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海君与曾庆澍劳务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49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南市民一终字第117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伦海君。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曾庆澍。

  委托代理人卢礼伟。


  上诉人伦海君因与被上诉人曾庆澍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隆安县人民法院(2011)隆民一初字第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4月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2年5月18日组织当事人就争议事项进行调查、辩论、调解。上诉人伦海君和被上诉人曾庆澍及其委托代理人卢礼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4月27日,曾庆澍与伦海君签订《道路施工协议》,约定:伦海君将其所承包的万宾屯约10公里的村路交由曾庆澍施工;新建的路按每公里8500元计报酬,旧路按机械工作量计报酬,勾机为1200元/台班(一天工作8个小时为一台班),推土机为1400元/台班;路面要求3米宽实地;施工时伦海君负责派1名管理人员现场指挥,负责指挥修路路线,保障施工安全,监督施工质量,曾庆澍必须服从指挥,否则发生侵权行为的,由曾庆澍自行处理;曾庆澍机械进场后,每20天按施工进度工作量的70%结算一次,完工后五日内结清等条款。

  2008年5月1日,曾庆澍进场施工,伦海君派许典生为管理人员现场指挥。勾机和推土机的工作详细时间如附表1所示。120推土机从5月2日至5月7日止,工作总用时47小时15分;90勾机从5月2日至5月9日止用时62小时35分,120勾机从5月11日至7月9日止用时214小时2分,勾机总用时276小时37分。期间,伦海君向曾庆澍支付了36000元的燃油费。

  曾庆澍在修路过程中,遇到石头,难度加大,双方补充约定:使用破碎机,价格按1400元/台班计。破碎机工作详细时间如附表2所示:破碎机总用时550小时13分。

  在施工过程中,伦海君更换现场指挥人员,由韦义能接替许典生行使现场指挥职责。2009年1月14日,韦义能与黄冠飞对曾庆澍新修的道路进行丈量,新修路长557公里。

  2011年1月14日,曾庆澍以伦海君拖欠工程款为由,向一审法院起诉,要求伦海君支付工程款210790元及赔偿利息损失。

  一审另查明:宋正北于2004年10月16日与隆安县屏山乡屏山社区万宾屯签订《林地承包合同书》,承包隆安县屏山乡屏山社区万宾屯“重风”岭集体林地。2004年12月3日,宋正北、宋正兴、罗昌全、伦海君等四人签订《合伙经营协议书》,四人共同合伙经营宋正北于2004年10月16日承包的隆安县屏山乡屏山社区万宾屯“重风”岭集体林地。2006年2月3日,宋正北作为甲方与伦海君等作为乙方签订散伙协议,甲乙双方终止合伙关系,甲方独自享有2004年10月16日与隆安县屏山乡屏山社区万宾屯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的权利和义务,宋正北同时将山上剩余林木转包给伦海君承包采伐。2009年3月16日,因伦海君在未取得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砍伐林木,犯滥伐林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曾庆澍、伦海君双方是具有相应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双方于2008年4月27日签订的《道路施工协议》,是双方意思的真实表示,内容合法,无《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应认定为有效合同;协议中的各项条款及施工过程中的补充条款,无《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无效条款情形,双方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的规定,按照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根据双方签订的《道路施工协议》,首先,从双方关系上看,双方约定曾庆澍必须接受伦海君的指挥和监督。这说明,双方处于指挥和被指挥、监督和被监督的关系,双方存在不对等关系。其次,从单价上看,双方约定旧路按机械工作量计价,即按时计价;同时又约定新修的路按公里数计价,按量计价;第三,从领取款项方式上看,双方约定为周期性领取;第四,从侵权责任承担上看,双方约定,曾庆澍必须服从伦海君指挥,否则发生侵权行为由曾庆澍自行处理,此约定即意为,曾庆澍在伦海君的指挥下工作,如发生侵权行为的,由伦海君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因此,双方签订的《道路施工协议》,实际上是曾庆澍向伦海君提供劳务,伦海君向曾庆澍支付劳动报酬的劳务合同。

  关于伦海君与宋正北、宋正兴是否为合伙关系,是否应列为共同被告的问题。2006年2月3日,宋正北已与伦海君等人签订了散伙协议,双方终止合伙关系,山上剩余林木由伦海君砍伐销售。而且伦海君未提供其与宋正北、宋正兴尚存在合伙关系的任何证据,对于伦海君的此项请求,不予采纳。

  关于道路质量和曾庆澍工作量及报酬的计算问题。伦海君先后派出许典生、韦义能作为施工现场指挥人员,

  负责指挥修路路线,保障施工安全,监督施工质量,曾庆澍必须服从指挥,对许典生签字确认的机械工作时间记录,一审法院认为应是其对道路质量和工作量的确认,其证明的效力应当采信。伦海君主张韦义能于6月2日替换许典生,许典生6月2日后的记录无效的主张,因无其他证据证明,不予支持。许典生作为伦海君派出的现场指挥人员,其出具的机械施工时间记录,推土机总用时47小时15分,90勾机总用时62小时35分,120勾机总用时214小时2分,勾机总用时276小时37分,破碎机总用时550小时13分,真实有效,予以确认。伦海君主张许典生的记录不真实,但又无其他证据证明,故对伦海君的主张不予支持。

  曾庆澍主张推土机以1400元/台班计报酬,即175元/小时,推土机工作总用时47小时15分,伦海君应付报酬8268元,一审法院认为,曾庆澍的此项主张符合双方约定,推土机工作总用时符合本案事实,故予以支持。曾庆澍主张伦海君应付推土机机械退场费1200元,一审法院认为,此项要求不符合双方约定,事后伦海君也没有承认,故对曾庆澍的此项要求,不予支持。

  曾庆澍主张小松90勾机以1200元/台班,即150元/小时计报酬,90勾机用时68小时5分计,伦海君应支付报酬10200元,一审法院认为,曾庆澍以1200元/台班计报酬,符合双方的约定,应当予以支持,但90勾机总工作用时应为62小时35分,以1200元/台班(即150元/小时)计,应为1200×(62×60+35)/(8×60)=938750元,曾庆澍的此项主张,超出的部分不予支持。

  曾庆澍主张120勾机以190元/小时计报酬,用时217小时41分,共41360元,机械退场费800元,伦海君应付42160元。一审法院认为,曾庆澍以190元/小时计报酬无合同依据,双方对此也无补充约定,按照双方签订的《道路施工协议》,勾机应以1200元/台班计算符合双方的约定,根据本案事实,此项应为1200×(214×60+2)/(8×60)=32105元,曾庆澍的此项主张,超出的部分不予支持。曾庆澍主张伦海君应付机械退场费800元,一审法院认为,此项要求不符合双方约定,事后伦海君不予承认,故对曾庆澍的此项要求,不予支持。

  曾庆澍主张破碎机以1400元/台班,即175元/小时计报酬,用时579小时29分,共101412元,机械退场费800元,伦海君应付102212元。一审法院认为,曾庆澍以1400元/台班(即175元/小时)计报酬,符合双方的补充约定,应当予以支持,但破碎机总用时550小时13分,以1400元/台班(即175元/小时)计,应为1400×(550×60+13)/(8×60)=9628791元,曾庆澍的此项主张,超出的部分不予支持。曾庆澍主张伦海君应付机械退场费800元,一审法院认为,此项要求不符合双方约定,事后伦海君不予承认,故对曾庆澍的此项要求,不予支持。

  曾庆澍主张按协议规定,新修道路按8500元/公里计,55公里共46750元,一审法院认为此项要求符合双方约定,曾庆澍要求以55公里计算,是其依法处分自己民事权利的行为,予以支持。

  综上,曾庆澍在本案应获得的报酬为8268+938750+32105+9628791+46750=19279841元,扣除伦海君已经支付的36000元,伦海君尚应向曾庆澍支付15679841元。

  关于利息的问题。曾庆澍主张伦海君赔偿利息损失,以210790元的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贷款利率,自2009年1月15日起计至判决生效之日止计算利息。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双方签订了《道路施工协议》,约定了双方各自的义务,曾庆澍在伦海君的现场指挥下提供劳务,伦海君支付报酬。本案曾庆澍按照双方约定,履行了提供劳务的义务,但伦海君却未完全支付报酬,因此本案应认定伦海君履行合同不符合约定,属违约行为,曾庆澍有权要求伦海君赔偿损失。由于本案双方当事人未对违约责任承担方式作出约定,因此,曾庆澍要求伦海君承担赔偿损失,应当予以支持。据双方“完工后五日内结清款项”的约定,2009年1月14日,韦义能与黄冠飞对新修道路进行丈量的日期可视为完工日期,伦海君应当于2009年1月20日前结清款项,因此曾庆澍的利息损失,应当以2009年1月20日为起始点计,本金应当以15679841元计算,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贷款利率,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一、伦海君给付曾庆澍劳动报酬15679841元。二、伦海君赔偿曾庆澍损失,损失以利息计算,以15679841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贷款利率,自2009年1月20日起计息至判决生效之日止。一审案件受理费4461元,伦海君负担3435元,曾庆澍负担1026元。

  上诉人伦海君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一审判决就55公里的新道路,按照机械台班费计算了报酬又按照公里数计算,重复计算工作量。二、被上诉人所施工的道路不符合要求,根本不能使用,双方对工程的质量和数量均没有进行验收。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曾庆澍答辩称:一、一审判决不存在重复计算,新路的工程量是557公里。二、施工的道路已经经过上诉人验收,新建的道路按照每公里8500元计算报酬,修理旧公路的报酬按照勾机为1200元/台班,推土机为1400元/台班计算。每天都是由上诉人指派的人员许典生确认,属于质量和数量的验收。该道路没有使用是因为上诉人存在滥伐林木,责任在于上诉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事人二审争议焦点为:上诉人伦海君应否支付被上诉人曾庆澍劳动报酬15679841元及利息?

  当事人二审中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上诉人伦海君未能就被上诉人曾庆澍机械台班用于新修道路或旧路的情况作出具体区分。

  本院认为:对于双方争议的劳务费计算以及道路质量的问题,上诉人伦海君先后派遣许典生、韦义能作为施工现场指挥人员,

  并负责记录被上诉人曾庆澍机械台班和新修道路的测量,视为伦海君对曾庆澍施工的道路质量和工作量的确认。伦海君主张曾庆澍新修道路的劳务费计算存在重复,但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反驳许典生、韦义能所作的机械施工台班记录,且伦海君亦未能就被上诉人曾庆澍机械台班用于新修道路或旧路的情况作出具体区分,故对伦海君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对于道路质量的问题,韦义能与黄冠飞对曾庆澍新修的道路进行丈量时对道路质量未提出异议,且伦海君亦未能就存在道路质量问题的事实进行举证,其以道路质量为由,拒绝支付劳务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伦海君支付曾庆澍劳动报酬15679841元利息,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伦海君上诉无理,本院予以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461元,由上诉人伦海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邓 杰

                               审 判 员  刘 萌

                               审 判 员  王瑛瑛

                               二〇一二年七月五日

                               书 记 员  骆春利



2020010912554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