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国政法大学附义务赠与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9/04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一中民终字第255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莉,经理。

  委托代理人高淼鑫,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彭清清,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中国政法大学。

  法定代表人黄进,校长。

  委托代理人费安玲,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赵瑞红,中国政法大学教师。

  上诉人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政银河公司)因附义务赠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13)昌民初字第134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政银河公司在一审法院诉称:我公司系一家集学术、培训、公益为一体的教育类机构,是法大校友高淼鑫创办的以诚信著称的机构。2012年10月,中国政法大学下属法硕学院(以下简称法硕学院)举办的第三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开幕在即,因资金问题,法硕学院通过其成长导师、企业家杂志社主编黄海主动与我公司接洽,以期获得我公司对该论坛的赞助(该论坛第二届的赞助商为华诚典当行)。而我公司此时正在为所开设考研培训班的部分落榜生的求学之路发愁,在得知中国政法大学常年开设“同步进修生”招生项目后,我公司以合作此项目为条件,同意捐助,在黄海的撮合下,我公司与法硕学院经多次磋商后,均愿意更全面和深入的合作,双方商定以银河公益基金的形式,分批次共捐赠41万元成立“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作为法硕学院此后三个学年的素质教育专项经费。于是,2012年11月14日我公司与法硕学院签署了《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并举行了签约仪式。协议规定,该基金用于资助法硕学院学生的学习、生活以及学院多项学术活动,如论坛、晚会、期刊等。同时该协议规定,法硕学院指定我公司为其合作的培训机构,并授牌于我公司。双方形成了附义务的赠与合同关系。双方签署捐赠协议后,法硕学院以协议需加盖学院公章为由,取回全部协议以加盖公章。此后,我公司多次催促法硕学院盖章并归还协议,但至今无果。同时,我公司多次要求法硕学院按照协议规定,授牌于我公司,至今亦未果。我公司基于对中国政法大学——全国法学最高学府——的信赖,仍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了第一笔捐赠款,赞助了第三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以及法硕学院2013年元旦晚会等一系列活动。后通过黄海,我公司与法硕学院将合作项目的内容进行细化,形成了口头补充协议,我公司根据协议,推出了“插班生”(又名“同步进修生”)项目,并从2013年初开始,在我公司官网、各大法学论坛及社交网络进行大量的宣传和推广,隆重介绍与法硕学院的合作以及推出的相应班型,反响十分热烈。对此,法硕学院从未提出异议,相反,法硕学院对此给予了相应的配合。8月28日法硕学院团委书记邸维蛟还通过黄海,通知我公司提交“法硕插班生”名单以办理相关入学手续。而这一合作触动了其他同业竞争者的利益。为此,有机构在8月中下旬以学生的名义,向中国政法大学下属纪委匿名举报法硕学院和我公司勾结非法招生,要求法硕学院表明态度,并极尽威胁之词。此时恰逢中国政法大学“风水石”事件沸沸扬扬,院方不愿再生事端,便于2013年8月29日指派副院长杜鹃给我公司打电话,告知我公司关于举报信的内容。我公司考虑到长远的合作,主动提出暂时撤下网上所有关于“法硕插班生”项目的宣传。而后,在未与我公司进行任何协商的情况下,法硕学院竟于同日发表了第一份声明,开始了毁约和诽谤之路。声明声称“捐赠协议内容从未涉及招生、培训等相关内容”,但我公司与法硕学院的捐赠协议中却清楚地写明“我公司是法硕学院指定合作的培训机构”字样;声明还指责我公司“虚假宣传片面夸大了合作关系、私自编造了合作内容”,但双方的合作却是事实存在的,不仅如此,声明还将我公司行为定性为“非法招生行为”。双方的合作项目为插班生(又名“同步进修生”)项目,而该项目为中国政法大学所认可,中国政法大学长期在校内开设该班型。而我公司因与法硕学院有协议在先,依照合作约定,为中国政法大学提供优质生源,恰恰是合法合理的招生行为。试想,如果没有这些合作事项,我公司凭什么对法硕学院进行捐助?法硕学院这种事前客气、遇事明哲保身、翻脸不认人的做法实在有损“最高法学学府”的形象!也伤了一个热爱母校的校友的心!该事件已经给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名誉的损害,我公司遂于2013年9月13日在中国政法大学校内论坛(法大BBS)上发表声明,将事实公之于众。法硕学院未曾料到我公司会有如此举动,于是又派黄海前来紧急协商,希望找到一个息事宁人的解决办法。我公司只提出了删除声明、消除影响的要求。于是,法硕学院通过内部讨论后又发了另一声明,虽然语气上有所缓和,但仍然罔顾事实,抹黑我公司,甚至继续做出失实的描述,如其声称“经在网上查看方知道该事实的存在,随即先后通过电子邮件、电话等方式要求其将这些不实表述立即从网上删除。”可事实是,法硕学院在收到所谓“举报信”后,只是在2013年8月29日派副院长杜鹃给我公司打了一个电话,从未有过其他接触。而撤下网上所有关于“法硕插班生”项目的宣传,也是我公司在考虑长远合作的因素,主动提出并予以配合的。法硕学院两次违背事实的声明,在网络上被大肆转帖,对我公司的名誉造成了严重的损害。考生和家长也纷纷前来询问事情始末,质疑我公司的招生行为。法硕学院的行为,使广大考生对我公司产生了重大的误解,造成我公司社会评价严重降低,在业界造成极坏的影响,严重侵害了我公司的名誉权和商业信誉,给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同时,中国政法大学未能依照合同约定授牌于我公司,不再接收插班生项目的学生,甚至还否认合同协议的存在。因此,中国政法大学否认合作的事实,不履行附义务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且发布不实的声明,严重侵害了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条、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项及第(三)项、第一百九十四条的规定,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撤销双方的附义务赠与合同;2、判决中国政法大学返还我公司捐赠款5万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中国政法大学承担。

  中国政法大学在一审法院辩称:1、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政银河公司捐款用途根据合同第四条约定,包括:“法律硕士成长论坛”项目、“法大银河周末”、“法律硕士学院院刊”、“学院路校区素质教育”项目及“法律硕士学院新年元旦晚会”。根据第六条,中政银河公司享有上述活动的独家冠名权和协办单位的署名权、相关刊物的市场运营权等,并未约定任何合作办学条款。根据该条第四项,也是约定“在协议所涉及的事项执行过程中,乙方指定甲方为其唯一教育培训类合作单位”,但协议约定事项中,并不存在合作办学事宜。2、合同签订后,中政银河公司履行了部分义务,即向我单位捐助了第三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经费人民币15000元;我单位根据活动的开展和院刊的出版,均在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根据这种情况,中政银河公司要求撤销该合同的理由不成立。但是考虑到中政银河公司借我单位名义,进行虚假招生、宣传之行为,给我单位造成了巨大的声誉损害,对于合同的履行应区分对待,我单位已根据合同履行约定义务的,中政银河公司相应义务也应履行;之后,我单位同意终止后期义务的履行。中政银河公司要求我单位返还其赞助款5万元,一是没有法律依据,二是缺乏事实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关于附义务赠与的规定,一是中政银河公司已经支付了赠与款项15000元,中政银河公司也已经根据合同的约定,履行了当年应履行义务;二是中政银河公司并未支付应捐助款5万元,何来返还5万元之说?关于收据问题,此收据不是法硕学院人员开具的,但无论该收据由谁开具,该收据合不合法,只要没有支付捐助款的其他证明,也不能证明实际捐助事实,即使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中政银河公司也不得要求返还,因此,我单位没有任何返还义务。3、根据教育部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管理规定,任何学校不能不通过全国统考、联考招收全日制正式硕士研究生,且学校正式招生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不可能有“先上车、后买票”的情况,即学校没有这种招生资格。因此,中政银河公司在网上推出“往届优秀学生插班13级法大法硕”、“先上车,后买票”等“保录班”项目,在社会上大肆宣传招生,并称该项目由“法大收费”9800元至58000元不等,属于虚假宣传,这种行为给我单位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单位为维护学校办学声誉和利益,在调查核实后,以公开声明方式迅速消除对中国政法大学及法硕学院的不良影响并无不当。该声明发布后,中政银河公司虽然被迫将相关虚假宣传信息陆续从网站删除,但是由于互联网的特性,加之其陆续在校园BBS及校外司考、考研培训论坛网站发布扰乱事实信息,导致对我单位的不良影响依然存在。一些学生及其家长仍陆续给学院办公室打电话询问相关事宜。为此,我单位于2013年9月14日发布了《对法律硕士学院与中政银河法律教育集团合作事实的释明》。中政银河公司在2013年10月9日向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当天,在网站发布信息并在有关网站转发,目的在于扰乱视听及借机炒作。我单位从未与中政银河公司达成任何关于合作招生或培训的书面或口头协议。我单位下属法硕学院在合作培训方面始终严格按照教育部及学校相关管理规定执行。综上所述,中政银河公司在给我单位造成声誉损害后提起诉讼,在网上刊登诉状借机炒作,且其诉求缺乏法律及事实依据,因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中国政法大学在一审法院反诉称:2012年12月14日,法硕学院与中政银河公司签订了《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旨在丰富学生社团活动,商定由中政银河公司对“法硕成长论坛”等学生活动提供经费支持,法硕学院在部分活动上给予冠名或专题宣传。协议中未提及任何合作办学的内容。协议签订后(11月17日前后),中政银河公司捐助人民币15000元用于“第三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在成长论坛开幕式上,中政银河公司相关人员接受法硕学院邀请并参加开幕式。为了对其进行宣传,中政银河公司的负责人高淼鑫在开幕式上讲话,法硕学院根据合同约定,在“第三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为其冠名为“银河法律硕士成长论坛”,学院刊物(四期)上均向中政银河公司致谢并为其署名,同时专栏进行介绍宣传,履行了合同义务,但我单位未再收到中政银河公司任何关于合同约定的该项捐款。根据合同第四条第三项约定,法硕学院每年应出版院刊5-6期,中政银河公司捐款额应为35万元。现院刊已出版四期,但该项赞助款却仍未付。法硕学院在2013年8月19日接到电子邮件举报称中政银河公司打着与“法大法硕深度合作”的旗号,推出“往届优秀学生插班13级法大法硕”、“先上车,后买票”等虚假项目,在社会上大肆宣传招生,并称该项目由“法大收费9800元至58000元不等”。为维护学校办学声誉和利益,法硕学院当即对此进行调查核实,发现举报信中所述事实确实存在后,及时予以制止并向教育管理办公室和校纪委进行了汇报。经协商,我单位决定以公开声明方式迅速消除对中国政法大学及法硕学院的不良影响。2013年8月29日,法硕学院在学院网站发布了《法律硕士学院关于从未与任何社会机构合作开展全日制法硕招生培训的声明》。中政银河公司虽然被迫将相关虚假宣传信息陆续从网站删除,但是由于互联网的特性,加之中政银河公司陆续在校园BBS及校外司考、考研培训论坛等多家网站发布《银河法律关于法大法硕学院恶意中伤的声明》扰乱视听,导致对中国政法大学产生巨大不良影响。一些学生及其家长仍陆续给学院办公室打电话询问相关事宜。为此,法硕学院于2013年9月14日发布了《对法律硕士学院与银河法律教育集团合作事实的释明》。2013年10月9日,中政银河公司向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在案件受理当天,中政银河公司在网站发布信息并在有关网站转发。上述行为,一方面给中国政法大学造成了名誉上的巨大损害;另—方面中政银河公司希望通过此种炒作方式提高其知名度,还要求返还已捐助款项和未到账款项,这种行为十分恶劣。因此,中国政法大学为了挽回声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的规定提起反诉,请求:1、判决解除双方签订的《“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2、判决中政银河公司支付已经履行法律硕士院刊四期赞助款28万元;3、判决中政银河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

  中政银河公司在一审法院针对反诉辩称:关于中国政法大学要求“支付已经履行法律硕士院刊四期赞助款28万元”的诉讼请求,我公司在2012年11月22日已经支付中国政法大学5万元,l5万元用于“第三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35万元用于刊物,有中国政法大学下属法硕学院开具的收据为证,并有我公司财务人员张文珍与中间人黄海的对话截屏为证,以及当日对话内容时间段的银行对账单为证,中国政法大学根本违约,我公司要求撤销捐赠合同,返还捐赠款。违约事项具体如下:1、2012年11月14号,双方举行签约仪式后,法硕学院以协议需加盖学院公章为由,取回全部协议以加盖公章。此后,法硕学院便一直不愿盖章及归还协议,我公司多次催促,但未果,直到我公司起诉到法院,中国政法大学才向法庭提供了协议。2、协议前言的目的部分明确写明“为强化银河法律教育中心与中国政法大学深入合作的水平并进一步提升机构的市场忠实度和社会美誉度”第六条第四项明确约定,“乙方(中国政法大学)指定甲方(我公司)为其唯一教育培训类合作单位”,而我公司多次要求法硕学院授牌或发放证明性文件于我公司,以证明我公司的身份,这样才能有助于我公司的招生,但法硕学院至今未履行,并且还于2013年8月29号发布声明,否认了该事实,称“捐赠协议内容从未涉及招生、培训等相关内容”。致使合同一方(我公司)的重大利益无法实现。3、按照双方的口头约定,法硕学院同意我公司开展“插班生”(又名“同步进修生”)的项目,但法硕学院却于2013年8月29号发布声明,否认了该项目,致使我公司所招来的学员无处安置,中国政法大学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4、法硕学院未全面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1)根据合同第六条双方权利义务第(一)项的约定,我公司在法硕学院院刊及特刊中开设专题栏目——“银河视角”,并享有该院刊的“独家市场经营权”。事实上,该院刊现已出版了四期,第一、二期开设了“银河视角”也给了我公司样本,但没有给予我公司“独家市场经营权”;第三、四期的刊物竟没有“银河视角”,甚至连样本都没有给我公司,更别提“独家市场经营权”了。(2)根据合同第六条双方权利义务第(一)项的约定,法硕学院给予我公司代表人在法律硕士校友会担任一定职务,但至今未落实。中国政法大学在反诉状中事实与理由部分主张:“银河打着与法大法硕深度合作的旗号,推出法大插班生等虚假项目,并称该项目法大收费9800元至58000元不等”。(一)“银河与法大深度合作”、“插班生”项目,见上述捐赠合同的目的,即“为提高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的品牌影响力和行业竞争力,同时,为强化银河法律教育中心与中国政法大学深入合作的水平,并进一步提升机构的市场忠实度和社会美誉度,树立和巩固‘崇理明法、培育英才’的教育理念”。捐赠合作仪式议程第八项:“双方就进一步深入合作进行探讨”。在捐赠协议书中中国政法大学的义务部分第六条第(四)项更是明确列明,“在协议所涉及的事项执行中,乙方(中国政法大学)指定甲方(我公司)为其唯一教育培训类合作单位”。双方就具体合作内容早已达成口头协议,之后我公司自2013年4月8号开始宣传,历经5个多月,中国政法大学知晓并且一直在积极配合实施该项目。(二)“该项目法大收费9800元至58000元不等”。我公司的招生简章从未提及这句,中国政法大学编造虚假事实,损害我公司的合法权益。反诉状中事实与理由主张:“我公司被迫将相关虚假宣传陆续从网站删除”,现进行答辩。事实是我公司考虑到长远的合作,主动提出暂时撤下网上所有关于“法硕插班生”项目的宣传,试想下,我公司是主张有这个项目的,何必要被迫撤下呢?综上所述,中国政法大学并未全面履行附义务赠与合同中的义务,其行为构成根本违约,同时,中国政法大学利用互联网损害我公司的名誉等合法权益,我公司有权撤销该赠与合同,并要求中国政法大学返还已履行的5万元捐赠款。中国政法大学的反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因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1月,高淼鑫以银河法律教育集团(甲方)的名义与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乙方)签订了《“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该协议约定:捐赠期间:自协议签字之日起,甲方向乙方捐赠3学年的素质教育专项经费,设立“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即2012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总金额41万元;捐赠模式及捐款金额:捐赠模式为直接现金捐助和间接项目服务、现金资助两种形式。本基金用于捐助和资助每学年的“法律硕士成长论坛”、“法大银河周末”学术活动公益岗、“法律硕士学院院刊”、“学院路校区学生素质教育项目”、“法律硕士学院新年元旦晚会”等相关学生活动,每年折合人民币12万元。捐赠方式:关于捐助款项,由甲方于合同期内每半年向乙方支付一次,全年共计两次;其中,2012年11月支付的经费单独用于“第三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的冠名与运营,并提供一期该论坛特刊的大部分制作费用;捐款资金用途:“法律硕士成长论坛”项目;甲方将连续赞助第三届至第六届本活动,共计4届“法律硕士成长论坛”的运营和论坛特刊组稿优化、设计、排版、制作等大部分经费,每届约合人民币4万元整。其中,直接现金捐助2万元、间接项目服务、现金资助2万元;“法大银河周末”学术活动公益岗位劳务及运营费:甲方将对乙方主办的本活动,部分参与学生提供公益岗位劳务费,其中,优先资助学生干部中的贫困学生,每年直接现金捐助1万元整。对于该活动的策划、部分嘉宾邀请、活动组织、培训学生工作人员、技术指导、设备租用等间接项目服务共计3万元;“法律硕士学院院刊”项目:甲方将为乙方提供本项目大部分运作经费。包括每年5-6期(规格为185×260mm,彩印结合黑白制作)刊物的组稿编辑、策划、设计、排版、印刷、配送等经费,共计人民币35万元;“学院路校区素质教育”项目:甲方将对乙方在中国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的素质教育项目提供直接现金捐助,每年共计2500元;“法律硕士学院新年元旦晚会”:甲方将连续直接现金捐助乙方2014至2016年,共3年新年元旦晚会,每年赞助现金2500元。甲方享有“法律硕士成长论坛”、“法大银河周末”学术活动、“学院路校区学生素质教育项目”、“法律硕士学院新年元旦晚会”的独家冠名权和协办单位的署名权;甲方在法律硕士学院院刊及特刊中开设专题栏目——“银河视角”,并享有该院刊的独家市场运营权;甲方代表人受聘成为乙方“法律硕士学院学生成长导师”;甲方获得乙方授予的“学生素质教育合作单位”的匾额和捐赠证书;甲方代表人在乙方成立法律硕士学院校友会时,根据学院校友会章程的相关规定,在该组织内担任一定职务;甲方有权随时监督和审查捐赠经费的使用情况;协议期期满前,在同等条件下,甲方有优先续约权。乙方有根据活动具体安排与甲方协商捐助款项适当提前拨付的权利;乙方有权审批“法大银河周末”学术活动的内容和形式;乙方有权审批由甲方提供的院刊刊物内容;在甲方捐助行为存有不良社会影响时,乙方有权终止本协议。乙方在上述项目活动中,在其宣传载体上均要体现银河标识;乙方应积极组织开展“法大银河周末”学术活动,每学年不得少于8期;在协议所涉及的事项执行过程中,乙方指定甲方为其唯一教育培训类合作单位;协议还规定了其它条款。协议签订后,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向中政银河公司颁发了匾额证书。2012年11月22日,中政银河公司通过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院刊采编顾问黄海向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分团委支付5万元,同时,该学院分团委为其出具了收据。2012年11月23日,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召开了第三届银河法律硕士成长论坛,在论坛的背景面板注明了协办单位:银河法律教育集团。2013年2月,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院刊《春華秋實》第一期(银河法律硕士“成长论坛”专刊)的封皮、扉页、彩页刊载了第三届银河法律硕士成长论坛照片,该专刊第37页开辟了“银河视角”专栏,该专栏刊载了《法律应是信仰,不是工具》——访银河法律教育集团董事长兼CEO高淼鑫先生一文;在目录下方注明了鸣谢单位:银河法律教育集团。2013年5月,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院刊《春華秋實》第二期第24页银河视角专栏刊登了《走进银河法律教育集团》;在目录下方注明了鸣谢单位:银河法律教育集团。2013年7月,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院刊《春華秋實》第三期在目录下方注明了鸣谢单位:银河法律教育集团,第33页刊登了《职业人生规划与人生战略》——“法大银河周末”第二季第二期综述。2013年9月,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院刊《春華秋實》第四期目录下方注明了鸣谢单位:银河法律教育集团,在彩页中刊登了一整页的北京银河法律教育中心详细介绍并配发了相应的照片;在扉页中再次刊登了中国政法大学第三届银河法律硕士论坛开幕式照片。

  2013年5月中政银河公司在其招生材料《银河2014法硕联考培训强势启动》中注明了法大法硕插班生系列、保过退费系列、脱产集训系列、专业课面授系列、专业课网授系列、政法干警专业课面授系列、政法干警专业课网授系列等课程班的价目表。因中政银河公司招生宣传与中国政法大学的招生政策发生冲突,双方遂产生矛盾。

  另查,银河法律教育集团没有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注册登记。

  上述事实,有“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收据、证书、招生材料《银河2014法硕联考培训强势启动》、期刊《春華秋實》、视频录音资料等证件材料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于自己的主张有提供证据的义务。中政银河公司的员工高淼鑫以银河法律教育集团的名义与中国政法大学签订《“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高淼鑫在庭审中表示其签订协议的行为代表中政银河公司,中国政法大学对此不持异议,故法院认定高淼鑫签订协议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系代表中政银河公司,因此双方签订的协议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协议有效。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但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得撤销。关于中政银河公司要求撤销与中国政法大学签订的附义务赠与合同一节,虽然中政银河公司与中国政法大学双方签订的《“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是一种附带义务的赠与协议,但是教育本质上具有社会公益性质,中政银河公司要求撤销该协议缺乏法律依据,故法院对于中政银河公司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中政银河公司要求中国政法大学返还捐款5万元一节,由于中国政法大学已经按照协议约定在中政银河公司赞助的“第三届银河法律硕士成长论坛”的论坛背景面板注明了协办单位为银河法律教育集团,并在法硕学院刊物《春華秋實》上登载了相应的内容,中国政法大学履行了双方在协议中约定的主要义务,故法院对于中政银河公司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中国政法大学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一节,现因接受赠与方中国政法大学与赠与方中政银河公司之间缺乏基本信任,且中政银河公司在捐赠部分费用后未再履行捐赠协议中约定的捐赠义务,受赠方中国政法大学要求解除《“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的该项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故法院对于政法大学的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关于中国政法大学要求中政银河公司支付法硕院刊四期赞助款28万元一节,因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院院刊《春華秋實》只有前两期开设了“银河视角”专栏,后面没有按约定开设“银河视角”专栏,故法院对于中国政法大学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八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解除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国政法大学签订的《“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二、驳回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三、驳回中国政法大学的其它诉讼请求。

  中政银河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中政银河公司的上诉理由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认定中国政法大学已经履行了协议中主要义务,不支持返还5万元错误,根据双方的口头约定,法硕学院同意我方开展“插班生”项目,对方并未信守承诺,也未给予我方杂志的独家经营权;中国政法大学对我方造成了实质上的伤害,赠与应当撤销;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对方因严重侵害我方权利,不履行赠与合同的主要义务,依据合同法的规定,赠与应当撤销。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答辩称,不同意对方的上诉请求,要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上述事实有当事人在二审审理期间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政银河公司的员工高淼鑫以银河法律教育集团的名义与中国政法大学签订《“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是代表中政银河公司的职务行为,中国政法大学对此不持异议,该协议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应为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合同义务。中政银河公司主张双方的口头约定,中国政法大学同意我方开展“插班生”项目,缺乏充足的证据加以佐证,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其上述主张不予采信。

  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可以附义务。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本案中,撤销赠与应当区分已经赠与的部分和尚未赠与的部分。中政银河公司与中国政法大学双方签订的《“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其性质是一种附带义务的赠与协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捐款5万元已经支付给中国政法大学。对于该五万元部分的赠与,中政银河公司要求撤销赠与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中政银河公司并未提交充足证据证明中国政法大学存在严重侵害赠与人的行为,而中国政法大学也已经按照协议约定在中政银河公司赞助的“第三届银河法律硕士成长论坛”的论坛背景面板注明了协办单位为银河法律教育集团,并在法硕学院刊物《春華秋實》上登载了相应的内容,中国政法大学履行了双方在协议中约定的部分主要义务,虽然中国政法大学并未完成合同约定的全部义务,但中政银河公司亦未支付全部捐款,中政银河公司未能证明存在合同法约定的应予撤销赠与的法定情形。故中政银河公司要求撤销已经支付的五万元,缺乏充足的法律依据。

  而关于尚未支付的捐赠款,中政银河公司要求撤销该部分赠与,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的规定,而中国政法大学也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银河法律硕士素质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双方意思表示基本一致,且因中国政法大学亦未履行完成合同中约定的义务,而接受赠与方中国政法大学与赠与方中政银河公司之间已经缺乏基本信任,故该部分赠与应予撤销。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中政银河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五百二十五元,由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负担(已交纳)。反诉案件受理费二百五十元由中国政法大学负担一百二十五元(已交纳);由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一百二十五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一千三百元,由北京中政银河教育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辛 荣

代理审判员 詹 晖

代理审判员 朱文君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杜 莹


2020010912590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