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与付树兵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0/21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宁商终字第73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永华,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沙永春、朱法建,江苏致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付树兵。


  委托代理人贾政和、沈祎笑,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孙永华。


  上诉人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立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付树兵、原审被告孙永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1)建民初字第15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8月2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9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华立发公司法定代表人、原审被告孙永华及上诉人华立发公司委托代理人沙永春、朱法建,被上诉人付树兵委托代理人沈祎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付树兵在一审中诉称,华立发公司于2006年开始多次向付树兵借款,付树兵以现金、本票以及网络银行等方式将借款付给了华立发公司,其后华立发公司归还了部分借款及利息。由于履行期限将过,华立发公司仍不能偿还全部欠款,且华立发公司多次借款又归还部分款项,账目较为混乱,于是双方在2008年9月3日经对账后,签订了借款协议、收条和借款保证责任书,主要内容为:双方经对账,截止至2008年9月3日,华立发公司共向付树兵借款1190万元整,此前双方的收条、收据或其他凭证均作废;还款期限为2008年12月3日;华立发公司也表示已经收到了该笔款项;孙永华自愿为华立发公司的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后因华立发公司至今没有偿还借款协议上双方确认的款项本金,故付树兵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华立发公司偿还付树兵借款本金1190万元及违约金(违约金自2008年12月4日算至还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2、请求判令孙永华对上述诉请承担连带责任;3、请求判令华立发公司、孙永华承担本案及本案第一次原审及二审的诉讼费、保全费。


  付树兵为支持其诉讼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1、2008年9月3日付树兵与华立发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及收条各一份,证明双方的借款事实。


  证据2、孙永华于2008年9月3日签订的借款保证责任书一份,证明孙永华自愿为华立发公司向付树兵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证据3、2007年1月30日华立发公司向南京富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强公司)借款100万元借条一张。


  证据4、2007年4月2日中国工商银行本票一张,申请人为付树兵,收款人为孙永华,金额为83382562元。


  证据5、2007年4月17日南京银行本票两张,申请人均为富强公司,后华立发公司孙敦建在前述本票复印件上签收,金额合计300万元整。


  证据6、2007年4月29日南京银行本票一张,申请人为南京豪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荣公司),收款人为富强公司,金额为100万元,后华立发公司孙敦建在该本票复印件上签收。


  证据7、2007年9月20日中国工商银行本票两张,其中一张申请人为付树兵,收款人为孙康,金额为100万元。另一张申请人为豪荣公司,收款人为富强公司,金额为300万元。后华立发公司孙敦建在前述本票复印件上签收。


  证据8、2008年1月14日南京银行本票两张,申请人均为南京鑫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信公司),收款人均为鑫信公司,合计金额为200万元。后华立发公司孙敦建在前述本票复印件上签收。


  证据9、2007年8月15日农村信用合作社本票一张,申请人为南京钢宇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宇公司),收款人为豪荣公司,金额为200万元。后华立发公司孙敦建在该本票复印件上签收。


  证据10、2007年1月30日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委托书一张,委托人为付树兵的会计王英,收款人为孙永华,金额为10万元。


  证据11、2010年11月30日富强公司、豪荣公司及鑫信公司分别出具的情况说明各一份,证明上述借款中涉及的相关公司,均是受付树兵委托,代付树兵借款给华立发公司。


  华立发公司、孙永华对付树兵所举的上述证据中的证据1、证据2、证据4至证据8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付树兵所举的证据3、证据9至证据11不予认可。


  华立发公司在一审中辩称,华立发公司与付树兵的关联企业富强公司有过业务往来,且相互间的资金往来已结清。华立发公司虽然与付树兵签订了借款协议,但该协议所约定借款最终未实际发生,故请求法院驳回付树兵的诉讼请求。


  孙永华在一审中辩称,付树兵未履行借款义务,故华立发公司无需承担还款责任,孙永华作为保证人,亦无需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孙永华提供的是连带责任保证,双方对保证期限又未予约定,故保证期间依法为主债务履行期间届满之日(2008年12月3日)起六个月,而在该保证期间内,付树兵未向孙永华主张过权利,故孙永华的保证责任依法已经免除。综上,请求法院驳回付树兵的诉讼请求。


  对其上述抗辩,华立发公司、孙永华提供证据目录1中的证据1至证据34,证明华立发公司已还富强公司8707万元。证据目录2中的证据35至证据39,证明孙永华已还付树兵1835万元。证据目录3中的证据1至证据58,证明华立发公司向富强公司的还款,合计37748万元,该组证据中,一部分是华立发公司的现金支票存根,一部分是孙永华给华立发公司财务出具的收条。证据清单4中的证据1至证据6,证明2008年9月3日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为新借款的背景。证据目录5中的证据1至证据33,证明华立发公司孙敦建从其个人在交通银行的账户(账号:320900136510000013202)上取现1783万元还付树兵。证据目录6,2007年6月27日的一张中国银行本票,申请人为孙康,收款人为付树兵,金额为29万元,证明华立发公司的还款情况。综上,证明华立发公司共还付树兵163898万元。


  付树兵认为华立发公司上述证据中的部分证据只证明孙永华从该公司财务领取了部分钱款及该公司孙敦建从其个人账户上取现,并无证据证实该部分钱款全部用于归还付树兵。故对华立发公司证据中有付树兵出具收据或相关银行付款凭证,金额共计10347万元的部分予以认可,其余部分不认可。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9月3日,付树兵作为甲方(出借方)与华立发公司作为乙方(借款方)签订一份借款协议,约定:甲乙双方经对账,截止到2008年9月3日,乙方向甲方总计借款人民币壹仟壹佰玖拾万元(此前双方的收条、收据或其他凭证均作废),归还时间为2008年12月3日。乙方保证借款用于生产经营,如不能按时归还,乙方愿意赔偿从本协议约定还款之日到实际还款之日期间每天按借款额千分之叁的违约金。同日,华立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孙永华出具收条一份,内容为:今收到付树兵的借款人民币壹仟壹佰玖拾万元整,一切按借款协议办事,此据。与此同时,孙永华作为担保人出具一份借款保证责任书,内容为:孙永华自愿为借款人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向付树兵(债权人)借款壹仟壹佰玖拾万元整人民币(借款期限为2008年9月3日到2008年12月3日)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且借款人资金用途正当合法,担保人和债权人知道并同意,并且孙永华承诺:在借款人未按借款协议日期按时归还借款时,孙永华保证无条件承担总借款债务及借款合同约定的违约金、债权人为实现债权而实际支出的相关费用。孙永华自愿代借款人履行还款责任,并按期把借款还清。2010年3月17日,付树兵以华立发公司、孙永华没有归还上述借款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华立发公司、孙永华应诉后认为虽然与付树兵签订了借款协议,但华立发公司没有收到借款协议项下的借款。2010年10月11日,原审法院作出(2010)建民初字第8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1、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付树兵借款183382562元并支付违约金(违约金自2009年1月4日起至判决确定的还款期限届满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2、驳回付树兵对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3、驳回付树兵对孙永华的诉讼请求。宣判后,付树兵及华立发公司提起上诉。2011年4月14日,本院以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为由,下发(2010)宁商终字第145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1、撤销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0)建民初字第864号民事判决。2、本案发回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重审。


  另查明,2009年2月9日,华立发公司还款20万元、2009年2月19日还款10万元,共计还款30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借款主体问题,二是付树兵与华立发公司借款及还款数额问题。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即借款主体问题,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可以确立借款主体为付树兵。理由如下:根据付树兵、华立发公司的举证、质证,自2007年1月30日起至2008年9月3日付树兵与华立发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前,富强公司、鑫信公司及豪荣公司与华立发公司之间的借款,因三家公司在本案的原二审及原审法院重审期间,均向法院出具情况说明,证明上述公司支付给华立发公司的款项系代付树兵向华立发公司出借,且2008年9月3日,付树兵、华立发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也约定,是付树兵向华立发公司出借款项,故富强公司等向华立发公司的借款,可以视为付树兵向华立发公司的借款。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即付树兵与华立发公司的借款及还款数额问题,原审法院认为通过当事人双方的举证、质证,可以认定自2007年1月30日起至双方签订2008年9月3日的借款协议前,付树兵共出借华立发公司1393382562万元,华立发公司已还款10532万元,加上2009年2月9日及2月19日还款30万元,共计还款10832万元。理由如下:根据付树兵提供的证据3至证据10,可以认定,付树兵共出借华立发公司1393382562万元,华立发公司抗辩不认可付树兵提供的证据3、证据9及证据10,但未提供相应的反驳证据,故对其抗辩,原审法院不予采纳。根据付树兵、华立发公司在本案原二审及原审法院重审期间的举证、质证,付树兵、华立发公司均认可华立发公司已还款10347万元,双方有争议的两笔是195万元及29万元。华立发公司认为,应计算到其还款总额中,付树兵对此不予认可。原审法院认为,关于195万元部分,华立发公司提供了2007年6月4日的申请人为孙康、收款人为付树兵、金额为45万元的本票申请书一份,2007年7月17日的收款人为付树兵、付款人为孙敦建、金额为10万元的交通银行补发入账证明申请书一份及同日签发的收款人为付树兵、委托人为孙永华、金额为5万元的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委托书一份,上述证据可以证明华立发公司共归还付树兵195万元。付树兵主张华立发公司提供的上述三笔款项,与2007年7月17日富强公司开给华立发公司的收据195万元,系重复计算,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原审法院对付树兵的该主张不予采纳。关于29万元部分,华立发公司提供了2007年6月27日签发的申请人为孙康、收款人为付树兵、金额为29万元的中国银行本票一份予以证明,同时申请原审法院向中国银行中山北路支行调查,经查,付树兵已收到该笔款项,故原审法院确认该29万元华立发公司已归还。综上,原审法院认定华立发公司已还款10832万元(10347万元+195万元+29万元)。


  根据双方的庭审陈述及相关的书证,原审法院认定,付树兵、华立发公司之间的借款为高息借款。根据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故对超出部分应冲抵华立发公司归还付树兵的本金。按照双方提供的证据,付树兵、华立发公司自2007年1月30日起开始发生借款事实至2009年2月19日华立发公司最后一笔还款止,华立发公司尚欠付树兵借款本金为5253813万元。关于逾期付款的违约金,根据2008年9月3日借款协议的约定,如华立发公司不能按时归还借款,应按每天千分之叁的比例偿付从约定还款之日到实际还款之日期间的违约金,虽该约定已超出法定上限,但因付树兵在本案重审期间,同意调整为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予以计算,并未违反法律规定,故原审法院对其该诉请予以支持。另,借款保证责任书约定借款期限为2008年9月3日至2008年12月3日,孙永华承担连带责任保证,但未约定保证期间,根据我国担保法的相关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间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因付树兵未在法律规定的保证期间要求孙永华承担保证责任,故孙永华的保证责任免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一、华立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付树兵借款本金5253813万元及违约金(自2008年12月4日起,至还清本金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二、驳回付树兵对华立发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付树兵对孙永华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华立发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内容并依法改判驳回付树兵的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用由付树兵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为:一、原审法院判决认定本案借款主体系付树兵,属认定事实错误。以付树兵个人名义提供的款项,收款人均不是华立发公司,而收款人为华立发公司的,付款主体又都不是付树兵,故付树兵没有证据证明其系向华立发公司付款的主体;富强公司、鑫信公司、豪荣公司系付树兵控制下的公司且其出具的情况说明与客观事实不符,故原审法院不应依此认定出借主体是付树兵;孙永华已认可付树兵对其出借款项系个人借款,且主张该款项已还清,故华立发公司不应系该部分款项的借款人。二、原审法院认定付树兵出借给华立发公司1393282562万元,于法无据。原审法院将付树兵于一审中提交的证据3、9、10中的款项计入付树兵出借数额,缺乏事实依据。关于付树兵提交的证据3,华立发公司于整个诉讼过程中一再强调并未收到,现付树兵亦未举证证明其已履行了付款义务,故不应认定为付树兵出借之款项。关于证据9、10,收款人均不是华立发公司,即便华立发公司将上述本票拿走,也无法证明该款项系付树兵向华立发公司出借。三、原审判决第一项言明华立发公司借款本金是5253813万元,而根据付树兵提供的利息清单,其主张本金就是501667万元,故原审法院计算的本金数额错误。四、案涉1190万元借款协议系双方新订立的合同,付树兵未履行付款义务,故无权主张华立发公司还款。


  被上诉人付树兵答辩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主体正确,案涉借款合同出借方系付树兵,借款人系华立发公司。付树兵在原二审期间提交了三家公司的情况说明,富强公司、豪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出庭作证,证明其与孙永华之间没有借款关系,他们不认识孙永华,支付给孙永华及其关联企业、关联人的款项系代付树兵给付的借款。二、关于借款本金及利息的问题,原审法院认定的利息537136万元系借款期间的借款利息,而违约金系从2008年12月4日借款合同期限届满日起计算的逾期利息,两者并不冲突,华立发公司主张两者不能同时主张,缺乏法律依据。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上诉人华立发公司主张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为6个月、1年、1-3年等不同类别利率标准,在计算利息时,亦应根据借款时间长短,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相应类别的利率标准进行核算。本案中,华立发公司的借款均未超过6个月,故应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6个月的贷款利率标准计算利息,原审法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1年期的贷款利率标准计算利息不当,应予调整。被上诉人付树兵对华立发公司的该主张予以认可,同意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6个月贷款利率标准计算案涉的借款利息。后本院组织双方对借款期间的利息重新计算,并核算借款期间的借款本息总额,华立发公司经计算后主张借款期间本息总额为5126216万元,付树兵经计算后主张借款期间本息总额为514919万元。经核实,华立发公司与付树兵均是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同期6个月贷款利率计算利息再核算出本息总额,两者间的差异在于,华立发公司是按照上述利率标准除以365天计算每天利率并乘以具体天数计算利息,而付树兵则是按照上述利率标准除以360天计算每天利率并乘以具体天数计算利息,因双方对对方的计算方式均不予认可,故本院对此进行调查,经查,中国人民银行系按照年利率除以360计算每天的贷款利率,故本院依此计算方式,经核算后确认在借款期间华立发公司向付树兵的借款本息合计514919万元。


  本院认为,付树兵与华立发公司对2008年9月3日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真实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华立发公司主张该借款协议系其与付树兵重新签订,与双方此前的往来款项均无关联。付树兵对此不予认可,主张该借款协议系双方多次借还款后形成的对账结果,并非独立的借款协议。对此,本院认为,上述借款协议中载明“甲乙双方经对账,截止到2008年9月3日,乙方向甲方总计借款人民币1190万元(此前双方的收条、收据或其他凭证均作废)”,现华立发公司与付树兵亦认可双方签订借款协议前曾发生多次借款还款行为,故本院认定该借款协议系双方对以往账目核对之结果,华立发公司主张该借款协议系双方新发生的独立借款行为,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付款及收款主体的问题。鑫信公司、富强公司、豪荣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言明,三公司向华立发公司所付之案涉款项,均系受付树兵之委托代为给付,富强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厚法、豪荣公司法定代表人邵德权亦出庭对上述事实加以证明,华立发公司虽对此不予认可,但未能提供证据加以反驳,故本院认定三公司系受付树兵委托支付案涉款项。华立发公司主张三公司支付的款项与本案无关,不应计算在付树兵付款数额中,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华立发公司主张付树兵向孙永华支付款项系其与孙永华个人之间的借款,与华立发公司无涉,付树兵对此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孙永华不仅系华立发公司法定代表人,且以个人名义出具收条确认收到借款协议之款项,在华立发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孙永华的收款系孙永华与付树兵之间的个人借款时,应当认定孙永华系替华立发公司收取了付树兵支付的借款。故对华立发公司该主张,本院亦不予采纳。


  关于付款数额的问题。关于华立发公司于2007年元月3日出具的借条,华立发公司在原二审庭审及本案一审中,对其真实性均未提出异议,只是主张借条项下的款项已经归还,加之该借条中载明富强公司支付方式为“现金”,故在华立发公司未能提供证据加以反驳的情况下,应当认定付树兵已经向华立发公司支付了借条中载明的100万元款项。华立发公司主张该借条中借款并未发生,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关于2007年8月15日200万元的本票,经原审法院调查,该本票已经由豪荣公司背书给华立发公司,且华立发公司已经向出票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提示付款,故华立发公司主张未收到该张本票及相应款项,与客观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2007年1月30日10万元汇票,华立发公司于一审期间提交的第三组证据1-3用于证明其已归还了该10万款项,应视为其自认收到了付树兵给付的该10万元汇票,且付树兵在一审期间亦提交了该汇票申请单原件,故本院认定华立发公司收到了该汇票中载明的10万元款项。华立发公司主张该汇票其未收到且与付树兵无关,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亦不予采信。


  关于借款本息的问题。原审法院在华立发公司未能将还款与借款一一对应的情况下,按照先归还利息后冲抵本金的原则,根据还款时间分段核定还款数额,该计算方法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但本案中的借款时间均未超过6个月,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规定,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短期(6个月)贷款利率计算利息,原审法院按照1年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不当,本院对此予以更正。经计算,华立发公司向付树兵的借款本息合计514919万元。借款利息系借款期间发生的利息损失,逾期付款违约金系借款到期之后造成的损失,两者的损失并非同一性质,在借款协议对逾期付款违约金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付树兵主张借款利息的同时,可以要求华立发公司支付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华立发公司主张付树兵不可同时主张利息及逾期付款违约金,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对借款利息部分的计算有误,故对原审判决之相关部分,本院予以变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1)建民初字第1548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二、变更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1)建民初字第1548号民事判决“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付树兵借款本金5253813万元及违约金(自2008年12月4日起,至还清本金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为“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付树兵借款本金514919万元及违约金(自2008年12月4日起,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


  一审案件受理费124045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129045元,由付树兵负担78989元,华立发公司负担50056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1077元,由华立发公司负担50056元,由付树兵负担102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樊荣禧

代理审判员  吴劲松

代理审判员  孙 天

二0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瑞煊




2020010901002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