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金色时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北京翔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9/54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二中民终字第0343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金色时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冯玉良,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海涛。

  委托代理人林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翔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颐昌,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洪波,北京泓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金色时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色时枫公司)因与北京翔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翔仁物业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2)大民初字第132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2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巩旭红担任审判长,法官周晓莉、牟田田参加的合议庭,后因工作原因变更为由法官巩旭红担任审判长,法官周晓莉、林文彪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并于2014年4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金色时枫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海涛、林琳,被上诉人翔仁物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洪波到庭参加诉讼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金色时枫公司在一审中起诉称:2010年11月13日金色时枫公司与签订《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协议约定:工程名称为瑞康家园热力(2期)管道工程;工程总造价为人民币320万元,由金色时枫公司承担;工程由翔仁物业公司负责招标、施工及相关事宜,并保证工程质量为优良。工程完成后(翔仁物业公司完成相关各项验收),应无偿交付金色时枫公司独家无偿使用,使用期限为自合同签订日起50年。协议签订后,金色时枫公司已依约履行协议全部义务,并向翔仁物业公司支付了全部的工程款。但翔仁物业公司未按照协议约定将涉诉热力管道交付金色时枫公司独家使用。其次,在翔仁物业公司起诉金色时枫公司聘请的物业管理公司供暖案件中,经法院的允许变更了供暖单位,解除了与翔仁物业公司之间的供暖协议,故本案《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已经失去了现实的基础,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最后,因翔仁物业公司的违约行为事实上给金色时枫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金色时枫公司的租户在2010年度供暖季的温度不达标,造成很多投诉。现金色时枫公司要求:1、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2、判令翔仁物业公司立即返还新建热力管道工程款320万元;3、判令翔仁物业公司支付违约金96000元;4、判令翔仁物业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翔仁物业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翔仁物业公司不同意金色时枫公司的诉讼请求,请求法院驳回全部诉讼请求。具体理由如下:一、翔仁物业公司在2006年6月30日之前已将瑞康家园A区到C区(即2期)的热力管道工程施工完毕,不存在金色时枫公司所说的违约行为。二、双方所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仅是对债务转让的确认。1、2006年8月28日,北京瑞德康住房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德康公司)与金色时枫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对双方于2006年4月22日签订的《合作开发合同书》做出说明,协议约定:瑞德康公司以现状将"火神庙危改项目"转让给金色时枫公司,不再作任何新的投资,金色时枫公司同意按现状购买该项目,以后的所有投资及费用均由金色时枫公司承担。同时该协议第四条明确约定:从A区到C区的供暖管线的有关费用由金色时枫公司承担。翔仁物业公司与金色时枫公司于2010年11月13日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是应金色时枫公司的要求。2、金色时枫公司在2006年4月22日已经参与"火神庙危改项目"的合作开发,在双方签订协议之前,已经明知翔仁物业公司在2006年6月30日之前已按照图纸将瑞康家园A区到C区(即2期)的热力管道工程施工完毕,经验收并做出最终结算。三、金色时枫公司变更供暖单位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变更供暖单位的选择权属于其聘请的物业管理单位,与翔仁物业公司无关。四、金色时枫公司没有证据证明造成损失。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4月22日,瑞德康公司(甲方)与金色时枫公司(乙方)签订《合作开发合同书》约定:项目名称:火神庙危房改造工程(以下简称项目);项目位置:位于大兴区黄村镇,其四至范围为:东至市场路,西至兴丰大街,南至市场路西巷,北至黄村东大街;项目使用性质:住宅、商业;项目现状:前期开发手续甲方已办理完毕(但已超过有效期),并已支付相关费用,一期拆迁甲方已经完成,并已支付部分拆迁费;其中合同第三条约定出资方式:甲方以本合同项下项目前期开发办理手续所支付的费用及项目用地作为投资;乙方以项目后续手续办理所需费用及工程建设所需费用进行投资。双方在履行前述合同书过程中,对有关事项需要补充说明,瑞德康公司(甲方)与金色时枫公司(乙方)于2006年8月2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原《合作开发合同书》改为《项目转让合同书》;原合同的第三条改为:甲方以现状将"火神庙危改项目"转让给乙方,不再做任何新的投资,乙方同意按现状购买该项目,以后的所有投资及费用均由乙方承担;根据甲方2002年4月30日与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签订的出让合同的附件二的约定,乙方负责补齐最终审定的土地出让金与原暂定土地出让金价格的差额,政府按政策返还给甲方的部分,在政府返还并经甲乙双方确认后,由乙方在应付甲方的项目转让费中扣除;从A区到C区的供暖管线的有关费用由乙方承担,同时乙方还应按建筑面积分担一部分锅炉房的建设费用;本协议作为原合同的补充,与原合同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原合同与本补充协议不致之处,以本补充协议为准。

  2010年11月13日,金色时枫公司(甲方)与翔仁物业公司(乙方)签订《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约定:甲方"火神庙商业中心"项目的热力管道将由瑞康家园锅炉房接出,乙方系瑞康家园锅炉房供暖热力承包方,双方协商一致达成如下协议:由瑞康家园锅炉房到甲方"火神庙商业中心"项目最长距离为727米,该段需新建供热管道(以下称工程);工程名称为:瑞康家园热力(2期)管道工程;工程管道总长为727米,其他附件详见(工程名称:瑞康家园热力(2期)管道工程、工程编号:2002-暖-14,图纸13张)图纸;工程造价为320万元,由甲方承担;工程由乙方负责招标、施工及相关事宜,并保证工程质量为优良;工程完工后(乙方完成相关各项验收)应无偿交付甲方独家使用,使用期限为自合同签订日起50年(如因乙方或政府、国家政策变动致使乙方变更为第三方的,乙方应告知第三方继受本协议并协助甲方与第三方重新签订与本协议内容相同的使用协议);甲方"火神庙商业中心"项目供暖合同由火神庙物业公司与乙方另行签订;甲方付款方式:甲方于2009年9月28日已支付给乙方100万元,余款220万元在2010年11月15日前支付;该工程在甲方50年使用期限内,如有其他单位使用此工程时,必须经甲方同意,并经甲方与相关各方洽谈使用事宜;违约责任:1、乙方未按照北京市供暖时间供暖、两年内工程出现质量事故不保修的,均向甲方赔偿工程总价的3%的违约金;2、甲方未按时支付尾款向乙方赔偿工程总价的3%的违约金。庭审中,双方均认可《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中的320万元指翔仁物业公司包工包料的工程款。金色时枫公司按约定向翔仁物业公司支付了全部工程款。同年,该管道用于供热使用,金色时枫公司聘请的物业管理公司即北京瑞兆天成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兆天成公司)已支付2010年11月15日至2011年3月15日供暖费的一半。涉诉热力管道除金色时枫公司使用外,还有其他用户使用。

  本案的焦点问题为翔仁物业公司在履行《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约行为。金色时枫公司主张翔仁物业公司未将涉诉管道独家交付其使用;翔仁物业公司称金色时枫公司明知管道现状仍签订的协议,不存在违约。双方具体分歧如下:

  金色时枫公司称在2006年4月22日与瑞德康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合同书》,约定其公司向瑞德康公司支付1亿元;至2006年8月28日,瑞德康公司认为钱少,双方在当日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合同价款调整为120亿元,瑞德康公司不同意承担A区至C区热力管线费用。2009年5月,翔仁物业公司经理彭淑霞找到金色时枫公司董事长冯玉良要给这个项目供暖,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到2009年6月金色时枫公司给了翔仁物业公司100万元去施工,保证在2010年供暖,在2010年11月翔仁物业公司向金色时枫公司要220万元工程款,就后补了协议。关于《补充协议》中"从A区到C区的供暖管线的有关费用由乙方承担,同时乙方还应按建筑面积分担一部分锅炉房的建设费用"这条,金色时枫公司解释称"A区到C区的供暖管线"指的就是涉诉管道所在的线路位置,即瑞康家园锅炉房至火神庙项目,"有关费用"指管道的铺设费用;"一部分锅炉房的建设费用"指从瑞康家园接过来管线需修建锅炉房的费用,这条所涉及的费用均是未发生的。在一审法院询问"如果未发生,在转让项目时为什么要写上"这一问题时,金色时枫公司解释为:120亿元包含了管道的铺设费用,但瑞德康公司要求其公司铺设并承担这些费用,所以协议这么约定的。

  翔仁物业公司主张2006年2月20日其与瑞德康公司签订关于瑞康家园A区到C区的热力管道工程的合同,并于2006年6月30日将瑞康家园A区到C区的热力管道工程施工完毕,已经确定了最终竣工结算价款,2010年11月13日其与金色时枫公司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仅是对债务转让的确认。为证明上述主张,翔仁物业公司提供如下证据予以佐证:1、2006年2月20日瑞德康公司(发包人)与翔仁物业公司(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施工图。该合同约定:工程名称:瑞康家园C区供暖主管线铺设;工程地点:北京大兴龙河路;工程内容:供暖主管线采购及铺设;合同工期:开工日期为2006年4月,竣工日期为2006年6月;合同价款为251136531元;该合同专业条款部分约定:本合同价款采用可调价格合同方式确定。2、2006年6月30日瑞德康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对前述工程达成工程结算协议,该协议约定:瑞康家园A区到C区供暖主管线铺设工程于2006年6月10日竣工,该工程最终竣工结算总价为320万元,其中已经包含施工过程中发生的全部洽商和零用工等增加的费用。这两份证据上均加盖了瑞德康公司公章。金色时枫公司对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认为这些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故没有必要核实这些证据的真实性。经一审法院释明,这些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金色时枫公司仍坚持上述意见。

  一审法院另查,翔仁物业公司就本案涉诉管道供热一事与瑞兆天成公司于2010年11月13日签订了《供暖合同书》。2011年2月,因涉诉管道供热问题,翔仁物业公司将瑞兆天成公司诉至一审法院。在该案件审理过程中,瑞兆天成公司要求解除《供暖合同书》,于2011年9月提交申请书,要求对涉诉管线中瑞兆天成公司设备间至翔仁物业公司换热站前截门之间的管线进行切断封堵,不再使用,也不进行变动,另外新建锅炉房,铺设新管线等,并提供了变动的相关图纸;经审查,一审法院许可瑞兆天成公司对供采暖设备进行变动;翔仁物业公司认为瑞兆天成公司对设备的变更实际上解除了双方签订的《供暖合同书》,同意解除合同,表示另行主张解除合同给其公司造成的损失。2011年10月,瑞兆天成公司将火神庙商业中心综合楼项目供暖交由其他单位实施。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虽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系在管道工程完工后补签,但双方均认可签订了该协议,故一审法院认定该协议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合法有效。

  金色时枫公司聘请的瑞兆天成公司已经停止使用了涉诉管道供热,且对供采暖设备进行变动,已由其他公司对火神庙商业中心综合楼项目进行供热。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缺乏继续履行的现实基础,故一审法院对金色时枫公司要求解除前述协议的主张,予以支持。

  金色时枫公司在签订《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时已知晓该管道已经铺设完毕,并使用了该热力管道,应视为对涉诉供热管道工程的认可;其次,双方签订的前述协议对第三方使用供热管道做出了约定,但未赋予金色时枫公司在第三方使用供热管道时享有解除协议以及主张违约金的权利;再次,金色时枫公司称因未独家使用供热管道会影响供暖效果的主张,未能提供证据予以佐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综上,翔仁物业公司已经施工完毕且交付金色时枫公司使用了涉诉管道,双方均认可该协议中"320万元"指翔仁物业公司包工包料的工程款,金色时枫公司以翔仁物业公司存在违约,《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解除后翔仁物业公司应退还已付工程款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金色时枫公司要求翔仁物业公司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亦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解除北京金色时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北京翔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于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二、驳回北京金色时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金色时枫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因2010年11月13日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产生之纠纷属承揽合同纠纷,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即与之对应的责任应由金色时枫公司和翔仁物业公司享有和承担。双方协议的根本目的是金色时枫公司向翔仁物业公司支付工程款320万元,由翔仁物业公司为金色时枫公司新建供热管道,建成后交给金色时枫公司独家使用50年。而据一审法院查明的情况,翔仁物业公司所述交付给金色时枫公司使用的管道是其于2006年所建造的管道,并不是按协议第一条约定的新建的供热管道。并且翔仁物业公司交付给金色时枫公司使用的管道,已然连接给案外第三方使用,未按照协议第四条的约定保障金色时枫公司的独家使用权;同时,翔仁物业公司在将涉案管道交付金色时枫公司使用时,未事先告知金色时枫公司,更未按照协议第八条的约定征得金色时枫公司同意将涉案管道连接给案外第三方使用。翔仁物业公司的违约行为并不是一般违约行为,是根本的违约行为。据此,金色时枫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权解除《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并主张翔仁物业公司返还工程款320万元,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二、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金色时枫公司曾与案外人瑞德康公司于2006年4月22日签订了《合作开发合同书》,双方又于同年8月28日签订补充协议。这两份合同应为同一主体、同一事实,与本案没有任何关系。本案的事实是: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于2010年11月13日签订了《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且该协议为独家使用。依照协议的规定,翔仁物业公司在收取了320万元后应当履行合同义务,但其却未履行,没有为金色时枫公司铺设热力管道,更谈不上独家使用。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一审法院判决认为,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系在管道工程施工后的补签,这一认定没有证据,也没有事实的依据,且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对该协议从未补签。同时一审法院判决又认为金色时枫公司在签订《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时知晓该管道已经铺设完毕,并使用了该热力管道,应视为对涉诉供暖管道工程的认可,一审法院的这一认定没有证据支持,又没有事实的依据,一审法院在审理本案时,将3份合同认为是同一事实。而在2010年11月中旬,当供暖温度不达标时,政府出面给予双方调解时,金色时枫公司才知道翔仁物业公司未依据2010年11月13日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的要求给金色时枫公司铺设热力管道的事实。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属有效合同。金色时枫公司认为既然合同被确认有效,且金色时枫公司支付了工程款,翔仁物业公司就应该履行合同义务,如未履行义务的,就应该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承担法律责任。一审法院判决在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上相互矛盾。金色时枫公司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判决第二项,改判翔仁物业公司向金色时枫公司返还新建热力管道工程款32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96000元。

  翔仁物业公司服从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其针对金色时枫公司的上诉在二审中口头答辩称:不同意金色时枫公司的上诉理由及请求。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翔仁物业公司不存在违约,双方均是在明知的情况下签订的涉案合同。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合作开发合同书》、《补充协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合法有效。

  金色时枫公司聘请的瑞兆天成公司已经停止使用了涉诉管道供热,且对供采暖设备进行变动,已由其他公司对火神庙商业中心综合楼项目进行供热。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的《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缺乏继续履行的现实基础,故一审法院对金色时枫公司要求解除前述协议的主张予以支持并无不当。

  金色时枫公司作为涉案火神庙危房改造工程项目的开发单位,在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时应知晓该管道已经铺设完毕,并使用了该热力管道,应视为对涉诉供热管道工程的认可。金色时枫公司与翔仁物业公司签订《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中对第三方使用供热管道做出了约定,但未赋予金色时枫公司在第三方使用供热管道时享有解除协议以及主张违约金的权利;金色时枫公司现有证据亦不足以证明由于其未独家使用供热管道而影响了供暖效果。翔仁物业公司已经施工完毕且交付了涉诉管道,金色时枫公司亦使用了涉诉管道,双方均认可该协议中"320万元"指翔仁物业公司包工包料的工程款,现金色时枫公司以翔仁物业公司存在违约,《热力管道工程建造使用协议》解除后翔仁物业公司应退还已付工程款的的上诉理由及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金色时枫公司要求翔仁物业公司支付违约金的上诉请求,亦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案件受理费33168元,由北京金色时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33098元(已交纳16584元,余款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由北京翔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7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33098元,由北京金色时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巩旭红

代理审判员  周晓莉

代理审判员  林文彪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李 诚


2020010912595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