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孙亚丽等抵押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26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齐商三终字第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法定代表人潘贵江,该社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文献,黑龙江鹏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牟建威,该信用社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孙亚丽。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孙亚侠。

  委托代理人王志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梁红勇。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威。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许更宽。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宝宇。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依安县支行。

  代表人谢玉全,该行行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郑利权(已死亡)。

  法定继承人庄建芳。

  上诉人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因与被上诉人孙亚丽、孙亚侠、梁红勇、陈威、许更宽、刘宝宇、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依安县支行、郑利权抵押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依安县人民法院齐齐哈尔市昂案作出的(2013)依商初字第2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委托代理人刘文献、牟建威,被上诉人孙亚丽、孙亚侠的委托代理人王志民、梁红勇、陈威、许更宽、刘宝宇、郑利权的法定继承人庄建芳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依安县支行经传票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8年12月3日,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郑利权签订了(依龙)农信借字(2008)第1900号《借款合同》,约定借款20万元,期限自2008年12月3日至2009年7月30日。为确保上述借款切实履行,双方同时签订了(依依)农信借字(2008)第1900号《抵押担保合同》,郑利权用其位于依安县依龙镇第YL2421、YL2420房屋“于2008年12月3日至2011年12月3日在依龙信用社抵押贷款。”并提供以上合同材料。在以安县房产处登记。房产处颁发他项权利证书。借款到期后,该借款已偿还。2009年11月19日,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郑利权签订了(依龙)农信借字(2008)第190043号《个人借款合同》,约定借款20万元,期限自2009年11月19日至2010年9月30日。同时,双方签订了(依龙)农信借字(2008)第19号00高抵第43号《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仍以上述房屋为抵押物,但未在有关部门登记。借款到期后,郑利权未能偿还借款。另查明,孙亚丽、孙亚侠、梁红勇、陈威、许更宽、刘宝宇、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依安县支行与郑利权涉及借款合同案件已在依安县法院执行局,作为申请人要求对被申请人郑利权的房屋以物抵债按比例进行分配。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对分配方案提出异议,作为抵押权人享有优先受偿权。依安县法院于2012年9月20日作出《通知》,通知:“依安县信用合作联社依龙信用社对此案的分配不享有优先权。”

  原审法院认为,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郑利权于2008年签订的借款合同和抵押担保合同,明确约定“为确保(2008)第1900号《借款合同》的切实履行”双方签订了(依依)农信借字(2008)第1900号《抵押担保合同》,并进行了抵押登记,对(2008)第1900号《借款合同》主债务提供担保。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已履行完毕。该抵押担保合同,为一时保证,不属于最高额保证。因主债务消失,担保即当解除。房产处颁发的他项权利证虽然约定了期限,系为了保证该债权的实现,因该债权已在期限内实现,既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该项权利亦随之消失。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郑利权于2009年签订的《个人借款合同》,合同号为(依龙)农信个借字(2008)第190043号《个人借款合同》,与2008年借款合同不是同一个借款合同,(依龙)农信借字(2008)第19号00高抵第43号《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与2008年的保证合同也不是同一保证合同,属于最高额保证合同。但双方未持相关材料到房产部门登记,即该抵押合同未进行抵押登记。当事人以不动产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登记,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对于没有办理抵押登记手续的抵押合同,属于没有发生法律效力的合同。故该抵押担保合同未发生法律效力。因抵押权不得与债权分离而单独转让或作为其他债权的担保。2008年的抵押担保登记保护的是当年借款合同的履行,与2009年借款合同的履行无关,因此,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无优先受偿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四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第五十条、第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一百九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0000元,由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负担。

  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与郑利权于2008年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借款合同和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郑利权以其房产设定了为期三年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房产部门为上诉人发放了三年期限的最高额抵押登记的他项权利证书。对于该担保性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十九条、六十条规定的最高额抵押担保的条件,属最高额抵押担保,而不是一审法院认定的属于“一时保证”,对此事实一审认定错误。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与郑利权在2008年12月3日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已到产权部门办理了抵押登记期限三年,即从2008年12月8日到2011年12月8日,是为了保证三年期限连续发生的债权而设定的最高额抵押登记,行政机关已颁发他项权利证书,无需重复进行登记。一审法院以主债权消失,担保即当解除为由,确认登记行为无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综上,上诉人与郑利权签订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在房产管理机关依法登记,该合同合法有效,上诉人享有优先受偿权,请求二审法院改判,支持上诉人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依安县支行经传票传唤未到庭,未答辩。

  孙亚丽等七名被上诉人庭审中答辩称:2008年12月3日的抵押合同,不是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有两份合同,第一次合同就是一时保证,贷款已偿还,抵押效力已经消失。第二次抵押合同没办理抵押登记,他项权利证书与第二次贷款合同不吻合,第二次贷款没有办理抵押登记,主债权消失,担保物权就消失了。

  本案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郑利权于2008年12月3日签订了借款合同和抵押担保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该抵押担保合同是针对同日签订的借款合同提供的抵押,双方已按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义务,合同已履行完毕。该抵押合同中约定的“依龙镇字第YLZ421、YLZ420房屋于2008年12月3日至2011年12月3日在依龙信用社抵押贷款”条款,是合同双方对所涉抵押房屋设定的抵押期限,是针对该份抵押担保合同所做的约定,对其他抵押担保合同不产生约束力,合同具有相对性。该约定不能理解为是为在该期限内连续发生的借款提供的最高额抵押担保。《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抵押权与其担保的债权同时存在,债权消灭的,抵押权也消灭。因郑利权已履行了偿还贷款本息的义务,故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对郑利权享有的该债权已消灭,针对该债权设定的抵押权同时消灭。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郑利权又于2009年11月19日签订了借款合同和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双方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办理抵押物登记。该抵押担保合同未生效。故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张对“依龙镇字第YLZ421、YLZ420”房屋享有优先受偿权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其上诉理由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00元,由依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谢英新

审判员  严凤兰

审判员  吴 琦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孙宪军


2020010912562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