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第六针织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有食缘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9/46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二中民(商)终字第072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第六针织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冬梅,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牛海涛,北京市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媛。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有食缘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马聪,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田玉超。

  委托代理人吴晓梅,北京高朋(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第六针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第六针织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有食缘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有食缘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3)东民初字第114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曹欣担任审判长,法官金页善、法官王朔参加的合议庭,后由于工作变动,变更为法官程慧平担任审判长,法官李丽、法官王国才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年9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第六针织公司的代理人牛海涛,被上诉人有食缘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晓梅、田玉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有食缘公司在一审中起诉称:2013年1月6日,有食缘公司与第六针织公司就合作经营北京河北饭店酒店餐饮项目事宜签署了《北京河北饭店合作合同》(以下简称《合作合同》),约定双方共同组建酒店管理公司负责北京河北饭店的管理经营事宜,并约定双方其他权利义务。

  同日,双方签署了《北京河北饭店合作合同补充协议(一)》(以下简称《补充协议》),约定了款项的支付以及第六针织公司应在约定时间内取得相关各方对酒店管理公司经营权的确认等事宜。

  2013年1月8日,有食缘公司按照《补充协议》的约定向第六针织公司支付了300万元。但第六针织公司并未在约定时间内取得相关各方对酒店管理公司经营权的确认,导致双方签订的《合作合同》未生效。基于此第六针织公司应返还有食缘公司已付货款,并赔偿占用资金损失,故有食缘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第六针织公司立即向有食缘公司返还300万元;2、第六针织公司就上述300万元,赔偿实际占用期间有食缘公司的资金成本损失,自2013年1月8日起至实际返还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暂计算至2013年8月5日为10356164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第六针织公司承担。

  第六针织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第六针织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为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取得了相关方对其享有北京河北饭店经营权的确认,另外第六针织公司促成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名称预登记的批准,完成了《补充协议》的约定。综上,不同意有食缘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8月24日,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与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合同》,约定将北京河北饭店的整体经营管理权发包给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承包经营期限自2009年7月1日始至2024年6月30日止。另外,双方约定,未经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同意,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不得将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权再转让、转包或出租给第三方经营。

  2012年7月10日,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与第六针织公司及目标公司北京盛兆金豪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合同〉转让协议书》,约定将《北京河北饭店承办经营合同》中承包方的权利义务,及目标公司100%股权及其所包含的股东权益、目标公司所拥有的全部动产和不动产、有形和无形资产转让给第六针织公司。

  2013年1月6日,有食缘公司(作为乙方)与第六针织公司(作为甲方)签署《合作合同》,约定双方另行组建一注册资金为100万元的酒店管理公司,甲乙双方在酒店管理公司的出资及收益比例为甲方占总股本的2222%,乙方占总股本的7778%,并由该公司负责北京河北饭店的管理经营事宜。另外,第三条第9款约定:甲方保证拥有完整的、可转让的、持续有效的对北京河北饭店的经营权(经营权期限自本合同生效起至甲方与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合同转让协议书”到期为止)。

  同日,有食缘公司(作为乙方)与第六针织公司(作为甲方)签署了《补充协议》,约定:“本合同签订后三日内,乙方先行支付给甲方人民币300万元整。甲方保证自收到该款后,尽快为新建的酒店管理公司取得河北饭店产权方对名称预登记的批准及相关各方对酒店管理公司经营权的确认。乙方自收到上述材料后5日内,支付给甲方人民币1700万元整。甲方在收到乙方给付的300万元人民币后,如果不能在收到乙方所提交酒店管理公司名称预登记申请书后的十五日内,为酒店管理公司取得上述材料,则双方所签订的合同无效,甲方应将300万元人民币足额返还乙方,并赔偿乙方相应损失。本补充协议如与双方签《北京河北饭店合作合同》有不一致的地方,以本补充协议为准”。

  2013年1月18日,第六针织公司出具收据,写明收到有有食缘公司支付的合同保证金300万元。

  2013年1月23日,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作出《关于加快完成河北饭店装修改造尽快实现营业的情况报告》的复函,写明:“……对于经营管理团队成立专业化的酒店管理公司负责饭店管理运营,办事处表示理解和认同”。

  2013年1月25日第六针织公司向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支付河北饭店承包费300万元,同年2月6日第六针织公司向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支付北京河北饭店不可预见费100万元。

  2013年8月8日,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第六针织公司和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达成《关于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相关问题三方会议纪要》,写明:一、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于2013年8月底之前向第六针织公司支付北京河北饭店经营期间的各项支出共计2547541万元。其中,第一期1500万元于2013年8月18日之前支付;2013年8月31日之前将剩余1047541万元支付第六针织公司。二、第六针织公司在收到上述全部款项后三日内向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移交北京河北饭店及全部证照资料、经营所需的相关资料、完成物业交割。三、如果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在上述期限内不能履行承诺支付上述款项,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与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合同》予以解除,唐山兴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不再享有合同项下的任何权益。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与第六针织公司另行协商北京河北饭店的承包或退出事宜。

  另查明,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23日。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有食缘公司与第六针织公司签订的《合作合同》体现了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当遵守。对于《补充协议》的效力,有食缘公司认为根据合同约定,第六针织公司未符合条件该协议不生效。法院认为《补充协议》中约定的为无效,并非不生效,而合同是否无效应遵从法律规定,现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体现了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当遵守。

  对于第六针织公司是否获得相关各方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北京河北饭店的确认。有食缘公司认为第六针织公司并未为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获得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的确认。第六针织公司认为其提交的《关于加快完成河北饭店装修改造尽快实现营业的情况报告》的复函、承包费和不可预见费收据、《关于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相关问题三方会议纪要》可以证明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已经认可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对北京河北饭店的经营权,同时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经营权也予以确认。法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上述证据内容并未明确反映出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已经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经营权予以确认,故对第六针织公司的该项意见法院不予采信。

  对于有食缘公司要求第六针织公司返还300万元的诉讼请求,第六针织公司辩称《补充协议》中约定的“上述材料”仅是获得对新组建酒店管理公司名称预登记的批准,而第六针织公司已经在约定的期限内取得了相关方认可,故不同意返还300万元。法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综合考虑《补充协议》上下文的关系,应该认定“为酒店管理公司取得上述材料”中的“上述材料”包括“为新组建的酒店管理公司取得河北饭店产权方对名称预登记的批准”和“相关各方对酒店管理公司经营权的确认”这两部分内容,故对第六针织公司该项答辩法院不予采信。现根据查明的事实结合前述认定,截至一审开庭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已成立数月,第六针织公司依旧未取得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北京河北饭店的确认,根据《补充协议》的约定第六针织公司理应向有食缘公司返还300万元,故有食缘公司要求第六针织公司返还300万元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对于有食缘公司要求第六针织公司以300万元为基数自2013年1月8日起至实际返还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支付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根据《补充协议》约定第六针织公司未“为酒店管理公司取得上述材料”应赔偿损失,现有食缘公司以300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利息损失不违反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另外对于损失起算日期,有食缘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第六针织公司收到名称预登记申请书的时间,故对于其从2013年1月8日开始计算损失,法院不予支持。但是根据查明的事实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23日成立,名称预登记申请书必然在2013年5月23日前被批准,在有食缘公司未提交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该日期为第六针织公司收到名称预登记申请书的日期,现根据《补充协议》的约定再向后计算15天,有食缘公司要求第六针织公司支付损失的起算点应为2013年6月8日,故法院对有食缘公司计算损失的期间予以调整。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之规定,判决:一、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北京第六针织有限责任公司向北京有食缘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支付三百万元;二、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北京第六针织有限责任公司向北京有食缘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支付损失(以未付款为基数自二O一三年六月八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止);三、驳回北京有食缘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第六针织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如下:一审法院认为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关于加快完成河北饭店装修改造尽快实现营业的情况报告》的复函中的内容并未明确反映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已经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经营权予以确认一节错误,在上述复函中,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已经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完成对河北饭店的装修改造和投资经营,享有投资收益表示理解和认同,应认定为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权的确认。其次,由于涉案300万元并未给付第六针织公司,而是支付给了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故一审法院判令第六针织公司向有食缘公司支付占用300万元期间的利息不妥。此外,一审法院亦没有解除双方之间的相关合同。综上,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有食缘公司的诉讼请求。

  有食缘公司服从一审法院判决。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有食缘公司提交的《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合同》、《〈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合同〉转让协议书》、《合作合同》、《补充协议》、收据和第六针织公司提交的《关于加快完成河北饭店装修改造尽快实现营业的情况报告》的复函、承包费和不可预见费收据、《关于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相关问题三方会议纪要》以及当事人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有食缘公司与第六针织公司签订的《合作合同》及《补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

  在本案中,有食缘公司主张第六针织公司未能完成获得相关各方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权的确认的义务,第六针织公司则主张《关于加快完成河北饭店装修改造尽快实现营业的情况报告》的复函中的相关内容可以证明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已经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经营权予以确认。本院认为,根据双方《补充协议》的约定,相关各方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权的确认应该是明确的,直接的,但第六针织公司提交的《关于加快完成河北饭店装修改造尽快实现营业的情况报告》的复函中,针对上述事项的措辞为“对于经营管理团队成立专业化的酒店管理公司负责饭店管理运营,办事处表示理解和认同”,上述表述,不能表明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对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经营权进行了明确直接的确认。第六针织公司亦未能提交证据证明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是河北饭店的产权方。此外,2013年8月8日的《关于北京河北饭店承包经营相关问题三方会议纪要》内容表明北京有缘新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经营权未得到明确确认,仍需协商。故一审法院对此的认定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第六针织公司主张涉案300万元并未给付第六针织公司,而是支付给了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故第六针织公司不应支付相应利息一节,由于双方在《补充协议》中对300万元的返还及损失赔偿事项进行了约定,双方均应按照协议约定履行,故第六针织公司的该主张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综上,第六针织公司的上诉主张均不能成立,一审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并无不当,本院对一审判决结果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31628元,由北京第六针织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31628元,由北京第六针织有限责任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程慧平

代理审判员  李 丽

代理审判员  王国才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朱 迪


2020010912594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