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娟与南京东瑞医院出资款转让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1/22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宁商终字第67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印娟。


  委托代理人张建琴、姜艳红,江苏天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东瑞医院。


  法定代表人宫瑞忠,南京东瑞医院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胡轶,广东广和(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印娟因与被上诉人南京东瑞医院(以下简称东瑞医院)出资款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2010)栖商初字第4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7月6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7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印娟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建琴、姜艳红,被上诉人南京东瑞医院委托代理人胡轶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印娟在一审中诉称,东瑞医院原为金陵石化炼油厂职工医院,系国有企业。2004年3月,根据中国石化(2004)470号文《关于金陵石化公司炼油厂职工医院等单位改制分流实施方案的批复》精神,炼油厂职工医院改制为东瑞医院,印娟系参加改制的职工。2004年7月印娟根据改制批复与原炼油厂职工医院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与东瑞医院签订了三年劳动合同,并成为东瑞医院出资人,出资额为6385300元,占东瑞医院出资总额的109%。2007年7月18日,印娟与东瑞医院劳动合约期满,未再与东瑞医院续签劳动合同。2007年8月,因对回购印娟出资未能与东瑞医院协商一致,故印娟诉至原审法院,要求东瑞医院按照资产评估价回购,原审法院经审理后,于2009年10月19日作出判决。印娟对该判决不服拟上诉至本院,在此期间,东瑞医院主动与印娟联系,提出愿意以高于法院判决的回购价回购印娟的出资,前提是印娟必须放弃上诉。2009年11月10日印娟、东瑞医院签订《出资回购协议》,约定东瑞医院按照乙方原始出资额*(乙方脱离甲方前最近一期经审计的甲方净资产值/5841115元)的标准即18823320元(约为原始出资额的295倍)回购印娟的出资。协议订立后,东瑞医院支付了约定的出资回购款18823320元,印娟因此放弃了上诉。而事后印娟才得知,东瑞医院与印娟庭外协商回购事宜时,已与北京天健华夏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谈妥《权益转让合同》,以4783475276元的价格将东瑞医院转让给天健公司,东瑞医院尚在院的出资人均获得约原始出资额12倍的出资转让款。


  与此同时,2009年11月11日李红珍等离院的出资人均是按原始出资额的295倍被回购了出资。在得知东瑞医院以4783475276元的价格转让给天健公司后,李红珍以其和东瑞医院签订的《出资回购协议》中出资回购的比例和东瑞医院其他出资人与天健公司签订的出资收购比例相差甚远,有失公允为由,于2009年12月25日将东瑞医院告上原审法院,认为其和东瑞医院签订的回购协议存在欺诈行为,要求撤销该协议。2010年10月11日原审法院下达(2010)栖商初字第3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李红珍与东瑞医院订立的出资回购协议已违反了相应禁止性的法律规定,属无效协议。


  综上所述,印娟认为,东瑞医院利用管理者的优势,为防止印娟的上诉妨碍医院的转让及为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恶意隐瞒与回购出资有密切关系的转让医院的事实,诱使印娟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与东瑞医院达成庭外和解协议,该协议严重损害了印娟的利益,东瑞医院的行为构成欺诈,为维护印娟的合法权益,请求原审法院判令印娟与东瑞医院回购协议无效或予撤销。在2007年7月之前,东瑞医院每月发放给印娟出资补贴款131元,印娟离院后,东瑞医院未再向印娟发放,东瑞医院在2009年11月被天健华夏公司收购之前,此项补贴一直按标准发放,故印娟要求东瑞医院支付出资补贴款131元*29个月=3799元,依法判定诉讼费由东瑞医院承担。


  东瑞医院在一审中辩称,1、东瑞医院、印娟之间订立的出资回购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东瑞医院没有采用欺诈、胁迫方式强迫印娟与之订立出资回购协议;2、东瑞医院、印娟双方之间订立的出资回购协议没有显失公平之处;3、印娟于2007年7月18日脱离东瑞医院,其已经不是医院的出资人。根据东瑞医院的章程的规定,脱离东瑞医院的出资人必须将其出资额转让给东瑞医院,东瑞医院也必须回购其出资额。即使本次东瑞医院、印娟仍未就转让款达成一致,印娟亦没有资格以出资人的身份向天健公司转让其出资额。印娟与东瑞医院之间的回购出资额的交易与东瑞医院的出资人向天健公司转让出资额的交易性质是不同的,二者没有必然的关系。综上要求驳回印娟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东瑞医院原为金陵石化炼油厂职工医院,系国有企业。印娟系该医院参加改制的职工。2004年3月,根据中国石化(2004)470号文《关于金陵石化公司炼油厂职工医院等单位改制分流实施方案的批复》精神,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同意炼油厂职工医院参加改制的职工以补偿补助额置换改制单位股权50792万元,占股份额的8696%,设置经营者岗位激励股7619万元,占股份总额的1304%。同意按照“房地合一”的原则,将274768平方米国有划拨土地及相应房产划给炼油厂职工医院,将415万元现金收回,将18485万元医疗设备以及27万元车辆和198万元的房产转为租赁,要与改制单位签订协议及时足额收取租金。对改制单位所欠的52403万元债务,要签订债务偿还协议,并用相应的土地或房产作抵押,在三年内还清。炼油厂职工医院的改制基准日确定为2003年8月31日。


  2003年11月11日,炼油厂职工医院召开出资人会议讨论通过了东瑞医院章程,该章程规定医院性质为民办非企业法人(民办医疗事业法人),出资人自愿举办,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出资人大会应对所议事项作出决议,决议应由代表1/2以上表决权的出资人表决通过。但大会对修改医院章程、增加或减少注册资本的方案、以及合并、分立、变更、解散所作出的决议,应由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出资人表决通过。出资人的出资不得抽回。三年之内不得在出资人之间转让,也不得在社会上转让交易;出资人在脱离医院、死亡等特殊情况下,医院必须收购其出资。……本章程自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机关核准之日起生效。2004年7月14日,东瑞医院在南京市民间组织管理局核准登记,开办资金为5841115元。2005年12月15日,东瑞医院经南京市卫生局核准颁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004年7月印娟根据改制批复与原炼油厂职工医院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并与东瑞医院签订了三年劳动合同。作为东瑞医院出资人,印娟出资额为6385300元,占东瑞医院出资总额的109%。2007年7月18日,印娟与东瑞医院劳动合同期满时,印娟于2007年7月17日书面通知东瑞医院表示表示不再签劳动合同。


  2007年8月21日,印娟向原审法院起诉,要求东瑞医院以资产评估价回购其全部出资。原审法院于2009年10月19日作出(2007)栖民二初字第438号民事判决,判决东瑞医院按63853元的金额回购印娟的出资。


  2009年11月10日,印娟(甲方)与东瑞医院(乙方)订立一份出资回购协议书,协议约定:1、甲方系由原金陵石化公司炼油厂职工医院改制设立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乙方系甲方出资人,原始出资额为人民币6385300元,占甲方出资总额的109%。2、2007年7月,甲乙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届满,乙方脱离甲方。本协议双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有关法律、行政法规以及甲方章程和二届八次董事会会议纪要的规定,经友好协商,达成本协议如下:第一条本协议双方确认甲方回购乙方的原始出资额的回购价格计算标准为:乙方原始出资额*(乙方脱离甲方前最近一期经审计的甲方净资产值/5841115元)。乙方原始出资为人民币6385300元,甲方回购价为人民币18823320元。第二条乙方已于2007年起诉至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法院判令甲方以资产评估价回购乙方的原始出资。2009年10月19日,人民法院下达《民事判决书》 (2007栖民二初字第438号),一审判决甲方按照乙方原出资额的金额回购乙方的出资,该判决尚未生效。在乙方放弃上诉的权的前提下,甲方同意于本协议生效日次日向乙方全额履行本合同第一条约定的支付义务。第三条本协议生效且甲方履行本协议第一条约定的义务之日起,本协议任何一方不得再以任何方式和任何理由向另一方主张任何权利或要求另一方履行任何义务。第四条本协议双方确认,自乙方脱离甲方之日起,乙方不再为甲方出资人,不享有法律和甲方章程规定的出资人权利,亦不承担法律和甲方章程规定的出资人义务。甲方对外所有既有和新发生的债权、债务均与乙方无关。第五条因甲方依据本协议第一条的约定向乙方履行支付义务产生的税赋,乙方为纳税义务人,甲方为代扣代缴义务人。第六条本协议经甲方法定代表人签字单位盖章且乙方签字并加盖指模之起成立,自《民事判决书》 (2007栖民二初字第438号)生效之日起生效。该协议成立并生效后,东瑞医院已按协议约定支付印娟出资回购款人民币18823320元。


  2009年11月21日,东瑞医院召开了全部64名出资人的临时出资人大会,并全票通过会议决议。会议决定,东瑞医院现64名举办者将举办者权益转让给天健公司,转让价款为人民币4783474276元。


  2009年12月25日,李红珍以其和东瑞医院签订的《出资回购协议》中,出资回购的比例和东瑞医院其他出资人与天健公司签订的出资转让协议中出资转让比例不同为由,认为其和东瑞医院签订的出资回购协议存在欺诈情形而诉至原审法院,要求撤销该协议,判令东瑞医院按天健公司与东瑞医院其他出资人出资转让协议价款(按48万元计算)给付李红珍,并支付其2007年7月至2009年的分红及出资补贴款,合计40380元。原审法院于2010年10月11日作出(2010)栖商初字第37号一审判决,李红珍不服该判决上诉于本院。本院于2011年7月15日作出(2011)宁商终字第155号民事裁定:一、撤销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2010)栖商初字第37号民事判决;二、发回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重审。原审法院重审后于2011年12月15日作出(2011)栖商初字第334号民事判决,驳回了李红珍要求撤销其与东瑞医院于2009年11月11日签署的协议书的诉讼请求。对该判决,李红珍不服,上诉至本院,本院于2012年4月16日作出(2012)宁商终字第190号民事判决,驳回李红珍上诉,维持原判。


  在本案诉讼中,印娟明确其诉讼请求之一为要求撤销其与东瑞医院之间于2009年11月10日签署的协议书。


  以上事实有出资款回购协议,东瑞医院章程,东瑞医院董事会会议纪要,2007年7月18日印娟发给东瑞医院的函件,2007年6月东瑞医院审计报告,2009年11月21日东瑞医院出资人决议笔录,(2010)栖商初字第37号民事判决书、(2011)宁商终字第155号民事裁定书、(20110栖商初字第334号民事判决书、(2012)宁商终字第190号民事判决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 当事人民事活动中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合同法规定,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或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以及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变更或撤销。重大误解,是指误解人作出意思表示时,对涉及合同法律效果的重要事项存在着认识上的显著缺陷,其后果是使误解人受到较大损失,以至于根本达不到缔约目的。印娟与东瑞医院签订的《协议书》不存在认识上的缺陷,印娟对该协议书所确定的东瑞医院回购其出资额及出资额对应的价格【东瑞医院回购印娟出资额的价格计算标准是以印娟原始出资额﹡(印娟脱离东瑞医院前最近一期经审计的东瑞医院的净资产值∕5841115元)】等均明确了解,不存在重大误解,且该协议也不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故印娟未举证证明在签订协议书时有重大误解、显失公平及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其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形,其要求撤销其与东瑞医院之间于2009年11月10日签署的协议书,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东瑞医院辩称意见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采信。东瑞医院在2009年11月10日印娟出资款未被东瑞医院回购前,应按原先标准每月发放出资补贴款131元,故印娟主张东瑞医院给付其2007年7月至2009年11月的出资款补贴(按每月131元计算),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第七条、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一、东瑞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给付印娟2007年7月至2009年11月共计29个月(按每月131元计算)的出资补贴款人民币3799元。二、驳回印娟的其它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东瑞医院负担。


  宣判后,印娟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撤销其与东瑞医院之间的回购协议,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用由东瑞医院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为:根据法律规定,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示公平。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本案中,东瑞医院在与印娟签订回购协议时,已经与第三方商谈好转让医院股权之价格,东瑞医院向第三方转让股权的价格是出资额的12倍,而印娟的回购价格仅为出资额的295倍。所以,印娟在与东瑞医院签订回购协议时,由于缺乏经验且迫于东瑞医院的优势((2007)栖民二初字第438号判决)而实施了签订协议的民事行为,该协议书并非印娟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东瑞医院主观上亦存在恶意,故印娟与东瑞医院间的回购协议应予撤销。


  被上诉人东瑞医院答辩称,印娟与东瑞医院签订的回购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此履行;印娟主张按照东瑞医院资产评估价确定其出资回购价格,缺乏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印娟主张东瑞医院向第三方转让股权的价格是股东原始出资额的12倍,与客观事实不符。


  二审中,上诉人印娟提交北京天健华夏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名下三处房产的房屋登记簿,证明东瑞医院在印娟转让股权时对该三处房产享有所有权,评估其股权转让价格时应将该三处房产价值计算在内。被上诉人东瑞医院的质证意见是,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与本案没有关联。本院认为,东瑞医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但该三张房屋登记簿所记载的信息与本案并无关联,故对其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可。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印娟不服栖霞人民法院于2009年10月19日作出的(2007)栖民二初字第438号民事判决书,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经审查后认为,印娟的再审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于2012年9月26日作出(2012)宁商申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印娟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按照东瑞医院章程规定,印娟2007年劳动合同期满后,不与东瑞医院续签劳动合同,已脱离东瑞医院,东瑞医院有权回购其出资额,故印娟理应在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后,向东瑞医院转让其原始出资。2009年11月10日,印娟与东瑞医院经协商后签订《协议书》,约定东瑞医院以18823320元价格回购印娟的原始出资,并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各自义务。印娟主张其由于缺乏经验且迫于东瑞医院的优势而签订了上述协议,协议明显违反等价有偿原则,根据法律规定应予撤销,东瑞医院对此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根据(2007)栖民二初字第438号生效判决之内容,东瑞医院只需以等价63853元回购印娟的原始出资,后东瑞医院自愿提高收购数额,同意以原始出资的295倍18823320元进行回购,并无利用自身优势胁迫印娟之行为,亦无显失公平之情形,在印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印娟主张撤销该协议书,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印娟与东瑞医院签订转让协议后,东瑞医院其他在职出资人依据与天健公司商谈的价格转让举办者权益,系另一不同性质的交易行为,与印娟依照东瑞医院章程转让其原始出资性质不同,故印娟主张应按照其他在职出资人与天健公司间的转让标准计算其出资回购价格,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对本案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印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樊荣禧

代理审判员  吴劲松

代理审判员  孙 天

二0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瑞煊

             


2020010901012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