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宝闽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与上海万冠实业有限公司等企业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8/23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15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宝闽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许松军。

  委托代理人邬华良,上海市李国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路,上海市李国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林立程。

  委托代理人张仲达,上海市尔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万冠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健。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上海华程物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文华。

  上诉人上海宝闽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上诉人林立程因企业借贷纠纷一案,均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2)杨民二(商)初字第1043号民事判决,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上海宝闽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邬华良、陈路,上诉人林立程的委托代理人张仲达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上海万冠实业有限公司及上海华程物资有限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11日,上海宝闽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闽公司”)作为买方,上海万冠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冠公司”)作为卖方,林立程作为担保人共同签订了编号为RZWG120511《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简称W合同),约定宝闽公司向万冠公司购买价值人民币7,080,9906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的钢材;交货时间:万冠公司应在宝闽公司支付全部货款前将提单和仓单交付给宝闽公司;付款方式:本合同生效之日起1个工作日内,以现金支付合同总货款7,080,99060元;如万冠公司不能按本合同约定履行,林立程自愿以个人的所有财产为万冠公司提供连带保证担保,担保范围:主债、违约金、损害赔偿费及宝闽公司为实现债权所产生的合理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差旅费、调查取证等费用),本合同项下的担保条款独立于主合同条款,不因主合同条款无效而无效;在未经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任何一方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即视为违约,违约方应赔偿对方合同总金额20%的违约金,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由违约方承担。万冠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履行致使不能提货的,除了支付宝闽公司违约金外,每迟延交货一日,还应按照宝闽公司支付货款总额的千分之一向宝闽公司支付资金占用费。

  同日,宝闽公司作为卖方,上海华程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程公司”)作为买方,林立程作为担保人共同签订了编号为RZHC120511《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简称H合同),约定华程公司委托宝闽公司代理华程公司指定向万冠公司采购现货钢材(合同编号:RZWG120511)并出售给华程公司、并由林立程为华程公司和万冠公司的合同履行向宝闽公司提供连带保证事宜,宝闽公司、华程公司、林立程各方经过平等协商达成以下条款:合同标的额为7,187,20546元;因本合同约定购买的货物是由华程公司委托宝闽公司指定向万冠公司购买,且华程公司对其委托宝闽公司购买的万冠公司的货物质量及其公司本身诚信充分认可,所以宝闽公司对货物质量不负有检验检测义务,对货物的质量、数量等不承担任何责任,华程公司不得以质量、数量等问题向宝闽公司提出异议并拒付货款,因货物质量、数量等给宝闽公司造成损失的,华程公司和万冠公司应向宝闽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宝闽公司收到华程公司支付的全部货款后2个工作日内将万冠公司交付的货物提单和仓单转移给华程公司,货物交付即履行完毕;因华程公司对万冠公司充分信任且是华程公司指定的供货方,所以对于万冠公司交付给宝闽公司的提单、仓单等凭证材料,宝闽公司不负有验证的义务;宝闽公司对此提单、仓单问题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华程公司不得因提单、仓单的问题要求宝闽公司赔偿任何费用和损失;如因提单、仓单问题给宝闽公司造成损失的,华程公司和万冠公司应向宝闽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合同生效后2日内,华程公司以现款方式支付货款总金额15%作为合同定金(1,078,08082元整)至宝闽公司账户。合同定金冲抵货款。合同剩余货款金额(610,912464元整)华程公司应于2012年6月10日前一次性以现款支付(含10日)给宝闽公司;若华程公司超过2012年6月10日支付合同剩余货款,则宝闽公司按华程公司实际超出天数计算资金占用费。资金占用费按(215元/天/吨*实际超出天数*吨数)计算(若遇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上调,该加价同比例上调)。若超过2012年7月10日华程公司未付清货款,则宝闽公司有权没收华程公司支付的定金(含追加定金),并解除合同,保留对货物的处置权及华程公司给宝闽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追偿权;若华程公司和万冠公司不能按合同(包括H合同和W合同)的约定履行,林立程自愿以个人的所有财产为华程公司和万冠公司向宝闽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若华程公司和万冠公司不能按约履行,宝闽公司有权要求林立程承担连带责任;在未经宝闽公司、华程公司双方同意的情况下,任何一方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即视为违约,违约方应偿付对方合同总金额15%的违约金,由此产生的一切责任和费用由违约方承担;特别强调:因是华程公司委托宝闽公司指定向万冠公司采购货物,所以因万冠公司违约导致万冠公司与宝闽公司签订的W合同及宝闽公司和华程公司签订的本合同不能履行,华程公司承诺由华程公司向宝闽公司承担无限连带赔偿责任,同时,作为保证人林立程也向宝闽公司承担无限连带赔偿责任。华程公司、林立程对此予以确认。华程公司、林立程对于宝闽公司和万冠公司签订的W合同内容已充分理解和认可,此合同作为本合同的附件,构成本合同的组成部分。

  同年5月11日,宝闽公司向万冠公司分别交付4,900,000元和2,180,99060元,共计7,080,99060元。

  同年5月11日至8月17日,华程公司陆续交付宝闽公司款项共计3,883,16812元。

  原审法院另查明:2012年5月11日,华程公司向宝闽公司交付编号为XXXXXXXX、出票人为华程公司的空白支票一张和编号为XXXXXXXX、出票人为万冠公司的空白支票一张,宝闽公司至今未提示付款。现宝闽公司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解除其与万冠公司及林立程于2012年5月11日签订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2、万冠公司返还宝闽公司货款7,080,99060元;3、万冠公司支付宝闽公司违约金1,416,19812元;4、万冠公司支付宝闽公司自2012年5月11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的资金占用费(以7,080,99060元为本金,按日千分之一利率计算);5、万冠公司支付宝闽公司律师费80,000元;6、林立程对上述2、3、4、5项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1、本案法律关系为买卖合同关系还是借贷关系?2、林立程是否应当承担担保责任以及担保范围是多少?

  1、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法律关系名为买卖实为借贷关系。系争买卖合同即W合同不是独立的合同,而是和H合同相辅相成。从H合同来看,该合同明确华程公司委托宝闽公司向万冠公司采购现货钢材(W合同)并出售给华程公司,且约定宝闽公司对从万冠公司处购买的钢材的数量和质量以及相应的提货凭证即提单和仓单不负有检测检验的义务,亦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相反,如因钢材的数量和质量以及提单和仓单的问题给宝闽公司造成损失的,万冠公司和华程公司需对宝闽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买卖合同的根本目的系卖方取得货款,买方取得符合一定质量标准和相应数量的货物,卖方需对货物承担瑕疵担保责任和权利瑕疵担保责任。由此看来,上述合同约定显然有悖常理,有悖买卖合同订立的本意,更严重违背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综合两份合同来看,关于宝闽公司、万冠公司以及华程公司之间权利义务的约定更符合借贷法律关系中出借人和借款人之间权利义务的约定,因为不是买卖合同,所以宝闽公司无需对提单和仓单以及货物质量和数量承担任何责任。综上,原审法院认定本案系争合同名为买卖合同实为借贷合同。企业借贷违反有关金融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本案系争合同系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属无效合同,借贷关系中关于利息的约定也应属无效约定。借款人取得出借人的资金无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应予返还。由于出借人出借资金的行为对借款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具有过错,其钱款给付主张范围仅限于借款本金,不应包括利息损失。华程公司已经向宝闽公司归还款项3,883,16812元,尚欠本金3,197,82248元。至于借款方为万冠公司还是华程公司,原审法院认为,宝闽公司的钱款打入万冠公司的账号,无其他证据的前提下,万冠公司负有归还款项的责任。而华程公司在庭审中表示其为实际借款人且亦由其在归还借款,视为债的加入。故应当由万冠公司和华程公司共同承担返还剩余借款本金的义务。

  2、关于保证人林立程的担保责任。W合同约定保证合同效力独立于主合同条款,不因主合同条款无效而无效。虽然根据我国担保法的规定,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担保合同另有约定,按照约定。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精神,目前除了涉外经济、贸易、金融等国际活动中,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担保合同的效力可独立于主合同,在国内经济活动中,对担保合同的效力仍采用从属性原则,当事人的特别约定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故合同关于担保合同独立于主合同条款的约定亦属无效约定。至于此种情形下,担保人的责任承担问题,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的规定,主合同无效导致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在本案中,保证人林立程对于双方法律关系名为买卖实为借款是明知的,显然具有过错,故原审法院酌情判定保证人林立程承担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债务的三分之一,其向宝闽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万冠公司、华程公司追偿。

  原审法院据此判决:一、宝闽公司与万冠公司、林立程于2012年5月11日签订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编号为RZWG120511)无效;二、宝闽公司与华程公司、林立程于2012年5月11日签订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编号为RZHC120511)无效;三、万冠公司、华程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宝闽公司3,197,82248元;四、林立程对万冠公司、华程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向宝闽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林立程向宝闽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万冠公司、华程公司追偿;五、驳回宝闽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当事人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61,367元,由宝闽公司负担28,984元;由万冠公司、林立程、华程公司共同负担32,383元。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宝闽公司及上诉人林立程均不服,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人宝闽公司上诉称:本案系争两份购销合同属钢铁贸易行业的托盘业务,是华程公司需要钢材但又无法直接购买,因而委托宝闽公司向万冠公司购买,买卖关系是真实有效的,并非企业借贷关系。宝闽公司与万冠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有合同、付款凭证以及提单等证据可以证实;而宝闽公司与华程公司的买卖合同属另一法律关系,且合同中约定了管辖法院,因此华程公司不应作为第三人参与本案诉讼。林立程基于合法有效的买卖合同关系提供的担保责任,其担保是真实有效的;即使主合同无效,各方也已约定担保条款独立于主合同,不因主合同无效而无效,林立程对两份买卖合同均提供了担保,其对此之间的关联性是明知的,因此,林立程应当承担全部担保责任。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宝闽公司的原审全部诉讼请求。

  上诉人林立程答辩并上诉称:宝闽公司所称的托盘业务其实质就是企业间的借贷关系,是以合法的形式掩盖企业间借贷及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非法目的,应当认定无效,相应的担保合同也应无效。但宝闽公司至今不认可借贷关系的存在,而万冠公司及华程公司也从未告知林立程合同的真实目的,因此,林立程对于实际为借款法律关系并不明知,不具有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且华程公司及万冠公司各向宝闽公司交付了一张空白支票,宝闽公司至今未提示付款,是对质权的放弃,在此前提下,担保人也应免除相应的责任。故不同意宝闽公司的上诉请求,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依法改判林立程不承担赔偿责任。

  宝闽公司针对林立程的上诉答辩称:买卖合同是真实有效的,林立程依照担保条款应当承担担保责任。华程公司及万冠公司交付的空白支票都是无效的,因而宝闽公司未提示付款,并非放弃质权。不同意林立程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万冠公司及华程公司共同答辩称:本案法律关系名为买卖实为借贷,原审认定正确,宝闽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在签订系争购销合同时,其与宝闽公司均向林立程隐瞒了借贷关系的真相,林立程是不知晓事实而提供的担保,对于担保无效不存在过错。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宝闽公司与万冠公司以及华程公司之间系买卖合同纠纷还是企业借贷纠纷。宝闽公司与万冠公司在W合同中约定,万冠公司应在宝闽公司付款前将提单和仓单交付给宝闽公司;而宝闽公司与华程公司在H合同中约定,华程公司委托宝闽公司向万冠公司采购钢材,宝闽公司只需在收到华程公司全部货款后将万冠公司提供的提单及仓单转移给华程公司即可。宝闽公司对于货物的质量、数量以及提单、仓单不承担任何责任,相反,如因上述问题导致宝闽公司损失的,华程公司及万冠公司应向宝闽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且实际履行过程中,亦无证据显示宝闽公司曾要求提取货物,相反,宝闽公司同时收取了华程公司及万冠公司两公司的空白支票。综合上述合同的约定、履行过程以及各方当事人的表述分析,W合同与H合同是相互关联密不可分的,其交易方式并不符合买卖合同的基本特征和交易习惯,其实质应为企业间的借贷行为,原审认定本案系争合同名为买卖实为企业借贷并无不当,应予维持。因企业借贷属无效合同,故相关担保合同亦应认定无效。虽然W合同中约定了保证合同的独立性,但此约定与相关法律相悖,不具有法律效力。关于林立程是否存在过错一节,鉴于林立程确已在本案所涉两份合同上签名,应当明确知晓合同内容,但并无证据足以证明其曾提出异议拒绝担保;而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林立程亦自认与华程公司及万冠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存在远亲关系,认可买卖合同是虚构的,并提供了大量原始材料。因此,原审认定林立程对于系争法律关系名为买卖实为借款是明知的,具有过错,酌情判令其承担部分责任符合法律规定。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宝闽公司及林立程的上诉请求,均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万冠公司及华程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1,92451元,由上诉人上海宝闽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24,72778元,由上诉人林立程负担人民币7,19673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志红

代理审判员  杨喆明

代理审判员  陶 静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夏秋凤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2020010912482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