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某某与任甲加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7/00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浙丽商终字第25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兼反诉原告):丁某某。


  委托代理人:张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兼反诉被告):任甲。


  委托代理人:许某某。


  上诉人丁某某为与被上诉人任甲加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缙云县人民法院(2012)丽缙商初字第1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8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卢岳平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张建华、代理审判员孙雅和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2年9月1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丁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某某,被上诉人任甲的委托代理人许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9月中旬,被告丁某某与原告任甲经协商达成口头协议,约定由原告为被告加工三块玉石料,加工费共计200000元。同年9月14日,原告来到丽水运走了被告的三块玉石料并出具收条一份。后原告根据石料的材质、形状等特性及双方的口头约定分别对三块石料进行了加工,雕刻成弥勒佛座像一尊和山水摆件两件。2011年10月1日,原告将三件完工的雕件送回丽水交付给被告,被告于当日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回任甲石甲三件,工资贰拾万元整于2011年10月1日国庆节过后,上班后之(支)付。雕的工艺取(处)理在10月7日前完成并付清”。到期后,被告未支付加工费。从2011年10月8日起200000元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月5467‰计算至2012年6月7日止的利息为874720元。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曾向公安机关反映,要求立案追查玉雕件的下落,但公安机关至今没有立案。任甲请求法院判决丁某某支付工资款200000元,并支付从2011年10月8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的利息损失。


  丁某某答辩并反诉称:2011年下半年,原告和吴某在缙云县舒某某从事玉石甲刻业务,被告因业务关系经常去舒某,逐渐认识了原告和吴某两人,在接触中发现原告和吴某两人的雕刻基础比较好,所创作的作品艺术性较高。被告即有意将三块金某玉让原告和吴某两人来雕刻。经过协商,大件金某玉雕弥勒佛,另外两个小块一点的雕山水摆件,加工承揽费200000元人民币,同时约定先由原告和吴某画出设计稿,经被告同意后再雕刻,雕刻过程中如遇到问题再进行沟通。2011年9月14日,原告和吴某到丽水市××路××号收取了三块金某玉,三块玉石的大小分别是:100cm×70cm×60cm(下称金某玉A),80cm×50cm×15cm(下称金某玉B),50cm×40cm×30cm(下称金某玉C)。2011年10月1日晚上,原告和吴某将三件成品送到丽水市××路××号。被告当时非常惊奇原告的雕刻速度,当场责问为何不将设计图发给被告审查,原告说一时疏忽了。在查看成品时,发现雕工非常粗糙,没有工艺水准而且有许多开裂,被告即要求原告处理好。原告承诺在10月7日前亲自来丽水处理和修复,处理好后被告再支付加工费。被告在原告要求下书写了“收条”一张。过了几天原告来丽水,无法对三件石甲进行处理和修复,提出拉回义乌处理。之后,被告又多次请玉雕专家去义乌原告处看玉雕情况,发现原告根本没有对玉雕进行处理,而且发现弥勒佛成品雕件的石乙、颜色、大小与被告提供的金某玉A原石不符,存在被调换的情况,原告也不能作出合理解释。而且,在与原告交流过程中得知,三件玉雕根本不是原告和吴某自己雕刻,而是运到河南请师傅雕的。同去的专家认为,粗糙的雕工已破坏了原石的价值。因此,被告拒付加工费并要求原告自行处理,处理后把原石价款归还给被告,多出来的钱作加工费,但由于雕刻破坏了原有玉石价值,原告一直处理不了,三件玉雕至今仍存放在义乌原告店里。原告的金某玉是以每吨230000元人民币的价格从深圳买来,金某玉A为1280千克,计价294400元,金某玉B、C分别为183千克,计价84180元,合计378580元应由原告赔偿。被告要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提起反诉,要求原告赔偿被告经济损失378580元。


  任甲针对丁某某的反诉答辩称:我是经他人介绍认识了被告,我为被告加工三件玉雕,赚的是工资款,玉石运往河南加工,请的部分师傅是河南师傅都是事实。2011年10月1日,是原、被告双方事先约定的交货日期,被告在这天下午收取雕刻件后对工艺非常满意,便爽快地写下收条。被告称由于国庆节期间取钱困难等原因,所以在写收条时承诺国庆长假过后再支付加工费。被告收取三件雕件后并未让原告运回去,更不存在被调换的事实。如果被告叫原告运回玉石件,不会不要求原告出具收条。被告提出的玉雕工艺粗糙及要求原告于10月7日之前进行工艺处理的说法,都是被告为了拒付加工工资事先埋下的伏笔。被告反诉所涉及的玉石原料来源及发票的真实性都存在问题,原告为被告加工的工资理应支付。要求驳回被告的反诉请求。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任甲提供的收条、三张玉雕作品照片,丁某某提供的最大块原石照片复印件、成品照片复印件三张、任甲出具的收到三块石料的收条复印件及双方当事人庭审陈述等为据。


  原审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订立的口头加工协议系双方某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属有效合同。根据口头协议,原告为被告完成了三块玉石料的加工工作并交付了工作成果。被告在接收了三件玉雕成品后出具了收条并承诺限期支付200000元加工费的行为,应视为是对原告已完成雕件的认可。约定的200000元加工费,被告至今未支付给原告,已构成违约,应当承担支付加工费并赔偿相应利息损失的法律责任。虽然被告出具的收条中提到了石甲工艺处理的期限,但对于需处理的内容、处理方式、标准等均没有约定,被告也没有证据证明原告的加工行为破坏了原石的价值造成被告经济损失及三件石甲成品被原告运回的事实。被告如另有证据能够证明其损失或雕件被原告占有,可以通过相应合法途径予以解决。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被告的反诉请求,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丁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即支付原告任甲加工费200000元,赔偿利息损失874720元,并从2012年6月8日起至判决生效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另行计赔利息损失;二、驳回反诉原告丁某某的反诉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案件受理费4363元,反诉案件受理费6980元,减半收取3490元,合计7853元,均由被告丁某某负担。上述费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即向本院缴纳。


  宣判后,丁某某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未查明涉案标的物仍在任甲处的事实,且诉讼程序严重不当。2011年10月1日,任甲将三件石甲成品送到丁某某处,丁某某发现成品雕工粗糙,而且有许多开裂,即要求任甲处理好。任甲承诺在10月7日前修复好,加工费等处理好以后再支付,在任甲的要求下,丁某某写了一张收条。嗣后,任甲来丽水,其无法对石甲进行处理,要求拉回义乌的店里处理,石甲被拉走时未写有字据,至今还在任甲处。2011年11月20日,丁某某在任建××城国际花市××号店面拍到与任甲提供石甲照片背景相一致的照片,证实2011年10月7日以后,三件石甲在任甲处。一审法院在收到丁某某的重要证据后未开庭审理,在判决书上也未作表述。一审法院到义乌调查取证时未通知丁某某,以致法院得出照片背景不在义乌的结论。2、丁某某的收条约定付款条件是在雕件工艺处理好之后,一审法院没有查明某某的下落以及是否已经处理好的情况,不应判决丁某某支付加工费及利息。3、一审未认定购买石料的发票具有证明力显属不当,在证据认定方面存在明显矛盾。请求二审撤销原判,改判任甲赔偿经济损失378580元。


  任甲口头答辩称:丁某某提供购买石料的发票,按照深圳市国税局规定2011年1月1日起已不能开具,丁某某的发票是2011年3月23日开具的,是虚假的。丁某某称一审未查明涉案标的物在任甲处与事实不符,且不符合举证规则。丁某某出具了收条,说明涉案标的物在丁某某处。但丁某某出具的收条后一句话是丁某某为了拒付加工工资而埋下的伏笔,交货时佛像左侧需要处理的地方已作处理。一审法院到义乌现场调查后作出的判决正确、公正。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程序中,丁某某提交了证据:1、任乙名片二张,拟证明任甲兄弟经营地点在义乌市国际花市××和××号;2、义乌市国际花市××号、19号店面照片,拟证明任甲提供的石甲照片地点在164号原任乙店面前;3、视频资料(U盘)、杨某某的证明以及与相邻店面店主对话摘录,拟证明任甲、任乙兄弟在2012年底前租用164号店面,涉案石甲曾放置在164号店门口;4、收款收据,拟证明石甲多次装卸情况。5、证人证言,拟证明石甲佛象卸下后又装上车的事实。经质证,任甲认为名片内容任何人都能制作,国际花市164号店面照片与本案无关联,视频中的证人证言应出庭作证,杨某某在另外的福田商场经营,与国际花市商场相距十里路,其出具的证明无法律效力。收款收据的号码连号,是事后编的,且叉车在20多天内只有三笔业务,不真实。对视频资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丁某某取证不排除事先进行沟通的可能,访谈的言词都是感观上的,不具有实际证明作用,与本案无关。证人证言自相矛盾,证词具有倾向性。本院认为,丁某某提供的名片不具有证据效力,本院不予确认;义乌市国际花市××号店面照片结合争议焦点其证明力不足;视频中所涉人员谈话及杨某某证明,均未到庭接受质询,不符合证人证言形式要件,不作为本案定案证据使用。视频资料中义乌市国际花市××号店面背景与石甲佛象照片的背景不完全某某,不能确认丁某某要证明的事实;收款收据号码联号,证人证言无其他证据相佐证,其真实性无法确认。任甲向法院提供的发票真伪查询资料,拟证明丁某某提供的购买石料发票实际未填开,丁某某的发票是虚假的。同时还提供了深圳市国税局的公告,拟证明深圳市旧版发票于2011年1月1日起不得使用,且在2011年2月1日前缴销。丁某某的旧版发票是2011年3月23日开具的,故是假的。经质证,丁某某认为任甲提供的发票真伪查询资料与本案无关联,丁某某购买石料发票即使不符合深圳市国税局的要求,责任也不在丁某某。任甲认为发票是伪造的,应提供出票单位的相关证据。深圳市国税局的公告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任甲提供的资料,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本院不予认定。


  二审认定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案的争议焦点:1、原审程序是否违法;2、所涉标的物在谁手上;3、加工费支付条件是否具备,丁某某是否应当支付相应的费用;4、如涉案标的物在任甲手中,任甲是否应当赔偿丁某某378580元。


  对争议焦点1,一审法院于2012年3月6日开庭审理,审理期间,丁某某并未向法院提出要求补强证据,只是提出建议要求法院移送公安机关侦查。一审法院根据丁某某的陈述,依职权到义乌现场调查取证,结果与丁某某的陈述不符。而丁某某向公安机关报案后,公安机关未立案侦查。故一审法院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作出的判决并不违反法定程序。


  焦点2,涉案标的物现在谁的手上问题,丁某某将石料交付任甲加工时,任甲出具过收条,任甲将加工好的石甲交付给丁某某时,丁某某也出具了收条。从现有证据看,丁某某主张石甲被任甲拉回义乌店里加工,却未提供任甲相应的收条,有悖双方交易习惯。丁某某提供的证据中录音资料实为证人证言,而证人均未到庭接受质询,其证言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丁某某提供的照片,无法确认与任甲提供的照片背景系同一地点。故丁某某的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焦点3,任甲交付石甲时,丁某某出具了收条,并约定国庆节上班后支付加工工资,说明丁某某对任甲的石料加工是认可的,而有关石甲工艺处理问题,收条上未具体注明,本院无法确认。据此,丁某某对任甲的加工费用应予支付。


  焦点4,根据焦点2的认定,由于丁某某不能举证证明标的物在任甲手中,故丁某某要求任甲赔偿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认为,丁某某上诉理由和依据均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675元,由上诉人丁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卢岳平

审 判 员 张建华

代理审判员 孙雅和

二O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杨 玲


2020010912470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