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与官某不当得利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8/49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139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官某。

  委托代理人胡A。

  上诉人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因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2)奉民一(民)初字第191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5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6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某,被上诉人官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胡A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被上诉人系上诉人聘请的保洁钟点工,上诉人在为自己职工集体办理人身意外伤害医疗保险时,也将被上诉人作为了被保险人之一。

  2011年4月8日,被上诉人在去上诉人处进行保洁工作的途中,因发生了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住院,共花费了医疗费19,000余元(人民币,以下同)。被上诉人遂将其事故相关的理赔材料交由上诉人,由上诉人代为办理理赔事宜。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在材料齐全的情况下,于2010年12月25日转入被保险人即被上诉人工商银行账户医疗保险金理赔款83680元,于2011年4月8日通过支票向投保单位即上诉人支付了医疗保险金理赔款19,15783元。嗣后,当事人双方为理赔款19,15783元事宜发生争议,上诉人于2011年11月24日支付了被上诉人1,100元。2011年12月8日,上诉人打印了协议书,言明:被上诉人已从侵权方获得了医疗费和误工费40,000元,故上诉人以同情为本,从保险金内补偿被上诉人8,200元,今后一切事宜就此了结,两不相欠。被上诉人在该协议上签字,并向上诉人收取了7,300元,但双方随即发生争执,通过110报警处理,由公安机关分别向被上诉人、上诉人制作询问笔录,记录了冲突的原因和过程,被上诉人也获取了由公安机关出具的验伤通知书。

  被上诉人请求判令上诉人退还医疗保险理赔款10,95185元。

  原审认为,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被上诉人作为被保险人,其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因此所获得平安保险公司的医疗保险金理赔款,应归被上诉人享有,上诉人虽为投保人,但该理赔款支付的对象为被保险人即被上诉人,其获得理赔款后,应立即将理赔款转交给被上诉人,但上诉人却将其占为己有,属于不当得利,应予返还,扣除已付的8,400元,应归还的金额为10,75783元。上诉人辩称,被上诉人隐瞒其已从侵权人处获得赔偿款的事实,用虚假信息取得理赔款,其本身就属于不当得利。对此,原审认为,即便被上诉人有不应获取理赔款的事实存在,该权利主张的提起人也为已付款的赔偿人或平安保险公司,上诉人非权利人,不能以此作为将理赔款据为己有的理由。上诉人还辩称,被上诉人、上诉人已达成对理赔款最终处理的协议,且已履行,故被上诉人现无权再主张理赔余款。对此,原审认为,该协议书的实质内容是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放弃其应获取的剩余理赔款,被上诉人签字时,上诉人处于强势地位,而被上诉人随后通过110报警处理等行为,均已表明该签字非被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故该协议书对被上诉人没有约束力。遂判决: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官某返还医疗保险金理赔款人民币10,75783元。案件受理费74元,减半收取计37元,由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负担。

  原审判决后,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不服,上诉称,平安保险公司向我方支付理赔款的时间是2011年8月8日。肇事方在保险公司理赔前即向被上诉人赔偿,赔偿款中包含了全部医疗费,故依据保险合同被上诉人无权自保险公司处取得理赔款,保险公司误认为上诉人垫付了医疗费,所以向上诉人支付理赔款,现保险公司已经向上诉人主张理赔错误,要求返还该款。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署的协议书在被上诉人没有提起确认无效之诉并获法院支持前,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原审未将平安保险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程序有瑕疵。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为驳回被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向本院递交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人身保险合同、入账通知书、电子邮件及公证书,证明被上诉人已经于交通事故中自侵权人处取得包括医疗费在内的赔偿款42,000元,该医疗费用应从保险公司理赔款中扣除,该款返还对象应当为平安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已经要求上诉人返还该理赔款。

  被上诉人官某辩称,交通事故发生后被上诉人将相关病历材料交由上诉人代为向保险公司理赔。保险的被保险人及受益人均为被上诉人,上诉人没有取得19,15783元理赔款的依据。被上诉人因交通事故所受之伤治疗尚未结束,医疗费用金额尚未知,并非已经获得医疗费赔偿。原审判决正确,要求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平安保险公司向投保单位即上诉人支付医疗保险金理赔款19,15783元的时间为2011年8月8日。2010年12月25日平安保险公司转入被保险人即被上诉人工商银行账户的医疗保险金理赔款83680元与本案无涉。

  原审对本案其余事实认定属实。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作为被保险人及受益人,因其发生交通事故而获得平安保险公司支付的医疗保险金理赔款,权利归属于被上诉人。上诉人亦称其收到理赔款的原因为平安保险公司误认为上诉人垫付了被上诉人的医疗费,但实际上诉人未曾垫付过医疗费,故上诉人获得理赔款后,应将该款返还给实际权利人被上诉人。即便被上诉人有不应获取理赔款的情况存在,该权利主张的提起人也并非上诉人,上诉人的主张不能构成返还理赔款的抗辩。至于平安保险公司与被上诉人之间,系因人身保险合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若产生纠纷宜由权利人另案主张权利,并无合并审理之必须。原审判决对协议书并非被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已充分阐明理由,本院予以认同,被上诉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行为,非有效的民事行为,自始不具有约束力。综上,原审对本案认定及处理并无不当,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74元,由上诉人上海某文化礼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卢 进

代理审判员孙春蓉

代理审判员鲍松艳

二○一二年六月十三日

书 记 员王韶婧


2020010912484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