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志仁与鞠佩玉等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1/22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泰中民四终字第026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印志仁。

  委托代理人叶和华,靖江市莫愁法律咨询服务部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鞠佩玉。

  委托代理人华果红。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方国林。

  上诉人印志仁与被上诉人华果红、方国林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靖江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1月8日作出(2012)泰靖生民初字第0654号民事判决。上诉人印志仁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幸福酒厂原为印志仁投资开办的个人独资企业。2004年6月,经法院主持调解并出具民事调解书,确定印志仁于2006年6月30日前分期归还方国林款项148200元。因印志仁未按期履行,方国林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印志仁仍未能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2007年3月,方国林、印志仁及赵吾宏签订《关于靖江市苏川三洋酒厂股份合作制的合约》,约定印志仁分管销售,方国林负责全面工作并分管生产、财务包括经营资金调度,赵吾宏分管技术及质量等;赵吾宏不参与利润分红,年终纯利润由方国林、印志仁均分,其中印志仁所分利润的70%作为偿还方国林的债务,另30%由印志仁自行处理;新增固定资产的产权归方国林所有。嗣后,幸福酒厂实际由方国林负责搬迁及生产经营。期间因幸福酒厂经营需要,方国林于2007年6月22日向展凯庭借款5万元。2008年2月22日,为偿还展凯庭的上述借款,方国林又向鞠佩玉借款5万元,并出具了借条。由于幸福酒厂经营不善,印志仁未与方国林结算有关利润,导致其所欠款项不能从企业利润款中扣减。2010年7月,双方签订《资产及债务转让协议》,约定印志仁将幸福酒厂的证照及资产转让给方国林,转让款为383600元,其中158600元抵偿债务,另225000元由方国林直接偿还给印志仁欠款的有关债权人(不含本案借款)。上述执行案因此执行终结。同月,双方订立转让协议,约定印志仁将幸福酒厂的全部资产转让给方国林,转让前的企业债务由印志仁承担,转让后的债务由方国林承担。次月,双方办理了幸福酒厂的工商登记变更手续,现该厂为方国林的个人独资企业。

  原审法院另查明,2007年2月至2008年7月期间,方国林向多人借款计50余万元,方国林将借款及相应支出款记载于幸福酒厂的日记账册,印志仁对此签名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幸福酒厂原先虽为印志仁的个人独资企业,但根据方国林、印志仁及赵吾宏签订的合约内容,应当认定2007年3月后幸福酒厂实际由方国林、印志仁合伙经营,双方约定利益共享,亦应当共担企业风险。因本案债务系方国林基于幸福酒厂经营缺资所借,应确定为幸福酒厂对外所负之债,理当由幸福酒厂予以清偿。印志仁提出案涉债务系方国林的个人债务,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实,原审难以采信。印志仁将幸福酒厂转让给方国林时,表明双方合伙经营已经终了,对于合伙期间形成的债务,应由方国林、印志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鞠佩玉要求方国林还款的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但其请求的事项能够成立,原审予以采纳。由于方国林、印志仁合伙终止时未就企业债权债务进行结算和明确,导致纷争不断,根据有关规定,对于双方还款后的追偿问题可另行解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的规定,原审法院作出如下判决:被告方国林、印志仁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归还原告鞠佩云借款5万元。案件受理费1060元,减半收取530元,由两被告负担(此款原告已交纳,两被告在履行判决义务时一并付给原告)。

  上诉人印志仁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998年,经靖江市工商部门批准,我在靖江市马桥镇开办个人独资企业“靖江市幸福酒厂”,我担任厂长多年。2007年3月18日,方国林与我以及赵吾宏三人签订了一份“关于靖江市苏川三洋酒厂股份合作制的合约”,我还是厂长,方国林全面负责,赵吾宏负责技术。2007年3月13日,方国林以其个人名义与幸福村委会签订了房屋、土地承租合同。方国林权力到手之后,独断专行,将我和赵吾宏推开,我工作一年多时间没有拿到一分钱。到2008年,方国林将厂大门换了锁,我作为厂长都进不了门。为了生活,我到靖江市亮洁装潢材料经营部打工,我与上诉人根本没有合伙。2010年7月2日,我在无奈的情况下,由法院执行局在场,办了资产及债务转让协议。2010年8月5日,双方到工商部门办理变更个人独资企业到方国林名下。2008年2月22日,方国林向鞠佩玉借款5万元的借条是方国林个人写的,借款是其个人行为,钱也是方国林个人用的,与我无关。我既没有签名,也不知道此事。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华果红答辩称:一审判决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方国林答辩称:幸福酒厂是印志仁开办的,法定代表人是印志仁,印志仁有委托书给我,让我帮其借款,我借款是职务行为。我与印志仁签订的协议中约定债权债务全部由印志仁承担,借的钱印志仁已经签字认可,并且都是用于幸福酒厂,财务账上也有反映。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二审中,上诉人印志仁提供下列证据:1、方国林与幸福村签订的租赁合同,证明方国林以其个人名义与幸福村签订协议。2、工商变更通知书、营业执照,证明幸福酒厂已经变更给了方国林。3、赵吾宏的证明,证明借款是方国林的个人行为,与印志仁无关。4、靖江亮洁装潢材料经营部的证明,证明印志仁在2008年8月起在该经营部打工。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幸福酒厂原先虽为印志仁的个人独资企业,但根据方国林、印志仁及赵吾宏签订的合约内容,应当认定2007年3月后幸福酒厂实际由方国林、印志仁合伙经营。本案所涉借款系发生于方国林与印志仁合伙经营期间,借条上亦注明系用于幸福酒厂,且该借款记载于企业财务账目内,应确定为幸福酒厂对外所负之债,应当由幸福酒厂予以清偿。因方国林与印志仁已结束合伙经营,对于合伙期间形成的债务,原审判决由方国林、印志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并无不当。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2007年2月至2008年7月期间,方国林将向他人借款及相应支出款记载于幸福酒厂的日记账册,印志仁签名予以确认,故应当认定借款发生时,印志仁仍参与幸福酒厂的实际经营。对上诉人印志仁所称其后来未参与酒厂的实际经营,对借款并不知情,不应承担偿还责任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60元,由上诉人印志仁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继 元

代理审判员 顾 阳

代理审判员 刘 文 武

二○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吴 雷 超


2020010901012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