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某某与某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40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浙绍民终字第35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倪某某。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冯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某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宣某某。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陈某某。

  上诉人倪某某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2012)绍越民初字第39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3月25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倪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冯某某、被上诉人某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查明,原告系被告单位职工。原、被告于2006年12月1日签订建筑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合同1份,约定由原告负责承包施工被告中标承建的无锡市旦耀工贸有限公司新建厂房工程,工程造价暂定为9600000元,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盈亏由原告自负,被告按建设单位支付的工程款扣除原告应上缴被告税金及管理费为总造价的18%,被告按建设单位支付的工程款扣除税金及管理费后转入原告帐户;原告在领取工程款时须提供75%的材料发票和25%的人工工资单。该承包合同还对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作出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双方按约履行,原告完成约定工程的施工后,双方于2010年10月25日进行了结算,确定被告尚某支付原告工程款6792700元,原告应提供总金额为9060000元的材料发票及人工工资单;工程款在公司监督下付清在外所欠材料款和人工工资后,余额付给原告;水电安装配套费80000元由被告付给原告;律师费结算后按比例共同承担;双方以前的借据及其他单据共同作废,工程款按所到比例支付;被告应向原告收取的费用已清。双方达成书面结算单1份,由原告和被告委托代理人孟某某签名确认。双方结算后,被告陆续支付给原告工程款共计6030000元。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均认可工程款中应扣除原告应承担律师费用为250000元。

  以上事实,由原、被告提交的建筑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合同和结帐单各1份,原告提交的江苏高院的民事调解书复印件1份、建行明细账查询表打印件1份,被告提交的银行转帐凭证5份、收据3份及原、被告庭审陈述予以证实。

  原审判决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建筑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合同,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原告完成合同约定的工程施工义务后,双方已对工程款进行了结算,根据该结算结果以及被告的付款情况,并扣除原告应承担的律师费用250000元,现被告某集团有限公司应支付原告倪某某工程款592700元的事实清楚,被告认为其于2012年11月12日为原告支付工资及垫付款共计10000元的主张,因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该主张成立,故该院不予采信,被告理应及时履行上述工程款的付款义务。关于反诉原告某集团有限公司要求反诉被告倪某某提供金额为人民币6795000元的材料款发票的反诉请求,该院认为,双方在内部承包合同中约定反诉被告倪某某在领取工程款时须提供75%的材料发票和25%的人工工资单,现反诉被告倪某某对其应承担提供给反诉原告工程款9060000元中金额为6795000元的材料发票这一义务也并无异议,故反诉原告要求反诉被告提供金额为人民币6795000元的材料款发票的反诉请求,于法有据,该院予以支持。虽反诉被告主张已提供给反诉原告约金额为6000000元的材料发票,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该院不予采信;对反诉原告主张的若反诉被告不能提供上述发票,则应支付反诉原告相应的税金计人民币271800元的反诉请求,该院认为如反诉被告违反合同义务,未向反诉原告足额提供发票,必然会给反诉原告造成相应之损失,但因该损失尚未实际产生,且金额无法确定,故反诉原告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权利,该院对反诉原告这一反诉请求在本案中不予处理。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某集团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原告倪某某人民币592700元;二、反诉被告倪某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将金额为人民币6795000元的材料款发票交给反诉原告某集团有限公司;三、驳回原告倪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反诉原告某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63635元,由原告倪某某负担21385元,被告某集团有限公司负担4225元;反诉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0元,由反诉被告倪某某负担,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

  上诉人倪某某上诉称,一、一审法院受理被上诉人的反诉请求属于程序错误。因为开具发票的问题涉及税务管理,是一种行政法律关系,而不是民事法律关系。据此,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出反诉的理由不成立,一审法院不应当受理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提供金额为6795000元材料发票的反诉请求。再者,本案属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与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提供发票不属于同一个案由,若被上诉人因上诉人未能提供足额的材料发票而造成损失,可依法另行主张;二、一审法院第二项判决有误。首先,上诉人已经提供被上诉人金额为约6000000元的材料发票,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需提供被上诉人6795000元材料发票系认定事实不清。其次,关于发票问题涉及税务管理,不是法院受理的范围,更不能以此作为拖欠支付工程款的抗辩。因为提供发票不是一种民事上的义务,因此不能起诉要求对方提供发票,同时也不能以对方不开发票为由拒绝付款。一审法院判决要求上诉人提供材料发票于法无据,系适用法律错误。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驳回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交付金额为人民币6795000元的材料发票的诉讼请求;2判令被上诉人负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某集团有限公司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结算单和内部承包合同,上诉人需向被上诉人提供总额为906万元的材料发票和人工工资,其中材料发票占总额的75%。本案系被上诉人所属的无锡分公司直接支付工程款,而上诉人倪某某未提供相应发票。故被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由上诉人提供金额为6795000元的材料发票是正确的。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上诉人倪某某与被上诉人某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合同》约定“乙方(倪某某)在领取工程款时须提供75%的材料发票和25%的人工工资单”,双方订立的《结算单》载明“需提供材料发票及工资单总额906万元”,现被上诉人依据双方约定要求上诉人提供金额为人民币6795000元的材料发票,于法有据,应予支持。上诉人倪某某虽主张其已提供给被上诉人某集团有限公司金额为约6000000元的材料发票,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一审法院判令上诉人倪某某交付给被上诉人某集团有限公司金额为人民币6795000元的材料款发票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倪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丁林阳

代理审判员  冯娇雯

代理审判员  张亚彬

二〇一三年五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陆琪瑜



2020010912564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