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XX与周XX等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7/33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084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XX。


  委托代理人黄XX,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XX。


  委托代理人何XX,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XX。


  委托代理人何XX,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XX与被上诉人周XX、陈X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10日作出(2011)江法民初字第3977号民事判决,上诉人刘XX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2年3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蔺莉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蔡涛主审,与代理审判员彭海波组成合议庭,共同负责对案件的审判,于2012年5月24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对本案进行了询问,上诉人刘XX及其委托代理人黄XX,被上诉人周XX及其委托代理人何XX、被上诉人陈XX的委托代理人何XX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XX在一审中诉称:周XX、陈XX系夫妻关系,1999年3月13日,周XX向刘XX借款135000元。2000年2月25日,周XX再次向刘XX借款234580元,两笔共计369580元。其后,周XX未归还借款。请求判令周XX、陈XX共同偿还借款369580元,周XX、陈XX承担诉讼费。


  周XX、陈XX在一审中共同辩称:双方不存在借款合同关系,周XX虽然向刘XX出具了两张借条,但不存在借款事实;第一张借条的形成是由于当时周XX为了在河南信阳开摩托车销售店,刘XX当时系河南嘉陵摩托销售有限公司的副总,周XX需要获得刘XX的销售支持,刘XX向其索要的回扣,当时约定赚了钱就支付;第二张借条包含了第一张借款的金额,还包含刘XX在周XX摩托车店内所占30%干股的分红,以及装修款、销售返利的配件款等;2001年到2002年期间,刘XX找周XX还过钱,本案已过诉讼时效。请求驳回刘XX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3月13日,周XX向刘XX出具一张借条,载明现借到刘XX现金135000元等。2000年2月25日,周XX再次向刘XX出具一张借条,载明现借到刘XX现金234580元,用于嘉陵信阳专卖店投资等。其后,周XX未向刘XX支付二借条载明款项。刘XX遂于2011年3月31日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起诉(下称渝中区法院),周XX、陈XX向渝中区法院提出管辖异议申请,渝中区法院遂将本案移送至本院。


  另查明,周XX与陈XX于1991年10月16日登记结婚,至今仍系夫妻关系。


  庭审中,关于借款的支付方式,刘XX陈述两笔借款均在郑州当面以现金方式支付给周XX;关于资金来源,刘XX陈述分作三部分:其一,其夫妻二人在嘉陵公司分别分得股票2000股,又购买了4000股,共计8000股,开盘时以23元多一股的价格出售获得一部分资金,其二,其自己的积蓄,其三,向亲戚借了部分,因时间久远,已记不清楚向谁借了多少钱;关于刘XX当时的身份及双方关系,刘XX陈述双方于1998年通过周XX的姐姐周玫认识,刘XX当时是嘉陵厂在郑州负责销售的副总;关于为何借大量现金给周XX,借款金额组成及借款用途,刘XX陈述借款给周XX用于摩托车进货;关于为何多年不向周XX催收,刘XX陈述信阳摩托车停止上牌照后,周XX的摩托店关门了,周XX就回重庆了,其回重庆后也找过周XX,但没找到,电话也无法联系,刘XX找过周XX的姐姐周玫,但未能得知周XX的联系方式;关于为何一直不向人民法院起诉,直至借款十余年后又诉至法院,刘XX陈述其原以为已经过了诉讼时效,后来最高人民法院出了新的司法解释,才知道这种情况没有过诉讼时效,因此才起诉至法院,被告的地址是原告代理人到渝中区产权监理所查询得知;关于借款是否约定了利息及还款时间,刘XX陈述当时没有约定利息及还款时间,因为其与周XX关系较好,同时考虑到周XX有还款能力。


  庭审中,周XX为证明其关于刘XX作为河南嘉陵公司副总,向周XX索贿,在周XX店里占干股,并且在2001年底找到周XX的姐姐周玫要求还款的主张,申请了证人周玫、曾杰、刘富强出庭作证,并举示一份吴银华的书面证言。证人周玫主要陈述,2001年至2002年期间,刘XX两次到单位找其要求周XX还钱,并将其带到曾杰的住处,要求其写了一份金额为15万元的保证书等;证人曾杰的陈述与周玫陈述基本一致,还陈述其听到刘XX说一共有两张借条,后面一张借条包括了前一张借条的金额,但刘XX未说过是否是借款等;证人刘富强主要陈述其系周XX在河南信阳摩托车店的维修师傅,刘XX告知其在周XX店内占有干股等;吴银华书面证言主要载明,1999年3月其代表嘉陵集团与周XX签订河南信阳摩托车专卖店的销售协议,公司出资35万元为周XX装修门面,按销售业绩返利,以维修配件计算返利金额等。刘XX认为周玫系周XX的姐姐,存在亲属关系,并且周玫亦陈述当时刘XX系找周XX还钱;曾杰与刘富强陈述的刘XX占干股与本案无关;吴银华的证人证言与本案无关。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一、刘XX与周XX之间是否存在借款合同关系;二、如借款合同关系成立,本案涉讼两张借条是否存在包含关系;三、如借款合同关系成立,本案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关于刘XX与周XX是否存在借款合同关系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应当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刘XX本案虽然举示了两张周XX出具的借条原件,但双方借款合同关系成立应当以借款实际支付为前提。周XX对借款事实不予认可;刘XX对其资金来源仅陈述为出售股票、自有积蓄、及向亲戚的借款,并未举示股票交易记录、支取存款凭证等相关证据,亦未能清楚陈述向亲戚借款的对象及金额,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判断,刘XX在河南郑州大额借款给周XX,不通过银行转账而支付现金,其又不能证明资金来源,不符合常理;刘XX与周XX认识仅一年左右,作为周XX摩托车销售店供应商的负责人之一,刘XX倾其所有、甚至向亲戚借款,用于借款给周XX,却仅以支持周XX业务为由,不约定利息及还款期限,亦不符合常理;刘XX在借款后长达十余年时间仅以联系不上周XX、以为过了诉讼时效为由不依法主张权利亦不符合常理。综合上述情况,一审法院认为,刘XX因未能举示合法、充分证据证明借款的支付,其本案主张的借款关系不能成立,刘XX要求周XX、陈XX共同归还借款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鉴于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借款合同关系不能成立,双方争议焦点第二、三项不再赘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刘XX本案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844元,由刘XX负担。


  刘XX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周XX、陈XX共同偿还借款369580元;一、二审诉讼费由周XX、陈XX承担。事实和理由:1、由于周XX亲笔书写的两张借条上均载明“借到刘XX现金135 000元;借到刘XX现金234 580元”,因此,上述两张借条能够说明借款已实际交付;而一审判决却以刘XX未举示股票交易记录、支取存款凭证等相关证据,未清楚陈述向亲戚借款的对象及金额,借条上未约定利息及还款期限,借款后长达十余年时间仅以联系不上周XX、以为过了诉讼时效为由不主张权利,不符合常理的认定错误。2、因周XX、陈XX于1991年10月16日登记结婚,至今仍系夫妻关系,故周XX、陈XX应当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承担责任。3、虽然周XX出具借条的时间分别为1999年3月13日、2000年2月25日,但借条上未约定还款期限,而刘XX是从2011年向法院主张权利,因此,诉讼时效应从2011年开始计算。综上,刘XX将借款现金交付周XX后,周XX亲笔书写借条给刘XX,借款已经交付,双方的借款关系成立,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后依法予以改判。


  周XX、陈XX共同辩称:1、刘XX举示的借条实际是刘XX索贿的犯罪证据,不是真实的借款,刘XX的说法不能成立。2、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应当依法予以维持;请求驳回刘XX的上诉请求。


  二审审理中,刘XX举示了如下证据材料:


  第一组证据:1、刘XX存有的照片;2、周玫抄写的诗词。拟证明刘XX与周XX的姐姐周玫之间存在暧昧关系。


  第二组证据:1、刘XX的证劵开户资料;2、刘XX在海通证劵的资金变动表;3、交通银行双碑支行流水清单;4、委托代理协议;5、资金转入表;6、银行利息清单;7、中国银行委托协议;8、刘XX妻子吴英股票账户交易明细。拟证明刘XX的资产情况,刘XX有资金的出借能力。


  第三组证据:1、吴英、吴祥兴、冉启惠的身份证、常住人口登记表;2、刘XX与吴英的结婚证;3、吴英、冉启惠的股票账户证;4、冉启惠股票账户资金变动表;5、吴祥兴股票账户证;6、吴祥兴股票账户交易明细。拟证明刘XX的岳父、岳母的资产情况,刘XX有资金的出借能力。


  第四组证据:1、证劵持有变动表;2、证劵持有变动表;3、证劵持有变动表;4、证劵持有变动表。拟证明刘XX及家人的股票交易情况,刘XX有资金的出借能力。


  第五组证据:1、单位明细表;证明99年河南嘉陵公司支付给信阳专卖店236万元。2、银行取款凭证;证明99年期间上诉人通过银行取款项给被上诉人19169554元。第1笔是支付的第一个借款,第2-6笔是证明第2张借条的借款。3、嘉陵专卖店协议及管理办法;证明周XX是信阳专卖店的负责人。4、河南嘉陵销售银行明细。拟证明周XX是信阳市浉河区跨世纪机电设备商行的负责人,刘XX通过银行取款给周XX19169554元,周XX用该借款购车。


  刘XX所举示的证据,经交周XX、陈XX质证,对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周枚和刘XX有暧昧关系。对第二组证据中的第1份证据,因刘XX未举示证据原件,不认可其真实性,对第二组证据中的2-8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对第三组证据中的第3、5份证据,因刘XX未举示证据原件,不认可其真实性,对第三组证据中的其他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对第四组证据,因刘XX未举示证据原件,不认可其真实性,同时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对第五组证据中的第1份证据,因没有公司公章,不认可其真实性,对第五组证据中的其他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认为银行取款凭证不能证明刘XX款项来源,不能证明是刘XX的钱;认可周XX是信阳市浉河区跨世纪机电设备商行的负责人,但周XX交购车款的账上有余款,周XX购车交款与本案的借款无关;刘XX的解释不合情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


  本院认为,刘XX举示的上述证据经周XX、陈XX质证,对第一组证据、第二组证据中的2-8份证据、第三组证据中1、2、4、6份证据、第五组证据中的2、3、4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上述证据能证实刘XX于1999年3月至12月在河南省郑州市的工商银行取款六次共计191 69554元,刘XX具有借款的出借能力。第二组证据中的第1份证据,第三组证据中的第3、5份证据,第四组证据,因刘XX未举示证据原件,且周XX、陈XX不认可,故本院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第五组证据中的第1份证据,因刘XX未举示该证据的来源,且周XX、陈XX不认可,故本院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刘XX另向法院申请证人何平、张鸿、唐彬琪出庭作证。1、证人何平到庭陈述:其与刘XX系亲戚关系,刘XX的母亲是其表姐。何平具体是做安装信息集成等工程,在2000年2月份春节后(大约是在2000年2月20日左右),刘XX向其借款3万元,原因是刘XX说一个姓周的朋友差点钱,让其借点钱,因为当时何平有这个能力就答应,借款时刘XX向何平出具了借条,后刘XX于当年年底归还,还款后就把借条撕毁了。2、证人张鸿到庭陈述:其与刘XX系亲戚关系,刘XX是其的表姐哥。张鸿具体是在朝天门市场个体批发服装;在2000年2月20日左右,刘XX说有个朋友需要钱,向张鸿借款4万元,后张鸿将现金4万元送到刘XX家里,借款时刘XX向张鸿出具了借条,刘XX于半年后归还,还款后借条就撕毁了。3、证人唐彬琪到庭陈述:其与刘XX原系亲戚关系,其原系刘XX的妹夫,2005年前就已与刘XX妹妹离婚。唐彬琪具体是做药品批发生意;1999年3月,刘XX跟我说有个朋友需要钱,向唐彬琪借款5万元,后唐彬琪将现金5万元在重庆交付给刘XX,借款时刘XX向唐彬琪出具了借条,刘XX于2000年上半年归还,还钱的时候就把借条撕毁了。


  二审审理中,周XX、陈XX向法院申请证人周玫再次出庭作证。证人周玫到庭陈述:1、周玫与周XX系姐弟关系,照片是其到郑州看弟弟周XX时,周XX在开年终总结会,碰到刘XX,刘XX给周XX、周玫拍的照;2、抄写的诗词是因与同事坐火车,火车上遇见刘XX,无聊就在车上抄诗,该诗如何到刘XX手里的,我不清楚,我只清楚一点未给刘XX诗;我与刘XX并不存在暧昧关系。3、2002年,因我弟弟周XX拒绝给刘XX钱,刘XX把我挟持,逼迫我给他写保证书。4、其余情况与一审出庭时一致。


  对刘XX申请出庭证人何平、张鸿、唐彬琪的证词,周XX、陈XX认为,三位证人均与刘XX是亲戚关系,与本案存有利害关系,故三位证人的证言真实性都不应采信,其证词和刘XX的资金实力没有关系。


  对周XX、陈XX申请出庭证人周玫的证词,刘XX认为,证人周玫与周XX系姐弟关系,与本案存有利害关系,其真实性不应采信。


  二审审理中,由于周XX审理时当庭陈述“因刘XX索贿从而导致周XX书写两张借条一事,已于去年向重庆市沙坪坝区检察院报案”。本院于2012年5月29日下午电话告知周XX的委托代理人,要求周XX在7日内提交其针对向刘XX行贿的重庆市沙坪坝区检察院报案记录,如逾期不提交,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后周XX一直未提交相关报案记录。


  二审中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相同。


  二审中,经双方当事人共同确认,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1、刘XX是否履行借款的出借义务;2、周XX出具的两张借条之间是否存在包含关系;3、本案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本院认为,一、关于刘XX是否履行借款的出借义务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本案中,虽然周XX在一审中申请证人周玫、曾杰、刘富强出庭作证,二审中再次申请证人周玫出庭作证,但三位证人证言均不能证实周XX向刘XX出具的二张借条系周XX向刘XX行贿所出;而刘XX提供的由周XX亲笔书写的两张借条中分别载明“现借到刘XX现金135 000元、234 580元”,且刘XX提供有1999年3月至12月在河南省郑州市相关工商银行六次取款共计191 69554元的银行取款凭证,二审中申请证人何平、张鸿、唐彬琪出庭作证,证实刘XX在借条形成的时间段具备向周XX出具借款的出借能力;同时结合本院要求周XX在一定期限内提交其针对向刘XX行贿的报案记录并讲明逾期不提交报案记录的后果的情况下,周XX至今仍不提交相关报案记录的事实;本院认为,刘XX提供的证据(周XX亲笔书写的两张借条、六次银行取款凭证、证人何平、张鸿、唐彬琪的证词)证明力明显大于周XX提供证据(证人周玫、曾杰、刘富强的证词)的证明力。因此,本院确认刘XX已经履行了借款的出借义务。二、关于周XX出具的两张借条之间是否存在包含关系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1、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2、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3、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4、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5、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虽然证人曾杰在一审开庭时陈述“其听到刘XX说一共有两张借条,后面一张借条包括了前一张借条的金额”,但证人曾杰的证词属于间接证据,而刘XX举示的由周XX亲笔书写的两张借条属于直接证据;因此,借条的证明力一般大于证人证言;本案中,周XX也未举示其他证据证明其出具的后一张借条(2000年2月25日)的金额包含前一张借条(1999年3月13日)的金额,故本院认为,周XX出具的后一张借条(2000年2月25日)的金额不包含前一张借条(1999年3月13日)的金额。三、关于本案是否已过诉讼时效的问题。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出借人依据未约定还款期限的借条提起诉讼,从出借人要求借款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诉讼时效。由于周XX出具的二张借条均未未约定还款期限,因此,二张借条的诉讼时效计算期应当从出借人刘XX要求借款人周XX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虽然周XX认为,刘XX于2001年到2002年期间,找过周XX还钱,本案已过诉讼时效;但周XX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且刘XX否认在此期间向周XX催要借款,因此,本院对周XX辩称,二张借条均已过诉讼时效的抗辩,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刘XX与周XX之间的借款关系不成立,刘XX要求周XX、陈XX夫妻双方共同归还借款的事实不成立有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但系刘XX二审中举示新证据所致,属于因新的证据改判,不属一审错判。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二百零六条、二百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1)江法民初字第3977号民事判决,即:驳回刘XX本案诉讼请求。


  二、由被上诉人周XX、陈XX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上诉人刘XX借款369 58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6844元,由上诉人刘XX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6844元,由被上诉人周XX、陈XX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蔺 莉

                代理审判员 彭海波

                代理审判员 蔡 涛

  二〇一二年六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彭松涛


2020010912573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