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与陈沛林租赁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30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389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泽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双桥,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龙泉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沛林。

  委托代理人杨佳,重庆儒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先渝,重庆儒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保山辛街建司)与被上诉人陈沛林租赁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璧山县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4日作出(2012)璧法民初字第04490号民事判决,保山辛街建司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6日进行了询问。保山辛街建司委托代理人杨双桥、陈沛林委托代理人杨佳、李先渝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7月31日,以陈沛林为甲方、保山辛街建司所属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为乙方签订了《租赁合同》,保山辛街建司在合同上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印章。双方在合同中对租赁期限、每天租金标准(平模018元/平方米、阴角02元/米、联接角模01元/米、钢管0027元/米、V型卡0004元/个)、维修保养标准(平模3元/平方米、阴角2元/米、联接角模05元/米、扣件025元/套、钢管02元/米、孔洞5元/个、边裂5元/条)、租赁物资赔偿标准(平模150元/平方米、阴角50元/米、联接角模10元/米、T型螺丝08元/套、扣件8元/套、钢管18元/米、丢失筋块2元/块、V型卡08元/个)、违约责任、上下车费、运输费等。合同第八条第一款约定“乙方不按时在次月10日前交纳当月租金。超过期限乙方应向甲方支付每月租金总额25%的违约金。”第八条第三款约定“如本合同双方发生争议,由璧山县人民法院管辖。”合同中还约定了甲方材料员为范全,经手人为苟长碧,乙方材料员为戴永富、时天寿、刘芷铭、王国洪,经手人为杨华(本名杨华德,平时写作杨华)。双方在2011年10月4日的租用单上第一次租用顶托时,补充约定顶托每天租金011元/套、顶托维修费2元/套、顶托赔偿25元/套、顶托螺帽赔偿6元/颗、顶托底板赔偿10元/块。

  合同签订后,陈沛林履行了合同义务,向保山辛街建司提供了钢管、扣件等材料,保山辛街建司也支付了部分租金,退还了部分材料。陈沛林向该院提交的租用钢管明细表共61页,其中工程名称注明“宝山建司(杨华)”、“地税局”、“地税工地”、“地税局(杨华)”、“杨华(地税)”、“杨华(地税局)”、“地税局杨华”、“地税局(杨)”字样,并有合同约定的保山辛街建司材料员签字的有36页(抬头日期为2011年7月31日,8月31日,9月17日、18日两页、19日两页、20日两页、22日、24日、28日,10月2日两页、4日两页、6日、8日、9日、11日、14日、18日、19日、21日、22日、25日、26日、27日,12月8日、12日、19日、25日、27日,2012年元月4日,2月22日、24日),钢管共计553979米、扣件共计(包括十字扣件、旋转扣件、直接扣件)37690套、钢模共计(即平模)81105平方米、角条共计(即联接角模)225米、V型扣(即V型卡)10000个、顶托3797套、钩头(即蝴蝶扣)3000套。工程名称未注明上述字样或者没有合同约定的材料员签字的共有24页(其中抬头日期为2011年8月8日的由范嗣伦签字、10月14日由陈波签字、11月24日和12月9日由彭忠海签字这4张租用明细表虽注明工程名称与地税局相关,却未有合同约定的材料员签字;抬头日期为2011年11月28日的租用明细表工程名称处仅注明“杨华”;抬头日期分别为2011年7月29日,8月25日、26日、27日,9月7日、26日,10月22日,11月4日、5日、16日,12月3日、19日、23日、27日,2012年2月11日、15日、20日、22日、29日的14张租用明细表工程名称不是前述字样),钢管共计351678米、扣件共计20754套,保山辛街建司否认租用了这些材料。另有2011年11月5日的一张租用钢管明细表工程名称虽然注明“地税局(杨)”并由合同约定的保山辛街建司材料员签字,但陈沛林认为其载明的材料钢管2072米由宏山公司租用,保山辛街建司也否认租用了该批材料。

  陈沛林向本院提交的收货单和退还钢管明细表共50页,其中陈沛林认可由保山辛街建司退还材料的有39页(抬头日期分别为2011年11月1日、2日两页、19日,12月2日、9日、11日、13日、22日;2012年元月5日两页、6日,3月27日、29日、31日两页,4月3日、23日,5月9日、10日,7月17日、19日、20日、21日、25日、27日、29日、30日,8月1日、2日、4日、12日、13日、19日、20日、23日,9月1日、4日,10月8日),包括钢管570287米、扣件33200套、钢模7487175平方米、角条18945米、V型扣6689个、顶托3433套、钩头(即蝴蝶扣)3000套。陈沛林认为不是由保山辛街建司退还的材料,保山辛街建司也否认由其退还的有11页(抬头日期分别为2012年8月21日、22日、24日、25日、26日、27日、29日,9月3日,10月9日、10日、28日),钢管共计232548米、扣件共计13257套。因保山辛街建司未及时支付租金和材料赔偿款,陈沛林以保山辛街建司违约应承担违约的民事责任为由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

  另查明,保山辛街建司的经手人杨华(本名叫杨华德,平时写作杨华)系该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的技术负责人,从陈沛林处租用的材料部分被杨华用到了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分被用到了其他地方。保山辛街建司于2012年1月13日以转账支票的方式支付陈沛林租金100000元,支票上收款人为苟长碧,保山辛街建司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财务专用章”。该院应陈沛林申请调取了(2012)璧民初字第04456号民事调解书及该案所涉《钢模、架料租赁合同》,保山辛街建司作为担保单位在该合同上同时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印章、“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印章。

  陈沛林向一审法院诉称:保山辛街建司在承建绥江县地税局项目工地时,所属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于2011年7月31日与陈沛林签订《租赁合同》。合同中双方对租赁期限、租金标准、维修费及上下车费标准、赔偿标准进行了约定。其中,合同第八条违约责任约定:乙方不按时在次月10日前交纳当月租金,超过期限乙方应向甲方支付每月租金总额25%的违约金;如本合同双方发生争议,由璧山县人民法院管辖。合同签订后,陈沛林向保山辛街建司所属工地提供了建筑所需的钢模、扣件等材料。经重新核算,截止2012年10月31日,保山辛街建司应向陈沛林支付的租金566703元、上下车费16320元、维修费35701元、材料损坏赔偿款11267元,共计629991元,扣除已付的100000元,尚欠529991元未支付,并有部分材料未退还。经多次催收未果,保山辛街建司的行为已严重违约,特诉至重庆市璧山县人民法院,请求判令:1、请求判令保山辛街建司立即支付所欠陈沛林截至2012年10月31日的租金、上下车费、维修费等共计529991元;2、请求判令保山辛街建司退还或赔偿原告钢管99783米、扣件9440套、钢模623325平方米、V型扣3311个、顶托364套;3、请求判令保山辛街建司支付陈沛林违约金693244元。

  保山辛街建司辩称,我公司与陈沛林之间不存在租赁合同关系,陈沛林提交的租赁合同上保山辛街建司的项目部章是假章,是时天坤私刻的,合同上约定的材料员不是保山辛街建司的工作人员。陈沛林起诉的金额及材料数量不真实,提交的单据上也无我公司人员签名,材料是用在了四川宏山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工地上,我们没有违约不应承担违约金。请求法院驳回陈沛林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保山辛街建司是否承建了地税局项目的问题,从陈沛林举示的多张该项目现场公示牌照片显示保山辛街建司承建了该项目,保山辛街建司在支付原告租金时在支票上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财务专用章”。虽然合同上加盖的项目部章对照保山辛街建司的公章少了“责任”二字,但陈沛林举示的绥江县地税局办公楼幕墙石材干挂报价单、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绥江县地方税务局工程B14-1/01地块项目部工作联系单上加盖了保山辛街建司的公章,保山辛街建司与云福石材责任有限公司签订的工程分包合同尾页上,保山辛街建司同时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印章、“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印章。陈沛林申请本院调取的(2012)璧民初字第04456号民事调解书及作为该案证据的《钢模、架料租赁合同》,保山辛街建司作为担保单位在该合同上同时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印章和“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印章。根据上述事实,足以认定保山辛街建司承建了绥江县地税局项目并设立了项目部,在工程施工过程中刻制使用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印章。

  保山辛街建司为承建绥江县地税局项目的需要而设立了项目部,作为保山辛街建司的内设机构,不具有法人资格,其因履行建设工程合同的需要而开展的经营活动的后果依法应由法人保山辛街建司承担。陈沛林与保山辛街建司所属项目部签订《租赁合同》,并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印章,保山辛街建司应对此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该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属于有效合同,且已经实际履行,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合同签订后,陈沛林全面履行了合同义务,向保山辛街建司提供了建筑所需的钢管、扣件等物资,但保山辛街建司未按合同约定及时支付租金、退还租赁物资,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的民事责任。

  关于陈沛林提供的租赁物资是否用到了保山辛街建司的地税局项目工地和租退材料数量的问题,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中明确约定了保山辛街建司方材料员为戴永富、时天寿、刘芷铭、王国洪,经手人为杨华(即杨华德)。陈沛林在第一次庭审后与保山辛街建司的材料员时天寿一起对租用明细表、退还明细表进行了核对整理分类,并重新计算了租金等。陈沛林提交的租用明细表上有合同约定的被告材料员签字确认,并注明地税局项目工地,本院认为这部分租用明细表载明的租赁材料应认定为用于保山辛街建司所属的地税局项目工地,这部分材料有钢管553979米、扣件(包括十字扣件、旋转扣件、直接扣件)37690套、钢模(即平模)81105平方米、角条(即联接角模)225米、V型扣(即V型卡)10000个、顶托3797套、钩头(即蝴蝶扣)3000套。对于2011年8月8日、10月14日、11月24日、12月9日这四张租用明细表,因未有合同约定的材料员签字确认,陈沛林也未有证据证明签字的三人为保山辛街建司的工作人员,陈沛林证据不足,该批材料不能认定为用在了保山辛街建司的地税局工地。对于2011年11月28日工程名称处仅注明“杨华”的租用明细表不能确认是否用到了保山辛街建司工地上,计钢管1500米、扣件1000套,按合同约定计算截止到2012年10月31日的租金13730元不应由保山辛街建司支付。陈沛林提交的由保山辛街建司退还材料的收货单和退还钢管明细表,注明了地税局项目工地,部分单据虽没有合同约定的材料员签字,但有陈沛林及其工作人员签字确认,并以此为依据制作了结算清单,足以证明这部分退还明细表载明的租赁材料是由保山辛街建司所属地税局项目工地退还的,这部分材料有钢管570287米、扣件33200套、钢模7487175平方米、角条18945米、V型扣6689个、顶托3433套、钩头(即蝴蝶扣)3000套。基于以上事实可以确认截止到2012年10月31日,保山辛街建司共在原告处租用钢管553979米、扣件37690套、钢模81105平方米、角条225米、V型扣10000个、顶托3797套、钩头(蝴蝶扣)3000套,退还了钢管570287米、扣件33200套、钢模7487175平方米、角条18945米、V型扣6689个、顶托3433套、钩头(蝴蝶扣)3000套,共产生租金4453286元。保山辛街建司于2012年1月13日以转账支票的方式支付陈沛林租金100000元,尚欠陈沛林租金3453286元、上下车费118016元、维修费3064173元(因钩头的维修费标准在合同中并未约定,其维修费不能计算)、边裂筋板赔偿5632元、扣件和顶托损坏赔偿等5635元,共计欠39903893元未支付,并有扣件4490套、钢模623325平方米、角条3555米、V型扣3311个、顶托364套未退还。保山辛街建司多退还的16308米钢管,该院在本案中不作处理。陈沛林要求保山辛街建司支付租金、退还或赔偿材料,对上述已确认部分该院予以支持,对陈沛林请求的多余部分,该院依法不予支持。

  对于违约金问题,合同第八条第一款约定“乙方不按时在次月10日前交纳当月租金。超过期限乙方应向甲方支付每月租金总额25%的违约金。”保山辛街建司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共计欠陈沛林租金3453286元,其行为已明显违反合同约定,按合同约定计算应支付违约金为8633215元。陈沛林请求的违约金为693244元,其余部分系其自愿放弃,该院依法予以确认。

  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次日起三日内支付陈沛林租金、上下车费、维修费等共计39903893元。二、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次日起三日内退还陈沛林扣件4490套、钢模623325平方米、角条3555米、V型扣3311个、顶托364套,不能退还部分按扣件8元/套、钢模150元/平方米、角条10元/米、V型扣08元/个、顶托25元/套的标准计算赔偿给原告。三、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次日起三日内支付陈沛林违约金693244元。四、驳回陈沛林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4446元,减半收取7223元,诉讼保全措施费5000元,共计12223元,由陈沛林负担4223元,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负担8000元(此款陈沛林已垫支,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随案款一并给付陈沛林)。

  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陈沛林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1、其没有承建绥江县地方税务局项目,也没有设立绥江县地方税务局项目部。其虽参与了招投标活动,但最后是他人冒名与绥江县地税局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其不应承担责任。2、陈沛林一审起诉时已明确因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标准偏高,只按所欠租金的10%计付。但一审法院仍按25%判决。陈沛林起诉时认可保山辛街建司已支付15万元,但一审判决仅认定了10万元。另外,现提供的账本复印件载明施工人还支付了陈沛林4万元和上下车费。保山辛街建司多退还的16308米钢管在一审没有处理,是错误的。明显违背了民事诉讼法的规定。3、本案《租赁合同》中保山辛街建司的印章是假章,申请对该印章进行鉴定。

  陈沛林答辩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1、根据陈沛林申请一审法院调取的(2012)璧民初字第04456号民事调解书及作为该案证据的《钢模、架料租赁合同》显示,该案为租赁合同纠纷,讼争的钢模、架料仍用于绥江县地税局工地,保山辛街建司作为担保单位在该合同上同时加盖了“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印章和“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印章。在诉讼时保山辛街建司参与了调解,并与债权人达成了调解。本案中保山辛街建司否认其承接了绥江县地税局项目及设立项目部,与其在(2012)璧民初字第04456号民事案件的陈述及达成调解的行为相矛盾,故对其认为其不知晓设立了绥江县地税局项目部,其不承担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对其就涉案《租赁合同》中保山辛街建司印章进行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2、陈沛林虽在一审起诉时已明确因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标准偏高,按所欠租金的10%计付,但同时也请求判令保山辛街建司支付陈沛林违约金693244元,一审法院判决保山辛街建司支付的违约金并未超过上述金额。另外,陈沛林虽在起诉时认可保山辛街建司已支付15万元,但由于陈沛林租赁的材料被用于两个工地,其起诉时提供的单据包含了另一工地的租赁单,一审审理中对其提供的非用于讼争工地的单据进行了剔除,陈沛林在庭审中对保山辛街建司已付金额也进行了整理,重新确认为10万元。故一审判决仅认定保山辛街建司支付了10万元并无不当。因保山辛街建司二审中提供的账本为复印件,故对其提供的该证据不予采信,其提出的施工人还支付了陈沛林4万元和上下车费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因保山辛街建司在一审时未提出独立的反请求,故一审对保山辛街建司多退还的16308米钢管没有处理并无不当。保山辛街建司提出一审判决明显违背了民事诉讼法的规定的理由均不能成立。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100元,由保山市辛街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付永雄

审 判 员  师玉婷

代理审判员  陈 娟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八日

书 记 员  伏虹瑾


2020010912563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