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继东诉温州市土产畜产品对外贸易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8/41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浙商外终字第4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继东。

  委托代理人:赵坚。

  委托代理人:黄孟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温州市土产畜产品对外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忠明。

  委托代理人:严凌振。

  委托代理人:何露露。

  原审被告:诸葛春晓。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王志建,

  上诉人刘继东为与被上诉人温州市土产畜产品对外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土产畜产品公司)、原审被告诸葛春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浙温商外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3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同年3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继东的委托代理人黄孟苏,被上诉人土产畜产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严凌振,原审被告诸葛春晓的委托代理人王志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刘某原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别名刘亚平。

  诸葛春晓在浙江舒美特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舒美特公司)于2007年10月30日出具的《西班牙诸葛春晓帐务处理清单》之“核对后请确认签字”处签名,浙江舒美特公司的许国龙在诸葛春晓签字处下方签名。该清单载明诸葛春晓欠货款为人民币4973592元。2007年12月27日,诸葛春晓在浙江舒美特公司出具的《欠条》欠款人栏签名。该欠条载明:从2007年2月16日始至2007年10月27日止收到浙江舒美特公司女鞋211812双,合计人民币7892292元,实欠浙江舒美特公司货款总计人民币4973592元,定于2007年11月15日前结清人民币2500000元,定于2007年11月30日前结清人民币1200000元,定于2007年12月25日前结清人民币1273592元,逾期还款的,从该还款日起算,按日承担欠款总额5%的违约金。

  2008年11月14日,诸葛春晓向刘某出具《请求担保》,称其同土产畜产品公司发生的业务,经解决后尚欠土产畜产品公司200万元人民币,请求刘某为此事作担保等。

  2008年11月14日,诸葛春晓与刘某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出具《承诺书及担保书》,裁明:根据《西班牙诸葛春晓帐务处理清单》,诸葛春晓欠供货商款项人民币4973592元,现转由土产畜产品公司负责(今后同厂家的任何财务纠纷均由该公司负责),并一次性折为人民币200万元分阶段给付,分别于2008年12月至2009年4月间每月的30日前付清人民币40万元;如未按期如数归还,则对逾期部分按2%月息支付利息;刘某自愿对诸葛春晓上述欠款提供担保,如诸葛春晓不按约还款,则刘某对该笔欠款负连带清偿责任,直至欠款付清为止。同日,诸葛春晓又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出具一张《欠条》。该欠条内容为:今欠土产畜产品公司人民币20万元,承诺于2009年1月30日前付清。如未按时如数支付上述欠款,则承诺对逾期部分按2%月息支付利息。

  2009年4月14日,以土产畜产品公司为甲方、以浙江舒美特公司为乙方,双方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甲方于2006年12月至2007年12月期间将乙方总数量为195972双女鞋出口至西班牙马德里(诸葛春晓,护照号为G0924250),总货款为人民币7278492元,上述总货款中除已支付(包括外商直接支付59572欧元,折合人民币646904元)计人民币2664524元和因质量问题乙方已同意外商扣款计人民币287280元外,尚有人民币4326688元,现甲、乙双方一致同意由甲方承担人民币245万元,剩余货款人民币1876688元及上述出口货物在境内所发生的报关、运输等尚余未付费用计人民币14475元,由乙方自行负责,与甲方无关;乙方同意甲方所承担的上述人民币245万元货款由甲方自协议签字生效之日起三个工作日内分期支付给乙方;双方一致同意本协议为上述剩余货款即人民币4326688元的最终结算(解决),乙方承诺在甲方支付人民币245万元货款到达乙方帐户当日,将其与外商订立的关于《西班牙诸葛春晓帐务处理清单》正本及外商诸葛春晓于2007年12月27日出具给乙方的《欠条》正本交付给甲方,同时乙方同意将对外商上述剩余货款的追索权无条件转归甲方享有;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甲乙双方及乙方与外商(诸葛春晓)于本协议前就上述出口货物所签订的一切相关书面协议(合同)和该出口货物的一切清算凭证及出具的一切欠条等均予以作废,乙方不得再就上述出口西班牙的鞋类货物的货款再以任何理由和方式向甲方和外商提出任何要求和主张,并放弃其他与之相关的一切权利。同日,土产畜产品公司通过中国银行国贸支行向丽水舒美特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水舒美特公司)开具一张人民币245万元本票,中信银行进账单显示浙江舒美特公司收到此款项。

  2009年4月25日,诸葛春晓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出具一份《承诺书》。该承诺内容为:“鉴于贵司已竭诚为我司调解处理了欠浙江舒美特公司(另一供货商为丽水舒美特公司)的货款计人民币4973592元,并已于2009年4月15日代为向上述供货商支付了货款计人民币245万元。本着贵司只是代理商,且为我及我司代垫了上述欠款,免去了官司,因此我本人及我公司特此承诺:除此前我已承诺向贵司支付人民币200万元和利息以及向叶强华承诺支付20万元人民币(共计220万元)以外,现另向贵司增付25万元人民币,该25万元人民币,保证在经营情况好转时支付。”

  一审庭审中,土产畜产品公司与刘某对证人许某关于因诸葛春晓于2008年11月14日前陆续偿还人民币646904元,其中现金1万欧元,其余为浙江舒美特公司替诸葛春晓代销的货款冲抵,故诸葛春晓的欠款人民币4973592元实为人民币4326688元的证言予以确认。

  诸葛春晓于2009年2月12日至24日期间,在匈牙利先后向土产畜产品公司汇款5000欧元、7000欧元及3000欧元,于2009年4月7日、4月30日及11月12日,在西班牙先后向土产畜产品公司汇款5000欧元、5000欧元及10000欧元,上述汇款折合人民币34838818元。

  原审法院另查明:浙江舒美特公司成立于1995年5月17日,经营范围为旅游鞋、皮鞋及皮件加工等,法定代表人为许国龙。丽水舒美特公司成立于2005年9月1日,经营范围为旅游鞋、皮鞋及皮件加工等,法定代表人蒋彬彬。审理中,浙江舒美特公司向原审法院表示已于2009年4月14日收到土产畜产品公司人民币245万元。2011年5月24日,浙江舒美特公司、丽水舒美特公司共同出具了一份《有关诸葛春晓支付我公司款项的证明》,内容为“……2、有关2009年4月14日土产畜产品公司签订的《协议书》记载的‘外商直接支付59572欧元,折合人民币646904元’事宜,情况如下:订立该协议之前,外商诸葛春晓通过土产畜产品公司说其于2007年12月16日已在西班牙支付我公司蒋彬彬女士10000欧元,2007年11月19日与26日运给我公司意大利公司代销鞋至2008年7月21日退还部分代销鞋,结算后冲抵货款49572欧元,合计要求冲抵扣减货款59572欧元。我公司经核对后予以确认,故最终在2009年4月14日订立《协议书》时将总欠货款确定为人民币4326688元。……”同日,浙江舒美特公司亦出具了一份《有关诸葛春晓2007年12月27日欠条的情况说明》,该说明内容为:2007年10月20日,我公司与诸葛春晓核对账目并出具《西班牙诸葛春晓帐务处理清单》。后我公司财务人员依据《西班牙诸葛春晓帐务处理清单》先填写《欠条》具体内容,包括货款分期支付时间,但因我公司办公室主管一直无法找寻到诸葛春晓,直至2007年12月27日诸葛春晓才在《欠条》欠款人处签字,因诸葛春晓并未签署欠条落款时间,故我公司办公室主管在欠款人下方补签签署当天日期。故欠条所记载的落款时间晚于欠条记载的货款分期支付时间。

  2010年1月11日,土产畜产品公司诉至原审法院,以诸葛春晓未按约定付清垫付款及刘某亦未履行担保责任为由,请求判令诸葛春晓支付欠款本金人民币200万元及利息损失(从2008年12月31日起至实际还清之日止),并判令刘某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为涉外合同纠纷,依法应当依照涉外民事诉讼程序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的规定,因合同纠纷,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没有住所的被告提起的诉讼,如果合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签订,可以由合同签订地人民法院管辖。涉案《承诺书及担保书》签订地在温州,故该院对本案拥有管辖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涉外合同的当事人可以选择处理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均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故本案纠纷的解决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诸葛春晓与刘某在《承诺书及担保书》上的签名属实,诸葛春晓、刘某与土产畜产品公司之间合同关系成立,合法有效,应予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土产畜产品公司与浙江舒美特公司签订的《协议书》表明,浙江舒美特公司同意诸葛春晓将其债务转由土产畜产品公司承担。《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诸葛春晓应当偿还土产畜产品公司的欠款,但因《承诺书及担保书》上记载诸葛春晓欠浙江舒美特公司的欠款金额为人民币4973592元一次性折为人民币200万元,而《协议书》记载的欠款金额为人民币4326688元,二者相差人民币646904元,根据公平原则应按比例减少诸葛春晓的应付款项,其在《承诺书及担保书》项下的欠款应为人民币1739864元(4326688/4973592*2000000=1739864)。故诸葛春晓应当偿还土产畜产品公司欠款人民币1739864元及利息。刘某辨称土产畜产品公司与诸葛春晓采用欺诈方式,串通骗取其担保,未能提供证据证实,而欠款数额的结算错误并不能视为欺诈。刘某的主张没有依据,不予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涉案保证为连带责任保证,刘某应对诸葛春晓应当承担的涉案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诸葛春晓于2009年2月至11月间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合计偿还人民币34838818元,土产畜产品公司予以确认,但认为是偿还2008年11月14日的《欠条》及2009年4月25日的《承诺书》项下的款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规定:“债务人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同一债权人所负的数笔相同种类的全部债务,应当优先抵充已到期的债务;几项债务均到期的,优先抵充对债权人缺乏担保或者担保数额最少的债务;担保数额相同的,优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负担相同的,按照债务到期的先后顺序抵充;到期时间相同的,按比例抵充。但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对清偿的债务或者清偿抵充顺序有约定的除外。”第二十一条规定:“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二)利息;(三)主债务。”因上述《欠条》项下的人民币20万元债务与本案诉争债务均已到期,但该笔人民币20万元债务缺乏担保,故上述款项应先行充抵这笔债务及其利息,就该欠条项下的利息,土产畜产品公司表示不予主张,应予以准许。至于土产畜产品公司主张偿还上述《承诺书》项下的款项,因该笔债务未约定还款日期,故不予以支持。剩余的款项人民币14838818元应充抵《承诺书及担保书》项下的欠款人民币1739864元的利息。土产畜产品公司主张利息以月息2%计算,该利率已超过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四倍,应适当予以调整,调整为以月息16‰计算。

  综上,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订前)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条、第二百四十一条的规定,于2012年10月19日判决如下:一、诸葛春晓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土产畜产品公司欠款人民币1739864元及利息(其中本金139864元从2008年12月31日起,本金40万元从2009年1月31日起,本金40万元从2009年2月28日起,本金40万元从2009年3月31日起,本金40万元从2009年5月1日起,均按月利率16‰计算,至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并扣除诸葛春晓已经支付的人民币14838818元);二、刘某对诸葛春晓上述债务的偿还承担连带责任;三、驳回土产畜产品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四、刘某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诸葛春晓追偿。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订前)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603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公告费260元,合计31298元,由土产畜产品公司负担4035元,诸葛春晓负担27263元,刘某对诸葛春晓负担的部分承担连带责任。

  刘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浙江舒美特公司出具的证据表明,《承诺书及担保书》载明的拖欠金额4973592元是虚构的,实际欠款金额为4326688元,土产畜产品公司和诸葛春晓对此故意隐瞒真实情况,骗取担保。二、诸葛春晓另行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出具了20万元的欠条,出具欠条的时间与《承诺书及担保书》均为2008年11月24日,由此可以认定《承诺书及担保书》中将欠款“一次性折为200万元”根本不是事实。三、从土产畜产品公司提供的《承诺书》看,诸葛春晓实际上是按照土产畜产品公司向浙江舒美特公司支付的款项,向土产畜产品公司承担责任并出具欠条,即诸葛春晓实际向土产畜产品公司承担了245万元的责任。四、《承诺书及担保书》签订后,诸葛春晓仍然与土产畜产品公司一起与浙江舒美特公司谈判货款问题,故《承诺书及担保书》中“今后同厂家的任何财务纠纷均由贵司负责”完全是虚假的。五、土产畜产品公司隐瞒诸葛春晓另行出具欠条以及还款的事实,可证明其与诸葛春晓共同骗取保证。六、诸葛春晓出具的《声明书》明确本案担保并非为了担保诸葛春晓的债务履行,实际是为了诸葛春晓无力偿债而找刘某顶债。综上,本案土产畜产品公司与诸葛春晓通过欺诈手段串通骗取刘某的担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规定,刘某不应承担民事责任,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土产畜产品公司针对刘某的诉讼请求。

  针对刘某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土产畜产品公司答辩称:一、《承诺书及担保书》系刘某单方出具的承诺或保证,形式上由刘某与诸葛春晓协商签字、捺印后提交给土产畜产品公司,担保函的内容也是由刘某与诸葛春晓自行商量确定,并非与土产畜产品公司协商一致的内容。二、《承诺书及担保书》的内容不存在刘某主张的欺诈事实。12007年10月30日《西班牙诸葛春晓账务处理清单》确认的欠款金额为4973592元,2009年4月14日经过与浙江舒美特公司对帐,确定欠款为4326688元,刘某出具担保是依据2007年的清单,上述事实清楚,并无欺诈或虚构。2《承诺书及担保书》表述“将货款折为200万,今后财务由贵司负责”,是刘某和诸葛春晓提出,是否接受的权利在土产畜产品公司,不存在土产畜产品公司隐瞒事实的情况。土产畜产品公司让诸葛春晓出具220万元的担保,但刘某只愿意承担200万元的担保,所以诸葛春晓当场写了20万的欠条。3即使刘某认为存在欺诈,但其未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在法定的期限内提出撤销或变更的要求。三、刘某认为土产畜产品公司对诸葛春晓后续付款予以隐瞒没有依据,且刘某一审中否认《承诺书及担保书》上的签字,系拖延审判。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诸葛春晓答辩称:担保金额系土产畜产品公司和诸葛春晓确定,并未向刘某讲明真实欠款数额;其余45万债务并未告诉刘某,而是在签订《承诺书及担保书》后另外加上的。

  二审中,刘某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土产畜产品公司提交了一份新的证据材料,即诸葛春晓于2008年11月14日出具的声明书一份,内容为“本人已于2007年10月30日因质量问题与供货商浙江舒美特公司达成的《西班牙诸葛春晓账务处理清单》中就欠款金额达成一致为人民币4973592元。现丽水舒美特公司对未付货款向贵司(土产畜产品公司)发来律师函要求贵司偿付,我公司认为其要求不符合事实,也没有诚信,有关货款纠纷与你公司无关,是我公司与他们的争议”,用以证明2008年11月14日诸葛春晓确认欠款金额仍为4973592元。刘某质证认为,该证据不属新的证据,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声明书所反映的事实不真实。诸葛春晓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诸葛春晓亦提交了一份新的证据材料,即诸葛春晓于2012年12月16日出具的声明书一份,内容为:“自2007年开始,土产畜产品公司作为浙江舒美特公司、丽水舒美特公司的出口代理商,陆续将鞋子出售给本人。由于鞋子质量问题,本人与舒美特公司发生争议。2007年10月30日,双方达成《西班牙诸葛春晓账务处理清单》,确定欠款金额为4973592元。后来本人于2007年11月至2008年7月期间共向舒美特公司偿还货款折合人民币共计64万余元,还欠舒美特公司432万余元。……土产畜产品公司提出方案,具体就是土产畜产品公司先以货物质量问题为由,要求舒美特公司降价,然后由土产畜产品公司向舒美特公司支付降价后的货款,但是前提是本人必须找到一个有经济能力的担保人,担保本人拖欠土产畜产品公司的代为偿还的债务。这样,货款问题能够解决,土产畜产品公司又不用遭受损失。当时,西班牙侨领刘某先生正好也在温州开会,他是西班牙华人企业联合会主席,所以本人就找到他,让他做担保。后来,土产畜产品公司让律师起草好时间为2008年11月14日的《承诺书及担保书》,刘某是在11月15日签字的。……当时为了更好的骗取刘某先生的信任,将《西班牙诸葛春晓账务处理清单》作为附件,该清单显示的原欠款金额4973592元,但实际欠款金额只有432余万元了,这一点,土产畜产品公司作为出口代理商以及事件的解决者,是清楚的。我们将原欠款金额说多一些,我就对刘某先生说,你替我担保一下,可以帮我减少近300万元的债务责任,这样刘某先生比较容易接受。……土产畜产品公司最终向舒美特公司赔偿245万元,以解决货款纠纷。由于《承诺书及担保书》涉及金额200万元,而本人写的另一欠条涉及金额20万元,与245万元还相差25万元,所以本人又于2009年4月25日写《承诺书》,即本人保证再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增付25万元。”等,用以证明承诺书签订的过程以及刘某对于涉及的真实欠款金额并不知情。刘某对该证据的形式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认为诸葛春晓的陈述基本与事实相符。土产畜产品公司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形式真实性无异议,但声明书的陈述不真实,与诸葛春晓之前出具的声明书内容矛盾,且关于497余万和432余万担保的意思表示不会构成实质影响,也不会构成欺诈。

  本院经审查认为,土产畜产品公司和诸葛春晓提交的新的证据材料,均系诸葛春晓本人签名或者捺印的个人声明,属于当事人诸葛春晓的陈述,对其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可,对于其陈述的事实应当结合全案证据综合认定。

  经审理,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一致。另查明:一审期间,土产畜产品公司将公司名称由“温州市土产畜产品对外贸易公司”更名为“温州市土产畜产品对外贸易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本案保证人刘某系西班牙王国居民,因此本案属于涉外合同纠纷。当事人庭审中均同意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本案,本院予以确认。根据各方当事人的上诉和答辩意见,本案二审审理的焦点为刘某应否承担保证责任,即本案主合同债权人和债务人是否存在串通骗取保证的情形。

  浙江舒美特公司与诸葛春晓在2007年10月30日的《西班牙诸葛春晓账务处理清单》确认的欠款金额为4973592元。诸葛春晓于2007年12月16日支付10000欧元以及2007年11月至2008年7月退还代销鞋等,折抵上述债务共计人民币646904元。对上述事实各方均无异议。但根据查明的事实,浙江舒美特公司与土产畜产品公司直至2009年4月14日签订《协议书》时才确定最终欠款总额实为4326688元。这也与诸葛春晓于2007年12月27日向浙江舒美特公司出具欠条,认可欠款金额为4973592元的事实相印证;土产畜产品公司二审提交的诸葛春晓的声明书,也证实诸葛春晓在2008年11月14日仍然认为所欠货款为4973592元。因此,诸葛春晓与刘某于2008年11月14日出具的《承诺书及担保书》确定欠款总额为4973592元,该事实无法说明土产畜产品公司与诸葛春晓共同合谋,隐瞒实际欠款总额。故刘某上诉认为欠款数额错误系土产畜产品公司和诸葛春晓共同欺诈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依据公平原则,按照4326688元与4973592元的比例判令诸葛春晓承担还款责任,鉴于土产畜产品公司对此并未提出上诉,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20万元欠条及25万元承诺书。《承诺书及担保书》签订当日,诸葛春晓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另行出具了20万元的欠条,之后,诸葛春晓又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出具了25万元的《承诺书》。土产畜产品公司和诸葛春晓均承认上述款项系本案所欠货款的一部分,即弥补245万元总额的不足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第一款的规定:“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减轻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仍应当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如果加重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故土产畜产品公司与诸葛春晓另行约定还款部分,并不构成对刘某的欺诈,只是不得加重刘某的保证责任,刘某仍需在约定的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关于诸葛春晓还款部分,原审判决已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的规定进行抵充,刘某主张土产畜产品公司隐瞒诸葛春晓还款的上诉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土产畜产品公司代诸葛春晓对外清偿债务,诸葛春晓与刘某通过向土产畜产品公司出具《承诺书及担保书》,确认所欠款项,并由刘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上述协议合法有效,应予保护。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得当。刘某关于诸葛春晓和土产畜产品公司串通骗取其保证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㈠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458元,由上诉人刘继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裘剑锋

代理审判员  张碧青

代理审判员  沈国建

二〇一三年六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章 瑜


2020010912584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