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等与东莞市长安伸达自动化机械加工厂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19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东中法民二终字第96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雪好,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崔芸庆,广东今久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冬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文卫玲,北京市惠诚(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长安伸达自动化机械加工厂。

  投资人:杨红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红星。

  上诉人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安公司)、上诉人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东莞市长安伸达自动化机械加工厂(以下简称伸达厂)、杨红星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1)东二法民二初字第88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瑞安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称:2009年8月21日,正在筹备中的飞云公司以股东张勇斌的名义与瑞安公司签订合同,向瑞安公司购买10台注塑机,合计价款1924000元,伸达厂于同日向瑞安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2009年9月11日,飞云公司注册成立。2009年9月23日,各方当事人一致确认上述合同的购买方改为飞云公司。期间,瑞安公司依约供货,但飞云公司收货后拒绝按约定支付货款,截止起诉之日仍欠款1439200元。瑞安公司认为,飞云公司应承担支付货款义务。伸达厂作为担保人,应对飞云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伸达厂是个人独资企业,杨红星作为投资人,应以其个人财产承担无限责任。另按约定,在飞云公司未完全付清货款前,涉案物的所有权仍为瑞安公司所有。请求判令:1飞云公司向瑞安公司清偿货款143920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飞云公司欠款之日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2伸达厂、杨红星对前述欠款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确认在飞云公司付清上述货款及利息前,涉案的100VS伺服器4台、120VS伺服器2台、200T双色机4台的所有权归瑞安公司所有;4本案诉讼费用由飞云公司、伸达厂、杨红星负担。

  飞云公司向原审法院答辩并反诉称:一、飞云公司与瑞安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因瑞安公司违约导致无法履行:1延期交付。100VS伺服器4台、120VS伺服器2台超期5天交付,2台200T双色机超期41天交付,另2台200T双色机超期69天交付。2009年12月23日飞云公司发给瑞安公司的联络函,约定了延期交付的违约金为每天按总合同价款的1%计算,瑞安公司应支付延期交付违约金1212120元。2货物有质量问题。按合同约定,10台机器的螺杆炮筒要求全部是双合金螺杆炮筒,但送来的机器没有一台为双合金螺杆炮筒。自2009年12月17日机器有质量问题开始维修,维修多达上百次。其中4台200T双色机因质量问题严重退回瑞安公司维修,其中2台维修了3个多月,另2台维修了1个半月。瑞安公司的违约行为给飞云公司带来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二、飞云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没有任何违约行为。请求法院判令:1解除合同,退回有质量问题的货品,瑞安公司返还飞云公司已支付的100000元定金及384800元货款;2瑞安公司按约定支付延期交货的违约金1212120元;3瑞安公司赔偿因货品有质量问题给飞云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709620元;4瑞安公司负担本案诉讼费用。

  伸达厂及杨红星向原审法院答辩称:伸达厂与杨红星确于2009年8月21日就瑞安公司与飞云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提供担保,保证飞云公司不能履行合同项下还款义务时代为履行还款义务。但是,瑞安公司迟延履行主合同,提供质量有瑕疵的产品,致使主合同的目的不能实现。伸达厂及杨红星要求解除担保合同,不承担任何责任。

  瑞安公司对反诉答辩称:一、案涉《售货合约条款》第6条约定,买方如发现质量不合格的,须于货到15天内提出异议,否则由买方负责。该条款属于合同法所称的检验期限条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检验期间内将标的物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出卖人,买受人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飞云公司要求解除合同、退还机器的要求不能成立。二、飞云公司提供了多份维修记录拟证明涉案机器存在质量问题,而瑞安公司收到维修请求后,基于服务及规范管理的考虑,均会派员前往检查及处理并开具维修记录,根据维修记录,相当大部分都是使用不当引发的问题或易损件的更换问题,也有一些维修要求被证明故障完全不存在,故维修记录的多寡不能反映涉案机器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即使涉案机器存在质量问题,并排除因飞云公司人员使用所导致的因素,如要退机,也应证明机器存在的问题是设计缺陷、致命的、完全无法使用的才行。但飞云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然不足以证明。三、瑞安公司没有延迟交付机器。12009年8月21日签署合同约定交付时间是15日,飞云公司支付定金在2009年8月25日,合同第5条约定“定金至卖方账户合同生效”,伺服机于2009年9月10日交付,在合同约定交货期间内。2双色机的逾期交付是在飞云公司迟延支付20%款项行为发生后行使履行抗辩权的体现。合同约定在交付伺服机时即2009年9月10日,飞云公司应支付20%的合同价款384800元,而飞云公司在2009年12月11日才完成20%伺服机购机款项的支付,在此情况下,双色机90天交付的期限应当从2009年12月11日起算,即瑞安公司有权在2010年3月10日前交付双色机,而实际上瑞安公司于2010年12月29日、2011年1月27日分两次向飞云公司交付4台双色机,没有超期。3飞云公司提供的2009年12月23日的联络函虽然明确在2009年12月23日前不能交付机器,则从2009年11月25日按合同总价款每天1%收取违约金,但瑞安公司工作人员在该联络函上签字只是表明在2010年3月3日收到该函,违约金的约定未得到瑞安公司的同意;而且,联络函无视伺服机已经交付并正常使用的事实,依总合同价款标准收取违约金不合理。同时,过百万元的违约金超出合同总标的额的一半,属于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不应得到支持。四、飞云公司提供了部分订单及联络函证明其损失,但该类证据不足以证明损失的存在。飞云公司除了购买涉案机器外,另有其他机器在使用,订单取消的原因不能证明是瑞安公司机器故障所致,而且根据维修记录反映,在订单取消期间,涉案机器在正常使用,同时,作为利益冲突方,仅凭其与第三方之间形成的该类证据来主张损失,举证义务未完成。在飞云公司没有充分证据表明涉案机器存在质量问题的情况下,担保人的担保责任不能免除,请求驳回飞云公司的反诉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飞云公司为在2009年9月11日经注册登记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300000元。在此前的2009年8月21日,张勇斌代表飞云公司与瑞安公司签署《通用售货合约》,合同第一页手书部分约定瑞安公司向飞云公司出售10台注塑机,包括100VS伺服机4台(单价130000元)、120VS伺服机2台(单价146000元)、200T双色机4台(单价278000元),总价1924000元。合同对交付期限的约定是,伺服机15日交货,200T双色机90日交货;付款方式是,200T双色机定金是100000元,伺服机6台交货即付合同金额20%为384800元,200T双色机交付即开始月供159800元,2010年8月24日前付清全部余款;合同另约定,定金到卖方账户后合同生效;螺杆φ28㎜,双金属螺杆炮筒。《通用售货合约》背页有打印的《售货合约条款》,其中第3条约定,本合约经买卖双方签订后即时生效,并具有法律效力。第5条约定,如卖方逾期未收到买方汇出的订金或货款,不超过15天的,卖方保留顺延或更改交货期的权利;第6条约定,买方未全数付清货款前,合约内的全部商品仍属卖方所有,卖方有权派出人员或代表,到买方安置商品的地方收回商品,买方如发现质量不合格的,须于到货后15天内提出异议,否则由买方负责。第8条约定,保养期自机器出厂日计为期一年,期间凡为瑞安公司制造的零件,确属材质或加工所引致的损耗,均可以获得免费更换。第14条约定,如发生争议,由卖方所在地人民法院通过诉讼程序解决。在本案诉讼中,飞云公司与瑞安公司签订协议,同意为尽快解决问题不增加诉累,案件由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审理。《通用售货合约》的附件是张勇斌代表飞云公司签订的《协议书》,第3条约定买方以分期付款方式支付货款,在买方未完全清付货款前,货物产权仍为卖方所有。第5条约定前述10台注塑机货物摆放在东莞市长安沙头,第6条约定注塑机易损件如发热圈、分胶嘴不在保修之列。伸达厂是个人独资企业,杨红星是该厂的投资者。2009年8月21日,瑞安公司与杨红星、伸达厂签订《担保书》,杨红星及伸达厂同意为因购买前述10台注塑机的逾期未付货款及该款项的全部应付利息及相关费用承担连带责任担保,担保期限自担保书签发之日起生效,至买方付清全部货款或担保人还清全部货款、利息及相关费用时失效。

  瑞安公司于2009年9月10日向飞云公司交付4台100VS伺服机、2台120VS伺服机。2009年12月23日,飞云公司致函瑞安公司,认为瑞安公司应在2009年11月25日交付200T双色机4台但未能如期交付,经协商同意改交期为2009年12月15日交2台,12月20日交2台,但仍未能交付,飞云公司再次同意交期延至2009年12月23日,如瑞安公司于2009年12月23日仍未能交付,飞云公司将根据合同从2009年11月25日起按总合同款1%每天收取违约金。瑞安公司工作人员在该份函件上签名。瑞安公司于2009年12月29日交付出厂编号SA001、SA002的200T双色机2台,于2010年1月27日交付出厂编号为SA003、SA004的200T双色机2台。

  机器在使用过程中有故障,瑞安公司工作人员陆续上门进行维修。飞云公司主张维修次数达上百次,瑞安公司确认是61次。2010年3月6日,飞云公司将出厂编号为SA003、SA004的2台200T双色机退还瑞安公司。2010年6月12日,瑞安公司将该2台200T双色机维修后向飞云公司交付。同日,飞云公司将另2台出厂编号为SA001、SA002的200T双色机退还瑞安公司。2010年7月26日,瑞安公司将该2台200T双色机维修后再向飞云公司交付。前述机器的返机单上注明“未正常使用,返还南海工厂改进”。期间瑞安公司与飞云公司于2010年10月就机器问题进行过协商,双方签署《瑞安机台问题点》,就单色机主要问题是,法兰经常漏胶、法兰头螺丝经常断、螺杆炮筒材质与订购不符合(单双色机);双色机主要问题是,死机、漏油、转盘卡死等。

  另查明:根据电汇凭证,飞云公司向瑞安公司付款的时间及金额分别是:2009年8月25日支付100000元;2009年11月30日支付150000元;2009年9月28日付款200000元;2009年12月11日支付34800元,合计484800元。本案因飞云公司没有清偿余下货款,瑞安公司提起诉讼。飞云公司则提出反诉。

  再查明:飞云公司于本案中提供维修期间损失的计算标准及依据是:1日常维修损失,包括机器日常维修期间损失79460元,以及通知维修的待机时间按4小时计,损失是30560元。22台200T双色机在2010年3月6日至2010年6月12日返还瑞安公司维修96天的损失是576000元,另2台200T双色机返还瑞安公司维修自2010年6月12日至7月26日共44天的损失合计264000元,均按每台机每天可以工作20小时计算。以上两项中机台损失价格是,100VS伺服机每台80元/小时,120VS伺服机每台120元/小时,200T双色机每台150元/小时。每台机平均小时损失主要是按工人工资、伙食、住宿、房租、工商行政、治安、卫生、水电费、总投资3000000元按每月5%回报计算所得。3客户流失及因质量、交期赔偿客户损失罚款200000元,按客户的采购单及退货单、取消订单等综合计算所得。以上3项损失合计1150020元,折价后请求709620元。

  原审诉讼中,飞云公司申请对涉案10台机器质量进行鉴定,鉴定内容包括:1产品是否按合约规定要求生产;2频繁出现机械故障现象是操作不当引起,还是因机器本身质量问题或设计缺陷引起。原审法院经摇珠选定深圳市质量技术监督评鉴事务所作为鉴定机构,委托对放置在飞云公司的涉案4台100VS伺服机、2台120VS伺服机、4台200T双色机的质量是否符合《通用售货合约》或相关行业标准,以及上述机器自出厂后至诉讼前的维修是什么原因导致,是操作不当或是机器设计、制作质量原因导致。

  深圳市质量技术监督评鉴事务所经鉴定,作出编号为2011SZJY92583的《伺服及双色注塑机质量鉴定报告》,结论是:1现场查验的注塑机经调节各项功能运行正常,符合《通用售货合约》及相关行业标准要求;2查验已更换下来的注塑机液缸部件出现的裂缸及断轴属零部件制造缺陷及部件受力过大所致;3自出厂后至诉讼前的维修,除液缸及主轴部件属产品质量问题外,其余问题均与设备的保养、维护及维修环节有关。

  飞云公司对鉴定结论提出异议:1鉴定机构没有按规定提供机构及鉴定人员具有鉴定资格的相关材料;2鉴定依据的行业标准是《塑料注射成型机》JI/T7267-2004,该标准适用范围是热塑机、单螺杆、单工位、卧式塑料注射成型机,本次鉴定的产品还包括有双螺杆的注塑机,对双螺杆注塑机适用该行业标准不合适;3鉴定检测的方法不当,例如应当检测机器显示值是否与实际注量一致及相关参数,而不是看注塑机上的参数显示值是否有误差;检测机器动板与定板不平行现象时,没有检测数据,没有用试验块或内经千分尺等检测工具;对双色机的转盘不稳定没有用试车时间和试车方法来检验;4鉴定结论第一项称注塑机各项功能运行正常,但第二项、第三项又称注塑机零部件制造有缺陷且产品有质量问题,前后矛盾。

  瑞安公司亦对鉴定报告提出异议,主要内容是:1关于裂缸问题。配件更换后没有再出现裂缸,不能得出零部件制造缺陷的结论;报告第14页分析油缸纵向断裂的原因是油缸制造质量及油缸内活塞运动时的挤压力过大,很显然,挤压力过大是使用问题而非生产问题。2关于断轴问题。瑞安公司库存发货单没有更换主轴的记录,而飞云公司提供的维修单也没有维修更换的记录,因此,损坏的主轴是飞云公司自行购买并更换,与瑞安公司无关。鉴定机构没有做受力实验之前不能认定是零部件制造缺陷。3使用过程中原则上由飞云公司自行进行保养维护和维修。在鉴定过程中发现飞云公司对机器加装了机械手、拆除了外罩保护装置,对油路也进行了改造,参数调整超出设计范围,加注润油管子里大部分是水,显然飞云公司没有对机器进行保养维持和维修。

  鉴定机构对飞云公司及瑞安公司的异议回复称:1本案产品是投入使用多年并经保养维护过的,产品质量鉴定的依据标准是参考与质量争议有关的国家、行业及企业标准,如果有约定按约定执行,如无约定,专家组根据案情选用相应标准;2本案机器是2009年及2010年的产品,外部有多处渗油,但渗油部位不易确认,因注塑机均使用一年以上,进行过加油、密封面拆封等维护保养工作,不能确定渗油为质量问题,专家组分析可以通过保养、维护排除;3“螺杆φ28㎜双金属螺杆炮筒”从字面可理解为螺杆是一种材料,炮筒为另一种材料,在注塑机制造行业内有螺杆与炮筒采用不同材料即两种材料的结构;4出现裂缝的油缸及断裂的油缸主轴是飞云公司工作人员提供更换下来已损坏的零部件,从断裂形式及断轴形态分析,损坏是因部件本身的制造缺陷及部件受力过大所致,关于裂缝的油缸及断裂的油缸主轴是哪台机器及何时出现的,因设备早已维修,目前已无此故障,只能按飞云公司的工作人员提出的证据作依据;5产品质量鉴定依据《产品质量仲裁检验和产品质量鉴定管理办法》进行,产品质量鉴定只针对产品质量中有争议内容开展查验、分析和判别,其他调查不属于产品质量鉴定范畴。

  另外,原审法院在诉讼过程中准许瑞安公司的申请,作出(2011)东二法民二初字第880-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对飞云公司的财产进行保全并予以实施。

  以上事实,有瑞安公司提供的《通用售货合约》、《担保书》、管辖权协议书、出机单、返机单、维修记录清单、维修记录照片,飞云公司提供的《通用售货合约》、电汇凭证、出机单、返机单、联络函、瑞安机台问题点、瑞安公司回函、采购单、报价单、扣款通知单、退货单、取消订单函、维修记录、图片,原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及相应的回复函件,以及当事人的陈述附卷为据。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涉案《通用售货合约》为瑞安公司与飞云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皆有约束力。伸达厂、杨红星愿意为飞云公司就机器货款的支付向瑞安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该意思表示真实有效,伸达厂及杨红星应受其约束。

  关于瑞安公司是否迟延交付货物的争议。涉案《通用售货合约》手写条款约定定金到卖方账户合同生效,打印条款约定合同经双方签订即生效。手书部分约定应当优先适用。飞云公司于2009年8月25日向瑞安公司支付定金100000元,则合同于2009年8月25日生效。相应的交货期应自2009年8月25日起算。瑞安公司于2009年9月10日交付6台伺服机没有超出约定的15天交货期限。按约定,瑞安公司应于2009年11月25日前交付4台200T双色机,而瑞安公司分别于2009年12月29日交付2台,于2010年1月27日交付2台,存在迟延交付的事实。瑞安公司认为迟延交付4台200T双色机是行使先履行抗辩权的表现。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一方未履行,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本案合同约定飞云公司在6台伺服机交付时即付清合同价款的20%,但根据查明事实,飞云公司直至2009年12月11日才将到期应付款项支付完毕,因此,瑞安公司迟延交付有法律上的依据。但是,行使法定权利不应随意扩展,就本案而言,瑞安公司在飞云公司迟延履行情形消失后即应履行己方义务。依据飞云公司在2009年12月23日联系函的内容,飞云公司允许瑞安公司就4台200T双色机最后交付截止期为2009年12月23日。其时飞云公司已将到期款项付清,但瑞安公司直至2009年12月29日交付2台200T双色机,2010年1月27日另交付2台200T双色机,确实存在迟延的情形。以2009年12月23日应交付计,2台200T双色机迟延履行6天,另2台200T双色机迟延履行35天。

  关于瑞安公司向飞云公司提供的10台机器在纠纷发生时是否存在质量缺陷的争议。对该争议的解决,关键在于是否采信鉴定机构即深圳市质量技术监督评鉴事务所所作结论。首先,经摇珠选定的鉴定机构---深圳市质量技术监督评鉴事务所,为入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2011年度司法委托专业机构名册内单位,具有质量鉴定的资质,鉴定专家组三名成员有机械设计制造副教授或机械工程高级工程师资格。其次,飞云公司认为鉴定检测方法不当及对双螺杆的注塑机的鉴定不适用《塑料注射成型机》JI/T7267-2004行业标准,但没有提出可另适用的依据,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异议的成立。鉴定组专家根据案情选定的鉴定标准及鉴定方法应当予以认可。再次,关于对被更换的注塑机液缸部件出现裂缸及断轴是否瑞安公司提供的问题。鉴定组专家在鉴定现场根据飞云公司工作人员展示的零部件进行判别,作出被更换的注塑机液缸部件出现裂缸及断轴属于制造缺陷及部件受力过大所致的结论。原审法院认为,虽然相应的零部件是飞云公司工作人员出示,因该零部件用于涉案机器上,涉案机器为瑞安公司提供,瑞安公司无相反证据证明是飞云公司另行购置,应认定该更换下来的零部件是瑞安公司提供。瑞安公司以其库存没有相应出货单为由主张并非其提供,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虽然飞云公司及瑞安公司对鉴定报告均提出异议,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异议的成立,不足以反驳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原审法院采信鉴定结论认定,在本案发生纠纷后由中介机构鉴定时,瑞安公司向飞云公司提供的10台机器不存在质量缺陷。在机器出厂交付至最后维修完成前,瑞安公司交付的机器零部件有质量制造缺陷,飞云公司也有不当使用情形。瑞安公司援引《售货合约条款》第6条,认为飞云公司没有在15天检验期提出质量异议,视为质量符合约定。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机器性质为应使用才能鉴别质量是否存在问题,对瑞安公司的相应主张不予采纳。

  关于涉案合同应否解除的争议。瑞安公司确有迟延交付的事实,但飞云公司已接收了货物并进行使用,没有影响到合同订立的目的。另外,根据鉴定结论,现存放在飞云公司的机器经调节各项功能运行正常,符合《通用售货合约》及相关行业标准的要求。飞云公司要求解除合同,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原审法院对飞云公司的相应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瑞安公司迟延交付的违约责任认定。根据前述认定,瑞安公司交付4台200T双色机存在迟延的情形。其中2台200T双色机迟延履行6天,另2台200T双色机迟延履行35天,按最长迟延时间计,延期交付35天。瑞安公司工作人员也在2009年12月23日的联络函上签名,视为同意联络函的内容,瑞安公司应按函件约定向飞云公司支付延期交付违约金。由于联系函的整体内容均是讨论4台200T双色机的交付问题,另6台的伺服机已经交付,因此,函件中的“总合同价款”应当理解为4台200T双色机的合同总价款。按联络函约定的计算方式,瑞安公司应支付迟延履行违约金为35天×1112000元(4台200T双色机总价款)×1%/天=389200元。

  关于飞云公司要求赔偿机器维修期间的损失的争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飞云公司提出赔偿的项目内容包括:(1)日常维修损失;(2)机器返回瑞安公司维修的损失;(3)客户流失损失及因质量、交期赔偿客户的罚款损失。对第(1)项日常维修的损失,飞云公司主张的每款机器的小时单价依据是工人数量、房屋租金以及企业日常开支、企业投资等计算所得。原审法院认为,除房屋租金有相应的合同可以作为依据外,其他的项目依据均不足。例如在本案机器交付前飞云公司没有进行生产经营,飞云公司主张有5%的投资回报显然没有依据,而飞云公司注册资金是300000元,飞云公司主张有投资3000000元,没有举证。因此,飞云公司主张的机器日常维修损失因缺乏依据原审法院无法支持。飞云公司主张的第(3)项的损失,提供的证据是订购单及取消订购单等资料,没有直接向客户赔偿损失的相应证据,而且也无法证明客户流失的直接或是相当因果关系为没有按时交付货物。因此,对第(3)项损失的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对第(2)项的损失请求,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查明事实,4台双色机在接收后中途有返回瑞安公司维修的情形。机器迁回卖方维修,从中可见机器存在障碍严重无法正常使用。飞云公司请求依据机器小时生产损失及按机器每日生产20小时来计算损失,如前述也是缺乏依据的。但是,机器返回出售方维修,可以视同机器延期交付。对机器返还维修的相关损失可以参照双方在2009年12月23日联络函关于延期交付违约金计算。但是,由于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机器返还瑞安公司维修皆因使用原因或是皆因制造原因所致,参考本案的机器鉴定结论,原审法院认为,导致机器返回维修的过错由制造者及使用者各负一半,则相应的损失计算方式是:(96天+44天)×556000(2台200T双色机的价款)×1%÷2(瑞安公司与飞云公司各负一半责任)=389200元。瑞安公司应向飞云公司赔偿4台双色机在返还维修期间的损失。

  综合上述,飞云公司欠付瑞安公司机器货款1439200元,而瑞安公司应向飞云公司赔偿迟延交付违约金及因最后维修好前的机器质量问题导致飞云公司的相应损失合计778400元,两项相抵,飞云公司应向瑞安公司清偿货款660800元,并偿付自款项最后清偿期之次日即2010年8月2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瑞安公司要求确认货款未付清前涉案机器所有权属瑞安公司所有,符合《通用售货合约》的相关规定,原审法院予以支持。伸达厂、杨红星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应就飞云公司的债务向瑞安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限飞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瑞安公司清偿货款660800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利息(自2010年8月25日起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清偿完毕之日止)。二、伸达厂、杨红星就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承担责任后可以向飞云公司追偿。三、确认在飞云公司付清前述欠款之前,瑞安公司对涉案机器(位于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经营场所内4台100VS伺服机、2台120VS伺服机、4台200T双色机)享有所有权。四、驳回瑞安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飞云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本案一审本诉受理费17752元,由瑞安公司负担9764元,飞云公司负担7988元;一审反诉受理费13026元,由瑞安公司负担4168元,飞云公司负担8858元;一审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瑞安公司负担2250元,飞云公司负担2750元;鉴定费91693元,由瑞安公司负担22923元,飞云公司负担68770元。

  上诉人瑞安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要求瑞安公司按照1%的标准承担延迟交付机器的违约金没有依据。1瑞安公司有权根据先履行抗辩权主张2010年3月10日前交付双色机。合同约定应在9月10日交付6台伺服机,飞云公司应当支付20%的合同款即384800元,但飞云公司直到12月11日才完成款项支付。因此,双色机的90天交付期限应当从12月11日起算,即瑞安公司有权在2010年3月10日前交付双色机,而实际上瑞安公司在1月27日前已经完成交付,符合合同约定。另外,合同约定,在交付双色机之前,伺服机的分期付款条件已经成就,但飞云公司没有支付分期款项,瑞安公司据此推迟支付双色机来要求飞云公司支付伺服机的分期款,属合法行使抗辩权。2瑞安公司签署案涉联络函不代表接受其内容,更不能视为放弃法定的先履行抗辩权。瑞安公司是在双色机完成交付之后才签署案涉联络函的,联络函的前提条件已经不存在,而且瑞安公司签收联络函并不代表接受其约束。瑞安公司是在受胁迫的情况下签署的联络函。3联络函约定的违约金标准过高,在飞云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因瑞安公司迟延交货导致损失的情况下,法院应当依法降低标准。二、原审判令返修视为迟延交付机器,并据此要求瑞安公司承担损失没有依据。原审法院支持了飞云公司主张的机器返回瑞安公司维修的损失,但机器返厂维修并不应视为机器迟延交付。三、原审判决对鉴定费、诉讼费、保全费承担比例不当。鉴定结论认定案涉机器合格,而且故障是因飞云公司使用不善导致的,因此应由飞云公司承担鉴定费。此外,诉讼费、保全费的承担与实体判决结果不成比例。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判令:1变更一审判决第一项的本金标准,判令飞云公司清偿货款1439200元,维持利息计算起点及标准的判项;2撤销一审判决第四项;3判令瑞安公司无需承担本案的鉴定费,并根据判决结果调整一审诉讼费及保全费的承担比例;4判令由飞云公司、伸达厂、杨红星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飞云公司针对瑞安公司的上诉向本院答辩称:一、原审法院判令瑞安公司按照1%的标准承担迟延交货的违约金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1案涉合同、出机单和联络函等证据显示瑞安公司确实迟延交货。2联络函证实飞云公司与瑞安公司约定最后交货日期为2009年12月23日,否则从2009年11月25日起按总合同价款的1%收取违约金。事实上,瑞安公司未在2009年12月23日交货,应当承担违约金。3瑞安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提供第一批货即双合金螺杆和炮筒。4瑞安公司供货共延期120天,造成飞云公司经济损失约120万元,原审法院认定其应承担违约金符合法律规定。二、原审判决要求瑞安公司将返修的机械作为迟延交付而承担飞云公司的损失合理合法。返机单证明4台双色机返修的原因是未能正常使用,因此与未交货没有区别,应当视为迟延交货。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瑞安公司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伸达厂、杨红星针对瑞安公司的上诉,共同向本院答辩称:一、主合同的债权人瑞安公司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违反合同约定延期交货,而且提供的货品有严重的质量问题且不符合合同约定,因此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在主合同无法履行的情况下,伸达厂也无需承担担保责任。二、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瑞安公司没有向伸达厂主张权利,因此伸达厂无需承担担保责任。

  上诉人飞云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案涉十台机器不符合质量要求且与合同的约定不符,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1案涉十台机器维修记录高达上百次,特别是4台200T双色机返厂维修140天,而且从飞云公司与瑞安公司的联络函等证明已经证实。瑞安公司对其机器有质量问题也予以承认。2《通用售货合约》备注第四项规定:十台机械螺杆料筒全部是双金属螺杆炮筒,但案涉十台机器没有一台安装的是双合金螺杆炮筒的。对此,瑞安公司于2010年10月27日给飞云公司的回函中明确表示:因十台机器螺杆料筒没有按合同约定安装双金属螺杆炮筒,瑞安公司同意全部更换。可是原审法院却未查明此事实,损害了飞云公司的利益。3鉴定报告认为案涉十台机器的确存在产品质量问题。原审法院在判决中没有充分考虑这一事实。二、原审法院已经认定的事实部分不公。1一审法院已经查明瑞安公司延期交货的事实并且也判决瑞安公司依法承担延期交货的法律责任,则如果瑞安公司不先行承担延期交货责任,飞云公司有权不履行货款的给付义务。但是原审判决飞云公司支付瑞安公司货款时却从2010年8月25日起按照银行贷款利率计算逾期付款利息,显然不公平。2关于4台200T双色机返厂维修的问题,飞云公司与瑞安公司均认同是:“未能正常使用,返还南海工厂改进”。这明显是瑞安公司的责任,可是原审法院却对此造成的损失要求飞云公司也承担一半。3瑞安公司与飞云公司约定的延期交货的违约责任为:从2010年11月25日延期交货的的违约金为每一天总合同款的百分之一计算。但是原审法院不尊重当事人双方的约定,判决只按照延期机器的价额计算。综上,飞云公司请求本院判令: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支持飞云公司的诉求;2由瑞安公司承担本案一、二审的诉讼费用。

  瑞安公司针对飞云公司的上诉,向本院答辩称:1根据飞云公司提供的答辩状可以看出,飞云公司对一审判决瑞安公司承担违约责任是接受的,换言之,飞云公司的上诉状和答辩状是相矛盾的。2飞云公司上诉状提到案涉十台机器不符合质量约定,根据一审委托的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机器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在鉴定报告没有被推翻,飞云公司没有申请重新鉴定或补充鉴定的情况下,主张案涉机器存在质量问题没有事实依据。3飞云公司主张的瑞安公司延迟交机导致飞云公司延迟付款混淆了2个机型交接时间的不同顺序的约定。根据合同约定,单色机的交付时间是在合同生效之后15天内,双色机是在合同生效后90天内交付,在瑞安公司依合同约定的期限交付单色机之后,飞云公司已经存在逾期付款的事实。所以瑞安公司延迟交付双色机是合法行使先履行抗辩权。综上,飞云公司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

  伸达厂、杨红星针对飞云公司的上诉共同答辩称:瑞安公司存在迟延交货、产品质量有问题的情况,因此伸达厂、杨红星无需对本案承担责任。

  本院经审理,对原审判决查明的部分事实予以确认。另查,双方于二审庭审期间确认案涉《通用售货合约》应于定金到账后生效,对第一批货物六台伺服机于2009年9月10日交付且符合合同约定的时间没有异议。瑞安公司一审庭审期间确认于2009年8月25日收到飞云公司支付的定金100000元,另至2009年12月11日共收到飞云公司支付的货款384800元。

  以上另查事实,有一、二审庭审笔录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案涉《通用售货合约》为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对其真实合法有效性,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的规定,本院对本案仅就瑞安公司和飞云公司提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瑞安公司是否应承担迟延交货的违约责任;二、案涉机器质量是否与约定不符,瑞安公司有无构成根本违约;三、飞云公司的损失应当如何认定。

  关于争议焦点一。首先,瑞安公司和飞云公司于二审期间均确认案涉《通用售货合约》应于定金到账后(2009年8月25日到账)生效,对第一批货物6台伺服机于2009年9月10日交付且符合合同约定的时间没有异议,可见,至2009年9月10日止,瑞安公司履行合同义务符合合同约定。合同还约定飞云公司收到第一批货物——6台伺服机时即支付合同金额的20%(即384800元),则飞云公司应于2009年9月10日向瑞安公司支付货款384800元,但飞云公司迟至2009年12月11日才付足该款,迟延履行付款义务逾90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故瑞安公司依法有权因飞云公司迟延履行付款义务而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有权拒绝依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履行4台双色机的交付义务,因此,瑞安公司未在合同生效后90天——即2009年11月25日,向飞云公司交付4台双色机,不构成违约。其次,飞云公司逾期三个月才付足第一笔货款,瑞安公司对第二批货物——4台双色机理应享有与飞云公司逾期付款时间相应的交货顺延期限。瑞安公司于2010年1月27日交付完毕剩余4台双色机,并未超过其理应可以顺延的期限,不属于逾期交付,亦不构成违约。再次,飞云公司于2009年12月23日向瑞安公司发出联络函,要求瑞安公司于当日交付4台双色机,此时瑞安公司依法享有合理顺延交货期限的权利,因此,在没有证据证明2009年12月23日为双方协商一致确定的4台双色机交货期限的情况下,瑞安公司员工签收该联络函的行为不能视为瑞安公司同意该日期为交货日期。原审法院以2009年12月23日的联络函为据,认为瑞安公司应于2009年12月23日交付第二批货物缺乏事实依据,本院对此予以纠正。最后,双方均确认4台双色机在交付之后存在返场维修的情况,但返场维修应属机器交付之后的维修保养问题,原审法院认为返场维修可以视同机器延期交付,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纠正。综上,瑞安公司不存在迟延交货的违约行为,飞云公司要求瑞安公司承担迟延交货违约金的基础并不存在,原审法院判令瑞安公司向飞云公司支付迟延交货违约金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争议焦点二。原审法院依据飞云公司的申请,依法委托深圳市质量技术监督评鉴事务所鉴定,该所出具了编号为2011SZJY92583的《伺服及双色注塑机质量鉴定报告》。该鉴定报告的结论为案涉机器符合合同及相关行业标准,而关于维修问题,除了部分零部件存在质量问题之外,其他问题均与设备的保养、维护有关。飞云公司虽对鉴定报告的结果并不认可,但没有提供足以否定鉴定结论的证据,原审法院采信鉴定报告并认定案涉十台机器不存在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质量缺陷是正确的,本院予以维持。关于飞云公司主张的瑞安公司没有按合同约定交付双金属螺杆炮筒问题,鉴定报告第十四页第3点已经对双合金螺杆和双金属螺杆炮筒作出定义区分,飞云公司没有证据推翻鉴定报告所作的定义区分,亦无证据证明合同约定的双金属螺杆炮筒即为双合金螺杆,因此飞云公司在联络函中要求瑞安公司补交双合金螺杆不能证明瑞安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提供双金属螺杆炮筒。飞云公司主张机器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认定瑞安公司向飞云公司提供的10台机器不存在质量缺陷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争议焦点三。根据鉴定报告的结论,案涉机器返厂维修的部分原因是零部件存在质量问题,原审法院认为瑞安公司应承担部分责任并赔偿飞云公司因此遭受的部分损失是正确的。由于飞云公司一审提交的损失赔偿依据均不足以证明其损失,而原审法院将返还维修参照迟延交付计算违约金亦无法律依据,且双方未约定损失计算方法,故本院根据本案事实,综合考量双方当事人履约情况及案涉机器的质量鉴定报告,酌情认定瑞安公司向飞云公司支付机器返还维修的损失赔偿金150000元。

  至此,扣除瑞安公司应向飞云公司支付的150000元损失赔偿金,飞云公司还需向瑞安公司支付货款1289200元。逾期付款利息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瑞安公司交付第二批货物即2010年1月27日起计算至判决应当清偿之日止,原审法院认为逾期付款利息应当计自案涉合同生效之日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瑞安公司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飞云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1)东二法民二初字第880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二、变更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1)东二法民二初字第88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限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清偿货款1289200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利息(自2010年1月27日起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判决应当清偿完毕之日止);

  三、撤销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1)东二法民二初字第880号民事判决第二、四、五项;

  四、东莞市长安伸达自动化机械加工厂、杨红星就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承担责任后可向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追偿;

  五、驳回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本诉受理费17752元,由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承担;一审反诉受理费13026元,由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承担812元,由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承担12214元;一审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承担521元,由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承担4479元;一审鉴定费91693元,由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承担5715元,由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承担85978元;二审受理费共43804元, 由佛山市南海区下柏瑞安机械有限公司承担3421元,由东莞市飞云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承担40383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胡晓婷

 审 判 员  覃婴桃

 代理审判员  阮 冠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万思露


2020010912561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