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前锋等诉江苏省盐业总公司射阳盐场农工商公司不当得利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52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淮中民终字第063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何前锋。

  委托代理人张向阳,淮安新希望饲料有限公司财务经理。

  委托代理人袁仕祥,淮安新希望饲料有限公司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省盐业总公司射阳盐场农工商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春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兆华,该公司法律顾问。

  原审第三人徐洪顶。

  上诉人何前锋与被上诉人江苏省盐业总公司射阳盐场农工商公司(以下简称射阳农工商公司)、原审第三人徐洪顶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2月12日作出(2013)淮开民初字第0036号民事判决。上诉人何前锋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3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4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何前锋的委托代理人袁仕祥、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春光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兆华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徐洪顶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2年5月15日,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与淮安新希望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公司)、徐洪顶签订《鱼饲料销售合作协议书》(以下简称合作协议)一份。合作协议约定:“协作期限自2012年5月15日至2013年4月30日止;协作方法为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提供养殖区域和养殖户,新希望公司提供饲料,第三人徐洪顶负责联系养殖户并与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共同承担销售饲料的具体工作,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和徐洪顶负责回收饲料款最终并交给新希望公司,所售饲料均记在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名下,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须提货前3日出具订货单;新希望公司采用先付款后供货的销售方式,养殖户货款可由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先收至自己帐户,新希望公司发货前原告将订货数量相应货款汇至新希望公司帐户;…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新希望公司共同委托徐洪顶为业务联系人,负责与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新希望公司的业务联系,但不能办理货款转账、与产品质量及赔偿有关的事宜;…”。合同订立后,双方依约履行。2012年8月3日,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以传真的方式向新希望公司出具欠条一份,载明:欠到淮安新希望饲料有限公司饲料款玖万元正(90000),并加盖公章。同日,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向新希望公司出具说明一份,载明:淮安新希望饲料有限公司,我单位传真给贵公司的欠条玖万元饲料款,确保在2012年8月6日前偿还。2012年10月22日,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与新希望公司双方进行对账,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实欠新希望公司款项89753元,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春光签字认可。后新希望公司以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逾期未支付货款为由诉至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支付货款89753元。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辩称2012年8月9日还款10万元给被告何前锋,应予以折抵货款。后经该院判决,判令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向新希望公司给付货款89753元及利息。2013年4月19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原告的上诉。经新希望公司申请执行,淮安市清河区人民依法扣划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账户存款105993元。

  原审另查明,被告何前锋系新希望公司的总经理,2012年8月9日,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汇款10万元给被告何前锋,用途为往来。新希望公司与徐洪顶之间另有买卖合同,双方权利义务约定明确。

  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诉称,被告何前锋系新希望公司总经理,原告与新希望公司有业务往来。2012年8月9日,原告汇款10万元给被告何前锋,用于偿还新希望公司的货款,新希望公司对此还款不予认可。后经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判决判令原告向新希望公司给付货款89753元,并经法院执行划去原告账户105993元,原告认为被告何前锋收取1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何前锋返还10万元并赔偿损失16240元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何前锋辩称,被告系新希望公司总经理,以被告何前锋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是公司为方便个人汇款所用,新希望公司收到了诉争的10万元,但该款系原告为徐洪顶代付的货款,新希望公司也予以认可,何前锋不是本案适格主体;新希望公司收取的是原告代徐洪顶支付的饲料款,所以不构成不当得利,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要求被告何前锋归还10万及利息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第三人徐洪顶未作答辩。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汇给被告何前锋的10万元是否是其代第三人徐洪顶垫付货款。被告何前锋辩称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汇入其个人账户的10万系原告代为第三人徐洪顶支付货款,对此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不予认可。原审法院认为,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与新希望公司的债权债务经法院生效判决确认且通过执行已经归于消灭;原审庭审中,被告何前锋主张是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授权将该款作为徐洪顶付货款的预付款,但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明确表示否认,被告何前锋也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第三人徐洪顶与新希望公司之间买卖合同和本案的合作协议确定的权利义务不同,相互间无关联性;被告何前锋辩解是按惯例进行资金转付行为,没有得到原告认可及相关证明的佐证,故对该辩解原审法院不予采信,故被告何前锋取得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汇入其个人账户的10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返还。关于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主张损失10624元,原审法院认为,该损失系因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未能按照合作协议约定履行支付货款义务所产生的诉讼费用及未能按法院生效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所产生的债务利息,故应由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自行承担。本案诉争焦点为10万元款项性质,与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主张的损失系不同法律关系,对该主张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何前锋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不当得利10万元;二、驳回原告射阳农工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624元,由被告何前锋负担(案件受理费原告已垫交,被告于履行上述义务时一并给付原告)。

  一审宣判后,上诉人何前锋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涉案银行账户系新希望公司以上诉人何前锋名义开设,实际系新希望公司所有,上诉人何前锋不是适格被告;2上诉人何前锋或新希望公司不存在不当得利,涉案的10万元系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代徐洪顶支付货款,可判决徐洪顶偿还该款;3如果新希望公司多收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10万元,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也应申请再审,而非对上诉人提起不当得利诉讼。综上,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或由徐洪顶承担还款责任,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辩称,射阳农工商公司以前只欠新希望公司一笔8万余元的货款,新希望公司已通过法院全款划扣。但射阳农工商公司于2012年8月9日已汇款10万元到上诉人何前锋账户,该款法院并未认定为冲抵货款,故上诉人何前锋应返还该款。

  原审第三人徐洪顶未作答辩。

  二审经审查,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中,上诉人何前锋主张涉案的10万元虽汇至其个人银行账户但实际上系新希望公司占有,其本人并非适格被告,并提供《银行折(卡)使用协议》一份,主要内容为:甲方(个人)何前锋,乙方(公司)新希望公司,为方便饲料客户结算,及时回收资金,保证资金安全,经双方协商一致,订立本协议:一、甲方同意乙方以本人名义在银行开设以下银行折(卡),并专项办理饲料客户货款的结算业务(户名:何前锋;开户行:新区信用社;卡号×××8402)……三、以甲方名义办理的银行折(卡)上的资金及所产生的利息属乙方所有,属于公司公款,且只能转往乙方账户;乙方不得私自将款项转往其它账户或支取现金、进行消费等……2010年3月25日”。依据上诉人申请,本院调取何前锋名下银行卡(卡号×××8402)自2012年7月2日至2012年8月15日的交易流水明细,明细中,该卡的汇入款项主要为客户货款,汇出款项主要汇往新希望公司。2012年8月19日,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向该银行卡电汇10万元,该笔汇款的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中,收款人为“何前锋(淮安新希望)”,款项用途为“往来”。该笔10万元后通过银行卡刷POS机的方式进入新希望公司账户。

  二审另查明,2012年7月20日,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春光在《淮安新希望客户对账单》上签字确认,该对账单载明:2012年5月17日,射阳农工商公司POS机划款76484元,同日,射阳农工商公司提货15吨,应交货款为65625元,尚余10859元;2012年6月22日,徐洪顶账上款转给射阳农工商公司61875元,账户余额为72734元,同日,射阳农工商公司提货15吨,应交货款为61875元,尚余10859元。

  二审还查明,新希望公司出具的对账单显示,截止2012年8月,徐洪顶欠付货款168161元(已将争议的2012年8月9日的10万元纳入徐洪顶付款)。2012年12月5日,新希望公司与徐洪顶经淮安市清河区人民调解,确认徐洪顶欠新希望公司货款168161元,并在调解协议中明确了还款时间。

  本案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于2012年8月9日汇至何前锋银行账户的10万元应否认定为代徐洪顶向新希望公司付款。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主张该10万元是支付自身所欠新希望的货款而非代付款,但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在2012年10月22日与新希望公司对账时所确认的对账单中并无该笔款项,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春光对此解释称当时看不懂对账单,因新希望公司说只是履行下手续,回来再对账,所以才签字。本院认为,王春光称其看不懂对账单明显有违常理,且依据被上诉人出具的欠条,截至8月9日,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仅欠新希望公司货款9万元,但却汇款10万元至合同约定的新希望公司银行账号之外的何前锋银行卡中用于偿还所欠9万元债务,其对该行为亦不能作出合理解释,故本院对王春光的陈述不予采信,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并非为了偿还自身所欠货款而于2012年8月9日汇款10万元。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主张其与徐洪顶之间并无经济往来,相互之间从未代付款项。本院认为,从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确认的2012年7月20日以及10月22日的两份对账单可以反映出,2012年8月9日之前,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与徐洪顶曾互相代付货款,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的该项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同时,新希望公司已将该笔10万元纳入徐洪顶付款数额之内予以扣除。综上,认定该笔10万元为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代徐洪顶支付货款较之认定该笔10万元为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偿还自身所欠货款更具证据优势,原审认定何前锋取得该10万元构成不当得利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尽管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代徐洪顶支付10万元货款,鉴于双方之间曾互相代付款,可能有其他经济往来,且本案系不当得利纠纷,故本案中不宜确认该10万元货款为徐洪顶向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的借款而直接判令返还,射阳农工商公司如认为该10万元代付款为徐洪顶借款,可另案主张,本案不予理涉。上诉人何前锋二审提供新证据致原审认定事实错误,故其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其自行负担。经调解未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3)淮开民初字第0036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624元,由被上诉人射阳农工商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上诉人何前锋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 炜

代理审判员  黄金强

代理审判员  许银朋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政霞


2020010912555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