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业与南京享之尊建材有限公司合作协议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8/28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宁商终字第7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正业。

  委托代理人孟子祥,江苏维世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享之尊建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魏建良,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曹振雷,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婧文,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正业因与被上诉人南京享之尊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享之尊公司)合作协议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3)建民初字第35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正业及其委托代理人孟子祥,被上诉人享之尊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曹振雷、杨婧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正业一审诉称:其与享之尊公司订有合作协议,约定由刘正业进行运作,帮助享之尊公司向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设的威斯汀酒店、豪宅、公寓工程项目投标杜拉维特洁具和当代龙头,如享之尊公司中标,则按最终成交金额比例,杜拉维特按10%,当代龙头按12%向刘正业支付合作费。此后经刘正业运作,享之尊公司就杜拉维特洁具中标,成交金额1713585元。根据协议,享之尊公司应向刘正业支付合作费1713585元,但享之尊公司实际支付150200元,尚欠211585元未付。刘正业为此诉请享之尊公司支付211585元合作费。

  享之尊公司一审辩称:享之尊公司与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卫浴洁具的成交总金额为1713585元,但其中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为1481885元,剩余231700元为其他品牌洁具成交金额。根据协议,享之尊公司应向刘正业支付合作费1481885元,而享之尊公司实际支付150200元,已超额支付合作费,故请求法院驳回刘正业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7月,刘正业、享之尊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对南京国际广场威斯汀酒店、豪宅、公寓工程项目进行杜拉维特洁具和当代龙头投标,如通过刘正业运作,享之尊公司最终能中标,则承诺按最终成交金额的比例,杜拉维特按十个点(10%),当代龙头按十二个点(12%)合作费付给刘正业。此后,享之尊公司就杜拉维特洁具向上述工程项目建设方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标成功,享之尊公司依照合作协议陆续支付刘正业合作费150200元。2013年10月,刘正业提起本案诉讼。

  另查明:享之尊公司在诉讼中提交了中标合同及供货明细清单,用以证明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为1481885元。在中标合同及供货明细清单中载明除杜拉维特品牌洁具外,还有狄克、唯佳、仕龙等其他品牌洁具。审理中,原审法院就享之尊公司与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向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查证,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统计核实后,确认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为1486556元,非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为227029元。

  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合作协议、中标合同、供货明细清单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享之尊公司称与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为1481885元,并为此提交了中标合同及供货明细清单等材料用以证明自己的说法,其已尽到基本举证责任。且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明确确认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为1486556元,与享之尊公司所称金额基本一致,两者可以相互印证。而刘正业虽称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为1713585元,但却未能举出证据加以证实,且对享之尊公司所举证据未能举出反证予以对抗和否定,刘正业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其说法不能得到采信。根据享之尊公司和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确认的杜拉维特品牌洁具成交金额并按照刘正业、享之尊公司合作协议所约定的10%比例计算,享之尊公司实际支付给刘正业的合作费金额已超出刘正业依据合作协议所应当获取的合作费金额。享之尊公司并未欠付刘正业合作费,刘正业的诉讼请求,事实依据不足,理由不充分,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刘正业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329元,减半收取164元,由刘正业负担。

  刘正业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合作协议约定杜拉维特按成交额10%提成,是指按照享之尊公司与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杜拉维特所签合同的成交总额来提成,而不是杜拉维特品牌洁具的成交金额。合作协议之所以写成杜拉维特按10%提成,主要是与当代龙头按照12%提成相区别,因为当时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洁具和龙头是分别招标、分别签合同的。通过刘正业的运作,享之尊公司才能够中标杜拉维特,并就杜拉维特与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两份采购合同,合作费用应按两份合同的成交总额来支付。2、狄克、唯佳、仕龙在本案中的产品不是洁具,而是一些辅材,是配合杜拉维特洁具安装使用,如果没有刘正业的运作使享之尊公司中标杜拉维特项目,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不可能单独从享之尊公司购买狄克、唯佳、仕龙产品。根据中标清单,狄克、唯佳、仕龙等产品也是合同中标清单的一部分,狄克、唯佳、仕龙等产品并没有另签合同,因此也应按比例支付合作费。3、享之尊公司已支付合作费150200元,超过一审查明的杜拉维特品牌洁具1481885按10%计算的份额。享之尊公司多付费用,不符合常理。综上,案涉两份合同成交总金额为1713585元,享之尊公司还应支付合作费211585元,请求撤销原判并依法改判,本案上诉费用由享之尊公司承担。

  被上诉人享之尊公司答辩称:1、根据合作协议约定,享之尊公司应按杜拉维特最终成交金额的10%给予刘正业合作费用。经一审法院查证,杜拉维特产品最终成交金额是1486556元,并非1713585元。2、享之尊公司之所以支付刘正业150200元,是因为考虑到与刘正业的合作良好。享之尊公司不仅没有拖欠费用,反而多给费用。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原审法院依职权调取的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函件,上诉人刘正业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一审中已经阅看过,但认为应按总成交金额计算合作费用。被上诉人享之尊公司认为该证据一审中已经阅看过,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

  对原审法院调取的证据,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双方均无异议,且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关于案涉双方法律关系的性质,双方均确认为居间合同关系。

  经当事人确认,二审归纳争议焦点为:案涉合作协议中约定的杜拉维特品牌是否包括案涉狄克等品牌辅件。

  本院认为:根据案涉合作协议的内容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案双方之间符合居间合同的特征,故本案应为居间合同纠纷。居间人促成合同成立的,委托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报酬。本案中,合作协议明确约定合作内容为杜拉维特卫生洁具、杜拉维特合作费按其最终成交金额比例的10%支付,并未约定成交金额包括其他品牌辅件。南京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已明确说明杜拉维特品牌卫生洁具、非杜拉维特品牌产品的具体成交金额。上诉人刘正业关于成交金额包含其他品牌辅件,应按总成交金额计算合作费用的主张,因与合同约定不符,本院不予采信。综上,上诉人刘正业的上诉请求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虽关于双方法律关系的认定有误,但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条、第四百二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329元,由上诉人刘正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荣艳

代理审判员  张静

代理审判员  李剑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三日

书记员  蒋伟


速录员石晓英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百二十四条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

第四百二十六条居间人促成合同成立后,委托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报酬。对居间人的报酬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根据居间人的劳务合理确定。因居间人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而促成合同成立的,由该合同的当事人平均负担居间人的报酬。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2020010912582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