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世忠与龙山县龙运城乡客运有限责任公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49年月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州民二终字第78号

  上诉人何世忠(原审原告)。

  委托代理人杨洁,湖南喳哂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龙山县龙运城乡客运有限责任公

  司,地址:龙山县石羔镇石羔村二组。

  法定代表人夏世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向宽胜,湖南湘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何世忠与龙山县龙运城乡客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

  运公司)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何世忠不服龙山县人民法院(2013)龙民初字第5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何世忠及委托代理人杨洁,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向宽胜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2年5月19日15时40分许,原告驾驶湘U67478号小型普通客车由龙山县城开往石羔镇十字路加油站前100m处路段超越同向行驶的田荣雁驾驶的湘U62983号中型普通客车(实载28人)时,发现与相向行驶的一辆低速载货汽车有可能会车时向右猛打方向,致使车辆中后部与中型普通客车左前部发生刮擦,造成湘U62983号中型普通客车向右侧翻下公路外坎的秧田,车上人员郑玉兰、袁俊熙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杨安飞、郭秀珍、黄光跃等人受伤、两车受损的重大道路交通事故。2012年5月27日龙山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龙)公交认字(2012)第051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驾驶机动车与对面有会车可能的情况下超车且临危操作不当,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及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是造成此事故的主要原因,应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驾驶员田荣雁驾驶机动车违反规定载客,且临危措施不力,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九条及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是造成此事故的另一原因,应负此事故的次要责任;郑玉兰、袁俊熙、杨安飞、郭秀珍、黄光跃等乘车人无责任。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作出后,经交警队调解,原、被告双方就死、伤者的赔偿事宜达成调解:由原告、被告按责承担,原告承担65%的赔偿比例,被告承担35%的赔偿比例。调解达成后,原告为伤者杨安飞、黄光跃、彭超群、龚玲玲、姚柳英等五人赔偿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后期治疗费22700元;赔偿袁俊熙死亡赔偿金、安葬费136500元;赔偿郑玉兰死亡赔偿金、安葬费156000元。被告为伤者彭元英、郭秀珍、周琴三人赔偿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费、后期治疗费12000元;赔偿袁俊熙死亡赔偿金、安葬费73500元;赔偿郑玉兰死亡赔偿金、安葬费84000元。以上原、被告共计为死伤者赔付484700元,其中原告赔付315200元,被告赔付169500元。2012年8月29日本案被告向龙山县法院起诉,要求依法判令原告及时支付袁俊熙等欠下医院住院费7198069元,被告车辆修理费22510元,被告营运车辆直接损失34000元,共计128490元。2013年1月31日龙山县法院作出(2012)龙民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认定被告公司驾驶员田荣雁属于无证驾驶,不顾乘客生命危险有弃车的行为,且安全意识不强,严重超载,上、下乘客后未关车门等事实。基于审理查明的事实,该判决认为,龙山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在调查处理事故中遗漏了重要情节,导致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划分责任不当,虽本案原告是造成交通事故的诱因,但本案被告公司驾驶员田荣雁在此交通事故中有重大过错,故对该事故的责任划分本案被告公司驾驶员田荣雁与原告应承担同等责任。2013年4月24日原告根据龙山法院(2012)龙民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原、被告对死伤者的赔偿应分别按50%的比例各自承担,故请求被告支付原告61595元。

  原判认为,原、被告双方在交警队主持调解时达成的协议,是各方当事人为处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后果签订的民事合同。原、被告因调解协议产生纠纷,故原、被告诉争的法律关系系合同纠纷。依照《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根据2011年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民事案件案由﹥的决定》第一次修正)第四部分67之规定,该案案由应确定为确认合同效力纠纷。该案争议焦点有二:一、原、被告双方就死伤者赔偿比例达成的调解协议是否具有法定的可撤销情形;二、道路交通事故责任重新划分后,原、被告双方就死伤者的赔偿责任应当根据重新划分的事故责任确定还是仍然依据原、被告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确定。

  关于争议焦点一。原审认为,原、被告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能否撤销应当考虑该调解协议是否具有法定的可撤销情形。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合同可撤销的法定情形主要有重大误解、显失公平、欺诈、胁迫、乘人之危。结合原告的主张,原审主要对调解协议是否具有重大误解、显失公平、胁迫等情形进行分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对重大误解、显失公平、胁迫作出的规定,原审认为,原、被告就死伤者赔偿比例达成的调解协议不具有法定的可撤销情形,主要理由如下:1、调解协议不具有重大误解的情形。重大误解需要当事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本案中,原告主张法院判决推翻了事故认定书,原告是在重大误解下与被告达成协议的。但是,原告自认当时知道事故发生时被告公司驾驶员田荣雁驾驶的车辆在行驶过程中没有关闭车门,对该事故认定书的责任划分也持有异议,但是原告方并没有在收到道路事故认定书后向湘西州公安局交警支队提出书面复核申请,而是在龙山县公安局交警队的主持调解下与被告达成协议,并积极履行了调解协议确定的赔偿责任。故原告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时并未产生错误认识,也并未因此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原告主张重大误解,原审不予支持。2、调解协议不具有显失公平的情形。显失公平需要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本案中,原告主张法院判决书推翻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该事故的责任划分被告公司驾驶员田荣雁与原告应承担同等责任,原、被告双方之前达成的赔偿比例协议是显失公平的。然而,原告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是因为无经验,或对协议的相关内容缺乏正确认识的能力,或者因为某种急迫的情况,并非出于真正的自愿而接受了对方提出的合同条件。相反,原告是在明知事故责任认定书作出的责任划分,且未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自愿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的。故原告主张调解协议显失公平,原审不予采纳。3、调解协议不具有胁迫的情形。胁迫需要合同的当事人一方以给公民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失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该案中,原告主张当时死者家属威胁他说如果不赔钱就要打他,交警队的人恐吓他说如果不赔钱就要负法律责任,为了免受刑事追究,原告才违背真实意愿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但是,原告主张的可能受到刑事追究不属于胁迫的情形,且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原告主张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原审不予采纳。综上分析,原、被告双方在行政机关主持下就死伤者赔偿比例达成的调解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具有民事合同性质,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已履行完毕,不具有法定可撤销情形,应认定该调解协议有效。

  关于争议焦点二。原告主张(2012)龙民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书对事故责任进行了重新划分,故原、被告对死伤者应当承担同等的赔偿责任。原审认为,虽然(2012)龙民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书在“本院认为”部分对涉案交通事故责任进行了重新划分,但是,该判决理由仅是为了解决何世忠与龙运公司就袁俊熙、杨安飞等人在人民医院欠下的住院费7198069元和湘U62983号车辆损失及营运车辆直接经济损失等没有达成调解协议的事项所产生的纠纷而提出的,并没有涉及何世忠与龙运公司在该判决书作出前就死伤者赔偿比例已经达成的调解协议。原、被告就死伤者赔偿比例达成的调解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已履行完毕。因此,在调解协议合法、有效的情况下,国家机关应当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告主张依据(2012)龙民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书承担同等赔偿责任,原审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何世忠请求撤销原、被告双方就死伤者赔偿比例达成的调解协议,并要求被告支付61595元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原审作出如下判决:驳回原告何世忠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原告何世忠承担。

  宣判后,何世忠不服,向本院上诉称:1、一审法院证据采信不公,且相互矛盾。2、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达成的调解协议不具有可撤销的情形及道路事故责任重新划分后,仍然应当依据原协议的判决是完全错误的。二审应当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龙运公司辩称:调解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应当是合法有效的。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依法予以维持。

  二审上诉人提供了一份龙山县石羔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的收条,拟证明被上诉人对交通事故各承担50%的责任是认可的。承办人认为,该份证据不能达到证明赔偿协议可撤销的证明目的,故与本案无关联性,不予采信。对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就交通事故死伤者赔偿达成的调解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条可撤销的情形,该协议合法有效,何世忠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判处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何世忠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上诉人何世忠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滨

代理审判员  李华华

代理审判员  曾浩恒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三日

代理书记员  舒 丹


2020010912554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