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松下彩色显象管有限公司诉上海亿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8/59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二中民再终字第00138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北京·松下彩色显象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炎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建平,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玉娥,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上海亿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沈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立公,北京市泓清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炳南。

  申请再审人北京·松下彩色显象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下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上海亿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阳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0)二中民终字第23781号民事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3日以(2013)高民申字第2090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再审人松下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王建平、王玉娥,被申请人亿阳公司之委托代理人赵立公、王炳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0年4月,亿阳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称:2008年6月起,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开始商谈销售内磁屏蔽用镀镍钢带相关事宜。2008年9月至10月期间,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提供一批货物样品供试验使用。2008年11月,松下公司通过试验,确定可以使用亿阳公司销售的货物。双方达成口头销售合同,约定:松下公司购买亿阳公司宽度为286毫米、单价为1106463元/吨的钢带205999吨,宽度为300毫米、单价为105517元/吨的钢带100776吨,两种型号的钢带总价为3342261元,计划2009年6月使用完,付款方式为用一批结一批。同时,松下公司要求亿阳公司在指定厂家定制一付落料模具供其使用。2008年12月中旬,松下公司电话通知亿阳公司要求发货,亿阳公司于12月中下旬分两次将货物运送至北京怀柔松下公司指定的货运代理公司处。松下公司开始使用亿阳公司的货物后不久,于2009年5月突然停产。2009年下半年,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盘点库存,查明松下公司使用了286毫米的钢带0495吨、300毫米的钢带1082吨。双方商定由松下公司先支付已使用的货物货款,剩余货款等松下公司安排给全部供应商赔偿时统一处理。随后,亿阳公司给松下公司开具了11315吨货物共计11964638元货款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009年12月,双方商谈货物赔偿事宜,松下公司希望亿阳公司将货物残值处理后打折赔偿,双方未就折扣比例达成一致。此后,松下公司以办事人员变更、没有书面合同为由拒绝付款。亿阳公司就货款支付及赔偿事宜多次与松下公司进行沟通,但均遭拒绝,故亿阳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松下公司支付货款3342261元,并承担诉讼费用。亿阳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2008年10月24日镀Ni内磁材料试验情况的邮件;2、2008年11月4日亿阳公司王炳南发给松下公司迟永纯的邮件;3、2008年11月7日、2009年1月14日、2009年1月15日的电汇凭证;4、2009年1月14日亿阳公司要求模具厂家开具发票的传真资料;5、北京增值税专用发票联2份;6、领货凭证5张;7、2008年12月17日、2009年1月4日的出库单;8、2010年4月1日松下公司指定货代公司北京金域黄金物资储运公司(以下简称金域公司)出具的证明;9、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2张;10、松下公司资材科科长林杰出具的证人证言;11、松下公司资材部部长迟永纯出具的证明;12、亿阳公司员工冯凯祺名片;13、2008年12月16日领货凭证及其附件;14、上海铁路局货票5份;15、上海铁路北郊运输服务所发票联5份;16、2008年12月17日、18日的领货凭证及附件。

  松下公司辩称:第一,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推销产品,请求松下公司使用其产品。该产品需通过试验才能用于生产,但亿阳公司的产品未能通过试验。第二,亿阳公司主张的货物数量是不清楚的,属于倒推而来,差额缺乏事实依据,故不同意亿阳公司诉讼请求。

  松下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2008年6月19日亿阳公司王炳南给松下公司陈国的邮件;2、2008年12月4日亿阳公司王炳南给松下公司陈国的邮件;3、2009年12月25日松下公司发给亿阳公司的函;4、2009年12月31日亿阳公司回函;5、2009年12月9日公证书;6、2010年5月27日徐林证言公证书;7、2010年5月27日徐林签字确认的新部品材料品质认定管理基准及其他相关试验材料公证书;8、2010年5月27日徐林签字确认的《谈话笔录》公证书;9、2009年4月13日陈国发给迟永纯和林杰汇报试验情况的邮件;10、2008年7月22日和2009年2月27日发票2张;11、郝峻岭证言公证书。

  经一审法院庭审质证,双方当事人对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2、8,对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1、10、3-5的真实性不持异议,法院予以确认。

  双方当事人对以下涉及本案争议焦点的证据持有争议:

  一、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1、12,证明亿阳公司工作人员向松下公司询问材料试验情况,松下公司回复材料正在进行零件加工和整管试验,需亿阳公司提供落料模具,证据1中的小冯为亿阳公司工作人员冯凯祺。松下公司对邮件的真实性不予确认。亿阳公司当庭提供该证据在发件箱的原始状态,一审法院认为,松下公司在庭审中认可双方就试验情况进行过协商,且从其他证据亦能佐证邮件内容的真实性,松下公司提交证据不足以推翻该证据的真实性,故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

  二、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3、4、5,证明亿阳公司依据约定向松下公司指定厂家定制模具并付款的事实。松下公司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松下公司对亿阳公司证据2真实性予以认可,其中证据2载明"亿阳公司已委托京东方定制该落料模,预计11月底提供出来",证据3、4、5内容均涉及亿阳公司与北京京东方真空技术有限公司就模具定制及付款事项进行洽商的内容,证据3、4、5与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故一审法院对亿阳公司证据3、4、5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

  三、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6、7、13、14、15、16,证明亿阳公司根据松下公司指示发货及松下公司提货的事实,松下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松下公司对亿阳公司证据8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8金域公司出×的证明中载明"作为松下公司的货运代理公司,于2008年12月从上海铁路局北郊站发来亿阳公司300多吨货物,松下公司于2008年12月,2009年1月派人将货提走,韩廷国为金域公司经办人、松下公司提货人为张国忠",松下公司认可张国忠为松下公司工作人员,松下公司提交的公证书能证明自己的仓库中存有亿阳公司运来的货物,上述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链,因此一审法院对证据6、13、14、16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亿阳公司未能提交证据7、15的原件,故其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但证据7、15与证据6、13、14、16存在内容上的关联性,且能够相互印证,一审法院对证据7、15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四、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9,证明亿阳公司按照松下公司要求将已用材料开具了两张发票,金额分别为11416939元、547699元。松下公司认为亿阳公司未提交该证据原件,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庭审中,松下公司认可对金额为11416939元的增值税发票进行了抵扣。一审法院认为,松下公司对金额为11416939元的增值税发票抵扣了税款,且亿阳公司提供的相关证据能够证明松下公司收取了亿阳公司的货物,因此该张增值税发票能够证明松下公司使用了相应金额的货物,对该增值税发票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金额为547699元的增值税发票,亿阳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交付给松下公司,松下公司亦未抵扣相应的税款,故不能证明松下公司已使用了相应金额的货物。

  五、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10、11,证明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达成的口头合同成立、生效且已履行,松下公司购买了亿阳公司价值334226084元货物。松下公司认为,林杰的证据都是仓储试验用的10多吨的材料,而不能证明全部材料,松下公司库存的总数量为305吨左右,不是亿阳公司起诉所说的数量,关于决裁、试验材料需要核实,因此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林杰出庭作证,其证言关于亿阳公司、松下公司就货物的前期接触、交付货物、货物试验等与亿阳公司提供的其他证据内容基本吻合,故一审法院对林杰证言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其证明力,一审法院将综合全案加以认定。证人迟永纯因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接受当事人质询,故其证言的真实性一审法院不予确认。

  六、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2,证明涉案货物为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推销,而非松下公司向亿阳公司订购,同时证明运费应由亿阳公司负担,不是松下公司委托运输的。亿阳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明目的不予认可,亿阳公司知道松下公司可以使用该货物才向松下公司销售的,运费只能说明运费的数额,不能说明是亿阳公司委托货运公司运输涉案货物的。一审法院认为,虽然亿阳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该邮件的内容可以反映出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对涉案货物的销售、价格、运费以及模具等相关事项进行协商,能够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故该证据的真实性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七、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6、8、11,证明亿阳公司所主张的2008年11月钢带通过试验的事实不成立。亿阳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松下公司提交证据6、8、11为徐林的证人证言公证书、徐林签字确认的公证书、郝峻岭证言公证书,公证本身只能证明徐林、郝峻岭签字的真实性,不能证明其证言的证明力。根据我国相关法律,与一方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因徐林曾在松下公司任职,郝峻岭任松下公司商品事业化推进部部长代理,为徐林的直接领导,其与松下公司均存在利害关系,且两位证人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接受当事人质询,故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

  八、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7,证明亿阳公司钢带试验需要遵守的流程和试验步骤,钢带只是通过阶段性试验。亿阳公司认为该份证据的本质属证人证言,徐林应当出庭作证。关于新部品材料品质认定管理基准是松下公司的内部文件,亿阳公司从未见过,真实性无法确认。2008年11月5日的技术成果报告书与本案无关,2008年10月30日技术成果报告书的真实性确认。该份报告中的实验传票第三项概要中写明2008年10月22日松下公司资材部就能够确定涉案材料的价值,这个价格是很低的,最后一行写明试验成品处置,工序处置是按照试验产品出就是生产线以外来处置的。2009年5月11日的技术成果报告的真实性确认,成品是按照工序处置的,说明当时所作的,即松下公司所称的试验中产生的成品,松下公司已经当作可以用在正常生产过程中的产品了。2008年10月30日21FSMINI技术成果报告书,亿阳公司不持异议,试验成品当作工序外处置,较低价格的结果是2008年10月22日就确定了。亿阳公司对2009年2月27日的技术成果报告不持异议,证明小量正常,实验传票实验概要证明样品试验已经合格,正在进行小量试验;倒数第2行实验数量是200支,成品处置是在工序以内,证明试验成品可以用来正常生产了。一审法院认为,对于公证书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新部品材料品质认定管理基准是松下公司的内部文件,松下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亿阳公司知晓该管理基准的内容,故该文件对亿阳公司没有约束力。对其他证据的证明目的一审法院将综合全案予以认定。

  九、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9,证明2008年11月钢带未通过试验。亿阳公司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证明内容与本案焦点无关。该证据载明:厂家亿阳公司,DY品种为21PF-Mini内磁镀Ni项目,进展状况为小量OK,中量试验HD准备中。一审法院认为,亿阳公司出具的松下公司原员工林杰到庭作证,证明钢带试验已于2008年11月份完成;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2,2008年11月4日王炳南给迟永纯的邮件中载明"刚接到贵司开发部徐林的通知,用我司提供的镀镍内磁屏蔽钢带冲压焊接出来的内磁,经装14/21管试验,无质量问题",松下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上述证据能够证明亿阳公司的产品通过了试验,现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9不足以推翻上述证据,故证据9的真实性和证明力均不予确认。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经审理查明:2008年6月19日,亿阳公司王炳南发邮件给松下公司陈国,内容为:"正如本月11日在贵司拜访时曾提及的,我司现有日本东洋钢板生产的无需黑化的内磁屏用镀镍钢板,希望贵司能帮助使用。在你的提议下,我们联系了宏达,他们现行模具可以在21"SLIM上使用,因此,我司将于月底前向贵司免费提供一卷约500KGS013×384mm的镀镍钢板供贵司试用。请在材料到达BMCC后尽快试用为感。"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免费提供了500公斤镀镍钢板供其试验。

  2008年11月4日,亿阳公司王炳南给松下公司迟永纯的电子邮件中明确"刚接到贵司开发部徐林的通知,用我司提供的镀镍内磁屏蔽钢带冲压焊接出来的内磁,经装14/21管试验,无质量问题。现我公司已委托京东方定制该落料模,预计11月底提供出来。"

  此后,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就销售286毫米和300毫米两种型号的钢带进行协商,松下公司资材部科长林杰与亿阳公司进行价格交涉。双方最终商定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销售钢带,其中286毫米、单价为1106463元/吨的钢带205999吨,300毫米单价为105517元/吨的钢带100776吨,货物价格共计3342261元。由亿阳公司提供与钢带材质相同的500公斤材料用于做试验。双方约定在试验通过后亿阳公司按松下公司要求在指定厂家定制一付落料模具免费提供给松下公司,亿阳公司员工王炳南在2008年10月24日给松下公司陈国的邮件中提出"模具之事已和京东方谈好,只要你们的试验结果没问题,即马上做落料模"。经松下公司决裁开始试验,于2008年11月通过试验,松下公司技术、财务等部门会签同意购买。

  2008年12月,亿阳公司将286毫米、单价为1106463元/吨的钢带205999吨,300毫米单价为105517元/吨的钢带100776吨经由上海铁路局发往松下公司的货运代理公司金域公司,金域公司韩廷国签收。松下公司于2008年12月17日、2009年1月4日派其员工张国忠将钢带提走,并运至宏达公司仓库。

  2009年12月25日,松下公司向亿阳公司回函,内容为:"贵司2009年11月16日《关于我司库存积压材料要求补偿损失的函》收悉,对于贵司所提的处理意见,我司正和委托律师认真研究将尽快回复贵司。近日北京燕松宏达电子配件有限公司仓库发生纠纷,我司已将存放在该处的货物取回,对于贵司存放在该仓库的日本进口镀镍内磁屏蔽钢带等货物,为货物安全,贵司需立即采取措施将货物取回,否则极有可能因为仓库纠纷影响贵司货物的安全"。2009年12月31日,亿阳公司回函认为松下公司来函中提及的镀镍内磁钢带是从亿阳公司购买的,松下公司对该批材料的安全负全责。

  2009年12月9日,松下公司委托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对其存在北京燕松宏达电子有限公司的材料进行了清点,公证书显示宏达仓库库存内磁钢卷286毫米的205504吨,300毫米的89956吨,后注:(亿阳)。

  另查明,林杰原为松下公司资材科科长,负责新产品材料采购及价格交涉;迟永纯原为松下公司资财部部长;张国忠为松下公司员工;陈国为松下公司业务员。

  庭审中,松下公司认可于2009年10月16日收到亿阳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并进行了抵扣,该增值税发票载明:货物名称为镀镍钢带,规格型号为015×300mm,数量为1082吨,金额为11416939元。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是否成立、生效、履行。根据亿阳公司、松下公司提交的电子邮件及双方当庭陈述,能够确认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于2008年6月开始商谈销售内磁屏蔽用镀镍钢带事宜,双方约定若上述货物通过试验,则松下公司同意购买。因此,通过松下公司试验是双方买卖合同成立的前提。亿阳公司2008年11月4日发给松下公司的邮件证明亿阳公司的产品已通过试验,亿阳公司准备定制模具;松下公司提交的2008年12月4日亿阳公司王炳南发给松下公司陈国邮件的内容表明双方对于价格进行协商;松下公司原员工林杰的证言能够证明松下公司通过了试验,并且双方商定了数量、价格;金域公司出×的证明能够证明2008年12月从上海铁路局北郊站发出的300多吨货物由松下公司派人提走,松下公司认可提货人为该公司的员工张国忠;松下公司提交的公证书表明其库房内存有29546吨亿阳公司的钢带,松下公司自收货至双方发生争议近一年的时间未向亿阳公司提出过异议,反而收取了亿阳公司2009年10月16日开具的11416939元的增值税发票并抵扣了相应货款,上述行为亦能证明松下公司与亿阳公司之间存在真实的交易。因此,亿阳公司提交的林杰证言、金域公司证明、出库单、领货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的事实,以及松下公司的库存产品公证书、双方提交的电子邮件,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能够认定双方形成事实的买卖合同关系,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合法有效。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交付了货物,松下公司应当支付货款。关于货物数量及单价问题,亿阳公司主张货物总数量为306775吨,单价为286mm的1106463元/吨,300mm的为105517元/吨,林杰的证言能够证明上述货物的数量及单价;根据松下公司抵扣税款的增值税发票为300mm的1082吨,金额为11416939元,也能计算出300mm的单价为105517元/吨,与亿阳公司的主张、林杰的证言相吻合;松下公司现库存产品为29546吨,与亿阳公司主张的数量相差无几,因此,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亿阳公司主张的货物数量及单价。据此计算,松下公司应当给付亿阳公司货款3342261元。亿阳公司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予以支持。松下公司关于双方买卖合同不成立的主张,证据不足,该院不予采信。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北京·松下彩色显象管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上海亿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三百三十四万二千二百六十一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松下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证据不足。1、一审判决对于钢带通过试验的认定事实证据不足。2、一审对于双方商定了钢带的数量、价格的事实认定不足。3、一审对于本案其他相关事实,例如模具相关事实的认定、金域公司货代身份资格的认定等,亦在无其他事实佐证,仅凭亿阳公司的主张和金域公司证明即认定相关事实,是明显的证据不足。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松下公司与亿阳公司之间不存在事实的钢带买卖合同关系,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判决松下公司支付货款,属于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亿阳公司的诉讼请求。

  亿阳公司服从一审法院判决。其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口头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涉案钢带通过试验证据充分、确凿。另外,一审判决认定涉案钢带数量、价格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关于涉案材料价格,一审判决根据林杰证言中表明的涉案材料的单价及松下公司已经抵扣的增值税发票的单价来认定涉案材料的单价有事实依据。另外,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9表明在2008年10月22日松下公司已经确定了涉案材料价格且明知价格低。而松下公司提交的证据15两张发票与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9表明涉案材料单价的两张发票相比较,表明松下公司确定的涉案材料单价远远低于松下公司从第三人处采购的同类材料的单价。关于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8金域公司的证明。松下公司已经认可该份证据的真实性,而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亦能证明该证据的真实性,一审将其作为定案依据并无不当。关于定制模具的过程也能通过亿阳公司提交的证据2佐证真实性。综上,亿阳公司同意一审判决,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补充查明以下事实:松下公司原资材部科长林杰向一审法院出示了证言,载明:经过几次交涉最终达成286mm的价格是1106463元/吨,300mm的价格是105517元/吨。林杰在一审中出庭作证,证明其曾在松下公司负责新产品材料采购,技术部通知其已经通过了试验,双方对涉案产品确定了价格。松下公司用于抵扣税款的发票中载明,300mm的镀镍钢带数量为1082吨,286mm的镀镍钢带数量为0495吨。松下公司在一审中提供的公证书中载明该公司仓库中仍存有亿阳公司29546吨的钢带。亿阳公司主张向松下公司提供了306775吨钢带。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二审认为: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之间形成的事实买卖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松下公司主张其并未与亿阳公司形成事实上的买卖合同关系,但根据庭审查明,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提供的电子邮件确认2008年6月开始商谈过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销售内磁屏蔽用镀镍钢带的事宜,松下公司认可真实性的2008年11月4日亿阳公司发给松下公司的邮件中亦载明试验无质量问题,双方对货物价格及数量进行了商定。松下公司原资材部科长林杰亦证明其在职期间,亿阳公司提供的货物通过了松下公司的试验,且双方确定了数量及价格。金域公司出×的证明表明松下公司派员张国忠提走了亿阳公司发来的300多吨货物,松下公司提交的公证书表明该公司仓库内尚存有29546吨亿阳公司的钢带。故根据上述证据可以认定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买卖合同关系。松下公司关于未与亿阳公司之间形成事实上的买卖合同关系的上诉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亿阳公司依约向松下公司提供了钢带,松下公司应当给付货款。林杰提供的证言内容、松下公司抵扣增值税发票记载数额相印证,松下公司抵扣增值税发票记载的货物数量与松下公司公证书中认可其仓库中尚存亿阳公司钢带的数量相加与亿阳公司主张的货物数量一致,故一审法院据此计算松下公司应当给付亿阳公司的货款数量及单价并无不当。松下公司关于不认可亿阳公司供货数量与单价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于2014年12月15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松下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1、材料并未通过全部试验,故合同并未成立。2、对于材料价格的认定系从增值税发票反推出来。3、本次交易与双方长期的使用订单的交易习惯不符。二、法律适用错误。本案没有明确的标志合同成立的承诺行为,且试验未通过,故不应该认定合同成立。请求再审撤销原审判决,驳回亿阳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亿阳公司辩称,同意原审判决。

  本院再审查明,松下公司于再审期间向本院提交一份补充证据,即2009年9月4日,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出×的关于材料问题的函,上面记载:"我司在贵司就该批材料的价格进行了谈判,12月29日得到贵司的口头答复,贵司同意按015×286mm,1106463元/吨和015×300mm,1055170元/吨的价格,总价334266084元向我司采购该批材料。"亿阳公司对上述证据表示认可。

  本院再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一致。

  以上事实,有上述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庭审陈述意见等在案佐证。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是否成立、生效、履行。

  第一,关于松下公司与亿阳公司的前期洽商。2008年6月,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提出了交易意向,双方接洽,并商定进行试验。对于前期洽商环节双方均认可,本院予以确认。

  第二,关于试验结果。双方约定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免费提供500公斤材料用于试验。据松下公司称,试验过程为样品、小量、中量和量产四个流程。试验进行到中量试验时,发现做出的内磁不好拿取,不能继续试验,存在安全隐患,需要研讨对策,之后是如何处理的就不清楚了。松下公司一再主张试验未通过则合同未成立。但松下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确认试验失败,亦未提供证据证明曾明确告知亿阳公司拒绝交易。故对于松下公司的上述主张,本院无法确认。

  第三,关于材料运输过程。2008年12月,亿阳公司将286毫米,单价为1106463元/吨的钢带205999吨,300毫米,单价为105517元/吨的钢带100776吨经由上海铁路局发往松下公司的货运代理公司金域公司,金域公司韩廷国签收。松下公司于2008年12月17日、2009年1月4日派其员工张国忠将钢带提走,并运至宏达公司仓库。本院确认松下公司接收了亿阳公司所发涉案的材料。

  第四,关于材料的使用情况。货到仓库总吨数为306775吨,原审期间清点货物时剩余29546吨。共有11315吨钢板被使用,其中300毫米钢带1082吨,与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开具的金额为11416939元的增值税发票记载吻合,而松下公司表示这些钢板系在约定的试验材料500公斤使用完之后,又被用于试验,但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因此,本院确认松下公司实际使用了这批材料中的一部分。

  第五,关于货物的数量和单价。货物的数量有货物运单和林杰的证言可以相互印证。货物的价格问题,松下公司认可于2009年10月16日收到亿阳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并进行抵扣税款,该增值税发票载明:货物名称为镀镍钢带,规格型号为015×300mm,数量为1082吨,金额为11416939元。以此反推出来的价格与林杰的证言亦可以印证。同时,松下公司在再审期间补充的一份证据2009年9月4日亿阳公司向松下公司出×的关于材料问题的函中明确提出了货物的数量和价格,其形成时间在增值税发票出具之前且内容与发票和林杰的证言可以相互印证。故松下公司认为原审对材料价格的认定系依据增值税发票反推出来的主张缺乏证据证明。原审对材料数量和单价的认定均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第六,关于交易习惯。松下公司主张本次交易与双方长期的使用订单的交易习惯不符。对于松下公司与亿阳公司之间是否存在长期固定的交易习惯,本院再审期间允许双方举证证明,但双方均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对于松下公司的上述主张,本院无法认定。

  综上,亿阳公司与松下公司之间虽然没有签订书面买卖合同,但已经事实上形成了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并部分履行。原审在现有证据条件下,选择优势证据予以认定,符合证据规则,在关键事实如货物的数量和价格问题上均没有简单反推事实,而是尽量相互印证,未存不妥。松下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对其再审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判处理并无不当。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本院(2010)二中民终字第23781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白 涛

审 判 员  唐 仑

代理审判员  刘彩霞

二〇一四年八月五日

书 记 员  韩 玮


2020010912585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