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美洁轻工机械有限公司等与南京通驰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等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0/41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宁商终字第14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南京美洁轻工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照祥,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发洲,北京市隆安(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通驰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池梅,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韩善良。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意远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陆乐梓,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韶宁,该公司董事长。

  原审第三人王超。

  上诉人南京美洁轻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洁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南京通驰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驰公司)、杭州意远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远公司)、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世公司),原审第三人王超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2013)六商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月21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美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发洲、李述昌,被上诉人通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韩善良,原审第三人王超到庭参加诉讼。经本院传票传唤,被上诉人意远公司、百世公司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美洁公司一审诉称:2012年1月9日,美洁公司委托通驰公司将国外客户定制的58箱钓鱼杆运往浙江省宁波进仓,海运至欧洲波兰。通驰公司经办人王超向美洁公司出具意远公司物流单(通驰公司是意远公司在南京加盟合作商,通驰公司以意远公司名义对外承接货运代理业务),单号为510003184434。在宁波分货进仓时,错将美洁公司58箱钓鱼杆运输到宁波栎社国际机场货运站,并以案外人乐清市德首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首公司)名义,按照空运编号NXW12018093RUH进仓,该批货物通过空运到北京,出口报关后被空运到沙特;该批货物被沙特海关查出,与实际沙特客户提供的进口报关数据不符被扣留。又错将案外人德首公司58箱货物运输到宁波龙星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星公司)海运仓库,并以美洁公司名义海运进仓编号为PAFEUA705242,该批货物被运输到美洁公司波兰客户处,美洁公司为此支付宁波码头费用64520元。美洁公司货物在北京海关进关时发生严重破损和短少,有图片,最后58箱货物拼装成53箱从北京运回南京,缺少5箱钓鱼杆。美洁公司清点后发现损失价值8339元,货物包装严重破损,重新翻工费用305620元,北京运回南京运费损失1212元及向波兰客户支付海运费损失5024元,该款项已从美洁公司货款中扣除。美洁公司又向波兰客户发58箱钓鱼杆,耽误143天,错过波兰2012年春季钓鱼季节,依合同约定赔偿波兰客户1006703元(按每天01﹪违约金计算)。该批钓鱼杆部分积压在美洁公司公司内,因是定制品牌,只能等波兰客户需要时才能卖出,按8个月利息计算造成美洁公司该笔货款利息损失为5668元。另从沙特报关进口该批货物费用2454050元。上述合计为5855193元。

  意远公司与百世公司对外发布公告,在2012年1月1日意远公司正式并入百世公司快运事业部,主要负责为百世公司快运业务拓展和运营,故百世公司对美洁公司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美洁公司追要损失无获,故起诉要求通驰公司、意远公司、百世公司共同赔偿损失5855193元。

  通驰公司一审辩称:美洁公司起诉损失与通驰公司无关,双方未发生业务往来,也没有订立运输合同,未发生运输合同关系;美洁公司货物未交到通驰公司,故将通驰公司列为被告不适格。要求驳回美洁公司对通驰公司的诉讼请求。

  意远公司一审未作答辩。

  百世公司一审辩称:1、2012年10月,美洁公司曾在六合法院起诉,诉讼请求相同,当时未列通驰公司,因被告主体不确定,美洁公司撤回起诉。后美洁公司再次起诉,被告主体仍然不适格,列百世公司为被告缺乏依据。2、2012年1月9日,美洁公司将货物交给王超,应起诉王超供职的公司,王超履行职务行为,公司才是和美洁公司建立合同关系的相对方;王超虽未提供发票,但已收取美洁公司托运的货物,和美洁公司建立了事实上运输合同关系。3、对王超收货情况不知情,不存在百世公司侵权,美洁公司列百世公司为被告不适格,缺乏相应证据。故要求驳回美洁公司对百世公司的诉讼请求。

  王超一审述称:王超在美洁公司处提取58箱钓鱼杆,当天晚上将货物交给通驰公司韩善良,2012年1月9日在杭州全际通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际通公司)面单上签字,发往目的地是美洁公司自己填写的龙星公司,当晚将面单交给韩善良,之后的运输情况不清楚。王超是通驰公司的员工,收取货物是职务行为,个人没有能力制造面单,假面单也进不了全际通公司市场,面单是从通驰公司领取的,美洁公司未交纳运费500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月9日,美洁公司与王超联系将其58箱钓鱼杆运往龙星公司。王超收货后填制全际通公司面单(号码510003184434),面单由美洁公司人员写明收货公司为龙星公司,地址在宁波市北仑进港北路8号;运输费500元,美洁公司并未交纳;面单背面载明运输条款第七条约定,“免除责任为对于超出本公司控制范围的原因而导致损失,本公司不承担责任……。”全际通公司按约应当将58箱钓鱼杆运输到龙星公司仓库。2012年1月10日晚,该批货物到达全际通公司宁波北仑站。之后在宁波分货进仓时58箱钓鱼杆被运输到宁波栎社国际机场货运站(以下简称栎社站)。栎社站以案外人德首公司名义按照空运编号NXW12018093RUH进仓。后该批货物通过空运到北京,出口报关后被空运到沙特;该批货物被沙特海关查出与沙特客户提供的进口报关单不符被扣留。全际通公司宁波北仑站又将案外人德首公司的58箱货物运输到龙星公司。龙星公司以美洁公司名义进仓,编号为PAFEUA705242。该批货物被运输到美洁公司波兰客户处。美洁公司提出该批货物相关损失共计为5855193元,分项如下:支付宁波码头费用6452元;在北京海关进关时发生破损和短少,58箱货物拼装成53箱从北京运回南京,缺少5箱钓鱼杆,损失价值8339元;包装损坏重新翻工费用305620元;北京运回南京的运费损失1212元,提货验收凭证有该运费;支付波兰客户海运费损失5024元;向波兰客户支付违约金1006703元;该批货物利息损失5668元;从沙特报关进口该批货物费用2454050元。

  2012年6月7日,杭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萧山分局出具的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核准全际通公司企业名称变更为意远公司。另百世公司网站记载2012年1月10日运单编号510003184434,此单货到达宁波北仑站。

  百世公司网站2012年9月11日公告内容为:全际通公司已于2012年1月1日正式进入百世公司,为快运事业部,负责快运业务的拓展和运营。

  美洁公司还提供58件货进仓通知单,进仓地点龙星公司,宁波北仑进港北路8号。

  2012年7月10日,美洁公司与德首公司签订一份进口货物实际费用明细,确定报关进口货物费用245405元。美洁公司还提供波兰客户发给美洁公司的函件载明违约金折合人民币1006703元,宁波到波兰的海运费折合人民币为5024元。美洁公司还提供部分货物照片。

  美洁公司申请证人李某到庭作证称:李某系美洁公司员工,于2012年1月9日经办将公司58箱钓鱼杆发往浙江宁波进仓,再通过海运到波兰,打电话给王超,王超提货后填写全际通公司面单,58个箱子贴上全际通物流分单号513603952不干胶。40天后波兰客户打电话称58件货不是58箱钓鱼杆,我与王超联系后,得知全际通公司在宁波分货时把美洁公司和德首公司两家货分错了。

  双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

  通驰公司认为全际通公司运输面单可说明通过百世公司运输;对意远公司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不清楚;对百世公司网站资料认可;对美洁公司相关损失不认可。

  百世公司对美洁公司证据不认可;美洁公司货交给谁,未订合同,未交运费,未开运输发票;百世公司仅收购全际通公司业务,不是收购股权,且在2012年1月南京和宁波运输业务百世公司当时尚未开始办理。

  王超质证认为,收到美洁公司58箱货后,交给通驰公司韩善良,个人没有能力运输该批货物;认可全际通公司运输面单;不清楚意远公司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认可百世公司网站资料;不清楚美洁公司相关损失。

  原审法院认为:美洁公司起诉通驰公司、意远公司、百世公司及第三人王超,要求四方共同赔偿损失5855193元,提供了全际通公司运输面单、意远公司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百世公司网站资料、部分货物图片等材料,可以证明58箱货在运输过程中出现损失,但不能证明由此产生的损失应由通驰公司、意远公司、百世公司及王超承担责任,且美洁公司未交纳运输费500元,未履行其义务。按照全际通公司面单收货地,美洁公司58箱货已到达宁波北仑站。美洁公司诉讼请求的理由不能成立,证据不足,应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驳回美洁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264元,由美洁公司负担。

  美洁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由三被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王超赔偿损失5855193元,并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为:根据《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案涉运输合同关系证据充分、事实清楚。美洁公司虽未交纳500元运输费用,不影响运输合同的成立与生效。美洁公司在全际通公司面单上明确填写了收货人、地址及电话,相关货物未按指定地点运输,应赔偿因此造成的美洁公司损失。庭审中,美洁公司认为通驰公司系全际通公司在南京的代理商,故通驰公司、意远公司基于运输合同关系承担赔偿责任,而王超、百世公司对通驰公司、意远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上诉人美洁公司未就其上诉意见提交新的证据。

  被上诉人通驰公司答辩称:通驰公司与全际通公司、意远公司、百世公司无任何关系。通驰公司有自己的运输合同及运输单,与美洁公司不存在合同关系,与案涉的业务也不存在任何关系。

  被上诉人通驰公司为支持其答辩理由,向本院提供一式两联的该公司面单一份,证明该公司与客户发生业务时使用的面单的样式。

  原审第三人王超述称:王超当时利用全际通公司的面单收取货物,该面单是从韩善良处拿来的,不清楚他是否代表通驰公司或者其他公司。王超仅为收货人,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双方当事人质证意见:上诉人美洁公司认为通驰公司提供的证据系单方制作,对真实性、关联性不予认可。案涉货物由王超交给通驰公司后,由通驰公司将货物运到无锡,后配载到宁波,通驰公司实际承运了货物,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对上述货物由通驰公司配载运输没有书面证据证明。原审第三人王超认为其并未见过通驰公司的货运单,与全际通公司也无关联,其将货物交给了韩善良。

  本院认证意见:通驰公司提供的证据系其单方制作,美洁公司与王超对真实性均不予认可,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确认。

  二审中,对原审判决查明的案件事实,双方当事人均不持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案涉面单约定58箱货物的收货公司为龙星公司,地址为宁波北仑进港北路8号,全际通公司宁波北仑站并不位于上述地址。该货物出口代理商为泛亚班拿国际运输代理(中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以下简称泛亚班拿公司)。

  以上事实,有美洁公司在一审中提供的面单及进仓通知在卷为证。

  经当事人确认,二审归纳争议焦点为:美洁公司要求通驰公司、意远公司、百世公司、王超就其主张的全部损失承担相应责任,是否可以支持。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美洁公司称通驰公司为全际通公司的南京代理商,案涉货物的运输由通驰公司完成,仅系单方主张,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通驰公司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亦无证据证明案涉面单与通驰公司具有关联性,故对美洁公司基于运输合同关系要求通驰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原审中,美洁公司认为王超与本案审理结果可能有利害关系,故申请追加王超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并未针对王超提出诉讼请求。现美洁公司上诉主张王超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系在二审中增加诉讼请求,王超对此持有异议,认为其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4条规定,对美洁公司增加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理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2012年1月1日全际通公司的快运业务并入了百世公司,而在2012年9月11日,百世公司才在该公司网站上对外公示。全际通公司与百世公司的业务转让,系双方内部的行为,未公示前不具有对外效力,故美洁公司在2012年1月9日填写全际通公司面单并将货物交运,应当认定其与全际通公司之间的运输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相关的合同权利义务应由全际通公司享有或承担。案涉面单明确载明收件公司为龙星公司,详细地址为宁波北仑进港北路8号,而全际通公司未能按约将货物送到上述约定地址,违反了合同约定,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全际通公司变更名称为意远公司,相应的违约责任,应由意远公司承担。百世公司接受全际通公司的快运业务,系案涉货物运输的实际承运人,案涉合同义务的最终责任人,基于诚实信用的考虑,百世公司应对意远公司的合同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美洁公司基于运输合同关系主张因意远公司违约造成的全部损失为5855193元,故美洁公司应就违约行为与前述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负举证责任。因案涉58箱货物的最终目的地为美洁公司的波兰客户,案涉运输合同的全面履行仅构成美洁公司完成货物出口贸易的一个组成部分,之后还存在龙星公司的进仓、泛亚班拿公司的出口代理等环节。龙星公司、泛亚班拿公司实际将案外人德首公司交付运输的货物当作美洁公司的货物出口至波兰,不排除与案涉美洁公司主张的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可能;且美洁公司主张的损失中大部分为货物出口后形成的损失,故美洁公司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意远公司的违约行为与全部损失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应承担不利后果。

  综上,美洁公司的上诉意见,缺乏事实与法律根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虽有错误,但实体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1264元,由上诉人美洁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陆正勤

代理审判员  毕宣红

代理审判员  董岩松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七日

书记员  石晓英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184、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增加独立的诉讼请求或原审被告提出反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就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或反诉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另行起诉。


2020010901004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