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张辉与启东市水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5/55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通中民终字第059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何张辉。

  委托代理人包洪飞,启东市通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启东市水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沈宴飞,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沈永欣,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何张辉因与被上诉人启东市水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东水利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海门市人民法院(2012)门民初字第07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启东水利公司与江苏海门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由启东水利公司承揽建设海门工业园区镇村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工期历时为200天,总价款为43041835元。合同中注明项目总监理工程师为吴明春。2012年6月8日,何张辉与沈纬宇签订管道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合同主要内容:启东水利公司海门工业园区供水管网改造项目部(甲方)将该工程的挖土、自来水管铺设分包给何张辉(乙方)施工;合同期限从2012年6月8日至2012年12月30日计202个晴天;总价款预计110万元,挖土每米38元,管道铺设根据规格约定了每米的价格;付款于每月底按当月实际施工量给付80%,竣工验收后付10%,余款竣工验收后一年内付清;如违约按总价款110万元的10%计算违约金。该协议加盖了“启东水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海门工业园区供水管网改造项目部”印章。2012年7月4日,何张辉就完成的工程量出具了一份计量单,由张波签署“情况属实”,另有两在场人签名确认,其中一人为监理吴明春。后因工程项目禁止分包,何张辉未能继续施工。已完成的工程量根据合同计算工程价款为2514160元。

  原审中,何张辉另主张:1、因工程需要为启东水利公司垫付购置材料、器材计8280元,为项目部修理管子1182元,合计9462元。沈纬宇出具“情况说明”证明:因项目部组建时间短,资金没有到位,由何张辉垫付材料、设备近万元,材料、设备进项目部仓库。2、停工损失70900元,提供租房合同、挖土分包协议,证明因合同未能继续履行,造成租金损失8500元、停工损失32400元、违约金30000元。

  原审审理中,何张辉为证明沈纬宇具有代理资格,系启东水利公司项目部负责人,还提供了:由沈纬宇签批的赔偿百姓果园损失的报销单;项目部工作人员工资发放表;由沈纬宇支付的缴款人为原告的工程建设交易服务费收据;项目部前期管理人员的对账单及项目部分包给他人签订的施工合同,同样加盖了项目部印章。

  启东水利公司对何张辉提供的上述证据,以系复印件、无启东水利公司签字盖章确认等为由,对证据真实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启东水利公司提供了陆飞东的“情况说明”,李立林、高建飞的“证明”,证明启东水利公司承揽的工程分包给了陆飞东,陆飞东又分包给了何张辉、李立林、高建飞三人。故要求何张辉与陆飞东结算。

  启东水利公司并未与陆飞东签订书面分包合同。对陆飞东分包后实际施工人完成的工程量也未进行结算。

  原审法院认为,海门市工业园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是江苏海门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发包给启东水利公司施工,启东水利公司作为承包人未经发包人同意,且将工程分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个人,因此,其对外达成的分包合同无效。何张辉与启东水利公司下设的项目部签订的分包合同,启东水利公司虽否认其分包给沈纬宇,但何张辉实际承包并施工属实,因此,该分包合同已经成立。但合同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为无效合同。无效合同自始没有法律效力,没有履行的应当终止履行,已履行的应当返还或折价补偿。何张辉实际完成的工程量由启东水利公司施工合同中明确的监理总工程师签字确认,法院予以认定。该工程款启东水利公司应当支付。何张辉垫付的材料款9462元,因与何张辉签订合同的沈纬宇不持异议,法院也予认定。其他费用,因证据不足,不予采信。因合同无效,何张辉主张违约金,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合同无效,双方均有责任,各自损失各自承担。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第二百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启东市水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何张辉工程款人民币2514160元。二、启东市水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何张辉垫付款人民币9462元。三、驳回何张辉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276元(已减半收取),由启东市水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负担240元,其余由何张辉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何张辉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认定本人与启东水利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认定各自损失各自承担。本人提供了损失依据,因合同无效造成本人损失70900元,但启东水利公司却未能提供其损失的依据,在启东水利公司毫无损失的情况下认定各自损失各自承担明显不公,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启东水利公司赔偿本人实际损失70900元。

  被上诉人启东水利公司答辩称,本公司与何张辉不存在合同关系,何张辉提供的管道工程施工合同上的印章系他人私刻,本公司也没有授权沈纬宇签订合同。工程计量单也无本公司或相关授权人员盖章确认。何张辉提供相关证据与本公司均无关联。本公司承揽的海门市工业园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分包给陆飞东施工,后因业主禁止分包,双方的合同已经终止。据了解,陆飞东又将工程分包给另外三人实际施工,其中之一是何张辉,但何张辉应与陆飞东结算。请求驳回何张辉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何张辉租房、停工损失、因挖土协议违约造成的损失是否应由启东水利公司赔偿。关于房屋租金,何张辉与沈纬宇签订的合同中并未约定房屋租赁事宜,何张辉主张启东水利公司刚组建项目部,让其自己租房住宿、堆放材料无证据证明,故何张辉要求启东水利公司支付房屋租金不予支持。关于停工损失,何张辉系无施工资质的个人,其与沈纬宇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为无效合同。无效合同自始没有法律效力,没有履行的应当终止履行,已履行的应当返还或折价补偿。本案中,因无效合同对双方均不具备约束力且无需履行合同,何张辉向启东水利公司主张停工损失和因挖土协议违约给付他人违约金损失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判决结果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552元,由上诉人何张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盛

代理审判员 张峥嵘

代理审判员 刘彩霞

二O一三年五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施惠惠


2020010912555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