还借款140万元,之后张占禄又陆续还款28万元。因此任继伟、李秀云上诉称因精储公司放弃了债务人提供的物的担保而请求其免责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二、关于本案约定违约金计算过高的问题,任继伟、李秀云上诉认为按照合同约定的计算方法,一审法院对于违约金计算有误。本院依据《借款合同》中约定的方式计算,违约金数额应为(177%﹢177%×20%)×320000元×18个月=1223424元,一审法院计算违约金数额为26473536元明显有误,应予纠正。即任继伟、李秀云应当偿还精储公司借款32万元、利息79296元、违约金1223424元,以上合计5216384元。三、关于一审程序问题,任继伟、李秀云上诉称一审法院在送达程序方面存在瑕疵,未按法律规定留有充足收集证据时间,且申请追加张超为本案共同被告而一审法院未予追加。对此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因本案一审适用的是简易程序,简易程序在送达、举证时限方面不同于普通程序较严格的规定。应否追加共同被告属人民法院依法审查决定事项,而非依当事人申请决定。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部分不清,上诉人任继伟、李秀云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对其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二百零六条、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判决:一、维持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法院(2013)赛民初字第13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被告任继伟、李秀云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二、撤销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法院(2013)赛民初字第13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于玉花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偿还原告精储公司借款本金320000元,及利息79296元,违约金26473536元,以上款项合计66403136元;三、于玉花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偿还内蒙古精储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借款本金32万元、利息79296元、违约金1223424元,以上款项合计5216384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220元、保全费3840元由于玉花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0440元,由任继伟、李秀云负担8440元,内蒙古精储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负担2000元。

  再审申请人任继伟、李秀云再审理由称:请求贵院对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因保证合同纠纷一案调卷再审;撤销一、二审法院的错误判决;追加抵押人张超为被告;确认债务人质押的汽车质押关系成立;被申请人在债权未实现的情况下返还债务人车辆系放弃质权;判决申请人已免除了保证责任。事实和理由:2010年9月6日被申请人与于玉花及其丈夫张占禄(已去世)签订了《借款合同》。主要内容为:于玉花及其丈夫张占禄向被申请人借款200万元,借款时间从2010年9月6日至2011年3月5日,利率为月息177%,并约定了违约责任。应被申请人的请求,申请人作了该笔借款的保证人,并签订了《保证合同》。同时债务人及他们的儿子张超,用三人共有已支付首付款367万元,位于呼市如意区面积185平方米,价款98万元的商品房作为该笔借款的抵押担保。被申请人与张占禄、于玉花、张超签订了《抵押担保合同》,且债务人又将《商品房买卖合同》及首付款收据原件交给了被申请人(见附件1)。之后,被申请人又将债务人新购买的尚未上户的“梅赛德斯一一奔驰牌4663CC”进口高端小汽车(进口价157万元,国内市场价200多万元)及相关手续(1货物进口证明书;2进口机动车随车检验单;3车辆一次性证明书;4购车发票六张)质押给被申请人,作为对上列借款的担保(见附件2、3)。债务人未按约定履行还款义务,直到2011年10月29日分6次共还款168万元,尚欠本金32万元及相应的利息。2012年被申请人向四子王旗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人的财产345346万元,该院以(2012)四法执字第1号向申请人下达了《执行裁定书》。申请人不服,向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申请复议,该院以(2013)乌执复字第1号《执行裁定书》撤销了四子王旗法院的执行裁定书。被申请人于2013年1月4日向呼市赛罕区法院提起诉讼,该院适用简易程序(本案适用普通程序),草率审理本案。庭审前申请人请求取证时间,该院不准,申请人书面申请追加抵押共有人张超为本案共同被告(见附件4),该院既无书面裁定也无口头答复。在庭审中,申请人张超、张占禄、于玉花将《商品房买卖合同》及首付款收据原件交给了被申请人。为证实债务人以自有的进口汽车质押给被申请人,申请人向法庭提交了四子王旗法院(2012)四法执字第1号《执行裁定书》(第5页)。但一审法院认为;房子未抵押登记、汽车未质押登记,抵押、质押关系不成立,判决申请人的保证责任没有免除。申请人不服,上诉于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前,申请人请求法院调取被申请人。2012年4月12日给四子王旗法院出具的《情况说明》和张占禄2011年6月28日给被申请人写的收条证实,债务人张占禄将自己购买尚未上户的“梅赛德斯一一奔驰牌4663CC"进口小汽车及该车相关手续质押给了被申请人,作为对未清偿债务的担保(见附件2、3)。二审法院认为:“房子抵押”抵押人为案外人张超在“车辆质押”中申请人无充分证据证明债务人为车辆所有权人。(被申请人)2012年4月12日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张占禄所写的收据,仅能证明债务人张占禄于2011年6月28日(实际6月8日)将奔驰越野车从精储公司取走,不能证明精储公司与张占禄存在质押法律关系。即使存在质押关系,精储公司将该车返还张占禄也不能必然得出精储公司的行为属于放弃质权。依精储公司举证显示,精储公司同意张占禄将车辆取走是因其以履行偿还借款140万元后,之后张占禄又陆续还款28万元。因此任继伟、李秀云上诉称精储公司放弃了债权人提供的物的担保而请求免责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申请人认为: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以房子和汽车未进行抵押、质押登记,便认定抵押、质押关系不成立,与法相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12条“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向债权人提供抵押物时,应当订立书面合同或者在原债权文书中写明。没有书面合同,但是其他证据证明抵押物或者其他权利证书已交给抵押权人的,可以认定抵押关系成立。”在本案中,被申请人出具的两份《情况说明》,明确无误的证明:张超、张占禄、于玉花三人共同共有的购房合同及首付款收据原件,汽车及相关手续都交付给了被申请人,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应当认定抵押、质押关系成立。二审法院认定“房子抵押”抵押人为案外人张超是错误的。首先,张超是债务人儿子,房子虽然是以张超名义买的,但应当认定张超、张占禄、于玉花三人共同共有,且房子《抵押合同》被申请人要求三人作为抵押人共同签字(见附件1)。其次,所谓的“房子抵押”实际是抵押人以购房首付款的债权凭证对债务进行抵押担保。在购房首付款中,三人各占三分之一,张占禄、于玉花应占首付款三分之二,即244万元。被申请人没有行使抵押权,应当认为被申请人放弃了244万元的担保。关于“汽车抵押”,二审法院认为申请人无充分证据证明债务人为质押车辆所有权人,是有意增加申请人的举证责任。对应申请人请求调取的证据,人为的曲解,混淆视听,搪塞申请人。首先,从证据上看,质押车辆是尚未上户的进口高端汽车,手续齐全,且全部质押给了被申请人。如果该发票上的购买人不是债务人,被申请人能质押该车及相关手续吗?在《情况说明》中明确显示:该车辆时“抵押物之一”附有质押人张占禄的身份证号及借款合同号(2010-175)。其次,二审法院认为,即使质押关系成立,被申请人将车辆返还张占禄也不属于放弃质权。理由是张占禄以偿还了140万元借款,被申请人才将(质押)车辆及相关手续返还张占禄。这一认定是对事实的故意曲解。根据《情况说明》可知,被申请人是2011年6月8日将质押车辆及相关手续返还给债务人的,2011年6月28日债务人给被申请人写下收据而根据被申请人向法庭提交的证据可知,债务人第一笔还款是2011年6月17日金额为60万元,6月23日40万元,6月28日40万元。即被申请人放弃质权20天后,债务人才还款140万元。质权人放弃质权在前,债务人还款在后。虽然双方为签订质押合同,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质押关系成立。同时应当认定该质权担保的是主债权的全部责任,依据《物权法》第218条及《担保法》第28条规定,申请人已免除保证责任。一、二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本案适用《物权法》第218条,《担保法》第28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12条。

  被申请人内蒙古精储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答辩理由称:一审、二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当予以维持。一、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相关规定,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当《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规定不一致时,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在本案中,申请人认为原一、二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2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2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12条,上诉人的观点不能成立。自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颁布实施以来,形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三足鼎立的态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意见,在此情况下,就有关担保物权的纠纷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而不应适用《民法通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担保法与本法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本法”,因此,当上述二者规定不一致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二、本案中不存在债务人或第三人房屋抵押担保的法律关系。申请人主张第三人张超与被申请人存在房屋抵押关系。第三人张超曾经用自己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作为张占禄、于玉花借款的抵押担保,申请人认为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对物的担保以外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放弃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在债权人放弃权利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应当免除申请人的保证责任,申请人的观点不能成立。首先,申请人适用的该条法律规定已经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取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因此,即便张超作为第三人为被申请人提供物的担保,被申请人也可以要求申请人承担保证责任,申请人也不能免除其保证责任。其次,退一步讲,即便张超与被申请人之间存在抵押关系,也因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的规定,抵押权并未产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前款规定的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抵押人,债权人为抵押权人,提供担保的财产为抵押物,《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有权处分的下列财产可以抵押:(一)建筑物和其他土地附着物”,以及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以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规定的财产或者第五项规定的正在建造的建筑物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自登记时设立”。房屋抵押应办理抵押登记,经登记才产生抵押权。本案中,即便申请人与张超签订抵押合同,也未办理抵押登记,并未产生抵押权。综上,张超并未与被申请人签订抵押合同,双方并不存在抵押关系。即便张超用其名下的房屋为张占禄、于玉花向被申请人提供了抵押,因违反法律规定,未办理房屋的抵押登记,并不产生抵押权的法律效力。既未产生抵押权,更无申请人放弃抵押权一说。三、本案中不存在机动车质押的法律关系。1、质押合同是要式合同,没有书面合同,质押合同不成立。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与张占禄存在质押关系,但被申请人与张占禄之间并未签订质押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一款规定:“设立质权,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质权合同”。因此,被申请人与张占禄未签订质押合同,双方并未设立质权。2、即使质押合同成立并生效,返还质物也不能认定为质权人放弃质权。退一步讲,假设被申请人与债务人张占禄签订了质押合同,质押合同成立并生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出质人代质权人占有质物的,质押合同不生效;质权人将质物返还于出质人后,以其质权对抗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可见,该司法解释采取的态度是质押财产返还并不消灭质权。在我国现行法律背景下质权人向出质人返还质押财产,无论是质权人依自己的意思表示还是质权人非依自己的意思表示(如质权人受出质人、债务人的欺诈返还质押财产),均不能消灭质权,质权人返还质押财产仅发生该质权“不能对抗第三人”的效果。3、即使质押合同成立并生效,但因出质人偿还了部分债务,质权产生消灭的法律后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第二百一十九条债务人履行债务或者出质人提前清偿所担保的债权的,质权人应当返还质押财产。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质权的情形,质权人可以与出质人协议以质押财产折价,也可以就拍卖、变卖质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即便被申请人与债务人张占禄之间签订质押合同,质押合同成立并生效,也因张占禄返还168万元借款,被申请人的质权因债务人偿还部分债务而消灭。综上所述,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相关规定,并且本案并未产生房屋抵押关系和车辆质押关系,申请人的主张应当予以驳回,维持一、二审判决,

  一审被告于玉花的委托代理人无答辩意见。

  本院再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同一、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是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任继伟、李秀云能否免除保证责任。

  本案中《借款合同》及《保证合同》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于玉花未履行全部还款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基于主债务人违约的事实,保证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任继伟、李秀云再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12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八条的法律规定,此借款合同存在房屋抵押及汽车质押,因精储公司放弃了物的担保,故其在债权人放弃物保的范围内应当免除保证责任。

  因《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以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规定的财产或者第五项规定的正在建造的建筑物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自登记时设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有权处分的下列财产可以抵押:(一)建筑物和其他土地附着物”)。本案中虽然抵押关系成立,但因未办理房屋的抵押登记,不发生抵押权的效力。《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一款规定:“设立质权,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质权合同”。由于精储公司未与张占禄、于玉花签订书面质权合同,本案不发生车辆质押权的效力。因此,任继伟、李秀云申请免除保证责任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本院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再审申请人任继伟、李秀云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本院(2013)呼民二终字第300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瑞辰

审判员  王玉山

审判员  窦 双

二〇一四年八月八日

书记员  多琳娜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一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二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七条人民法院经再审审理认为,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应予维持;原判决、裁定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阐述理由方面虽有瑕疵,但裁判结果正确的,人民法院应在再审判决、裁定中纠正上述瑕疵后予以维持。


2020010912554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