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南海建金五金制品厂等与余祥庆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20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佛中法民二终字第9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佛山市南海建金五金制品厂。

  投资人刘建军。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建军。

  上列两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何浩明,广东粤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余祥庆。

  委托代理人吴志林,广东昊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灵敏,广东昊法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佛山市南海建金五金制品厂(以下简称建金厂)、刘建军因与被上诉人余祥庆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13)佛南法狮民二初字第2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该案经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建金厂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货款110000元及以该款为本金从2011年9月1日起至判决确定的付款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一年期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的利息予余祥庆。二、刘建军对判决第一项所确定之债务承担无限清偿责任。三、驳回余祥庆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建金厂的反诉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受理费145320元,由余祥庆负担69元;建金厂负担138420元,刘建军负无限清偿责任。反诉受理费800元,由建金厂负担。

  上诉人建金厂、刘建军上诉提出:一、余祥庆不调试压铸机违约在先,其要求建金厂、刘建军支付剩余的货款110000元无理,不应得到支持。而建金厂、刘建军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余祥庆双倍返还定金共80000元有理,应予以支持。余祥庆在诉状中述称“余款在交付时一次性付清”,是其对双方签订的《压铸机购销合同》断章取义,毫无事实依据。案涉《压铸机购销合同》约定,必须交机调试正常运转后一次付清,而不是在“交付时付清”。也就是说,余祥庆先承担交付压铸机并将压铸机调试至正常运转的责任,而不仅仅承担交付压铸机的责任,建金厂在余祥庆调试压铸机正常运转后才向其付清货款。但是,余祥庆在建金厂、刘建军多次催促的情况下,至今仍未调试压铸机,更不用说合同所约定的“调试正常运转”。所以,本案系余祥庆违约,其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建金厂的反诉请求应得到支持。二、原审法院违反举证规定,颠倒举证责任,应当予以纠正。原审法院基于“建金厂作为压铸机需方,为尽快投入生产创造经济效益,在已付订金40000元的情况下,理应积极与余祥庆沟通联系调试事宜;余祥庆为促使交易的完成并收回余款,亦理应不会怠于进行调试”的推理,不但免除了余祥庆对其负有的“调试压铸机正常运转”的义务的举证责任,而且在毫无证据予以证实的情况下就采信其关于“送货当日已对压铸机进行调试”的主张。建金厂、刘建军是否有证据证明其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催促过余祥庆进行调试,并不是余祥庆被免除关于压铸机调试的法定举证责任的理由。而实际上,建金厂、刘建军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通过电话通知等口头方式多次催促余祥庆到其厂内调试两台压铸机,但余祥庆一直没有调试。余祥庆是否已履行调试压铸机的举证责任不应由建金厂、刘建军承担,余祥庆不能举证证明其已调试压铸机就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原审法院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关于“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的规定。从建金厂现场的图片可以看出,案涉两台压铸机在厂内至今未连接水电而且缺少重要零件连接器,未被调试不能正常运转,建金厂只能通过用其他工序代替、发外加工、在外采购等手段弥补两台压铸机的工序,增加了生产成本。三、退一步讲,即使建金厂违反合同约定,建金厂、刘建军按合同约定也只是承担返还压铸机及被没收定金的违约责任,而无需承担支付剩余货款的责任。双方在案涉《压铸机购销合同》中约定,如乙方(建金厂)违反合同,甲方(余祥庆)有权随时取回压铸机或扣其它物品并不归还已付订金。也就是说,即使建金厂不支付剩余货款,违反了合同,建金厂也只是承担退回两台压铸机及被没收定金的违约责任。所以,余祥庆要求建金厂、刘建军支付剩余货款及利息是没有依据的。四、即使建金厂、刘建军需要向余祥庆支付利息,原审判决认定的利息也是错误的,应当予以纠正。因为货款是存在银行而不是贷款给银行,故如果需要支付余祥庆剩余货款的利息,也应当是按照活期存款利率计算,而不是同期贷款利率。且利息的起算日也应当是起诉之日而不是2011年9月1日,利率也不应上浮50%。综上所述,建金厂、刘建军认为,余祥庆不履行合同义务,严重违约,造成建金厂、刘建军损失严重,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一、撤销原审判决;二、驳回余祥庆的诉讼请求;三、判令建金厂与余祥庆2011年7月16日签订的《压铸机购销合同》解除;四、判令余祥庆向建金厂返还双倍的定金共80000元;五、判令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余祥庆负担。

  被上诉人余祥庆辩称:一、余祥庆已如约交付并调试案涉压铸机,不存在违约行为。案涉《压铸机购销合同》签订之后,余祥庆于2011年8月7日将两台压铸机交付给建金厂、刘建军,并当场将上述机器调试至能够正常运转。建金厂、刘建军现场验收合格后,向余祥庆出具了盖有建金厂印章的《收条》一份。余祥庆交付压铸机并持有对方出具的《收条》,这足以证明余祥庆作为出卖方已经按照约定的标的、数量和质量履行了合同义务,不存在违约行为。二、原审法院认定案涉压铸机已进行调试事实清楚,不存在颠倒举证责任的问题。余祥庆向原审法院提供的《收条》足以证明建金厂、刘建军是在收到余祥庆交付的压铸机并现场确认无误后进行签收的。假如余祥庆所提供的机器无法使用,按照常理推测,建金厂、刘建军应当在验收的时候及时提出并当场拒绝接收,但事实却是建金厂、刘建军不但接收了压铸机,还出具了《收条》。即使建金厂、刘建军当时没有细心查验便胡乱签收了压铸机,其发现机器无法正常使用后也应及时与余祥庆联系,但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建金厂、刘建军并未将相关情况告知余祥庆。原审法院认定余祥庆已对压铸机进行调试并能正常运转,完全合情合理,依法有据,不存在免除余祥庆举证责任的问题,更不存在颠倒举证责任的情形。三、余祥庆有权要求建金厂、刘建军承担付清货款的违约责任。建金厂、刘建军在上诉状中所强调的“如乙方(建金厂)违反合同,甲方(余祥庆)有权随时取回压铸机或扣其它物品并不归还已付订金。”这一约定实为余祥庆享有的权利,而非建金厂、刘建军承担违约责任的唯一方式。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违约责任的承担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建金厂、刘建军违反约定不按时支付剩余货款,余祥庆享有要求建金厂、刘建军继续付清货款的权利。四、余祥庆请求的利息计算方法合理合法。余祥庆已于2011年8月7日将两台压铸机交付给建金厂、刘建军,按照合同的约定,余款于交付时一次性支付。但建金厂、刘建军并未在2011年8月7日支付剩余货款110000元,余祥庆主张利息从2011年9月1日开始计算,完全合理合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应当按照何种标准计算问题的批复》的规定,逾期付款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也是有法可依的,不存在计算错误的问题。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予以维持。建金厂、刘建军的上诉请求无理,请求二审法院予以驳回。

  上诉人建金厂、刘建军,被上诉人余祥庆在二审期间均没有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

  上诉人建金厂、刘建军在二审期间申请本院向中国移动公司、中国电信公司调取2011年8月7日至2013年7月31日期间建金厂、刘建军与余祥庆之间的通话记录。针对上述调查取证申请,余祥庆认为建金厂、刘建军申请调查取证应该在一审期间提出,而且在余祥庆交付案涉压铸机后,其多次向建金厂、刘建军催收货款,双方之间肯定是有通话记录的。

  经审理,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针对建金厂、刘建军的上诉主张,本院分析如下:

  关于建金厂、刘建军主张余祥庆未调试压铸机,违约在先,无权要求其支付剩余货款,并要求余祥庆双倍返还定金的问题。首先,建金厂、刘建军在一审期间提供了案涉压铸机的照片以证明其上述主张,但该组照片并不能反映出案涉压铸机一直未经调试不能使用的情况,无法证明建金厂、刘建军的该主张。其次,建金厂主张在收到案涉压铸机后没有现场进行调试就出具了收条给余祥庆,其在支付了40000元订金的情况下,在收到案涉压铸机后近两年的时间都无法使用,其仅通过电话联系等方式催促余祥庆对设备进行调试,上述主张与常理不符。再次,案涉《压铸机购销合同》并未明确约定压铸机调试的具体内容,建金厂、刘建军认为应由余祥庆举证证明已进行调试无理,本院不予支持。因此,原审判决对余祥庆关于送货当日已对案涉压铸机进行调试的主张予以采信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建金厂、刘建军以余祥庆未对案涉设备进行调试作为支付剩余货款的抗辩理由理据不足,本院对建金厂、刘建军的上述主张不予采纳。

  关于建金厂、刘建军主张按照合同约定,即使建金厂违约,其也只应承担返还压铸机和被没收订金的违约责任,而无需承担支付剩余货款责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故案涉合同的相关约定只是赋予余祥庆在建金厂、刘建军违约的情况下,可以要求建金厂、刘建军返还压铸机并没收订金的权利,并未剥夺余祥庆要求支付剩余货款的权利。因此,原审判决对建金厂、刘建军提出的上述抗辩意见不予采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利息的问题。建金厂、刘建军与余祥庆在案涉《压铸机购销合同》中约定,余款必须在交机调试正常运转后一次性付清。而余祥庆于2011年8月7日送货并调试,建金厂出具了收条,故原审判决对余祥庆关于应从2011年9月1日起计算利息的诉求予以支持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此外,原审判决认定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上浮50%计付案涉货款的利息,并未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应当按照何种标准计算问题的批复》的相关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至于建金厂、刘建军在二审期间提出的调查取证申请问题,由于在现有证据基础上已可以查清案件的基本事实,建金厂、刘建军申请调查取证的内容对本案实体处理没有实质性影响,故本院对该申请不予接纳。

  综上所述,建金厂、刘建军的上诉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45480元,由上诉人佛山市南海建金五金制品厂、刘建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儒峰

审 判 员  刘 坤

代理审判员  杨 莉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罗文芳


2020010912562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