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乙与上海长兴岛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6/52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153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丁乙。

  委托代理人丁甲。

  委托代理人李红,上海华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长兴岛开发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姜某某。

  委托代理人黄贤,上海市恒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丁乙因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崇明县人民法院(2012)崇民一(民)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丁乙及其委托代理人丁甲、李红、被上诉人上海长兴岛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兴岛开发公司”)之委托代理人黄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1995年12月,案外人崇明县长兴镇农建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农建村委会”)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丁乙、浦水祥签订了“围垦小圩协议”一份。协议主要内容:为发展窑业,解决泥源,在新建圩外围垦小圩50亩。1、甲方负责办理手续,合法后方可开工;2、围垦的一切费用(包括海塘青苗费)由乙方承担,按规定时间上交;3、围垦后的小圩产权归甲方;4、围垦后的小圩归乙方使用,搞养殖业,期限为1996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5、1996年及1997年乙方向甲方上交管理费每年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000元,其余10年为每年1,500元,均于年底前付清;6、围垦后多余土方归甲方用于窑业生产;7、圩内树木、建筑物归乙方;8、乙方在使用期内负责堤岸及老窑的加固维修及资金;9、如国家政策变化,乙方必须服从;国家、集体如建设需要,赔偿金归乙方……。1995年11月丁乙、浦水祥开始组织人员挖土,至1996年5月完工,之后开始河蟹等水产养殖。

  二、1996年2月15日,农建村委会陪同丁乙向宝山区海塘管理所(简称海塘所)交付10,000元青苗费(包括浦水祥的5,000元),海塘所向农建村委会出具了收据。

  三、1999年11月至2000年8月,水利部门组织修建防汛墙,由嘉弘水利建设有限公司(简称“嘉弘公司”)承建。在建设过程中造成了蟹塘的部分毁损,使丁乙、浦水祥遭受损失。2001年7月3日,丁乙、嘉弘公司、上海市海塘达标工程建设管理指挥部、长兴镇政府、宝山区水利局几方就该纠纷达成调解协议书,确定由嘉弘公司赔偿丁乙22,000元、另以扶贫款支付长兴镇政府25,000元(由镇政府确定给丁乙的金额),海塘所退还青苗费10,000元。协议签订后,丁乙收到共52,000元(22,000元赔偿、25,000元扶贫款、5,000元青苗费退款)。

  四、2002年10月29日,宝山法院在审理丁乙、浦水祥诉农建村委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中,发函向海塘所了解情况并要求确认双方的承包合同是否合法,海塘所回函:对双方围圩养蟹协议不清楚,也无权审批,当时的主管单位宝山区水利局审批过取滩涂土制砖的申请。该批文时间为1995年3月20日,文件名称《关于同意长兴乡农建砖厂取滩地土制砖申请的批复》,批复对取土的范围、离大堤的距离(不少于30公尺)、深度(不超过60公分)等作了要求;取土期内接受长兴海塘所监督。

  五、2001年,浦水祥、丁乙向宝山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案外人农建村委会进行赔偿,法院审理后,判决驳回了浦水祥、丁乙要求农建村委会赔偿的诉讼请求,并在双方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解除了案外人农建村委会与浦水祥、丁乙签订的《围垦小圩协议》。丁乙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于2003年10月15日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后丁乙一直养殖至今。

  六、2009年6月24日,长兴岛开发公司经上海市水务局批准,取得了位于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毛竹圩处约1200亩滩涂的圈围开发权,用于国家一级渔港等建设项目的规划用地。长兴岛开发公司在开发过程中,发现丁乙占据长兴岛开发公司开发范围内的30多亩滩涂进行养殖等经营活动。后长兴岛开发公司做工作劝离,但丁乙拒绝搬离。2010年2月份长兴岛开发公司在征得丁乙同意的情况下在距丁乙围垦小圩20米处修建大坝。长兴岛开发公司曾于2010年3月22日诉至法院,要求丁乙搬离滩涂,后法院判决支持了长兴岛开发公司的诉讼请求,该判决已为二审维持,业已生效。该案在二审过程中,长兴岛开发公司自愿补偿丁乙1,250,000元,且该款已付至法院,但丁乙拒绝领取。之后长兴岛开发公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将丁乙从滩涂上迁出。现丁乙认为其投资利用滩涂并无过错,其系合格的受补偿人,为此与长兴岛开发公司发生纠纷,故起诉至原审法院,要求判令长兴岛开发公司赔偿其因切断水源所造成的养殖损失并支付因拆迁丁乙围垦小圩的拆迁补偿款。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丁乙现经营的三十多亩滩涂的合法性,这也是丁乙要求补偿的前提条件。虽然丁乙经营系争的滩涂已有十多年,但客观上其至今未在有权审批部门办理过任何的合法手续,特别是在2003年与农建村委会解除了承包合同后,丁乙也意识到了继续经营在合法性上的欠缺,在申请未果的情况下,并没有进一步取得滩涂权利人和有关部门的许可,故丁乙占用系争滩涂不具有合法性。综上,丁乙要求长兴岛开发公司按照拆迁标准补偿于法无据,不予支持。至于丁乙要求长兴岛开发公司赔偿养殖损失,因长兴岛开发公司修建大坝系其行使开发权的合法行为,并非刻意切断丁乙的水源,并无过错,且事先也征得了丁乙的同意。结合长兴岛开发公司从2009年11月第一次要求丁乙搬离至2010年2月在丁乙使用滩涂的外围修建大坝之间的时间来看,也为丁乙对养殖作出调整保留了足够的时间,且丁乙并未提供任何证明养殖损失的证据,故对丁乙要求赔偿养殖损失的请求,亦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据此作出判决:一、丁乙要求长兴岛开发公司赔偿养殖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二、丁乙要求长兴岛开发公司拆迁补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丁乙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遗漏查明重要事实,长兴岛开发公司在2009年取得了包含系争滩涂在内的1200亩滩涂的围圈开发权,对于其中除本案涉诉滩涂之外的1000多亩滩涂,虽然也都同样是非法占有的性质,但对其都已经按照发改委的文件完成了补偿,而丁乙对有关的文件和补偿标准都不知情,丁乙应该与其他1000多亩的经营者享有相同的补偿标准。为此,丁乙在一审中申请调查其他1000多亩的补偿标准和有关文件,但一审法院没有调查。此外,丁乙长期利用蟹塘进行养殖是得到海塘管理部门默许的,且丁乙因其开发行为故亦有合法利益的存在,应获得赔偿。据此,要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丁乙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长兴岛开发公司答辩称:不同意丁乙的上诉请求,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公民的合法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丁乙在未取得有关部门合法许可的前提下,长期在滩涂经营蟹的养殖,“围垦小圩协议”在2003年经由司法判决解除以后,丁乙应对其已丧失合法的滩涂使用、经营等权利有所明确,故对此后相应的法律风险亦应自行承担。现长兴岛开发公司依据其合法取得的围圈开发权要求丁乙迁出系争滩涂,系行使合法权利,丁乙以此主张对其按照拆迁标准予以赔偿,缺乏法律依据,难以获得本院的认同。且根据已经生效的(2010)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1354号民事判决,长兴岛开发公司自愿对丁乙补偿125万元,该笔补偿款对丁乙的蟹塘经营损失已经有所弥补。丁乙所称长兴岛开发公司对其他1000多亩经营户的赔偿数额和标准以及存在相关政府文件,与系争滩涂的补偿无关,原审法院处理并无不当。就丁乙要求长兴岛开发公司赔偿其因切断水源所造成的养殖损失,原审法院对此问题的阐述本院赞同,不再赘述。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101元,由上诉人丁乙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卢薇薇

代理审判员胡斯怡

代理审判员邬海蓉

二○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仇祉杰


2020010912465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