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万方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与王淑华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9/00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三中民终字第0560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万方出租汽车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小林,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郝杲荣,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淑华。

  委托代理人高东亮,北京市响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万方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方出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淑华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民初字第426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12月,王淑华起诉至原审法院称:2011年11月7日2时许,陈×驾驶出租车(京×××)在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钱柜KTV门前,拉乘于×(殁年32岁)至朝阳区北皋桥东侧小树林内,与于×在车内发生性关系,后持绳子猛勒于×的颈部,致于×机械性窒息死亡。陈×作案后,将于×的尸体运至本市密云县鼓楼街道生态商务开发区内掩埋。事后,陈×被公安机关抓获。2013年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陈×做出死刑判决。

  万方出租公司作为出租车特定的服务行业,必须经有关行政部门特许核准,其营运含有公共运输成分,城市出租车行业执行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乘客只需观察车体上的出租特有标准即可放心乘坐,不需考察驾驶员或车主是谁,这是因为公众对政府信赖所致。基于该理由,因此被害人于×的死亡虽然是出租车司机陈×的不法行为造成的,但并不是被害人于×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也不是被害人于×故意、重大过失所致,因此作为承运人的万方出租公司,依法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我是于×的母亲,现诉至法院,要求万方出租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729380元,丧葬费31339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0076元、房屋过户费公证费98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万方出租公司辩称:目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陈×的刑事判决尚未生效。检察院的起诉书告知了王淑华的家属可以对陈×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应由陈×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于×上车后,要求去双桥。她上车后,陈×就已经有了犯罪的意识,所以陈×就根本没有想履行运输合同,他的行为也就不再是履行运输合同了,陈×的行为已经不属于职务行为。万方出租公司对陈×是否会犯罪是不能预见的,仅能对陈×违章和交通事故有预见。作为出租车公司,不可能每天对出租车进行搜查。本案是由于陈×的犯罪行为造成的,出租车仅仅是陈×的犯罪工具,这个案件不属于运输合同纠纷。万方出租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已经尽到了对司机平时的教育责任,万方出租公司不应承担职务之外的犯罪所造成的后果。不同意王淑华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王淑华系死者于×之母。陈×原系万方出租公司处出租车司机。陈×驾驶的京×××出租车属万方出租公司所有。

  2013年3月6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指控陈×故意杀人,被害人包括于×在内。京检二分刑诉(2013)033号起诉书载明:陈×于2011年11月7日2时许,驾驶车牌号为京×××出租车在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钱柜KTV门前搭载于×(女,殁年32岁),并在运营途中因故与于发生口角,遂用随车携带的绳索将于捆绑后驾车来到本市密云县京城高速新农村桥南100米沿潮河右堤路向西22公里路北侧的小树林内,用绳索猛勒于的颈部,致于×机械性窒息死亡。

  2013年10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2013)二中刑初字第759号刑事判决书判决:陈×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等。该刑事判决正在二审过程中,尚未生效。

  万方出租公司为证实其已经尽到出租公司的管理义务,向法院提供了由陈×签字确认的交通安全责任书、安全保证书。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从起运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支付运输费用的合同。承运人应当将旅客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法律还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合同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中,由于万方出租公司的司机陈×在运营过程中搭载了于×,万方出租公司与于×之间即形成了出租车运输合同关系。于×的家属选择依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由承运人承担违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陈×在运输过程中未能按照旅客的要求将旅客平安送至指定的目的地,而是以故意的方式剥夺了承运旅客的生命,万方出租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当承担运输合同的违约责任,对受害者家属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王淑华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为合理损失,由法院依照相关规定及相关证据进行核算后确定具体数额。王淑华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没有向法院提供充足证据,法院不予支持。王淑华主张的房屋公证和过户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不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原审法院于2013年12月判决:一、万方出租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王淑华死亡赔偿金七十二万九千三百八十元,丧葬费三万一千三百三十九元,共计七十六万零七百一十九元。二、驳回王淑华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原审判决后,万方出租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要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驳回王淑华的原审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全部由王淑华承担。事实与理由为:1造成本案受害人死亡的刑事案件尚未审结,案件事实不能确定;2于×死亡的损失是由陈×的犯罪行为造成的,应当由陈×承担全部责任;3本案中出租车只是犯罪工具,陈×的犯罪行为早有预谋,犯罪行为也并非履行职务行为,受害人的死亡与运输合同无关;4其已经尽到教育管理义务,对犯罪行为无法预见,也不能制止和控制,不应对犯罪行为后果承担责任。王淑华同意原审判决。

  本院审理中,经核实,陈×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3)二中刑初字第759号刑事判决书提起的上诉案现已审结,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2013)高刑终字第446号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了陈×的上诉,维持原判。前述生效裁定查明:上诉人陈×于2011年11月7日2时许,驾驶出租车(车牌号:京×××)在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钱柜KTV门前搭乘于某某(女,殁年32岁),在运营途中因故与于发生口角,遂用绳索将于捆绑。后陈×驾车来到北京市密云县京承高速公路新农村桥附近一小树林内,又用绳索猛勒于的颈部,致于某某机械性窒息死亡,并窃得于的苹果牌iphone4手机1部,价值人民币3000元。为灭迹,陈×将于的尸体移至其先前窃得的出租车(车牌号:京×××)内,运至北京市密云县鼓楼街道生态商务开发区内掩埋。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内容与原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死亡证明书、京检二分刑诉(2013)033号起诉书、(2013)二中刑初字第759号刑事判决书、(2013)高刑终字第446号刑事裁定书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从起运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支付运输费用的合同。万方公司的司机陈×在运营过程中搭载了于×,万方公司与于×之间即形成了出租汽车运输合同。

  运输合同中,承运人应当将旅客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现万方公司未将于×安全送达,而是因为其司机的犯罪行为造成于×死亡,万方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合同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于×的亲属王淑华选择依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要求由承运人承担违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对王淑华的诉求予以支持正确。

  王淑华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为合理损失,一审法院依照相关规定及相关证据进行核算后确定的具体数额正确。

  综上所述,万方出租公司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原审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6644元,由王淑华负担940元(已交纳),由北京万方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负担570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11407元,由北京万方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11400元,其余7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 霞

代理审判员  李春香

代理审判员  程 磊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吴强兵

书 记 员  王 艳


2020010912590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