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藤舒服饰有限公司诉刘结平承揽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9/51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大民初字第3183号

  原告北京藤舒服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泊汝,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清伟,北京市恒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结平,汉族。

  原告北京藤舒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藤舒服饰公司)诉被告刘结平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赵芳芳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清伟、被告刘结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藤舒服饰公司诉称: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系服装销售企业,被告刘结平在北京市大兴区青云店镇西大屯有服装加工厂。2012年10月,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委托被告加工千鸟格羽绒服,双方约定,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提供面料、辅料、样板和样衣,并提供具体的生产通知单,被告刘结平负责加工,每件加工费75元。被告刘结平应在2012年11月底全部完工并向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交货,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在2012年12月底支付50%的加工费,剩余费用在2013年1月底全部结清。

  2012年10月,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按照约定提供了面料、辅料、版式、样衣和具体的工艺单标准,被告刘结平组织人员进行了加工制作。2012年11月底,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多次通知被告刘结平交付已制作完成的羽绒服,但截止至起诉之日被告刘结平交付羽绒服220件,尚有1280件未交付。原告藤舒服饰公司认为,因被告刘结平无故拖延交付已完工的羽绒服,导致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丧失了最佳销售时间,造成库存积压,给原告藤舒服饰公司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的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刘结平向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交付货号为Y98614的千鸟格羽绒服1280件;2、诉讼费由被告刘结平承担。

  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向本院提交2013年1月12日被告刘结平出具的书面证明、出库单(共4张,有被告刘结平签字3张)、录音予以证明。

  被告刘结平辩称:不同意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的诉讼请求。因为双方说好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没有支付被告刘结平加工费,所以被告刘结平不同意交付羽绒服。

  被告刘结平向本院提交2013年1月18日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泊汝的承诺予以证明。

  经本院庭审质证,被告刘结平对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提交的2013年1月12日被告刘结平出具的书面证明、有被告刘结平签字的出库单、录音的真实性认可,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刘结平提交的2013年1月18日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泊汝的承诺,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在庭审中表示回去核实真实性,在本院限定的时间内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未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且未提交鉴定申请,本院视为原告藤舒服饰公司认可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本院对该份证据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2年10月,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委托被告刘结平加工货号为Y98614的千鸟格羽绒服1500件,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口头约定,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提供面料、辅料,被告刘结平负责加工,由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给付被告刘结平加工费,每件加工费75元。

  上述口头合同订立后,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向被告刘结平提供了面料、辅料。被告刘结平已向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交付货号为Y98614的千鸟格羽绒服220件。对未交付的货号为Y98614的千鸟格羽绒服1280件,被告刘结平认可已收到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提供的面料、辅料,并已全部加工完毕了。对已交付和未交付的羽绒服,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均未向被告刘结平支付加工费。2013年1月18日,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泊汝曾向被告刘结平承诺于当日给付加工费。但至今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未曾向被告刘结平支付加工费。

  本案中,对加工物和加工费的给付时间双方发生争议,对原告藤舒服饰公司诉称中“被告刘结平应在2012年11月底全部完工并向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交货,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在2012年12月底支付50%的加工费,剩余费用在2013年1月底全部结清”的陈述意见,被告刘结平不予认可,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故对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的该项陈述意见,本院不予认可。被告刘结平陈述双方约定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庭审中,被告刘结平表示如果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给付全部的加工费,被告刘结平同意交付全部的剩余应交付的1280件羽绒服。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则对此明确表示其没有资金,无力支付被告刘结平的加工费。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提出让被告刘结平留置和加工费价值相等的加工物,剩余加工物向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交付,由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处理这些加工物,换取周转资金,来支付加工费的意见,被告刘结平不同意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的意见,理由是因为双方约定的是拿钱提货。

  经本院询问被告刘结平是否提出要求给付加工费的反诉请求,被告刘结平均表示不提出反诉,因为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没有给付能力,被告刘结平也没钱交反诉费。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提交的上述证据和双方当事人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委托被告刘结平加工一批羽绒服,双方建立了加工承揽合同关系,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合法有效。因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约定加工物的交付时间和加工费的给付时间,原告藤舒服饰公司诉称中主张的交付羽绒服和给付加工费的时间,没有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依据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三条关于“定作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报酬。对支付报酬的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定作人应当在承揽人交付工作成果时支付;工作成果部分交付的,定作人应当相应支付。”的规定,本院认定双方应当同时履行给付加工费和交付加工物的义务。

  现被告刘结平在庭审中已表示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给付全部的加工费,被告刘结平同意交付全部的剩余应交付的1280件羽绒服,而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在对被告刘结平已交付和未交付的羽绒服均未支付加工费的情况下,仍明确表示其没有资金,无力支付被告刘结平的加工费,故认定原告藤舒服饰公司明确表示不与被告刘结平同时履行,被告刘结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抗辩理由成立,本院对原告藤舒服饰公司要求被告刘结平交付羽绒服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主张“让被告刘结平留置和加工费价值相等的加工物,剩余加工物向原告藤舒服饰公司交付,由原告藤舒服饰公司处理这些加工物,换取周转资金,来支付加工费”的意见,被告刘结平已表示不同意,因留置权是法律赋予承揽方的权利,被告刘结平作为承揽方并未主张留置权,而是主张“拿钱提货”即同时履行,故对原告藤舒服饰公司的该项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六条、第二百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北京藤舒服饰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千四百三十元,由原告北京藤舒服饰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员   赵芳芳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杨 茜



2020010912595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