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某物资公司诉金某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0/35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白商初字第1017号


  原告南京某物资公司(以下简称某物资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潘某,律师。


  被告金某。


  被告王某。


  以上两被告委托代理人徐某,律师。


  原告某物资公司与被告金某、王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某物资公司于2012年7月10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2年9月3日、9月11日、12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物资公司委托代理人潘某、被告金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徐某、被告王某的委托代理人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物资公司诉称,2009年起,原告与南京某炼灰厂(以下简称某炼灰厂)发生煤炭供销关系,原告向某炼灰厂供应煤炭。2011年3月7日,原告与某炼灰厂签订供需合同,约定原告向某炼灰厂供应无烟末煤,价格按980元/吨计算,如煤炭价格上涨,单价随即调整,并在光华门货场提货,合同期限为一年,自2011年2月20日起至2012年2月20日止;合同还对此前某炼灰厂所欠货款作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向某炼灰厂供货,截止2012年1月30日,某炼灰厂共拖欠原告货款31032808元。2012年2月至4月期间,原告又陆续向某炼灰厂供应山西晋城无烟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无烟末煤141468吨,单价为1045元/吨,货款总计14783406元。因被告至今仅支付货款855600元,尚欠37260214元,多次催要未果。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原告某物资公司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金某、王某向原告某物资公司支付货款37260214元及利息(该利息自2012年2月1日起至判决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


  被告金某、王某辩称:两被告确系夫妻关系。原告与某炼灰厂确实存在煤炭买卖合同关系,对于原告与南京某炼灰厂签订的供需合同无异议。但对于原告主张的货款金额有异议:1、对于被告出具欠据确认的27018924元货款部分有异议,该欠据中有两笔煤计55808吨原告虚报了煤价,一笔是2012年1月10日1888吨、一笔是2012年1月17日36928吨,欠据是按1105元/吨计算的,实际当时煤价并没有涨,出具该份欠据后,被告也和原告协商过,原告同意在最后付款时按1045元/吨计算,故应从该部分货款27018924元中扣减334848元(55808吨×60元/吨)为266844076元;2、双方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提供的应是山西晋普山煤矿的煤,但实际上原告供应的大部分煤并非山西晋普山煤矿的煤,且原告于2011年4月25日供应给被告的8车煤计40958吨,煤的发热量没有达到合同约定的5000-5500大卡,煤炭质量存在问题,该部分煤款4013884元被告不应支付;3、双方于2011年3月7日签订的供需合同到期后,没有签订新的合同,故2012年2月后原告供应的煤仍应延续原供需合同的约定,原告主张的2012年1月30日以后供应的煤141468吨计14783406元,被告对于煤的数量没有异议,由于原告在供货的产地和品种上有瑕疵,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煤矿的价格涨到1045元/吨,故应按供需合同约定的980元/吨计算货款为13863864元;4、双方所订供需合同对货款的结算方式有约定,现双方没有确定终止合同,原告无权主张利息。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经审理查明,金某、王某系夫妻关系,金某系某炼灰厂业主。2011年3月7日,某物资公司与某炼灰厂签订供需合同,约定:某物资公司每月向某炼灰厂供应无烟末煤(产地山西晋普山矿)10车皮约650吨左右,发热量5000-5500大卡,一票980元/吨(价格根据市场行情,以市场价格为准,随行就市);某炼灰厂提货后一个月内付清当批货款,某物资公司同意第二批煤到某炼灰厂付清第一批煤款,如某炼灰厂不能兑现,某物资公司有权停止供应煤,某炼灰厂须在此合同终止前付清全部货款;某炼灰厂如需增加供煤数量,某物资公司依然承担,按条款执行;合同有效期为一年,自2011年2月20日起至2012年2月20日止。合同签订后,某物资公司陆续向某炼灰厂供应了煤。


  2012年1月30日,某炼灰厂向某物资公司出具欠据,确认欠2010年至2011年煤款27018924元,金某、王某签字、某炼灰厂盖章确认。同日,某炼灰厂还向某物资公司出具收据,确认2011年4月25日收到煤8车、40958吨,同时注明因大卡没达到,没有算账。


  2012年2月12日至4月23日期间,某物资公司又陆续向某炼灰厂供应了141468吨煤。审理中,双方确认,该部分煤款为14323635元。


  另查明,2012年1月30日后,金某陆续向某物资公司付款855600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某物资公司提供的供需合同、欠据、收据、货物运单、2011年4月25日调拨单8张、2012年2月12日至4月23日调拨单29张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某物资公司与某炼灰厂之间签订的供需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某物资公司履行供货义务后,有权获得相应的价款。某炼灰厂系个体工商户,金某为业主,故某物资公司向其主张权利,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双方争议的货款数额问题,本院认定如下:1、对于2012年1月30日欠据载明的2010-2011煤款27018924元,金某对该欠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故该欠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本院予以确认。金某认为该欠据中有55008吨煤多收了60元/吨,但并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金某亦未提供原告某物资公司同意扣减60元/吨的证据,对金某的该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2、对于2011年4月25日某物资公司供应的40958吨煤(4013884元)的问题。金某辩称该批煤炭质量不合格,但其提供的化验报告是单方送检,未加盖印章,也无检验人员签名,某物资公司对真实性也不予认可,且该批煤炭被告已经全部用于生产,金某辩称该批煤炭质量不合格不应支付货款,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故金某应支付该部分煤款4013884元。3、对于2012年2月12日至4月23日期间供应的141468吨煤炭货款问题。审理中,双方经协商确定该部分煤炭价款为14323635元,本院予以确认。综上,金某应当支付某物资公司货款45356443元,扣除已付的855600元,尚有36800443元应尽快支付。供需合同约定合同终止前,某炼灰厂应付清全部货款,但某炼灰厂只支付了部分货款,故金某应对未付款22476808元(27018924元+4013884元-855600元)自2012年2月21日起支付逾期付款利息。供需合同终止,双方并未签订合同,故某物资公司主张的货款14323635元可自起诉之次日计算逾期付款利息。王某与金某系夫妻,金某所负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故某物资公司主张王某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金某、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某物资公司货款36800443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其中22476808元的利息自2012年2月21日起算,14323635元的利息自2012年7月11日起算,均计算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某物资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660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41608元,由原告某物资公司负担514元,被告金某、王某负担41094元(被告应负担的诉讼费用已由原告预交,被告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并支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二份,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 判 长 褚爱芳

人民陪审员 孙丽萍

人民陪审员 刘 丽

二Ο一三年一月六日

见习书记员 佟柯莹



2020010901003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