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春翠与管楚仙等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0/13湖南省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张中民一终字第1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卓春翠。

  委托代理人黎昌跃。

  委托代理人姜城,慈利县金剑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管楚仙。

  委托代理人毛致群,湖南湘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伯斌。

  委托代理人毛致群,湖南湘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卓春翠因与被上诉人管楚仙、张伯斌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慈利县人民法院于二○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作出的(2014)慈民一初字第7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田洪山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张晓、盖景阳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年8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卓春翠及其委托代理人姜城、黎昌跃,被上诉人管楚仙、张伯斌的委托代理人毛致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06年,被告管楚仙、张伯斌将所购大巴车一辆(湘A09533)挂靠在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并持挂靠单位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的营运许可证从事旅游客运业务,挂靠期限为八年,管楚仙、张伯斌交纳经营风险和质量保证金一万元整,并约定合同期满,无问题,此款退回。2012年10月1日,原、被告经协商,双方以该车50%的投资份额作98800元由原告入伙经营,并签订了“车辆转让协议”即入伙协议。但该协议未约定原告入伙后应到挂靠的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登记备案。该车由俩被告驾驶并管理,再由原告方核定收益。双方按约定承担该车在营运过程中支出费用并据算盈利至2014年2月25日。后双方因市场变化,旅游市场不景气,与期望差距较大而发生纠纷。

  原判认为:原、被告双方所签车辆转让协议,实为个人合伙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对该车享有所有权,且双方对该车共同经营了一年多的时间,但原、被告的个人合伙协议不涉及运输许可证的转让,故原、被告所签个人车辆合伙经营协议合法有效。对于合法有效的合同,双方应当严格履行,不得随意解除。卓春翠要求确认该“车辆转让协议”无效并要求返还车辆转让款的诉讼请求无充分的事实依据和理由,故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卓春翠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2270元,减半收取1135元,由原告卓春翠负担。

  上诉人卓春翠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湘A09533大巴车属于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所有,不是被上诉人所有;(2)被上诉人与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的挂靠期限不是八年;(3)上诉人并未对车辆的经营收益进行过核定;(4)《车辆转让协议》是上诉人受到被上诉人的欺骗而订立,不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2、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原审判决对《车辆转让协议》适用有关个人合伙的法律规定错误;(2)被上诉人没有湘A09533大巴车的所有权、经营权,《车辆转让协议》无效。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改判确认双方当事人于2012年10月1日签订的《车辆转让协议》无效并判决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车辆转让款98800元以及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管楚仙、张伯斌辩称:1、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1)被上诉人实际占有湘A09533大巴车,其与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效公司的挂靠行为合法有效;(2)被上诉人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实上诉人参与湘A09533大巴车的经营管理并分配收益;(3)上诉人在签订《车辆转让协议》时已经清楚车辆挂靠的事实,协议的签订是其真实意思表示。2、原判决适用法律正确。

  二审中,上诉人卓春翠向本院提交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客运车辆基本情况登记表复印件一份,拟证明湘A09533大巴车的承包人是刘水梅,被上诉人管楚仙、张伯斌没有经营权;被上诉人管楚仙、张伯斌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经庭审质证,管楚仙、张伯斌对卓春翠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诉人卓春翠提交的证据不属于二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故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二审查明:2012年10月1日,上诉人卓春翠与被上诉人管楚仙经协商,签订《车辆转让协议》,协议约定:“1、甲方自愿将本公司合法的湘A09533车辆转让给乙方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转让价为玖万捌仟捌佰元整人民币(¥98800元)。2、转让时间为2012年10月1日开始生效,生效之前该车应缴纳的相关税、费及其他相关费用由甲方负责。3、本协议一式两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4、本协议签字后生效”。后因卓春翠认为该车辆的营运期和挂靠期均已到期,不能继续营运,而与管楚仙、张伯斌产生纠纷。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卓春翠与被上诉人管楚仙于2012年10月1日签订的《车辆转让协议》是否合法有效。

  本案中,虽然湘A09533大巴车的机动车行驶证上登记的机动车所有人为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但机动车作为动产,其登记的权利人与实际所有权人可存在不一致的情形,且机动车行驶证作为准予机动车上道路行驶的法定证件,所登记的内容不是证明机动车实际所有权人的唯一依据,管楚仙与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合同书》明确管楚仙为该车的实际产权人,依据此《合同书》以及管楚仙对该车实际占有并经营管理的事实,可以认定管楚仙为湘A09533大巴车实际所有权人,故上诉人卓春翠认为湘A09533大巴车为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所有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合同书》中明确约定湘A09533大巴车的挂靠期限为八年,故上诉人卓春翠认为被上诉人与长沙市湘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的挂靠期限不是八年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上诉人管楚仙、张伯斌提交的由上诉人卓春翠的丈夫黎昌跃签字确认的车辆营运账单明细表,可以证明卓春翠对湘A09533大巴车的经营收益进行过核定的事实,故上诉人卓春翠认为其并未对车辆的经营收益进行过核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卓春翠诉称管楚仙对车辆的营运期和挂靠行为存在隐瞒与欺骗行为的主张,因其对上述主张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且依据法律规定,一方以欺诈的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应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对合同进行变更或者撤销,故上诉人卓春翠以《车辆转让协议》是其受到被上诉人管楚仙的欺骗,违背其真实意思表示而订立为由请求确认《车辆转让协议》无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车辆转让协议》签订后,卓春翠参与了车辆收益的核定、分配,但该行为不属于协议中约定的范围,故该协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之规定,原判决对《车辆转让协议》适用个人合伙的相关法律确有不当,但并不影响对该协议的合法有效性认定。签订《车辆转让协议》的双方当事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协议内容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上诉人卓春翠与被上诉人管楚仙签订的《车辆转让协议》合法有效。

  综上所述,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处理恰当,适用法律部分不当,但不影响本案的实体处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70元,由上诉人卓春翠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田洪山

代理审判员  张 晓

代理审判员  盖景阳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向思丽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2020010901001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