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某公司诉重庆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8/47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

民事裁判文书

 (2012)江法民初字第07452号


  原告上海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某,总经理。

  被告重庆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某,副总裁。

  委托代理人高某。

  委托代理人王某。

  原告上海某公司与被告重庆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林某,被告重庆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某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某公司诉称,2012年4月25日原告前往被告营业部提取从大连瓦房店发来的轴承叁件,外包装为木箱,单号为73,并支付了运费和运输保险费合计512元,运输发票号0000。交接货物时发现,有两件木箱货物已遭严重破损,原告当场拒绝被告损坏的两件货物,并提出索赔。起初原告按照被告的有关程序,派人到被告营业部提交了与本案有关的索赔资料,原告要求最低赔偿金额不得低于6000元,但被告核定后仅赔付外包装损坏的木箱损失200元,双方意见分歧。后经双方多次协商未果。因被告过错,货物遭损失后,被告一直拖延至今不承担货物损坏的全部责任,导致原告和客户间的合同无法继续执行,造成间接的重大经济损失。原告多次往返于上海、重庆和被告营业部协商索赔事宜,又给原告的经营带来了非常不利的影响,产生了差旅费和误工费等经济损失,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现在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财产直接损失,财产价值10810元;返还原告已支付的运费和运输保险费合计512元;被告赔偿原告财产间接损失,合同价值20580元;被告赔偿原告因本案运输纠纷所产生的差旅费、诉讼代理费和误工费合计5120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重庆某公司运输辩称,被告与托运人鸾某存在运输合同关系。双方对货物价值、品名进行了协商。在货运运输合同中,鸾某自行申报3件货物,价值为9000元,被告已经签字确认对合同认可,因此托运人鸾某与被告存在合法有效的运输合同关系。在货物出险后,鸾某将索赔权转让给原告,那也应当按照运输合同约定的来主张其权益。运输合同第十条约定,对货损赔偿进行了约定。双方的约定是符合合同法的约定。现收货人正常签收1件,剩余两件,在剩余两件全损的情况下,被告愿意按照合同约定赔偿6000元。原告主张超出6000元的损失均为间接损失。运输合同约定在承运中的一切间接损失,均属于承运人不承担责任的范畴。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18日,栾某将轴承三台交重庆某公司运输托运,并由重庆某公司出具编号为73某某某某某某的运单一张,主要载明:“始发站大连;目的站重庆派送部;托运人栾某;货物品名轴承;件数3;收货人颜某;运费420;保价费36;综合服务费2;燃油附加费4;接货费50;到付:¥512(伍佰壹拾贰元);保价声明价值¥9000元;运输方式精准汽运;交货方式自提;付款方式到付;以及某物流运输条款(10、承运人建议托运人办理货物保价运输,托运人声明保价并支付保价费,即视为该票货物选择保价运输,发生货物丢损,承运人按如下规则赔偿:货物全部灭失,按货物保价声明价值赔偿;货物部分毁损或灭失,按声明价值和损失比例赔偿;声明价值高于实际价值的,按实际价值赔偿)。”等相关事项。栾某在该运单出发联托运人签名栏签名确认。上海某公司对该运单真实性认可,但认为运单上无被告公司签名盖章,其运输条款并未生效。

  嗣后,重庆某公司将上述货物(轴承)运送至重庆。2012年4月25日,颜某因部分货物(轴承)在托运中损坏,仅领取了托运轴承叁件中的一件,另两件因挤压损坏拒收,并由颜某在运单签收联签名确认,该运单签收联上载有:“其中两件外包装挤压损坏两件拒收,实收壹件”字样。同日,颜某向重庆某公司支付运费512元,并由重庆某公司出具收货人为上海某公司的发票一张。至今涉案托运轴承中的两台未实际领取。

  2012年8月16日,栾某出具《索赔转让权证明》一份,载明:“兹我栾某,于2012年4月28日委托某物流承运一票货物,单号73某某某某某某某,开单投保声明价值为9000元,因运输原因,现已确认2件货物严重破损,现将此票的索赔权全权转让于上海某公司代为索赔,我方将不再追究任何责任!特此证明!”。

  现原告起诉来院,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财产直接损失,财产价值10810元;返还原告已支付的运费和运输保险费合计512元;被告赔偿原告财产间接损失、合同价值20580元;被告赔偿原告因本案运输纠纷所产生的差旅费、诉讼代理费和误工费合计5120元。

  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对索赔权的转让、运输合同中三台货物(轴承)型号相同价值相当及其中一台已实际领取,另两台因完全毁损未领取的事实认识一致。对赔偿的范围、金额,双方意见分歧,经本院主持调解未果。

  另查,诉讼中原告举示有2012年5月31日原告与重庆某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拟证明本案所涉货物的价值以及因本案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增值税发票,拟证明运输合同所涉的3台货物的价值是13800元(含税),两台货物价格成本价为9200元;《工业品买卖合同》拟证明两台货物合同约定的市场价为10810元及原告间接损失为20580元;机票6张及车票,拟证明原告发生机票费4430元、交通费640元、还有伙食费50元。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运单、发票、索赔转让权证明等证据材料在卷证明,并经开庭质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中栾某将轴承三台交重庆某公司运输托运,由重庆某公司出具运单,并实际履行运输交付义务,双方运输合同关系成立有效,双方应按约定履行各自义务。重庆某公司在货物交付前导致其中两台轴承完全损毁,应当按约承担赔偿责任。栾某将涉案运输合同索赔权转让给上海某公司,双方均予以认可。现原告起诉来院要求重庆某公司予以赔偿,并未不当。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保价条款是否对双方适用及被告应当赔偿的范围和金额。本院认为,本案运单的运输条款系重庆某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但重庆某公司在运单出发联托运人签名栏提示“请仔细阅读背面运输条款,您的签名意味着您已理解并接受条款内容”,并对运单中运输条款下限制责任条款以黑体字进行了提示。托运人栾某在该运单中确认保价声明价值¥9000元,并在运单出发联托运人签名栏签名确认。

  托运人应当已经了解保价声明价值与承运人赔偿标准的关系,托运人在是否保价运输问题上享有选择的权利,其可以不选择保价运输,也可以选择足额保价以减少风险,且可以利用保险的方式转嫁风险,故该保价运输条款应当认定有效。

  对重庆某公司赔偿的范围和金额,原告举示涉案三台轴承的增值税发票,表明运输合同中的3台货物的价值为13800元(含税),其已超出运单保价声明价值;按照运单中运输条款所载:“货物全部灭失,按货物保价声明价值赔偿;货物部分毁损或灭失,按声明价值和损失比例赔偿”。本案中三台货物(轴承)双方确认其价值相当,现其中二台完全损毁即部分毁损,应当按照声明价值9000元的三分之二,确认被告赔付的具体金额。对原告超出该范围的其他赔付金额请求,不予主张。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重庆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上海某公司货物损失6000元。

  二、驳回原告上海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752元,由重庆某公司负担68元、上海某公司负担684元。重庆某公司应负担部分已由上海某公司交纳,重庆某公司在给付上述款项时一并支付上海某公司。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同时,直接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后上诉期满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该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 判 员 毕 毅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张 畅


2020010912484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