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千滕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9/12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二中民终字第0193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千滕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军权,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海峰。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何自全,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余森,北京市长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千滕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滕盛公司)因与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筑基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3)东民初字第007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1月,千滕盛公司诉至原审法院称:2008年4月29日,我公司与筑基公司签订《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我公司负责承建北京天坛体育场篮球馆钢结构工程。2008年6月2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工程总造价555000元。我依约履行了合同,筑基公司向我支付工程款406000元,尚欠149000元未支付。故起诉要求筑基公司支付拖欠的工程款149000元。

  筑基公司辩称:我公司从未与千滕盛公司签订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天坛体育场篮球馆工程为我承建,未分包给千滕盛公司,不同意他们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确认:根据查明的事实,千滕盛公司持《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钢构分包补充协议》主张其与筑基公司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筑基公司欠付工程款,故提起诉讼。但筑基公司对千滕盛公司所持的两份合同上“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公章及“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的真实性提出质疑。经鉴定,千滕盛公司手中持有的《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上加盖的“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并非筑基公司的备案合同专用章,《钢构分包补充协议》上加盖的“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公章亦非筑基公司备案公章。千滕盛公司虽称系王×持章与其签订的合同,但筑基公司表示不知道王×是谁,千滕盛公司亦未提交证据证明王×具备代理筑基公司签订合同的资格。在此情况下,千滕盛公司起诉要求筑基公司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于2013年12月判决如下:驳回北京千滕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判决后,千滕盛公司不服,以其与筑基公司之间确实存在建设工程分包合同关系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原诉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筑基公司同意原判。

  经审理查明:千滕盛公司以其于2008年4月29日与筑基公司签订《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于2008年6月2日签订《钢构分包补充协议》为由,主张双方之间存在建筑工程分包关系,要求筑基公司给付其尚欠工程款149000元。筑基公司对此提出异议,并申请对上述合同公章进行鉴定,原审法院审理期间委托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对千滕盛公司提交的《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钢构分包补充协议》上“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公章的真实性进行鉴定。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调取了筑基公司2006年度、2007年度、2008年度、2009年度年检报告书印鉴式样共计4页作为样本,于2013年4月2日作出法大(2013)物鉴字第6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检材落款“发包方”处的“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印文与样本中的“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法大(2013)物鉴字第6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检材落款“发包方”处的“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印文与样本中的“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千滕盛公司对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称当时系合同所载“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处签字的王×及李×拿着该公司公章、合同专用章签订的合同,其不知晓公章是否虚假。王×亦一直在施工现场,故未怀疑过公章的真实性。

  原审法院审理期间,应千滕盛公司申请,法院至天坛体育场调取工程相关材料,取得如下证据:1、北京市崇文区天坛体育活动中心(甲方)与北京中体亚兴科贸有限公司(乙方)于2008年4月8日签订的《天坛体育场改造项目表》,该项目表内容主要为“1、天坛体育场画线,球门刷漆……7、篮球馆钢架结构(附属房屋及装修)……以上所有工程项目按照报价执行,工程款付款方式按照施工进度拨付,结算以单项分别结清,最终结算以实际发生量为准。原则上工程款于2008年底结清,扣5%工程滞纳金”。该项目表下方有甲乙双方的盖章,乙方处有王×签字;2、北京市崇文区天坛体育活动中心(甲方)与北京中体亚兴科贸有限公司(乙方)于2008年4月8日签订的《天坛体育场场地施工安全合同》,该合同主要内容为:本项目业主为崇文区天坛体育活动中心,承包人为北京中体亚兴,甲方为乙方施工作业提供所需物资保障,因乙方施工而造成场地内活动人员人身伤害及财产损失的,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等。该合同下方有甲乙双方的盖章,乙方处有王×签字。另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2008年开始天坛体育场进行改造,天坛体育中心与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款已结清;不清楚其中总包与分包之间的事情;最开始与天坛体育中心接触的是千滕盛公司所说的王×,其单位是北京中体亚兴科贸有限公司,但天坛体育中心未与北京中体亚兴科贸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有可能该公司没有施工资质,借用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不清楚具体是谁进行了篮球馆钢结构施工,相关竣工结算资料亦不在天坛体育中心,后期的工程由东城区体育局来人负责。

  筑基公司认可天坛体育中心的工程款已经结清,但不清楚王×是谁,该工程系其自行施工未进行分包,不存在挂靠行为,亦从未向千滕盛公司支付过任何款项。千滕盛公司表示,其已收到工程款406万元,有汇票支付,也有现金支付,汇票是以合同中出现的张×(案外人)的一个公司的名义汇出的,没有与筑基公司的直接账务往来。钢结构工程于2008年5月20日竣工,彩板房于2008年6月底竣工,竣工资料全部交给张×做决算。

  原审法院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大兴分局进行调查,北京中体亚兴科贸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4日更名为北京中体亚兴体育设施工程有限公司,张×现任公司监事,未查到千滕盛公司提交的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上签字的王×的有关信息。北京中体亚兴体育设施工程有限公司的注册地查无此公司,张×亦未到庭接受调查。

  本院审理期间,千滕盛公司提供施工图纸及一钢结构框架照片为证,欲佐证其为实际施工人。图纸中无筑基公司及人员盖章确认,筑基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上述事实,有《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钢构分包补充协议》、《司法鉴定意见书》、《天坛体育场改造项目表》、《天坛体育场场地施工安全合同》、调查笔录、工商档案、原审法院工作记录、千滕盛公司提供的图纸、照片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实。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虽经查明千滕盛公司主张的施工工程确为筑基公司承包建设,但经司法鉴定,千滕盛公司所持《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钢构分包补充协议》中“北京筑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印文与筑基公司的备案公章不符,且现亦缺乏证据证实千滕盛公司与涉案的施工工程之间存在事实上的施工行为,故千滕盛公司主张与筑基公司存在建筑工程分包行为,并要求筑基公司给付工程款的请求依据不足。综上,本院对千滕盛公司的上诉请求难以支持,原审法院判决驳回该公司诉讼请求之处理结果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鉴定费4400元,由北京千滕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3280元,均由北京千滕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刁久豹

代理审判员  刘丽杰

代理审判员  王 佳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程 飞


2020010912591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