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某物流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诉某科技(南京)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0/35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栖商初字第150号


  原告南京某物流贸易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冯标,江苏欣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科技(南京)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古某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洵,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南京某物流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与被告某科技(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2月27日立案受理后由审判员黄秀明独任审判,于2013年3月26日、4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春喜和委托代理人冯标、被告某公司委托代理人赵洵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公司诉称,2010年7月,被告向原告提出租用货车为其提供运输服务,并承诺在原告无违规行为情况下,长期租用原告车辆。原告遂根据被告对车辆的特殊要求投资近11万元购买全新厢式货车一辆(车牌号苏A91909)租赁给被告使用。2010年8月双方开始签订租赁合同,每次签订租期为一年。本期租赁合同自2012年8月15日起至2013年8月14日止,每月租金7400元。合同履行期间,原告严格履行合同义务,但被告在2012年11月29日以公司经营调整为由单方提出解除合同,造成原告营业损失62900元。因原告租赁给被告的车辆是根据被告要求采购的,被告提前解除合同直接导致该车无法继续经营,为减少损失,原告被迫将车辆转让,至少造成损失20000元,并赔偿跟车驾驶员工资损失7000元,对此被告应该赔偿。被告在租车中,原告额外承担了7662元运输费用,对此被告应予支付。现原告与被告交涉赔偿事宜未果,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89900元(营业损失62900元、车辆转让损失20000元、驾驶员工资7000元);判令被告支付运输费7662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某公司辩称,原告主张被告赔偿97562元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租赁给被告的车辆并非根据被告要求采购,且被告提前解除合同符合合同约定。车辆无法继续经营不是被告签订合同时所能预见的,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0年8月6日,原被告签订《包车运输合同》一份,约定被告租用原告购买的新上牌的厢式货车一辆(车牌号苏A91909),包车试用期一年,自2010年8月15日至2011年8月14日,原被告按约履行了该合同。2011年8月15日到2012年8月14日,被告继续租赁原告的苏A91909号厢式货车。2012年8月初,原被告再次签订《租车运输合同》,合同第一条约定被告继续租赁原告的苏A91909号厢式货车一辆,车厢长515米、宽2米、高205米,百公里油耗为19升。合同第二条约定租期一年,自2012年8月15日至2013年8月14日,在租用期内,如被告认为原告工作质量不符合要求,可随时以书面形式解除本合同;约定租车费每月7400元,包括但不限于维修保养费等;约定被告向原告提供以被告名称记名的空白油卡一张,原告持此油卡依据双方核对的行驶路线的里程数标准先行充值支付油费,被告依据双方核对的车辆油耗、现有路线的里程数对原告行驶路线进行油费核算,油价以正常行驶路线中加油站当日油价计算,按周统计、按月支付;核定公司到武汉来回为1360公里、公司到宁波来回为1000公里、公司到江宁来回为110公里、公司到新港内的各公司的公里数和油费不再另计。合同第三条约定租车期内原告随车提供全职司机一名在被告处工作,原告司机的一切费用与被告无关,该司机平时加班、公休日加班、法定节假日加班的费用由原告支付;其中第12款约定合同期满,合同自然终止,任何一方若需提前解除合同或续订合同,应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另一方在收到书面通知后一周内做出书面回复。合同第五条约定任何一方违反本合同约定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或构成根本性违约的,守约方在以书面形式通知后,可解除合同并追究对方的违约责任。合同另约定了当事人的其他权利义务。

  租车运输合同签订后,原被告开始依约履行合同义务。2012年11月29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表明因外部环境影响和被告内部生产经营调整,自2013年1月1日起解除和原告签订的关于苏A91909号厢式货车的《租车运输合同》,并请原告于2012年12月31日前到被告处办理结算手续。后原告和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果,故诉至法院要求处理。

  庭审中,原告主张被告赔偿营业损失62900元(7400元/月*85月),理由为被告违约提前解除合同,导致合同期内尚有85个月未履行,根据合同约定,每月租金7400元,被告应赔偿该损失。被告对此不予认可,认为根据合同约定,其可按约提前解除合同,而无需赔偿原告损失。本期合同自2012年8月15日开始履行,双方履行至2012年12月31日,已履行45个月,尚有75个月未履行。

  庭审中,原告主张被告赔偿车辆转让损失20000元,理由为被告曾口头承诺对该厢式货车至少使用5年,所以原告才购买价值近11万元的该车辆,现在被告违约提前解除合同,使用期尚不足3年,导致其专门为被告购买的厢式货车无法另行使用而被迫低价转让,扣除折旧和转让价款后,造成原告车辆损失至少20000元。被告对此不予认可,否认曾承诺使用该车辆5年,认为根据合同约定,双方每次签到合同的期限为一年。原被告的租车合同解除后,原告转让车辆造成损失与被告无关。

  庭审中,原告主张被告赔偿其支付的驾驶员工资损失7000元,理由为被告违约提前解除合同,导致其按照月工资3500元标准支付了驾驶员补偿款7000元。苏A91909号厢式货车驾驶员吴文云对原告支付其补偿款7000元予以确认。被告对此不予认可,认为根据合同约定,其不应该支付驾驶员任何费用。

  庭审中,原告举证在被告发出解除合同之后形成的费用清单一份,主张被告支付运费7662元,该款项的组成为:1原告由被告处到南京市雨花台区刘村运货来回3次,每次120公里,共计360公里,按柴油单价每升73元计算,被告应支付运费2628元,被告的押运员刘建中对该事实签字予以确认;2被告的金龙大客车向原告借柴油30升用于车辆发动,按柴油单价每升78元计算,被告应支付原告油款234元,被告的驾驶员夏俊对该事实签字予以确认;3原告的车辆于2011年底拖行被告的金龙大客车发动11次,每次按200元计算,被告应支付原告2200元,被告的驾驶员夏俊对该事实签字予以确认;4原告的驾驶员于2012年4月自武汉到山西晋城出差,然后从晋城返回南京,支付加班费800元,被告的押运员对该事实签字予以确认;5原告按被告要求,自武汉市汉阳区的武汉帝光电子有限公司为被告客户运输货物回南京,被告应支付原告运费1800元,被告的押运员刘建中对该事实签字予以确认。被告对此不予认可,认为夏俊和刘建中非被告的代理人,无权就费用作出确认,且夏俊和刘建中已离开了公司并和公司存在纠纷。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包车运输合同、租车运输合同、解除合同通知书、费用清单、机动车销售发票、车辆登记证书、二手车销售发票、收条、谈话笔录、证人证言、庭审笔录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2012年8月,原被告签订的《租车运输合同》合法有效,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2012年11月29日,被告以外部环境影响和单位内部生产经营调整为由向原告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表明自2013年1月1日起解除与原告的租车运输合同,被告在未出现合同约定的条件和法定条件的情况下,为减少自身损失,违反合同约定,单方和原告解除合同,其行为构成根本性违约,对此应承担违约责任。被告辩称其依据合同第三条第12款和法律规定行使合同解除权而不用承担违约责任,合同第三条第12款约定的是合同解除的程序而非条件,故被告辩称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以月租金和未履行时间段为基数主张被告赔偿营业损失62900元,依据存在错误,对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根据合同履行情况,本院酌情确定被告按合同总价款的20%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7760元(7400*12*20%)。

  原告主张被告赔偿车辆转让损失20000元,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被告赔偿其支付的驾驶员工资损失7000元,根据合同约定,驾驶员的费用均由原告负担,对其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主张被告支付运费7662元,依据为被告运输部门的工作人员刘建中和夏俊在原告提供的费用清单上签名。刘建中和夏俊非被告的领导人员,也非财务人员,其在费用清单上签字确认费用数额不构成法定代理或表见代理,最多只能证明原告的车辆从被告处到南京市雨花台区刘村运货3次、被告向原告借柴油30升、原告的车辆拖被告的金龙车发动11次、原告的驾驶员从南京到晋城出差和原告的车辆从武汉帮被告的客户带货回南京的事实,本院对该事实予以认定;原告据此主张被告支付被告处到南京市雨花台区刘村运货3次的油费2638元,存在计算错误,本院酌情确定被告支付原告油费499元(360/100*19*73);被告向原告借柴油30升用于被告的金龙车发动,原告为此主张被告支付油款234元(30*78),本院酌情予以支持;原告为被告的金龙车发动拖车11次,为此主张被告支付费用2200元,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的此举应视为免费帮忙;原告主张被告支付到晋城出差的加班费800元,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被告支付从武汉为其客户带货回南京运费1800元,鉴于原告自武汉回南京的油费和过路过桥费均由被告支付,故对原告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的此举应视为免费帮忙。

  综上,被告某公司应赔偿原告某公司经济损失17760元和支付费用733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某科技(南京)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赔偿原告南京某物流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损失17760元;

  二、被告某科技(南京)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原告南京某物流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费用733元;

  三、驳回原告南京某物流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239元减半后为11195元,由原告某公司负担7295元,由被告某公司负担390元(此款原告已预交,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给付原告)。

  如当事人未按照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则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黄 秀 明

                二0一三年五月二日

                   见习书记员   崔 惠 玲



2020010901003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