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陆服饰有限公司与上海协通有限公司加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8/11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6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国陆服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国陆。

  委托代理人华兴。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协通(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唐庆余。

  委托代理人周平。

  上诉人上海国陆服饰有限公司因加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2)嘉民二(商)初字第69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上海国陆服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国陆及其委托代理人华兴、被上诉人上海协通(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9月起,上诉人法定代表人徐国陆借用案外人名义开始与被上诉人发生加工业务往来,由被上诉人提供各种服装的面、辅料等委托其加工。2010年1月19日,上诉人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注册成立。上诉人注册成立后继续与被上诉人发生加工业务往来(其中,除本案所涉的业务外,双方间其他业务的款项已结清)。2011年5月6日,上诉人、被上诉人再次发生加工业务往来并签订成品加工合同一份,由被上诉人委托上诉人加工KE6236款童裤8500条,单价为16元。双方另约定了交货期限及交货办法等条款。签约后,上诉人按约履行了加工业务,并自2011年6月17日至7月11日向案外人三东服装整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东公司)交付KE6236款童裤8530条、套衣袋8500只(其中,41条童裤进行过返修)。同年8月间,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发出结算单一份,载明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交付了合格的KE6236款童裤8040条,并且单价变更为17元,因而确定总价款为136,680元,同时在该总价款的基础上扣除之前业务过程中所涉的空运费损失等51,792元以及合同项下业务所涉的再次检品费等损失34,42344元,上诉人对此持有异议。后经协商,双方一致同意就KE6236款加工业务扣款24,42344元。被上诉人为此在原结算单的基础上于同年9月间再次向上诉人发出了结算单,并要求上诉人开具品名为衬衫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诉人亦照此开具了总价款为112,25650元、品名为衬衫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十份(相差006元系税率计算后由于四舍五入的问题所产生)。之后,被上诉人又在尚欠上诉人价款112,25656元的基础上以上诉人在其他业务中造成了其经济损失为由要求扣款23,370元,并向上诉人开具了品名为涤丝纺、金额为23,370元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一份,上诉人对此无异议。嗣后,被上诉人就余款向上诉人履行了付款义务,故双方间就KE6236款加工业务所涉的债权债务已清结。庭审中,双方一致确认,除KE6236款加工业务外,其他业务的款项已结算完毕。现上诉人认为,双方间就KE6236款加工业务分别订立过合同一(2011年3月14日的合同,编号为XTTXXXXXXX)和合同二(2011年5月6日的合同,编号为XTTXXXXXXX),且上诉人均已按约履行了交货义务,但被上诉人仅给付了合同一项下的价款,对于合同二项下的价款未履行付款义务,遂向原审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判令被上诉人应及时给付加工价款136,000元。

  原审诉讼中,原审法院向上述业务的经办人罗萍作了调查,且被上诉人亦申请罗萍出庭作证。罗萍陈述如下:1、其系上诉人、被上诉人间上述业务的经办人;2、就款号为KE6236的童裤加工业务仅一次,且为男式,双方约定的数量为8500条;3、由于上诉人加工所产生的质量问题实际向被上诉人交货8040条;4、编号为XTTXXXXXXX的合同被上诉人并未向上诉人发出过。根据被上诉人公司内部记录,该编号合同项下的业务系被上诉人与国外客户所发生;5、上诉人交货后由其代表被上诉人和上诉人进行了结算,并签署了结算单,具体如下:(1)、应国外客户的要求该批童裤需熨烫,因而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在加工制作完毕的基础上再行熨烫,口头告知上诉人每条增加加工费1元,即单价17元;(2)、扣除2,000元系上诉人交付了不合格品后需再检测的费用;(3)、扣除4,000元系上诉人对不合格品不予返修,被上诉人另行委托他人返修的费用;(4)、扣除500元系不合格品第二次检测产生的往返运费;(5)、扣除9,58344元系上诉人加工制作有误需另行采购面辅料的费用;(6)、扣除1,200元系上诉人订购的纸箱过大,且破损严重,需重新订购的费用;(7)、扣除2,300元系部分尺寸的童裤上诉人无故缺少89条而应扣的面辅料费用;(8)、扣除9,660元系上诉人少交460条的面料费用;(9)、扣除3,680元系上诉人少交460条的辅料费用;(10)、扣除1,500元系上诉人迟延交货,导致一部分货物需空运而产生的空运费用;(11)、在该结算单中,其中另外部门的业务扣款51,792元,KE6236款业务扣款34,42344元;6、根据上述结算单,就KE6236款加工业务被上诉人应扣除上诉人加工价款34,42344元,但上诉人对此持有异议。后,经协商双方同意扣款24,42344元,因而被上诉人在总价款136,680元的基础上扣除24,42344元后,即为总价款112,25656元。上诉人按照被上诉人的要求开具了品名为衬衫的上海增值税发票;7、在该结算单中,涉及另外部门业务扣款51,792元与KE6236款业务无涉,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另外部门进行结算。

  本案争议焦点:就本案所涉的KE6236款童裤加工业务双方发生了一次还是二次。

  原审法院认为,1、上诉人表示,其与被上诉人就KE6236款童裤的加工业务共发生了二次。其中,第一次为合同一项下的加工业务,上诉人于2011年4月22日至4月29日间按被上诉人的指令送货至案外人上海明泓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泓公司)处检验,数量为8060条;第二次为合同二项下的加工业务,上诉人于2011年6月17日至7月11日间按被上诉人的指令送货至案外人三东公司处检验,数量为8530条。被上诉人则表示,就KE6236款童裤的加工业务双方仅发生了一次,即合同二项下的加工业务,上诉人于2011年6月17日至7月11日间按被上诉人的指令送货至案外人三东公司处检验。原审法院认为,双方在合同中对KE6236款童裤男式还是女式未作约定,双方对此又各执一词,根据现有的证据材料,仅从上诉人所述的颜色,被上诉人所述的拉链长短来认定男式或女式依据不足,进而不能依据男式或女式来认定双方就KE6236款童裤发生了一次还是二次加工业务;2、上诉人虽主张双方间曾签订过合同一,并且进行了交货,但根据上诉人所述的交货情况,其系向案外人明泓公司进行交货,但被上诉人对此予以否认,且上诉人亦未提供其受被上诉人的指令向案外人明泓公司进行交货的依据。此外,从该些送货单来看,收货人员仅签了姓,而无名字,明显违反常理,上诉人又未进一步提供证据加以证实;3、从2011年8月间的双方结算单来看,所确定的总价款为136,680元(即8040条×17元),以此表明上诉人交付并经验收合格的数量为8040条;4、在该结算单中被上诉人所要求上诉人承担的面辅料损失系以460条为计算基数,结合上述双方确定的总数量为8040条,因而可以表明双方原约定的加工数量为8500条,即指向了合同二;5、虽然被上诉人提供的合同编号记录本系其内部自行所作的记录,但从被上诉人所提供的对应编号的合同以及履行该些合同所签订的其他合同来看,被上诉人的该些合同编号记录具有一定的可信性;6、如上诉人所述双方间就KE6236款童裤发生了男式和女式各一次加工业务属实的,上诉人也就此未提供其收取各种面辅料的相应依据;7、根据合同二的形成过程难以认定双方签订了合同一。据此,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就本案所涉的KE6236款童裤共发生了一次加工业务,即合同二项下的加工业务。

  综上,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根据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原审法院难以认定其所述的曾签订过合同一并且就该合同一项下履行交货义务的事实,结合双方间订立了合同二,并且双方就该合同项下已进行了结算,同时被上诉人也就此付清了相应款项。故上诉人主张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据此作出判决:驳回上诉人上海国陆服饰有限公司要求被上诉人上海协通(集团)有限公司给付加工价款人民币136000元之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20元,由上诉人负担。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上海国陆服饰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素有业务往来,在2011年3月14日及同年的5月6日双方分别签订了合同编号为XTTXXXXXXX、XTTXXXXXXX的两份合同,由被上诉人委托上诉人加工KE6236款男、女童裤。合同签订后,上诉人依约完成制作并完成交货,现被上诉人否认2011年3月14日该份合同项下加工业务的存在,而原审法院在上诉人已提供了合同文本及相应的送货单、结算清单等证据的情况下,仍然不支持上诉人的诉请,于法无据,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上海协通(集团)有限公司答辩称:本案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仅签订了2011年5月6日的一份加工合同,2011年3月14日双方并没有签订过合同。2011年5月6日的合同加工的是男裤,且已实际结算完毕,上诉人诉请提出的2011年3月14日合同系上诉人伪造,因为上诉人没有提供该合同的原件,被上诉人也从未收到过上诉人所述的货物。综上,被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就本案所涉KE6236款童裤的加工业务履行了一次还是两次。审理中,上诉人认为其与被上诉人就KE6236款童裤发生两次加工业务,分别为2011年3月14日(女裤)和2011年5月6日(男裤),而被上诉人则认为,双方仅于2011年5月6日发生一次童裤加工业务。对此,本院认为,本案诉讼过程中,上诉人对其诉称的2011年3月14日及2011年5月6日两份合同均未能提供传真件原件,虽然被上诉人确认了2011年5月6日的合同,但对该合同上被上诉人负责人的签字不予认可,并且提供了该份合同的传真件原件予以证明。对于2011年3月14日合同,被上诉人不予认可,而上诉人既未能提供合同原件,也没有提供该合同的传真件原件,仅提供了一份复印件,同样被上诉人对上述合同中被上诉人负责人一栏的签字也不予认可。而且,被上诉人提供的2011年5月6日合同传真件原件上被上诉人负责人的签名与上诉人提供的2011年3月14日及2011年5月6日两份合同的传真复印件上被上诉人负责人签名的笔迹明显不一致。还有,本案诉争的两份合同上的品名、款号均为KE6236款,且均未注明男款、女款。对此,本院认为、如果两份合同分别为男款、女款,则在品名款号上应有所区别,故上诉人称两份合同分别为男款、女款显然不合常理。另,再结合上诉人提供的2011年3月14日合同项下的送货单上收货人员仅签了姓而无名字,及上诉人未能提供其收取被上诉人各种面、辅料的相应依据,原审法院经综合判断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就本案所涉的KE6236款童裤只发生了一次加工业务,即2011年5月6日合同项下的加工业务,并无不当。综上所述,上诉人所提上诉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处理正确,本案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20元,由上诉人上海国陆服饰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晓菁

代理审判员  王 曦

代理审判员  李 忠

二〇一四年五月五日

书 记 员  朱 敏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2020010912481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