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某与王某撤销权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6/59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泰中民终字第097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丁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

  上诉人丁某与被上诉人王某撤销权纠纷一案,泰兴市人民法院于2012年6月14日作出(2011)泰曲民初字第0636号民事判决,上诉人丁某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7月3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丁某向原审法院起诉称,2011年3月份,王某到丁某承接的A市B工地做工。同年6月,王某提出离开工地,多次向丁某索要高额工资,遭到拒绝后,王某到工地大吵大闹,并砸坏工地办公室门窗、桌子。后王某于2011年7月1日以谈事为由,约丁某到王某住处,王某及其妻持菜刀、甩棍,并以言语相威胁,不让丁某出门,迫使丁某写下65万元、90万元的借条各一份。上述两份借条是王某采用胁迫的手段,迫使丁某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出具,丁某并无向王某借款的事实,请求确认该两份借条无效。

  丁某为证实其主张提交下列证据:1、照片两张。2、江苏某律师事务所对甲、乙、丙、丁、戊、庚的调查笔录各一份。3、A市公安局C区分局D派出所出具的证明一份、报案材料一份、询问笔录一份。4、王某向原审法院起诉要求丁某偿还借款的起诉状副本一份。5、银行凭证7份。6、发票一份。7、金额为10万元、时间为2011年8月20日的中国银行客户回单一份。8、借款金额为65万元的借条复印件一份。9、证人乙、丙的当庭证言。证人乙证言的主要内容是:开始王某向丁某要300万,并说该给他的应该给他,丁某说凭什么给你钱,双方僵持不下,后来丁过了个把小时也来了,说是工地上停电要找丁某,这时候王某把刀别在屁股后,他家属拿了个类似鞭子的东西,看样子要打人,但整个过程也没见打人,两人打第一张条子(65万元)时,没见他们算账,打第二张条子(90万元)时,两人谈了借款的事,谈了有个把小时。证人丙证言的主要内容是:没有打条子之前,双方有争吵,后来门外又有人敲门,王某不让开门,丁某要开门,这时王某拿刀了,后来刀被我夺下来扔到水池子后面,王某也找不到,夺下来后,两人还在争吵,争吵了1个小时后才写的条子,打条子时,王某没有拿刀。

  王某辩称,丁某所称的胁迫不是事实,王某与丁某是合伙关系,王某为丁某在A市的工程垫支(资)很多,丁某是在与王某对账后才出具的65万元和90万元两份借条,其中65万元的条子是王某在工程上的垫支(资)以及丁某向王某的借款,90万元是丁某这几年向王某借款的总额。出具借条时,丁某方在场的有六、七个大汉,而王某只有夫妻二人,王某不可能对丁某构成胁迫,且丁某在出具借条后,还向王某还款30多万元。另外,丁某报案后,王某又去了A市一个多月,而公安机关并未对王某进行任何调查,可见公安机关并未立案,王某对丁某也不存在胁迫。综上,丁某出具借条是其真实意思的表示,请求驳回丁某的诉讼请求。

  王某就其主张提供下列证据:1、借款金额为90万元的借条复印件一份;2、银行账单三份,分别记录丁某于2011年7月5日、8月20日、8月30日陆续汇款20万元、10万元、5万元给王某;3、泰兴市法律服务所对樊某、郝某、留某的调查笔录各一份;4、交通费和住宿费发票。

  原审确认下列事实:2011年3月,王某随丁某至丁某承接的A市B工地做工程,双方经济往来较多,丁某曾多次向王某借款。2011年6月28日王某因向丁某主张债务未果在丁某的办公室闹事,同年7月1日晚上8点钟,丁某同乙、丙、甲等4人到王某夫妇二人所住的工程项目部商谈,约10点钟左右,工人丁来敲门,说工地上停电,要老板丁某找人送电,丁某便要开门,王某不让开门,双方发生争执,王某拿了把菜刀,王某的妻子拿了根甩棍,并扬言今天谁也不准进来,谁进来就砍他。后来在大家的劝说下,王某同意开门,丁等3人进到屋内,王某所拿菜刀也被丙夺下,扔到水池子后面。随后,双方又继续商谈,丁某向王某出具了金额为65万元的借条,约一个小时后又出具了金额为90万元的借条。出具借条时,王某未持刀,在场人有丁某及跟随其做工的工人六人,王某夫妇二人。同年7月3日上午9时30分,丁某向A市公安局C区分局D派出所报案,称受王某胁迫向王某出具了本案诉争的两份借条,但该派出所至今未立案处理。

  原审另查明,丁某在出具借条后有向王某还款的行为。

  原审审理过程中,经原审依法释明,丁某申请变更诉讼请求,要求撤销其向王某出具的两份借条。

  原审认为,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撤销。本案丁某认为其受王某胁迫出具借条,从其提供的证据来分析:一、从借条形成过程来看,在结账过程中,王某拿过刀,王某的妻子拿过甩棍,但丁某提供的证人乙陈述“王某夫妇看样子要打人,但整个过程也未见打哪个”、证人丙陈述“王某拿刀是因为不让外面的人进来,后来刀被其夺下来扔到水池子后面,双方继续结账,丁某才先后出具了两份借条”;二、从现场人员看,丁某有六名工人在场,王某仅夫妇二人,不具备胁迫的外部条件;三、从报警时间看,丁某于2011年7月1日出具借条,至7月3日才报警,已事隔两天,不符常理;四、从还款情况看,丁某在出具借条后,有多次还款行为。结合以上几点,丁某所举证据不能充分证明其向王某出具借条时存在受王某胁迫的事实,故其要求撤销两份借条的诉讼主张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驳回丁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60元,由丁某负担(丁某已交80元,余款80元限丁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审法院交纳)。

  上诉人丁某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王某曾借给上诉人39万元,但在2011年7月1日采取极端的方式胁迫上诉人出具了65万元及90万元的借条,两份借条都没有借款的事实,也不存在是对帐后形成的总结性借据的事实。王某及其妻拿出刀和甩棍,让上诉人感到恐惧,王某并威胁上诉人“不打条子,不要想走”,上诉人在别无选择、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违背自己的真实意思按王某的要求出具了借条,王某及其妻子的行为符合胁迫的构成要件,上诉人随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也反映了上诉人出具借条违背了自己的真实意思。上诉人在受胁迫情形下出具的借条依法应予撤销,而且90万元的借条中加注了“以前的借条全部作废”,包括65万元的借条也应当作废。一审认定上诉人不能充分证明向王某出具借条时存在受到胁迫的事实,有失偏颇,请求改判支持上诉人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王某答辩认为,被上诉人是在丁某一方人数和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出于自卫才拿了刀和甩棍,但未有后果发生,当即被拦住,把刀扔到水池里,后来丁某与被上诉人对帐约1小时左右,丁某才出具了两份借条,出具借条时未有胁迫。两份借条是在同一日出具,65元的借条不包含在90万元的借条之内。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相同。

  本院认为: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撤销。丁某主张其受王某胁迫出具借条,但丁某与王某之间经济往来较多,丁某曾向王某借款,王某并随丁某在丁某的工地做工程,借条是在王某向丁某主张债权过程中丁某出具,并非丁某与王某之间没有债权债务关系;借条出具前,王某曾因向丁某主张债权未果在丁某的办公室闹事,在借条出具当日的商谈过程中,王某拿过刀,王某的妻子拿过甩棍,但从当时在场证人乙的证言“王某夫妇看样子要打人,但整个过程也未见打哪个”、证人丙的证言“王某拿刀是因为不让外面的人进来,后来刀被其夺下来扔到水池子后面,双方继续结账,丁某才先后出具了两份借条”可以看出,王某夫妇拿刀和甩棍的目的并非胁迫丁某出具借条,丁某也并非是在王某及其妻的上述行为下出具借条,而且当时在场人员较多,丁某有六名工人在场,王某仅夫妇二人,不具备胁迫的外部条件,最终借条的出具是双方协商的结果;丁某并在出具借条后,有多次还款行为,故不能认为丁某出具借条是受到胁迫、不得不违背自己意愿作出的意思表示。丁某要求撤销两份借条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不予支持。原审适用法律正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丁某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继 元

审 判 员 曹 海 霞

审 判 员 高 继 林

二○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杭 君


2020010912465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