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某1诉丁某2等民间借贷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6/58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杭萧商初字第1863号


  原告丁某1。

  委托代理人葛翔,浙江峰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波,浙江峰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丁某2,现羁押于杭州市萧山区看守所。

  被告谢某。

  委托代理人孙玄铉,杭州市商海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丁某1诉被告丁某2、谢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5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杜智慧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同年5月31日,因原告的申请,本院作出诉讼保全的裁定。本案于2013年6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丁某1及其委托代理人葛翔、李波和被告丁某2及被告谢某委托代理人孙玄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丁某1诉称:原告与被告丁某2系同胞兄弟关系。2009年8月28日,被告丁某2因购房需要,向原告借款21万元,并出具借条一份,借条载明:今向丁某1借到人民币21万元,用于购买某某人家房产一间,其中19万元多以划帐方式直接支付于购房款,2万余元用现金的方式支付。(月息2分)

  另,两被告于2005年12月12日登记结婚,该借款发生在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用于被告家庭共同生活所需,应为夫妻共同债务,被告谢某应承担共同偿还责任。现起诉要求:1被告丁某2、谢某共同归还借款本金21万元;2被告丁某2、谢某支付借款21万元自2009年8月29日起至实际履行日止按月利率20‰计算的利息(计算至2013年5月28日止共45个月,利息计1890万元)。

  被告丁某2辩称:对原告诉称的借款事实、理由及诉讼请求无异议。

  被告谢某辩称:两被告从未向原告借过款,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谢某的诉讼请求。

  原告丁某1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1借条原件、邮政银行帐户明细原件、签购单复印件、情况说明原件各1份,欲证明原告与被告丁某2之间存在借款关系、借款用途为购买房产、原告已交付借款的事实;

  2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2013)杭萧民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书原件1份,欲证明被告丁某2与谢某曾系夫妻关系,涉案借款发生在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经质证,被告丁某2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无异议。被告谢某认为,签购单从来没有看到过,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对借条的真实性也有异议,并申请对借条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理由是:首先,原告起诉是借人民币21万元整,没有尾数,但借条中的内容“19万多元以划帐方式直接支付购房款”,“2万余元用现金方式支付”,则合计有21万多元,而借条上的借款金额是21万元整,这与事实不符。其次,从借条内容来看,利息起初没有记载,是被告丁某2事后补写。第三,借条的落款日期和实际付款时间均是2009年8月28日,至今已将近四年,而原告提交的邮政银行帐户明细的日期是2012年4月28日,说明借条不是2009年8月28日出具的,其形成时间在2012年4月至10月期间,因为两被告第一次离婚是2012年4月,第二次离婚是2013年2月,故此借条是为了制造夫妻共同债务而制作,对邮政银行帐户明细上记载内容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情况说明,形式上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作为法院裁判的依据,因为没有法定代表人签名。对民事判决书的真实性和证明对象均无异议。

  经审查,本院认为,原告及被告丁某2在庭审中均认可借条系事后形成,只不过具体形成时间说法不一,被告谢某怀疑借条是两被告离婚诉讼期间补出,并申请对其实际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因借贷双方系同胞兄弟关系,借款时未出具借条或到两被告离婚诉讼期间补出借条均符合情理,而涉案借条系2009年8月28日以后补出无异议,至于是否系两被告离婚诉讼期间补出,不影响本院对借款事实的认定,故被告谢某要求对借条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的申请,本院不予准许。邮政银行帐户明细能证明原告于2009年8月28日汇款给房产公司替被告丁某2支付购房款19万元的事实,签购单与情况说明能证明被告丁某2购买某某人家某某苑X幢XXXX室房产,其中购房款19万元系原告汇付,该事实与邮政银行帐户明细中的汇款情况相一致。

  被告丁某2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谢某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2013)杭萧民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书原件1份,欲证明被告谢某曾于2012年4月、2013年2月两次起诉要求与被告丁某2离婚的事实。

  经质证,原告对判决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被告丁某2对判决书无异议。经审查,本院认为,被告谢某提供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且能证明被告谢某所证明的事实。

  根据以上所确认的证据和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以下事实:

  原告丁某1与被告丁某2系同胞兄弟关系。两被告于2005年10月12日登记结婚,婚后因感情不和,被告谢某于2012年4月24日曾起诉离婚而被本院判决驳回。2013年2月6日,被告谢某再次起诉离婚而被本院判决准予离婚。

  因被告丁某2购买闻堰某某人家某某苑X幢XXXX室房产需要,原告于2009年8月28日向房产公司汇款19万元替被告丁某2支付购房款。嗣后,被告丁某2向原告补出借条一份,借条载明:“今向丁某1借到人民币21万元,用于购买某某人家房产一间,其中19万多以划帐方式直接支付于购房款,2万余元用现金的方式支付。(月息2分),借款人丁某2,2009年8月28日。”其中(月息2分)系事后添加。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为:(一)涉案借款21万元是否成立的问题。原告认为涉案借款21万元成立,理由为由被告丁某2出具的借条,且其中的19万元有汇款凭证。被告丁某2对此不持异议。被告谢某认为借款21万元不成立,理由是自己对借款一事不知情,再说汇款19万元不一定是借款,或许是原告归还被告丁某2的款项,且借条极可能是两被告诉讼离婚时形成,不具有真实性。本院认为,借据是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实际发生的直接证据,具有较强的证明力。涉案借条虽系事后补出,但因借贷双方系同胞兄弟关系,借款时不出具借条及不支付利息均符合情理,当两被告感情不和或诉讼离婚时补出借条也符合情理,现原告举证证明19万元是汇给房产公司用于支付被告丁某2的购房款,而被告谢某又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该19万元并非借款,而是其他款项的相关证据,根据民事诉讼证据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本院认定原告与被告丁某2之间借款21万元成立。

  (二)涉案借款21万元是否属两被告夫妻共同债务的问题。认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应从以下两个标准判断:一是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二是夫妻是否分享债务所带来的利益。涉案借款21万元,其中19万元用于支付被告丁某2的购房款,而所购房屋属两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故该19万元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现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被告谢某分享了其余2万元借款所带来的利益,故2万元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至于利息2分的约定,因系本案起诉前(即两被告离婚后)补写,且没有证据证明被告谢某知情甚至同意,只能作为被告丁某2的个人意思表示,故对被告谢某无约束力。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丁某2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合法有效,被告丁某2借款后未还,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告要求被告丁某2返还借款21万元,并按约定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谢某承担共同偿还责任的请求,部分予以支持,即被告谢某对其中的借款19万元应承担共同偿还责任。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丁某2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丁某1借款本金21万元,并支付该款自2009年8月28日起至实际履行日止的利息(按月息20‰计算);

  二、被告谢某对上述第一项中的借款本金19万元承担共同清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丁某1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286元,减半收取3643元,诉讼保全申请费2520元,合计6163元,由被告丁某2负担,被告谢某对其中的2075元承担共同清偿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在上诉期满后的次日起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为工商银行湖滨分理处,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202024409008802968)


  审 判 员  杜 智 慧

二○一三年八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章 筱 敏


2020010912465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