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某物流有限公司货运分公司诉河南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0/35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栖商初字第457号


  原告南京某物流有限公司货运分公司。

  负责人张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发洲,北京市隆安(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腾,该公司职员。

  被告河南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薛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高冬竹,江苏得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南京某物流有限公司货运分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与被告河南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1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黄秀明独任审判,于2013年3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公司委托代理人朱发洲和张腾、被告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高冬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公司诉称:2012年7月1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货物运输合同》,约定被告将183715公斤重的机械设备,委托原告由南京龙潭保税物流园运输至河南开封杞县葛岗镇,合同第四条第3款约定“货物的装车、卸车工作由甲方(被告)负责协调,货物到达后卸车必须及时,不得延误乙方(原告);若有延误则每天需支付压车费1500元给乙方(原告)。2012年8月8日,原告安排豫A70722号、豫P39166号、豫PC5193号、豫P36485号、豫P20459号五辆特种运输车辆将上述货物运至目的地。由于在卸货过程中将其中一件货物摔落,但该货物并无损坏,可被告却扣押了豫P39166号、豫PC5193号、豫P36485号、豫P20459号四辆运输车辆。经交涉,2012年8月16日,被告将其中的豫PC5193号、豫P36485号、豫P20459号三辆运输车辆放行,直到2012年9月4日被告才将豫P39166号运输车辆放行。原告为运输的货物投保了巨额保险,即使跌落的货物受损,也应由受益人向保险公司索赔,被告无权扣押原告的上述车辆。鉴于被告扣押原告车辆计51天,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根据合同约定,被告应赔偿原告76500元。为维护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因违约赔偿原告损失76500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某公司辩称:被告委托原告承运货物的货主是开封龙宇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宇公司),我方只是托运方。原告在承运货物中没有尽到安全运输义务,导致货物中的甲醛回收塔坠地损坏,造成货主严重经济损失。根据合同约定,我方仅负责货物装车、卸车的协调沟通工作,不负责货物的装车、卸车,也不负责货物安全事故和货损问题的处理。我方没有扣留原告的任何车辆,原告无证据证明系我方扣留了原告的车辆。原告故意歪曲事实,混淆是非,恶意诉讼。综上,我方没有任何违约行为,不应该承担违约责任;也没有任何侵权行为,不应该承担侵权责任。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龙宇公司因生产需要,委托被告向国外企业订购甲醛回收塔等设备,后该批设备运抵南京市栖霞区龙潭保税物流园。2012年7月11日,被告(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货物运输合同》一份,约定原告为被告运输龙宇公司订购的甲醛回收塔等设备,运输起讫地点为南京龙潭保税物流园至河南开封杞县葛岗镇(龙宇公司所在地),预计运输时间为2012年7月16-20日装车,2日内到达;约定货物的装车、卸车工作由被告负责协调,货物到达后卸车必须及时,不得延误原告,若有延误则每天需支付压车费1500元给原告;约定被告委托原告办理运输途中货物综合险保险事宜,费用由被告承担;约定货物在运输途中产生的损坏,责任由运输车队承担;约定运费为101000元;另约定了其他权利义务。

  原被告的运输合同签订后,原告将该批货物转交由南京剑宏大件起重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剑宏公司)承运,剑宏公司联系了豫A70722号、豫P39166号、豫PC5193号、豫P36485号、豫P20459号等五辆特种运输车辆予以实际承运。2012年8月6日,该五辆运输车辆在南京龙潭保税物流园内将该批货物装车并运输;8月8日上午,该五辆车辆到达目的地河南开封杞县葛岗镇龙宇公司所在地。在龙宇公司内,豫P39166号运输车辆所装载的甲醛回收塔从车上跌落于地,其他车辆运输的货物由龙宇公司安全卸下。

  豫P39166号运输车辆所装载的甲醛回收塔长35米、直径3米,对于该货物如何从车上跌落于地,原告称系被告安排的卸货方指挥失误,该车辆的驾驶员在解除钢丝绳时和吊车驾驶员没有配合好,造成货物重心失稳,从而跌落;被告否认现场卸货的吊车系其安排,并认为货物在将到卸货地点时即因驾驶员私自解开钢丝绳,造成重心失稳而跌落。另查明,被告提供的豫P39166号运输车辆驾驶员刘春生出具的向保险公司索赔的申请书记载内容为“靠近卸货地点时,听见咯吱异响,遂停车见无异常,又前行数米,停车后货物冲炮车后部向下倾斜,固定货物的钢丝绳断裂,货物从车上翻至地面”,该记载与原被告陈述的跌落原因不一致。

  甲醛回收塔跌落后,豫P39166号、豫PC5193号、豫P36485号、豫P20459号等四辆运输车辆未能离开龙宇公司。对于该四辆车未能离开的原因,原告主张系被告非法扣押,被告对此予以否认,原告未能证实系被告非法扣押。被告主张因该设备价格昂贵,在未确定损失数额的情况下,经协商,车主自愿将运输车辆放置在货主所在地,不存在非法扣押的情况。被告对其主张举证落款时间为2012年8月16日署名“刘文杰”并盖有“上海高徽物流有限公司”公章的关于设备运输的备忘一份;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即使是该公司出具,和本案也无关联性。原告主张对于被告的非法扣押行为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未举证证明。

  2012年8月15日,被告向原告传真一份关于《能源回收系统货损事宜》的函件,指出:被告委托原告运输的货物价值11201445美元,2012年8月8日8时许原告的五辆运输车进入指定的卸货场地,其中豫P39166号司机在吊车没有准备好作业的情况下私自解开捆绑设备的钢丝绳,导致设备从车辆左侧滚落到地上,造成设备损坏,该货损已向保险公司报案;由于在卸货现场(货权已转移到业主方)发生货损,收货人在未能确定实际货损和修复方案情况下采取保全措施,未放行承运人的承载车辆,但考虑到不影响承运人的运输业务,收货人之前多次提出并和现场承运人协商希望原告缴纳保证金后放行车辆,请原告尽速协调滞留现场人员尽快和业主就缴纳保证金事宜达成一致。原告收到函件后,未能协调现场滞留人员和业主就缴纳保证金达成一致。

  甲醛回收塔跌落后,龙宇公司委托相关单位对损失进行评估,后损失确定为156429元。2012年8月16日,豫PC5193号、豫P36485号、豫P20459号三辆运输车辆离开龙宇公司。2012年9月3日,原告委托律师向被告发出律师函,就运输车辆“被扣”一事和被告交涉,希望被告接函后将豫P39166号运输车辆放行并处理损失赔偿事宜。2012年9月4日,被告委托律师给原告回律师函,指出系承运车队负责人刘文杰自愿将车辆停在货主现场,涉事豫P39166号运输车辆在龙宇公司和涉事司机完善相关手续后已通知司机开走。当日,豫P39166号运输车辆离开龙宇公司。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运输合同、律师函、索赔申请书、维修费发票、运输设备备忘、函件、开庭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运输合同合法有效,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原告在与被告签订运输合同后,将货物转交给剑宏公司运输,其对货物运输仍应承担合同约定的义务。剑宏公司联系的运输车辆在将被告的货物运送至目的地龙宇公司时,在卸货过程中,甲醛回收塔自运输车辆上跌落,造成损失,无论系驾驶员解开钢丝绳造成,还是钢丝绳断裂造成,原告对此均应承担违约责任。依照合同约定,被告在装货、卸货中所承担的是协调责任,在该运输合同履行中,无证据证明被告存在违约行为。原告主张被告违约非法扣押其运输车辆,没有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主张被告按合同约定的如迟延卸货则每天支付压车费1500元为标准赔偿损失765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剑宏公司所安排的五辆运输车辆在卸货后其中的四辆因货物跌落未能离开龙宇公司,即使存在车辆被扣押的事实,也系相关主体的侵权行为,权利实际受到侵害的当事人可另行处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南京某物流有限公司货运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713元,减半后收取85650元,由原告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黄秀明 

                 二O一三年四月二日

               见习书记员   曾 宇



2020010901003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