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甲与王乙劳务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42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43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倪甲。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乙。

  上诉人倪甲因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2)徐民一(民)初字第7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2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3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倪甲的委托代理人朱某,王乙的委托代理人贾某、蓝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王乙与倪甲在2010年2月认识,于2011年1月10日生有一女。

  2010年8月20日,王乙、倪甲签订《顾问协议》,协议主要内容为:王乙聘任倪甲担任王乙的财务顾问,并同意向倪甲支付总额为700万元的顾问费,于2010年8月30日前支付100万元、2011年8月30日前支付100万元、2012年8月30日前支付500万元。双方同意,在顾问费支付完毕后,将此协议原件销毁。……。

  2010年8月4日、8月25日、12月31日、2011年2月6日、2月8日,王乙向倪甲给付共计113万元。

  2012年1月,倪甲以王乙至今仅支付过90万元顾问费,应付顾问费110万元未予支付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要求法院判令:1、王乙支付倪甲顾问费110万元;2、从2010年9月1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以10万元为本金、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损失;从2011年9月1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以100万元为本金、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损失;3、王乙继续履行双方间的《顾问协议》。

  原审另查明,王乙与案外人刘某系夫妻,双方于1999年11月4日在美国登记结婚。王乙与刘某于1989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所学专业为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专业。

  案外人刘某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乙、倪甲返还上述王乙支付给倪甲的113万元,经原审法院审理认定该113万元系是王乙擅自赠与,现该案已经原审法院判决由倪甲返还刘某赠予款113万元,现判决尚未生效。

  原审审理中,倪甲称与王乙生育一非婚生子女属实,王乙支付的113万元中,有23万元是给自己用于生育孩子的费用,但90万元是根据《顾问协议》支付的顾问费用,与生育孩子无关。

  原审认为,王乙与倪甲签有《顾问协议》,但王乙否认该协议系其为聘请倪甲作为财务顾问所签,而倪甲亦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实际提供了与700万元等值的个人财务顾问服务,王乙与刘某所学专业即经济专业,却要花费700万元聘请个人财务顾问,显然与常理不符。鉴于王乙与倪甲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刘某、王乙的文化背景等,可认定王乙与倪甲签订的协议名为顾问协议实为赠与协议。因此,倪甲主张90万元系王乙根据顾问协议支付给其的顾问费,无事实依据。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具有平等的权利,因此在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的,夫妻双方应平等协商。现王乙与倪甲之间签订赠与协议的行为非因夫妻日常生活需要,未经刘某同意,损害了刘某的财产权益,属于无权处分行为,故王乙与倪甲签订的《顾问协议》应属无效。倪甲要求王乙继续履行《顾问协议》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倪甲的诉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

  原审法院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于2012年12月27日作出判决:驳回倪甲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700元,由倪甲负担。

  倪甲不服原判,上诉至本院,其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倪甲上诉称,其曾在案外企业从事财务顾问工作,与王乙相识后,为王乙提供财务顾问服务,具体包括引荐项目和人脉、项目定价、投资等,同时双方也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顾问协议》是在双方磋商后签订,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故合法有效。目前为止,顾问项目尚在进展过程中。协议签订并履行后,王乙已支付90万元顾问费,余款未予支付。倪甲也为王乙任大股东的公司提供居间服务,实质上也是为王乙提供服务。

  王乙辩称,其与倪甲存在婚外情、非婚生子女等情况,《顾问协议》的签订是为了掩饰这些情况才签订的,并非真实有效。倪甲提供大量邮件欲证明其已履行了合同义务,但王乙也收到过案外人发送的类似邮件,倪甲提供的并非特定内容,故其没有为王乙提供财务顾问。王乙不同意倪甲的上诉请求,要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王乙于1989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所学专业为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专业”有误,其它事实无误。

  本院认为,本案系争的《顾问协议》涉及金额较高,但协议内容却极其简单,诸如协议双方的权利义务、履行期限、方式、违约责任等只字未提,显然该《顾问协议》仅为冠名,而并不具备合同应有的权利义务相一致之条款,也有悖于一般生活常识。倪甲虽提供大量邮件证明其为王乙提供了包括引荐项目和人脉、项目定价、投资等财务顾问服务,一则王乙不予认可,二则这些证据并不能充分证明倪甲基于《顾问协议》为王乙个人提供了财务顾问服务。从协议签订到目前为止,已时隔两年有余,但倪甲未举证其顾问服务成功的任何项目,实与常理不符。考虑到《顾问协议》的签署日期为倪甲与王乙在个人情感和孩子生育等问题上进行沟通的特殊时期,原审法院认定双方签订的协议虽名为《顾问协议》实为赠与协议,无不当,本院予以认可。至于该赠与的效力,目前已有另案进行审查。故倪甲基于《顾问协议》主张财务顾问之报酬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倪甲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所作判决,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700元,由上诉人倪甲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单 珏

代理审判员朱雯博

代理审判员潘春霞

二○一三年三月十九日

书 记 员王 琼


2020010912564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