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某某与宋某某买卖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6/44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浙商提字第7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傅某某。

  委托代理人:陈某某。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宋某某。

  申请再审人傅某某因与被申请人宋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杭商终字第2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2年12月3日作出(2012)浙民申字第1046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于2012年12月27日立案受理再审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再审人傅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某某、被申请人宋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1年4月21日,一审原告宋某某起诉至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称,2007年9月27日,宋某某与杭州华东家具市场古月某某红某家具经营部(简称古月某某经营部)订立合同,约定宋某某向傅某某专门定制红某家具,包括床一张、不雕刻的衣柜一组、五斗柜一个,2008年1月15日交货;另外还特别约定100%非洲酸枝本色、不带白甲、无其他木材,做好后通知宋某某看白坯等,货款总金额为28400元,宋某某已经按约定全部支付了定金和货款。但在随后使用中,红某床床板滑移(导致无法睡觉),衣柜开始变形、开裂。家具开始大范围、大面积、随机性分布的掉色(红某家具一般是不上色或刷油漆的,进行打磨或只打蜡处理就行了),露出白甲(俗称白乙或边材)。宋某某为之与傅某某多次协商,但傅某某一直拖延、推诿,声称已过2年保质期(一般家具1年,因为宋某某定制的是红某家具,所以2年),并告知宋某某,掉色部分可以用色精重新上色,与家具的心材颜色保持一致。宋某某认为,傅某某提供商品时,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宋某某亦有权知悉其所购买、使用的商品的真实情况,而傅某某也有义务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的真实信息。按照合同约定,宋某某所专门定制的家具要求不带白甲(俗称白乙或边材),100%非洲酸枝本色,而傅某某提供的家具主要部位,都有边材的范围随机分布,并且未将此情况告知宋某某。众所周知,红某家具用心材,而边材不属于红某的范畴,由于边材密度和强度很小,特别容易被蛀,因此与心材价格相差几十倍,傅某某的行为将直接导致家具的整体价格大幅度贬值(使用寿命大幅缩短),无任何收藏、传世价值。现在由于傅某某故意隐瞒商品的真实情况,导致宋某某作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定制家具的根本目的无法实现,致其合法权益受到严重损害,对此傅某某负有过错责任,存在欺诈故意,应承担民事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傅某某退还家具款28400元,赔偿28400元;支付误工费436元、交通费320元,合计57556元。二、本案诉讼费用由傅新甲担。在审理过程中,宋某某明确第一项诉请为:一、其将定制的家具退还给傅某某,傅某某退还家具款28400元,并赔偿一倍的家具款28400元;支付误工费436元、交通费320元,合计57556元。同时,宋某某增加第三项诉讼请求为:三、傅新甲担鉴定费10000元。

  一审被告傅某某答辩称:1宋某某向傅某某定制的不是红某家具,而是材质为非洲酸枝的杂木家具,一般的杉木、松某也要这个价格。如果是红某家具,宋某某定制这样一套家具的价格起码在300000元以上。2宋某某并没有要求定制的家具不带边材,只是要求材质是非洲酸枝。傅某某按照宋某某的要求定制了非洲酸枝家具,并不存在欺诈的行为。且宋某某在看家具白坯时看到了心材和边材,也未提出过异议。3我国法律未禁止或者限制用边材制作家具,目前的产业政策也鼓励使用边材,不提倡全部用心材。宋某某定制的是杂木家具,国家对使用边材没有任何规定,且傅某某为宋某某定制的家具所使用的边材用料还不到10%。4宋某某定制的仅仅是普通家具,是否具有收藏、传世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宋某某自己的心理态度。5宋某某诉称家具变形、开裂没有任何依据。即使出现变形、开裂也是正常的,木材都有这个现象,过了保修期仍可以维修。6宋某某向傅某某定制家具,订货单中就定制品的产品、材质、种类、尺寸等都作了规定,也约定了宋某某的监督权,即宋某某可以看白坯,故双方是承揽合同关系、而非买卖合同关系,不应适用《中华某某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故请求驳回宋某某的诉讼请求。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某,傅某某系古月某某经营部业主,该经营部的经营地址在杭州某某家具市场某某楼“红某家具专区”内。2007年9月,宋某某与古月某某经营部签订订货单一份,约定购买单价为11000元的床(包括床头柜)一张,单价为14000元的衣柜一组,单价为3400元的五斗柜一只,货款合计28400元;材质为非洲酸枝,颜色为本色;交货日期为2008年1月15日,做好后通知客户看白坯;客户订货时,预付10000元定金。同时,傅某某在五斗柜的图纸上注明“不带白甲、本色、100%非洲酸枝”;在衣柜的图纸上注明“100%非洲酸枝、本色、无其它木材”,并确认于2007年9月27日收到宋某某支付的定金10000元;在床的图纸上注明“100%非洲酸枝、本色、无其它木材”。2008年1月12日,古月某某经营部将讼争家具送至宋某某处,并出具了家具商品质量保证书,注明“本产品两年内实行三包”。该商品质量保证书背面的“特别指示”栏载明,本市场售出商品质量实行“三包”,有效期为壹年(红某贰年)。现宋某某以傅某某出售的家具并非红某家具、且违反合同约定使用边材,傅某某的行为构成欺诈为由,诉至法院。

  另查某,在审理过程中,宋某某申请就本案所涉家具的具体用材、使用了几种木材进行司法鉴定。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检测研究院承接此项鉴定事宜,并于2011年11月1日出具浙质检鉴定[2011]质鉴字第039号司法鉴定书一份,证明鉴定对象用材系可乐某,与明示的非洲酸枝不一致,也不能标称“非洲酸枝”。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中华某某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的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现宋某某因家庭生活所需,向傅某某经营的古月某某经营部订购家具,可以由该法进行调整。傅某某关于双方系承揽合同关系、本案不应适用《中华某某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抗辩理由,不予采纳。综观本案现有事实和相关证据,案涉订货单中载明家具的材质为非洲酸枝,但宋某某所购家具经司法鉴定后确认用材系可乐某,与明示的非洲酸枝不一致,也不能标称“非洲酸枝”。同时,结合古月某某经营部的经营地址在杭州某某家具市场某某楼“红某家具专区”内,以及其向宋某某出具的背面载明红某商品质量实行“三包”有效期两年的家具商品质量保证书上注明“本产品两年内实行三包”的事实,均可以佐证傅某某所经营的古月某某经营部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未向宋吉某某供商品的真实信息,致使宋某某误认为古月某某经营部出售的家具用材系红某中的酸枝木、并作出购买的错误意思表示。傅某某的行为已构成欺诈,侵犯了宋某某的合法权益。因此,宋某某关于将其定制的家具退还给傅某某、傅某某退还家具款28400元并赔偿宋某某一倍的家具款28400元的诉请,理由正当,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关于支付误工费436元、交通费320元的诉请,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关于承担鉴定费10000元的诉请,因该笔费用系傅某某未履行提供商品真实信息的义务而导致宋某某支出的合理鉴定费用,理应由傅新甲担。对该诉请,予以支持。傅某某关于其已明确告知过宋某某非洲酸枝不属于红某的抗辩理由,缺乏相应事实依据,不予采纳。傅某某关于宋某某所购家具与红某家具之间价格相差很大、宋某某应当知道其所购家具并非红某家具的抗辩理由,因宋某某仅系普通消费者,而傅某某系专业销售家具的经营者,宋某某对家具用材的认识并不会比傅某某更有优势或者经验。现傅某某辩称市场上将可乐某、伯克苏木称为非洲酸枝的情况比较普遍,且该二种木材与红某之间价格相差很大,则其亦应当就此向宋某某作出明确的说明。故傅某某的该抗辩理由,依据不足,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某某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某某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第四条、第八条、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2007年修订的《中华某某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月10日作出(2011)杭上商初字第348号民事判决:一、傅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宋吉某某取退货床(包括床头柜)一张、衣柜一组、五斗柜一只。二、傅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给宋某某家具款28400元,并按该价格的一倍赔偿给宋某某28400元,合计56800元。三、驳回宋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239元,由宋某某负担16元,傅某某负担1223元。鉴定费10000元,由傅某某负担。

  傅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1宋某某收到的家具某某其订货要求,傅某某全面履行了合同义务。傅某某开设的古月某某经营部虽然位于杭州华东家具市场的“红某家具专区”内,但除销售红某家具外,还进行其他木质家具的经营。宋某某到经营部选购家具,要求按特定规格制作,并选择了经营部内摆放的标注为“非洲酸枝”的样板。宋某某要求的“非洲酸枝”是否是红某不是关键,关键是宋某某选定了这一材质。宋某某在订货单上特别注明要求“非洲酸枝”,还必须是“本色”的,足以表明其对这种材质的青睐,且订货单及几张草图上并未出现“红某”二字,可见,宋某某想买的并非价格昂贵、可以保值增值的“红某”,而是其所喜欢的标注为“非洲酸枝”的木材。“非洲酸枝”在本案中,在木材市场上,是对某一特定材质的称谓,只要傅某某交付的家具所使用的材质符合宋某某指定的“非洲酸枝”、“本色”的要求,且规格一致,就应认定傅某某全面履行了合同义务。若产品经宋某某长期使用后出现问题,傅某某作为经营者承担的也仅是保质期内的维修义务和有关合同义务。一审法院在界定傅某某的责任时将合同本身搁到一边,在宋某某对自己原来中意的家具出现不满后,反将责任归咎于傅某某提供了符合宋某某要求的产品,让傅新甲担本应由宋某某自行承担的采购决策风险,扩大了傅某某的合同责任。2傅某某无欺诈行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首先,傅某某未采用欺诈手段。本案中,傅某某使用宋某某指定的木材生产家具,工艺符合行业规范,即使有边材的情况也符某某家的产业政策,且未违反双方合同要求。本案中虽然出现了“非洲酸枝”对应的材质实为“可乐某”的情形,但将“可乐某”标注成“非洲酸枝”是行业通常做法,“非洲酸枝”和“可乐某”在木材市场指的是同一种材质,只是“非洲酸枝”的叫法不是很专业而已,但采用“非洲酸枝”这一俗称,在市场及行业内普遍存在,并非傅某某个人采取的行为,这一约定俗成的做法不属于以虚假或不正当手段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其次,傅某某的行为不属于误导消费者。宋某某到经营部选择木材,看到的不止“非洲酸枝”一种材质。傅某某与市场上其他的商家一样,也是将材质样板陈列展示。宋某某依据自身的经验和认知水平应该能够决定自己所喜欢的材质,且买卖自愿,宋某某完全可以货比三家。傅某某对材质的一般介绍和展示不可能会对宋某某产生误导。傅某某的销售行为与市场上其他商家无异,且傅某某并不只有宋某某一个顾客,其他消费者都没有误解,唯独宋某某误解,于情于理都不符。如果傅某某的行为不足以使一般消费者发生误解,则宋某某作为个别消费者以证明自己确实发生误解来主张欺诈行为的成立于法亦不合。3傅某某主观上不存在欺诈的故意。傅某某为宋某某做家具的材质、规格均是明码标价、合法合规,与其他同行的经营者在一个公开的市场上公平某争。傅某某在产品销售中进行适当宣传是正常的经营行为,但宣传与欺诈有本质的区别。宋某某当初也许是想买价格昂贵的红某,但他毕竟在本案中选择了“非洲酸枝”对应的材质并签订合同,傅某某也依样交付了家具。宋某某欲在合同之外实现买红某的愿望,这已超出了双方合同的范畴。一审法院未从双方订立的合同本身出发查某案件事实、明确双方权利义务,认定傅某某未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有失公允。傅某某在家具销售中的行为符合行业通行做法,公平透明地参与市场竞争,也不足以让一般消费者误解。一审法院根据宋某某自认为其发生了误解而错误适用法律,损害了合法经营者的权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驳回宋某某的诉讼请求,鉴定费用、诉讼费用由宋某某承担。

  宋某某二审答辩称,1本案的事实:2007年9月27日,宋某某在华东家具市场某某楼红某专区古月某某经营部订货,购买红某家具,注明家具材料为100%非洲酸枝、本色、不带白乙,无其他木材,做好后通知宋某某看白胚等。为了家具没有“白乙”,宋某某还进行了加价。但在使用过程中,出现床板滑移,衣柜门变形、开裂,以及大面积、随机性掉色的现象。可见傅某某对白乙进行了上色处理,掩盖了其使用大量价格只有心材几十分之一的边材的事实。根据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检测研究院的鉴定报告,家具用材系可乐某,与明示的非洲酸枝不一致,也不能标称“非洲酸枝”,傅某某以假充真隐瞒了家具的真实用材欺骗了宋某某。以上事实证明傅某某没有全面履行合同义务,交付的家具不符合合同要求。2傅某某主观上具有欺诈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欺诈行为。(1)傅某某没有履行告知义务,侵害了宋某某作为消费者的知情权。傅某某在推介、销售及售后均未提供家具使用说明书。在宋某某购买家具时,傅某某告知酸枝木有老挝酸枝、越南酸枝、非洲酸枝等,东南亚地区砍伐过度,材料稀少,但非洲酸枝成材较快,有大料,且价格便宜。众所周知,酸枝木是红某的一种,傅某某当时并没有告知非洲酸枝不是红某。在一审庭审中,其还以非洲杂木、伯克苏木等概念进行搪塞。而根据鉴定结论,其卖给宋某某的是“可乐某”。(2)傅新乙在偷梁换柱、偷换概念的虚假误导行为。傅某某的店面在华东家具市场某某楼的红某专区,其商品质量保证书上也注明三包期为两年,当时红某中鸡翅木的价格甚至比傅某某所谓的非洲酸枝还便宜,这些事实都佐证了宋某某的真实本意是想购买红某,而且也一直认为自己所购买的就是红某家具。鉴定结论出来后,傅某某的说法从非洲酸枝是非洲杂木、伯克苏木等,变为将“可乐某”标注成“非洲酸枝”是行业通常做法,说明其在出售家具时故意以“非洲酸枝”来误导宋某某。宋某某认为:第一,不论是交易习惯还是行业惯例,不能排斥法定的告知义务。第二,退一步讲,家具行业的俗称只说明专业人士知道含义,其范围有限,不能推而广之地认为消费者也知道。第三、告知产品真实信息是经营者、服务者的法定义务,不是消费者的义务。第四、鉴定报告明确“可乐某”不能标称“非洲酸枝”。(3)傅某某在产品分类和命名上不符某某家行业标准,其在订货单上的书写不规范,且误导消费者,造成宋某某的举证困难。傅某某没有通知宋某某看家具白胚,隐瞒了家具存在大量使用“边材”的事实,为了掩盖这一事实,傅某某用色精上色,导致宋某某使用多年后,因家具掉色才发现真相。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某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某的事实一致。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消费者享有知悉其所购买、使用的商品之真实情况的权利,经营者应当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的真实信息。傅某某作为经营者,向宋某某出售标注材质为“非洲酸枝”的木制家具,但经司法鉴定,傅某某出售给宋某某的家具用材系“可乐某”,与“非洲酸枝”不一致,亦不能标称“非洲酸枝”。傅某某隐瞒了商品的真实情况,宋某某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购买了上述家具,致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对此傅某某负有过错责任,应承担民事责任。傅某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2007年修订的《中华某某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30日作出(2012)浙杭商终字第24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220元,由傅某某负担。

  傅某某申请再审称:1非洲酸枝并不属于红某,市场上通常将凯尔杂色豆木、可乐某某等木头称之为非洲酸枝木。2根据杭某某报2012年8月2日B4版的报道,红某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实施后,家具市场上还是普遍存在不规范用词现象,而在2007年,称“可乐某某”为“非洲酸枝木”的更是比比皆是,这是市场约定俗成的称谓,充其量是名称标注不规范,并不构成欺诈。3根据2012年8月1日实施的红某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新国家标准“首次对红某家具的定义进行了明确和规范,并规定了以产品主要使用木材的树种名称来命名和标识红某家具”,本案买卖行为发生于该标准实施前,原审认定构成欺诈,法律依据不足。4非洲酸枝木家具和某木家具价格差额巨大,傅某某主观上并无欺诈的故意。5家具市场红某销售区销售的木材以红某为主,非红某为辅是普遍现象,原审判决认定家具市场红某销售区经销的家具必须是红某,不符合法律规定。6案涉家具质保单是在宋某某夫妇一再要求下,由1年变更为2年,不能由此证明销售的是红某家具。7原审判决采信的司法鉴定报告无效,司法鉴定人员无司法鉴定资质,未向法庭提供司法鉴定职业证书。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驳回宋某某的一审诉讼请求。

  宋某某再审答辩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傅某某的再审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2傅某某欺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某某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国家工商总局《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第三条规定,经营者在向消费者提供商品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欺诈消费者行为:(一)销售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商品的;…(六)不以自己的真实名称和标记销售商品的…本案中,傅某某主观上存在欺诈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欺诈行为。综上,请求驳回傅某某的再审请求。

  再审中,傅某某提交了九组新证据,证据1系红某某家标准。证明非洲酸枝不属于红某,国家标准中并没有非洲酸枝的树种,非洲酸枝只是一种俗称。证据2系深色名贵硬木家具的标准,证明可乐某某是一种优质的进口木材,但非红某。证据3系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中心的证明,证明非洲酸枝是市场上普遍对产自非洲的可乐某某等木材的称谓,系市场的普遍观点。证据4系东某市木材行业协会的证明一份。证明前几年木材市场由于管理落后,导致市场上材料的叫法混乱,非洲酸枝只是市场上的习惯叫法,指的是可乐某某等木材,并非红某,可乐某某称“非洲酸枝”是市场的通俗叫法。证据5系杭某某报的报导三份。证明林业专家指出,通常市场上将可乐某某等木材称为非洲酸枝,属于硬木。证据6系杭州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聘请公某以及名单、中标结果公某四份。证明宋某某不是普通的消费者,是第一批杭州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证据7系宋某某参加政府采购,被聘请为评标委员会成员的证据。证据8系傅某某经营的古月某某经营部住所的变更登记情况。证明宋某某向傅某某定制家具时,营业场所在华东家具市场某某楼,而非6楼,6楼红某专区是08年以后搬迁的。证据9系关某某送家具的情况说明,证明保质期2年是宋某某要挟的结果。宋某某质证认为,上述证据材料均非再审新证据,对第1-7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其证明内容;对证据8真实性有异议;证据9系证人证言,证人应出庭作证。宋某某再审中向本院提交了案涉家具的两块实物证据,证明案涉家具系以次充好、以假充真。傅某某质证认可其真实性,但不能证明其证明内容。

  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至于其关联性,要结合本案其他证据材料予以综合认定。

  2013年1月23日,宋某某向本院提交司法鉴定申请书,请求人民法院指定司法鉴定机构对涉案家具使用色精,其中包括色精名称,色精的成分,使用范围以及对人体是否有毒、有害等事实进行鉴定。本院认为,宋某某申请鉴定的内容并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与本案争议事实及实体处理结果无直接关联性,对其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本院再审查某的事实与一、二审法院查某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一、二审判决认定傅某某行为构成欺诈的依据是否充分。根据本案审理查某的事实,本案宋某某购买的家具材质为“可乐某某”,与双方在订货单上约定的家具材质为“100%非洲酸枝”的表述并不一致,但木材权威学术著作及国家相关木材分类中均没有“非洲酸枝”这一木材种类,“非洲酸枝”与红某某家标准所确定的“黑酸枝木”或“红酸枝木”两类红某树种也无关联性,但普通消费者从语法角度容易理解认为“非洲酸枝”是产于非洲的酸枝木材,进而理解认为材质为“非洲酸枝”的家具属于红某家具,而家具市场上也确实存在将材质为“可乐某某”等木材的家具标称为“非洲酸枝”的现象,这种现象是不规范不合理的。本案中家具经营从业者傅某某遵循市场这一不规范现象,将“可乐某某”材质的家具标称为“非洲酸枝”出售,可能对宋某某的购买行为存在误导,对这种现象应予以规范引导。但本院也注意到,傅某某出售家具的价格与当时“可乐某某”所属的名贵硬木家具种类家具价格基本相当,与红某家具价格相差悬殊,其并未从这一不规范标称中获得明显不当收益。据此,认定傅某某的行为构成欺诈缺乏充分依据,原一、二审判决认定傅某某的行为构成《中华某某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上的欺诈,适用法律有所不当。本院还注意到,傅某某以红某家具经营部的名义经营,经营中的不规范标注行为,实际对宋某某的购买行为产生误导,结合宋某某的一审诉讼请求及本案实际情况,宋某某关于将定制的家具退还给傅某某,傅某某退还家具款28400元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

  综上,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实体处理不当,应予以纠正,傅某某再审申请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部分,应予采信。依照2012年修订的《中华某某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杭商终字第242号民事判决和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11)杭上商初字第348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二、维持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11)杭上商初字第34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傅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宋吉某某取退货床(包括床头柜)一张、衣柜一组、五斗柜一只。

  三、傅某某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退还给宋某某家具款28400元。

  四、驳回宋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239元,由宋某某负担729元,傅某某负担510元。一审鉴定费10000元,由傅某某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200元,由傅某某负担510元,宋某某负担69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 梅

代理审判员 伍华红

代理审判员 颜晓杰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吕 俊



2020010912564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