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锦洪与张润良等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09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中中法民二终字第42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佘锦洪。

  委托代理人:官丽群,广东官丽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仁山,广东官丽群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润良。

  委托代理人:马玉文,广东广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华锋,广东广鸿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梁敬权。

  委托代理人:罗礼东,广东展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苏沛珊,广东展法律所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佘锦洪因与被上诉人张润良、梁敬权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4)中二法民二初字第1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张润良和梁敬权共同经营的中山市国力制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力公司)在业务往来中,拖欠轩鸿五金制品厂(以下简称轩鸿厂)的货款14592257元,拖欠佘锦洪经营的小榄镇鸿发永宁五金制品厂(以下简称鸿发厂)货款18112143元,其中国力公司欠鸿发厂的货款佘锦洪曾于2011年已向原审法院起诉,该案在审理中,双方达成协议,确认:截至2011年5月20日国力公司尚欠佘锦洪货款21670843元;双方同意由国力公司分三期支付给佘锦洪,案件受理费和诉讼保全费共6588元由国力公司承担。原审法院以(2011)中二法民二初字第349号民事调解书确认了上述协议。但国力公司未依协议履行,佘锦洪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原审法院在执行中执行到国力公司42175元支付给佘锦洪,国力公司尚欠佘锦洪货款18112143元。因佘锦洪无法向原审法院提供国力公司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财产线索,原审法院以(2011)中二法执字第2421-3号执行裁定终结该次执行。佘锦洪诉称其后来在向张润良、梁敬权追讨上述货款时,梁敬权拿出了一份于2011年5月16日与张润良签订的协议书,告知佘锦洪该货款与梁敬权无关。佘锦洪认为国力公司在2009年11月之后实际为张润良一人经营的公司,遂于在2014年1月2日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张润良对国力公司尚欠佘锦洪的债务18112143元承担清偿责任。佘锦洪在庭审中出示了张润良于2011年6月13日签名确认的国力公司结算清单:2008年8月至2010年10月国力公司欠佘锦洪(轩鸿五金制品厂)货款合计14592257元,请求张润良对该货款一并承担清偿责任。张润良和梁敬权在庭审中均提出佘锦洪诉求的债务中14592257元是国力公司欠轩鸿厂的货款,并且该债务从双方结算之日2011年6月13日至今,均未向国力公司追讨过,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另查明:国力公司是1986年3月9日梁敬权和张润良各出资50%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于2013年12月30日因逾期未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佘锦洪提供的梁敬权认可的2011年5月16日的《协议书》(复印件)显示:国力公司的股东有张润良、梁敬权、张汝良、张锡良、张国良、张婵娟、张惠霞、胡永强、梁顺权、李惠珍10人,其中张润良和梁敬权各占35%,其他八人合占股权30%。梁敬权转让其在公司的股权给张润良,约定2009年11月后所产生的经营问题与梁敬权无关。

  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关于本案主要存在如下几个争议的焦点:一、佘锦洪提起本案诉讼是否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虽然本案其中的18112113元债务佘锦洪曾经起诉过,但是由于起诉的是国力公司,与本案被告不是同一的,起诉理由也不是同一的,故未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二、关于佘锦洪请求其中的14592257元货款是否超过诉讼时效问题。佘锦洪称其在起诉国力公司的其他债务时已经一并追讨过其中涉案国力公司欠轩鸿厂的14592257元货款,但是未能举证证实,应不予采信,而且该货款也是国力公司所欠,故佘锦洪诉求该货款应予驳回。三、关于国力公司是否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问题。从工商部门的登记资料显示,国力公司的股东有两个即张润良、梁敬权。佘锦洪称其中一个已经实际退出,并向本院提供了梁敬权退股的《协议书》,因该《协议书》是复印件,张润良不予认可,法院不予采信。即使该协议书是真实的,该《协议书》的内容显示国力公司的实际股东不只有两个人;且涉案的18112113元债务发生于2008年至2010年,跨越了梁敬权仍是公司股东期间;更何况国力公司在工商部门一直未进行股东变更登记,依然是两人投资经营的有限责任公司。因此,佘锦洪认为国力公司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张润良作为唯一的股东应对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理据不足,应予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佘锦洪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206元,减半收取3103元,诉讼保全费2155元,合计5258元,由佘锦洪负担。

  上诉人佘锦洪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原审认定国力公司欠轩鸿厂的14592257元货款已超过诉讼时效错误。张润良于2011年6月13日签名结算的国力公司结算清单确认2008年8月至2010年10月国力公司欠佘锦洪货款14592257元,虽结算单有注明轩鸿五金制品厂,但佘锦洪提交的轩鸿五金制品厂工商登记的经营者佘淑娟的证明可证明轩鸿五金制品厂实际是佘锦洪经营,且在2009年12月30日注销后把所有的设备都搬到鸿发厂继续经营,被上诉人张润良在2011年6月13日对账时都确认欠佘锦洪货款14592257元,该债权属佘锦洪所有。由于国力公司欠佘锦洪大量货款,当时国力公司厂房里的设备根本不值钱,佘锦洪为减少费用只起诉了部分货款,佘锦洪的起诉表明时效已中断,佘锦洪先起诉的部分货款经法院执行尚欠18万多元未清偿,因此,诉讼时效应从佘锦洪收到国力公司最后一次清偿的4万元货款的时间即2012年2月开始计算,上诉人于2014年1月2日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且国力公司于2012年1月6日被法院拍卖部分设备后,佘锦洪多次向国力公司的股东梁敬权、张润良追讨该货款,在追讨过程中,梁敬权拿出其于2011年5月16日与张润良签订的《协议书》证实梁敬权于2009年11月退出国力公司,让佘锦洪向张润良追讨货款,由此可见佘锦洪一直有向张润良、梁敬权追讨该货款,该笔货款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二)一审庭审中,梁敬权确认于2011年5月16日在永宁治保会的见证下签订了《协议书》,该协议书证实梁敬权于2009年11月退出国力公司,而国力公司的工商登记显示其只有两个股东即张润良和梁敬权,梁敬权退出国力公司后,国力公司实际为张润良一人独资的公司,至于协议书中约定还有其他八位股东,只是张润良与其他股东的内部协议,没有在工商部门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因此可认定国力公司从2009年11月后是由张润良一人经营。(三)从梁敬权与张润良于2011年5月16日签订的协议书中可见,国力公司尚有185万多元应收款,2012年1月6日国力公司被法院拍卖部分设备后,公司的其他大量资产去向不明,国力公司在2012年1月6日被法院拍卖后也没有实际经营,2013年12月30日,国力公司因逾期未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也没有作任何清算,被上诉人张润良作为一人独资公司的股东理应承担支付佘锦洪的货款的义务。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当,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张润良向上诉人清偿货款327044元及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逾期贷款利率讲到清偿之日止)。

  被上诉人张润良答辩称:(一)国力公司实际上是张润良、梁敬权等十人一起经营,工商登记的股东只有张润良、梁敬权,其余都是不记名股东,并非上诉人所称的是张润良一人所有的公司。梁敬权虽签订了退股协议,但并没有在工商部门进行登记,本案的债权也包含了梁敬权退出国力公司之前的货款,故上诉人要求张润良承担本案债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二)国力公司的资产通过法院查封、拍卖等相关处置,国力公司的股东并没有存在公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股东并没有造成公司的损失,股东不应承担责任。(三)原审对于14592257元的债权认定为超过了诉讼时效是正确的。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梁敬权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二审中,张润良、梁敬权对于2011年5月16日签订的协议书均予以确认。佘锦洪明确其要求张润良承担责任的依据是国力公司的工商登记股东是张润良与梁敬权,张润良确认的协议书表明梁敬权于2009年11月退出国力公司,所以国力公司实际上是张润良一人所有的有限责任公司,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能分清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的应当承担公司的债务。

  本院认为: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佘锦洪以国力公司为张润良所有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为由要求张润良支付货款327044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的理据是否充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国力公司的工商档案登记资料显示,国力公司的股东为梁敬权和张润良,两人占国力公司50%股份,虽张润良、梁敬权确认的2011年5月16日签订的协议书约定梁敬权将其在国力公司所有的股权转让给张润良,且约定2009年11月后产生的经营问题与梁敬权无关,但该协议书仅是国力公司股东之间的内部约定,其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故佘锦洪主张国力公司是张润良所有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理据不足,其据此要求张润良对国力公司所欠的货款承担责任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佘锦洪诉请的14592257元的货款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本案中,张润良于2011年6月13日签名确认的结算清单载明“由2008年8月至2010年10月国力公司欠佘锦洪(轩鸿五金制品厂)合计欠货款14592257元。”该结算清单并未约定履行期限,故诉讼时效应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或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佘锦洪曾向国力公司主张过该笔债权,也没有证据证明国力公司曾明确向佘锦洪表示不履行该笔债务,故对于该笔国力公司尚欠佘锦洪14592257元的货款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原审对此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上诉人佘锦洪以国力公司为张润良所有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为由要求张润良对国力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的理据不足,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虽原审判决对涉案的14592257元货款超过诉讼时效的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但原审判决对于佘锦洪的诉讼请求的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206元,由上诉人佘锦洪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阮碧婵

代理审判员  刘运充

代理审判员  钟国平

二〇一四年十月八日

书 记 员  谢 冰


2020010912560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